03月 29, 2013

微博互粉问题

用微博最难受的一个地方,就是熟人关系的处理。工作中认识的人,在换名片的时候会带一句“我在微博上叫simaziyu,互粉一下吧”。通过这种方式,确实扩展了人际交往圈子,但随之也带来了不小的“互粉问题”。

当互粉的微博用户(微信上叫朋友圈)超过100人时,那些无所不在的垃圾内容就在不断消耗我的耐心。例如,李开复薛蛮子郑渊洁发的励志段子,名人名言,什么“高效处理工作的九个方法”,各种星座和测试,微信的各种潮功能和前途预估,各种谣言新闻如“百度要收购PPS”。

可是,这个人在工作中认识,我们也经常见面,我不能因为人家转了李开复一个段子就解除关注吧?那么,怎么解决呢,新浪给的解决方法是,永久屏蔽某个人在timeline的显示。而且,这个解决是有限度的,普通人只可以屏蔽5个。即使这个会员功能亮点之一,在我看来也是有缺陷的。

屏蔽?问题是我不确认他以后会经常发这种段子啊。在这一点上,QQ有着很完善的权限处理方式。例如QQ群消息,用户可以选择的处理方式有:

看到没?QQ设定了7种用户可能遇到的情况,可以屏蔽,可以接收不提示,可以不提示消息只显示数目。对比下新浪微博对于用户产生垃圾内容时的屏蔽方式,是不是粗糙了很多?反正如果是我做,做成这个样子,我是不好意思跟人家收会员费。

微信自媒体问题

拉回来,为什么说“互粉”是微博微信遇到的最纠结的问题。因为这个是用户关系中最根本、最基础的问题。只有想明白了“互粉”意味着什么,才能针对性的调整消息到达策略,调整用户权限,调整用户timeline的新闻质量。

比如,微博的根本是“新闻”,是“围观”,是“转发”和“评论”。这就是说,微博是个半开放的公开社区,里面的内容别人不登陆也可以看到(匿名围观),因为用户的匿名性,所以不能像微信那样保证到达率,所以用户圈可以承受更大程度的关联。假如,微博上500人互粉,你会漏掉一部分信息,但重要的内容,你通过别人的转发仍然可以看到。

而如果在微信上加500个公众帐号的话……那就是恶梦了。他的沟通机制先天就不支持如此大的用户圈子。不单公众帐号,其实个人微信号也有这种问题,甚至连微信之前的QQ都有这个问题。你可能偶然的加了一个人,或者被别人加,但只要过一两个星期,这个人是谁,在你脑子里就会变成一片空白。如果是QQ的话,可以看聊天记录,如果是微信的话。。。可能就直接删掉好了。

自媒体一片喧嚣的背后,没人正视这样一个事实。“通讯”的需求频率先天高于“新闻”,每个人可能每天都打电话,但他们不会每天去看新浪;如果把“打电话”对应微信,“看新浪”对应微博。你就知道,为什么现在微博显现的不如微信红火。因为这俩就不是同一个东西。这么比的话,为什么没人对比“CCTV的新闻联播收视”和“中移动打电话的每天的活跃人数”呢?很搞笑的说法嘛。

如果微信变成了“媒体平台”,在“高到达率”的同时,必然会有“高垄断度”。什么意思,当用户的关注度一定的时候,自媒体市场总量 = 单公众账号平均粉丝 × 公众账号数。一个媒体的兴起,对应的是大量媒体的衰败

用更通俗的话说,在微博上可能共存冷笑话精选、百思不得姐、糗事百科等等段子大号,大家同时关注10个这样的号也问题不大。但同样,你能在微信上关注10个同类的号吗?累死你。如果自媒体发生在微信上,很可能云科技把虎嗅的用户PK掉了;CCTV把人民日报的用户Pk掉了……如此种种。

从现在实际的运营情况看,微信确实进行了比较多的尝试,比如公众帐号的APP化,微信内支付等等。但要说开启了什么时代、颠覆什么模式,难说。一切还没定型,一切都有待探索。

最后再忠告微博一句:你不能拿微博的基础功能去当作会员收费项目。当最大量级的非会员用着不爽、纷纷用脚投票的时候,谁还花钱充会员呢?也许,这里的“会员”替换成“大头”更好一些。

Tags: ,,.
01月 21, 2013

搜索引擎正在发生一场静悄悄的变革,在平静的搜索结果页背后,巨大的浪潮在汹涌澎湃。上一次革命是Pagerank的诞生,它使得Google替代Yahoo成为搜索巨头,这次轮到了Facebook和Twitter。

在2012年底前后,Facebook、Twitter和国内的云云先后推出了基于社交数据的搜索引擎(基于新浪、腾讯等四大微博的数据源)。尽管有些巧合,但其背后隐藏的逻辑不可低估——以Pagerank(web graph)为基石的传统搜索引擎,遇到了整合了social graph社交搜索的强大挑战。

为什么说这是个强大的挑战,social graph(社交图谱或社会化搜索)将以什么方式颠覆传统搜索呢?

传统网页的信息源危机

任何搜索的基础,都是丰富的、海量的信息。当世界上的web网页足够多的时候,Google的存在才有意义。1998年的时候,网上的网站只有那么几个,掰着手指就可以数出来,这种信息匮乏的情况下,当然用不着多强大的搜索。

随着网页信息的增加,在网上寻找信息的网民分化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网民的需求,hao123就可以满足;而更大量、更多网民的信息检索需求,列表式的网址导航无法满足,从而诞生了Google和百度。

可以说,有价值的信息在哪里,搜索的价值就在哪里。当移动互联网上产生的信息足够多、足够有价值的时候,移动搜索就顺理成章地出现;当大量有价值的信息出现在微博、Twitter上时,微博搜索出现了,社会化搜索的曙光也出现了。

我们可以做个对比:中国互联网上有网站268万个(根据第31次CNNIC报告),主流搜索引擎索引的中文网页数量为1000亿;现在有三四千万微博用户活跃,每天生产出2、3亿条微博信息。微博上一年产生的数据量,几乎等于中文互联网有史以来产生的所有数据。

如此海量的信息,产生的价值无可估量。

由于微博是每个人都可以自由产生信息,比传统网站经过编辑的信息产生效率高出一两个数量级;微博实名认证,每天有几十万个实名认证的企业、行业精英来产生内容,在很多方面比传统的互联网新闻要可靠、值得信任。比如,同样一条医疗信息,你是相信百度搜索出来的网页,还是相信协和医院医生的微博?

Social Graph凸显朋友的价值

社交数据越来越体现出来在搜索上的价值,无论是Google这样的传统搜索引擎,还是Facebook、Twitter这样的社交信息拥有者,都异曲同工的瞄准了社交搜索这个全新的领域。在国内,以云云为代表的社交搜索也顺势而起,借助社交因素来优化搜索,为用户提供更准确的搜索结果。

从技术角度来讲,Facebook、Twitter跟云云的努力方向并不一致。

例如,搜索“北京最好吃的爆肚”,Facebook是先挑选你在Facebook上的朋友,再在他们发表的信息里搜索“爆肚”;而云云则是在需要你先登录,绑定微博后获知你的微博关系,再把你的微博好友“动”过的包含“爆肚”的网页挑出来(这个“动”,意味着好友对网页进行了赞、转发等动作)。

理想状态下,两者都可以检索到想要的结果,只不过体现在搜索结果页上,一个是Facebook的一条内容,一个是普通的中文网页。(Facebook的搜索原理,仅是依据媒体报道推测,未看到产品呈现)

传统搜索是分析网页之间的关系,Facebook搜索是分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进步和趋势。加入“人”之后的搜索会更加精准、更个性化,也更有效。

Web和People的互动,将提升搜索的价值

Facebook的搜索理论上很有用,因为人跟人之间的关系(link)有价值。在搜索结果中,存在着大量并非绝对标准、仅对少部分人有意义的搜索结果:比如“小明爱吃的面包”,只对小明这个人周围的圈子——小明的爸爸、小明的妈妈、小明的朋友有意义,别人对他爱吃什么面包没兴趣。

小明的妈妈搜“好吃的面包”,实际上可能是为了找“小明爱吃什么面包”,现在的搜索引擎99%是找不到好结果的。整合了社交数据之后,搜索结果的有效性就会大幅提升。因为小明的妈妈在新浪微博上关注了小明,当她搜“好吃的面包”时,小明转发过的面包网页就会排在搜索结果前列,这样就有了一个很棒的搜索结果。

另外,单纯的搜索社交数据也是不够的。就像Facebook一样,只能搜索社交网络上的信息显得有些单薄,因为现在传统的互联网上也沉淀了大量有价值的内容,无论是Wiki(中文互联网上的百科)、问答,还是传统的论坛和社区,都有不少有用的数据。必须是网页和人的关系整合在一起,才是社会化搜索的发展方向。

关键词搜索和语义搜索的不同

在现有的搜索里,“小明爱吃的面包”和“小明 面包”是两种搜索方式。前面的语义搜索对用户更加友好,但使得搜索引擎对自然语言的处理要求更高;后一种关键词搜索是现在常用的方式,比如Google和百度搜索,大家还是更习惯于挑几个词来查询。这种查询处理起来简单,但搜索结果可能需要用户进一步的筛选,给普通用户的搜索带来困扰。

从目前报道的信息来看,Facebook的Social graph和苹果的Siri类似,都是用自然语言的语义搜索。如果这种搜索习惯在普通用户中逐渐培养起来的话,可能给Google和百度这样的传统引擎带来麻烦,比如在Google上搜“我今天下午到哪儿去喝茶会遇到漂亮姑娘”,你猜Google会给一个什么结果?

Tags: ,,,.
01月 15, 2013

好吧,我承认这个题目是标题党。但总体意思是对的,我不看好这次入股。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为什么不看好呢?先说个很唯心的观点:凡是目的不纯粹的行动,最终必将被证明失败。用最通俗的话说,就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找老婆的目的是恋爱、过日子;如果一开始就冲着钱去,在脑门刻上“我跟你结婚是为了分一半财产”,哪能有好下场?想坐在宝马里哭的马诺现在已经是笑话了。

如果说百度入股某个地图厂商,可以提供更好的地图搜索结果;入股音乐公司,提供更好的音乐搜索……那没问题,两者的结合对用户有利,谁也没话说。但此次入股金山明显不是这种单纯的商业行为,而是夹杂了许许多多不单纯的目的。

安全行业跟别的领域不同,用户的使用感受在市场份额的争夺中占据重要地位。从某种角度讲,杀毒软件就像警察、医生一样,即使拥有同样的技术能力,但你对用户亲切,用户对你的感受就会大不一样。

在用户信任度上,360建立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尽管业界对360有着种种不良的描述(这些描述,大多数来自于对合作伙伴的不友好,国内的企业多数如此,并非360一家),毋庸讳言的是,至少在用户使用层面,360从未给用户带来使用上的麻烦。反过来看金山、百度和腾讯,哪个在用户心里的品牌形象是正面的?即使是形象相对好一些的腾讯,有了微信这个成功的产品,但微信的成功是产品的成功,很难说是品牌的成功。

这里说的品牌,指的是在人们日常谈论的时候,对朋友说起来的真实感受,而非公关公司那种PPT里列举的条目。因为公关公司的PPT条目可以用金钱砸出来,用户感受不能,他只能靠长久的品牌维护、一点一滴的功能积累、一切以用户为核心的产品设计等等,综合在一起努力干出来的。

百度有什么,金山缺什么?

回到这次交易。衡量一个交易是否成功,短期看双方能否互补,产生协同作战的能力;长期的话,要看双方的战略是否相容,价值观是否一致。然后看双方的优势和劣势,也就是所谓的“你有什么,我缺什么”

百度有什么?百度是国内互联网上最大的流量分发者,当用户不知道答案的时候,就去百度一下。但百度的流量分发有个前提,那就是“用户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当用户不知道答案的时候,百度的搜索结果推荐才有效。但,当用户的电脑中毒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装个360呗——身边的朋友很自然的这么说。一句话,就可以让百度所谓的推广能力化为乌有。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说用户感受要高于渠道推广能力的原因所在。

金山有什么?金山是腾讯扶持了一年多的战略安全伙伴,国内第二大安全软件商。当金山和360共处一台电脑的时候,如果360想对百度做什么小动作,金山可以阻止他。早在2011年7月,腾讯入股金山的时候,想要的就是这种逻辑。但从实际操作看,效果不明显。金山帮腾讯拦截了多少次360的攻击呢?不知道。

当品牌认知到达顶峰时,推广能力无助于突破市场份额天花板

事实上,BAT、360这些国内顶级互联网公司,到达用户的能力几乎是均等的。腾讯能接触到的用户,百度也能接触到。如果非要分出高下,腾讯的用户更多一些,而且可以借助多种客户端、多种应用进行重复推荐。例如,同样一个互联网用户,腾讯既可以通过QQ客户端弹窗推荐,也可以通过Qzone推荐,还可以通过QQ游戏内嵌推荐。从推荐能力来看,腾讯比百度只有高出。

既然从2011年7月,腾讯就跟金山结成了最紧密的盟友关系,而且通过QQ安装包集成、QQ新闻倾斜、QQ弹窗等方式进行了大力推广。根据估计,这种合作每天可以给金山带来500万次左右的实际安装(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算算,如果留存率是95%的话,QQ花多久就可以给全体网民都装一次毒霸)。像这种推广力度,国内也仅有腾讯可以做到。1年半之后,百度能有什么推广方式,是比QQ更好的呢?

还是那句话,推广到了最后,拼的是品牌能力。就像当初瑞星、金山、江民争霸的时候,如果你去做一个市场调查,三者的品牌认知率几乎都是100%,甚至所有的互联网用户都曾装过这些软件,但最后留在用户电脑上的,是用起来最好的那一个。

推广能力无助于一个认知达到顶峰的品牌冲破自己的市场份额天花板,QQ不能,百度也不能。否则QQ杀毒、QQ搜索早做起来了,百度HI也不会无声无息。

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国内的互联网太复杂,与国际同行的情况大不相同。以杀毒软件为例,国际上还是以收费模式为主,每年几十美金,干干净净没广告、不锁主页;国内更流行的是免费杀毒,恨不得每天抽奖留下用户,但对应的是,他们更不务正业,绞尽脑汁的更改IE主页、推荐游戏、各种小动作不断。

也许是国情使然吧,网游的免费模式也流行了许多年。其赚钱模式跟杀毒软件极其类似,总之是让你用的很累,贪小便宜吃大亏就是这种模式的潜规则。

真心希望有一天,我们的杀毒软件可以有自己的付费盈利模式,干干净净,不用考虑游戏推广和网址站锁定;搜索引擎的结果公正可信,不把广告和正常搜索结果混在一起。这种情况下,像百度入股金山这种不务正业的交易,也许会绝迹吧?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