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28, 2013

事情从UC的去留说起,上周,俞永福终于不用再费劲地向澄清,“我们不卖”。

几个月前的某节点,百度一心想全盘收购这一流量聚合大户,摆脱移动端的窘境,没成;换成阿里“退一步海阔天空”,只增持不控股,改为战略合作。不想退休的俞永福自然选择了后者。

真正好玩的是后续发展,百度转而收购91,但在2013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却几乎只字未提,反倒是持续抨击应用商店的弱点,并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向“轻应用(其实说的就是Web App)”这一概念。而阿里巴巴这次选择的小伙伴UC,则以控制Web和插件著称;最后,再加上一直不遗余力推广微信公众账号的腾讯,你就会发现BAT三巨头的某条思路已经无限接近——应用商店已经“着火”,不堪重负,开发者怨声载道,移动互联网是时候变“轻”了。

然后就出现了这种全新架构的解决方案:开放平台,即App的SOA化(面向服务的架构)。所谓SOA,就是把软件各个功能打包成一个个服务,整个系统由不同功能的服务互相通信完成,这样,整个系统就不会因为过于庞大而难以维护。各个服务都单独完成一项小小的功能,非常易于维护,而不同服务连接起来又可以完成复杂的任务。

这一点在手机上尤其重要,过去几年如果查看一些使用量庞大App的用户评论,必然会出现的吐槽点就是“臃肿”,连微信也躲不过这一枪。

但事实上,这个问题已经在解决的路上了。功能性和简约的平衡点是一种感官感受,而要找到这个点的,不应该是标准化生产产品的企业,而应该是非标准化使用产品的用户。在这种准则下,臃肿与否的标准是用户来决定的:以浏览器为例,是要个布满插件的“变形金刚”,还是连首页都用空白页,照着自己口味来就行。

应用商店本质上也是SOA,但问题是其与外部服务的连接过于简单——仅限于流量的一次性推广而已,无他,单一的机制就导致了这个平台只属于少数者,用李彦宏的话说,“0.1%的应用却吸引了70%的眼球”。

反过来说,SOA中内部系统与外部服务的连接如果能多一些,那么对于开发者来说就更容易获得价值。

在BAT最新的SOA架构中,最大改变之一就是服务形态的“轻量化”,并且连接方式更多更紧密。很显然,与Object C或者JAVA(Native App)比起来,HTML或JavaScript(Web)带给开发者和用户双方的压力都要小得多——开发简易、无需安装、体验足够,绝对够“轻”;而发现推广和调用方面,由于承载服务的平台本身就是使用频度极高的超级App,因此面向开发者的流量推广就不是一次性,而是无限次。不用费劲心思地花钱刷榜,这点也够“轻”。

现在看来,BAT都对这种产业走势给出了足够的重视,从自身的主力产品中衍生出SOA进行试水。

百度绕了很多弯后,又回归到老本行搜索,通过百度App和百度网页以类似于PC端框计算的形式在移动端分发“轻应用”;腾讯擅长即时通讯,微信的SOA也采用了对话的交互方式来设计公众账号服务。

最后的阿里则有些特殊,因为它的立身之本是个电商平台,并不是某种工具类应用,在这方面必须依靠合作伙伴来布局。UC浏览器的主基因是“展示”,提供了网页应用中心(Web App)和插件系统(浏览器Plug-in,整合快播、迅雷、翻译等),正在不断网罗开发者,转变为新型的轻量级移动生态平台,对阿里来说就是理想的战略同盟。

三者的整体方向几乎是一致的:超级App+非客户端功能(插件/公众账号/轻应用等),“+”后面原来就是“臃肿”的根本原因所在,现在交出来让用户自己看着办;至于前面的超级App,理论上应该就是个“光杆司令”,但出于风格的不同,三家有些出入。比如媒体上经常出现的桥段:腾讯上百个产品经理盯着微信,嗷嗷待哺,张小龙则苦苦支撑不断否决各种功能接入需求。相比之下,搜索引擎和浏览器倒是没有那么大的麻烦,前端的一个框和一个内核能从感官上觉得“轻”了。

总体来说,能同时让推着BAT针对性布局,至少证明现在应用商店主导的移动互联网生态,确实存在着很大的瓶颈——App还是很重要,但开发推广成本高,已经进入竞争惨烈的红海期,插件或者Web等“轻服务”完全可以替代现在很大一部分Native App(游戏等重度应用除外)。

移动互联网整体会变“轻”,因为在现有生态规则下,有资格“重”的玩家只是少数。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qq.com。

Tags: ,.
07月 26, 2013

把百度和UC这两家放在一起说,无关老掉牙的并购“绯闻”,而是因为它们是国内互联网企业中,唯二非常重视移动Web端的玩家——UC浏览器是HTML语言的解析工具,而百度搜索则是链接的重组排序。

因此在App vs. Web仍争论不休的大背景中,这两家公司的态度将很大程度上决定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针对这场辩论的站队走向。

但截止目前的结果,可能会让热衷“只能活一个”角斗士逻辑的看客们有些失望,因为这两家公司给出的答案似乎都是:别再讨论了,因为它们会长期共存。无论是UC最新发布的“UC+开放平台”,还是百度对于云和移动搜索的投入,想说明的问题都是一个:重要的不是形态,而是服务和渠道。

App渠道的革新

最近有很多人唱衰App,其实相比App本身,更早遭遇危机的也许是App渠道。前不久,就在现在的移动互联网生态鼻祖——苹果App Store成立五周年之际,出现了一组不是那么好看的数据:移动分析和广告公司Adeven的追踪数据显示,尽管App Store的应用数量已接近90万个,但其中有2/3是名副其实的“僵尸应用”,无人问津。

再联想到国内应用商店的“刷榜”乱象,甚至连苹果持续改进的算法也无法阻止——很显然,对数量庞大的中小开发者来说,这不是什么有趣的做法。

这就是App的“到达率瓶颈”,渠道方的资源分配方式过于单一,尤其是在“小白”用户占据绝对优势的国内互联网市场,这种“僧多粥少”的矛盾只会更加尖锐。

百度的解决方案还是搜索。用户通过“百度App”或手机浏览器使用百度搜索关键词(比如电影),就能在“框”内直接得到相关App的下载链接而无需通过应用商店。而年初更新的“应用内搜索”,则能在搜索框内直接调用已有的本地App,自动完成跳转。

UC采取的则是浏览器插件的形式,类似PC上Chrome和Firefox的做法,开发者利用SDK将自己的App插件化,到有4亿活跃用户的UC浏览器上解决曝光率问题。而一旦用户需要某一项功能时,就能不离开浏览器直接使用或者调用相应插件。

很显然,两者在探索App推广的新方式时,大致战略方向有点雷同:即通过旗下既有的大用户量/流量、高使用频率产品或功能,进行纵深推广,而不是单一地依赖排行这种方式。并且,App下载以后也能不断利用浏览器和搜索被调用,实现手机本地内的多次曝光。

传统应用商店本身也是一个App,但功能单一因此算不上高使用频度,并且即使推广成功,某个App成功到达用户,这种流量也是一次性的,谈不上重复使用,长期价值看跌也是正常的。

Web:别拿体验说事

很多App的蜜月,结束得比想象中还要快。这里是另一份让人心寒的数据:美国调研公司Flurry的数据显示,约68%的智能手机(涵盖iOS和Android两大操作系统)用户每周使用的App数在5个以下,很多人下载应用是因”冲动”,常常立即失去了兴趣。

这就是App到达之后的“使用率危机”。尤其是对于使用频度不高、非沉浸式体验的应用来说,开发一个App然后挤进应用商店,无论是从技术还是市场角度看,都显得过于沉重了。而这个时候Web灵活轻巧的优点就又会像在PC上一样,被所有人注意到。

作为PC互联网上垄断网页链接的巨头,百度对于移动端上Web App的支持曾经让人觉得有些疑惑不定,但随着App经济整体进入瓶颈,他们的态度似乎终于坚定了一些——从能提供Web App后端支持的百度开放云,到不断重提的移动搜索和新鲜出炉的“Light App”概念,都说明其战略力量正重新在Web端汇集。

而在UC的新型战略版图“UC+”中,“历史悠久”的移动Web应用中心仍然占据一席之地。而从其新版本突出Web App形态的浏览器中也能感受到,他们急切地想提升移动Web端的用户体验,淡化与App之间的区隔,以此作为进一步吸引开发者和用户的筹码。

此外,两家公司都提供了“PC到Mobile”的迁移方案。百度的Site App通过转码实现Web移动化,而UC+的应用书签平台则通过二维码等形式将PC网页Web App化。

总体来说,两家公司解决路径不太一样,但在对Web的战略态度上还是达成了一致。

短时间内,受制于技术和标准因素,Web整体在移动端的体验还无法完全向App看齐。但其实真正对用户体验非常苛刻的应用数量并不多,大部分需求完全可以采用Web这种轻形式来满足。因为用户需要的是综合效率最高的服务,而不一定是个App——更何况长远来看,技术问题永远都不是问题。

很显然,对于投身移动互联网的企业来说,App是个现实选择,而Web则是必须抓住的长远趋势。从百度和UC的战略动向上你就能看出来,这根本不是必须“二选一”的问题,让App的归App,让Web的归Web。

Tags: ,,.
05月 22, 2013

Google I/O大会第二天,首批来自第三方开发者的Glassware(Google Glass第三方应用程序)被公布了。其中有一个应用叫“Ice Breaker”,号称是全球第一个游戏类Glassware——说真的,我认为公布这个应用最合适的时间应该是愚人节。

Ice Breaker是这样玩的:你戴着Google Glass在街上走,突然弹出一个窗口说周围也有人安装了Ice Breaker——当然,他(她,它)也会收到同样的通知,然后你们就可以找到彼此,互相寒暄、合影留念,并在IceBreaker上为你们的相遇打分。就这样,结束。

一起公布的Glassware还有CNN、Facebook、Twitter以及Tumblr等,算上之前的纽约时报和Path,都是对硬件性能要求不高的社交、媒体类应用。

这无可厚非,对于Glass这样的“超现实主义产品”来说,所有人都明白它离完美甚至实用还有一段距离,第一批应用简陋甚至看上去很愚蠢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Google Glass“令人失望地”选择了Android操作系统。我原以为他们会更激进一些,使用Chrome OS。

这绝没有否定Android的意思。Android一直是Google这些年的杀手锏,最新的激活设备数是9亿,不用怀疑这个生态系统的实力。

前阵子Andy Rubin离开、Android与Chrome部门合并时,很多评论说Android要与Chrome整合了。这种说法其实很可笑,因为Android本来就内置了Webkit网页浏览引擎,还有什么必要再与Chrome整合?另一种更荒唐的说法是Android马上要被Chrome OS替代了,因为现在新部门的老大Sunder Pichai是“Chrome之父”,他要消灭Android,扶持自己的嫡子上台——让Google放弃积攒了9亿用户的生态系统,从头再来?别逗了。

可能有一天Android确实会消失,但一定不是因为所谓Google的“内部宫斗”;可能有一天Chrome OS会取代Android,但那一定是因为Android在江湖上的地位不保了。

目前,Android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的地位正如日中天,想要撼动它的地位几乎不可能——但一个已经被达成的共识是,手机和平板远不是移动互联网硬件形态的终点。这就是Android的隐患所在。

作为一个开源操作系统,Android前期的系统流畅和稳定度远远落后于iOS等封闭操作系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Android应用层用的是JAVA虚拟机,这保证开发者进入的门槛足够低,能够帮助Google迅速建立生态对抗苹果,但代价则是系统运行效率的天生低下。后来随着智能手机硬件的升级,系统流畅度进步了不少,但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JAVA虚拟机效率低下的问题——因此,当这个系统被移植到硬件标准完全不同的Google Glass上时,就只能运行一些极其简陋的程序了。Google想实现的显然不止是这样。

也许你会说,那就等着硬件性能升级和标准化不就行了?这对软件厂商来说会有两个问题:1)等待硬件的迭代是被动的,进度不可控,与其等变,不如求变;2)硬件碎片化加剧,不会再有手机、平板这样稳定的绝对标准化硬件了,今天是眼镜,明天是手表,后天是汽车……Android是一个构建在JAVA基础上的臃肿操作系统,再怎么改进,对付这种产业环境也已经是力不从心了。

因此,更好的方法不是改造,而是同步重建一个超前、更适合硬件碎片化时代的新型操作系统,而这就是ChromeOS要扮演的角色。

从生态系统的角度看,ChromeOS其实已经足够成熟。在这次I/O上公布的最新数据是用户数已经突破了7.5亿(应用层架构,Chrome和Chrome OS基本上是一样的,可以看作是一个平台),并且已经在PC上试用部署。我一直觉得这是Google的一个幌子——在PC这样一个发展了几十年的标准化领域里,用“Nothing but the Web”这种超前理念,别说打破微软统治,抢得1%的份额基本上都不可能了。那为什么还要在这个领域死撑?按照现在拉里·佩奇的风格,没有前途的产品,早就像Reader、iGoogle、Wave一样被毫不留情地砍掉了。

很显然,Chrome OS对Google的作用远不止在PC上“骚扰”微软。一个有些牵强的推断是:Chrome OS需要一个无足轻重的市场来“试错”,顺便让用户习惯一下Web操作系统这种概念,维系品牌。

Chrome OS需要足够轻巧,才能应付未来碎片化、不能保证性能有多高的硬件。这个逻辑就能解释,为什么Chrome OS只部署在上网本这种已经被淘汰、硬件性能低下的PC上;这个逻辑也能解释,Google在4月份时突然宣布将弃用开发多年的Chromium,重新打造更轻巧的Blink内核——截止目前,新内核已经在Chromium的基础上,狂删了880万行代码。

一切都是为了塑造一个更轻巧、更简洁、更适合运行在低性能硬件上的浏览器,或者说,Web移动操作系统。

Firefox OS手机(300元人民币的手机,想想硬件性能有多弱)的问世已经向业界证明,这种形态的操作系统在技术上是绝对可行的。虽然Google从来没松口承认过Chrome OS将会部署在移动设备上,但根据之前的分析,这个转型几乎是必然。

至于在移动终端上的实验,由于Google不像Firefox,没有商业压力,可以“光脚不怕穿鞋”地随便做实验——打破已经有9亿用户的Android体系(其实就是JAVA开发体系),显然不现实,那么就应该选一种同样超前的、短期内没有市场压力的硬件进行部署试用。

Google Glass就是这样一个理想角色。从产品形态上看,这就是一个主打内容消费的信息展示类电子产品,一个浏览器几乎能解决所有的场景需求了。而且由于Web天然的跨平台特性,现在Chrome Web Store里的很多应用,开发者不必再从底层重写一遍,最多只需要改良一下交互方式就可以了,这点比Android的跨平台移植要高效得多。

当然我说的都是理想状况,实际应用时一定会BUG百出,而这就是为什么Google Glass应该作为Chrome OS首个移动试验田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对一个从零开始、超现实主义、诞生即是成功的硬件来说,犯错是最容易被用户原谅的,所以试错和改良空间也最大。

最后还要提一个老掉牙的问题:既然是Web操作系统,就肯定会涉及到争议极大的HTML5。在很多人眼里,这个标准已经沦为“笑柄”了。估计很大程度上因为被Facebook放弃的新闻,其实根据扎克伯格的原话,他们只是“暂时放弃应用到产品”,后面针对性的研究工程一点没停。

可以确定的是,Web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潜力远远被低估了,否则你就无法解释Google这样的巨头为什么要全力突击移动Web和HTML5。

那么,如果出现最乐观的情况,Google会垄断并且封闭移动互联网吗?其实Android已经回答这个问题了,因为Chrome OS同样也是与开源社区一起维护的,Google需要庞大的第三方开发者团队来维系整个生态系统。

当然也有很多人会问,以浏览器为基础的Chrome OS上,还有其他第三方浏览器的机会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一旦Chrome OS成为一个支撑体系,在体验和内容聚合层面它就难以满足众口难调的用户需求。只有第三方浏览器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其实这种”浏览器之上的浏览器”形态已经出现了:Firefox OS将会引入第三方浏览器;而Windows 8的Metro UI其实就是一个HTML 5之上的Web操作系统,第三方浏览器在应用商店中的下载数也是名列前茅。

总而言之,Web在移动端仍然会是一个很强的势,草率放弃,得不偿失。

http://blog.donews.com/wangzhewei/archive/2013/05/22/15.aspx
Tags: ,,.
04月 22, 2013

舆论就是这样:你做一件事情,自己还没想清楚,网上就帮着规划好了。

这一方面说明你做的事情靠谱,比如微信,有无数专家帮着张小龙和他的广研团队出谋划策;另一方面,只要你还是个人,就不可能轻装上阵——内有马化腾亲自督阵和待接入的超长业务线,外面是望眼欲穿的第三方开发商,微信早就不是张小龙一个人的了。

在这场“全民规划”中,微信的任务就是成为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王牌平台,然后吞噬掉其他的平台,成为“垄断性的超级入口”。

抱歉,这是不现实的。

微信是一个很棒的现象级产品,但绝不会像很多评论家臆想的那样“吞噬一切”——我毫不怀疑微信也会成为一个很大的平台,但这不意味着它会是惟一有价值的那个入口。舆论喜欢充满火药味的“只有一个能活着”的角斗士逻辑,不过现实是市场很大,用户需求深不可测,即使张小龙真的把微信做成了完美融合各种功能的开放平台,微信也成不了那个“惟一”。

原因很简单——做事要遵循规律,做平台也要尊重基因。平台在成为平台以前都是产品,都有自己的基因,即核心用户功能:移动互联网的几大典型平台(非应用商店)中,微信的基因是强关系通讯,浏览器是信息聚合展示,微博是弱关系媒体。

不同的基因不仅决定了它们在产品功能层面的差异,还决定了平台化路径和接入第三方内容的差异。这意味着这几大平台之间不会是替代关系——只有市场大小的问题,而不是谁替代谁。打个比方,你(用户)要看书(需求),理论上去厕所(平台1)和书房(平台2)都可以看,但你的首选肯定是书房,这就是基因的作用。与微信相比,其他几大平台都在基因层面有着各自的不可替代性:

首先是微博

它最近的状况就是焦头烂额,用各种试错性的举动不断挑战舆论底线。最经典的评论就是“微博没落了,微信在抢他们的用户”。这实在是可笑的结论,因为两者形态上就是不同维度的产品,不存在此消彼长的逻辑。被限制了信息发送数量、无转发界面的微信公众平台根本不可能做到像微博这样的快速传播效应。

微博的现状完全是新浪咎由自取的,因为他们最近的平台化举动不尊重自身基因,完全是按着强关系社区的思路在进行,比如最近推出的模仿微信的公众平台。不遵循规律,这样的平台化对正在下降的活跃度没有任何好处。

其实以新浪微博超过3亿的用户量,规模壁垒已经很牢固了,同类产品很难超越它。只要能够纠正思路,重新成为一个明星平台也并非不可能。这当然不是件容易的差事,看看全球微博客鼻祖twitter近两年的平台化也充满了纠结,开放路上进退两难,就觉得没法对新浪太过苛责了。不过有一点还是可以确定的,微博平台化的方向一定要结合本身基因,不能无节制地堆砌功能和引入内容,应该围绕“弱关系”和“媒体”两点属性建设,才能进一步形成商业壁垒。

微博平台化一大难点在于对关系链开放的如何把控,一个不小心就成了侵犯隐私和骚扰。弱关系平台都这样了,那么反过来看微信基于强关系链的平台化,要做到满足各方玩家不同的胃口,更是不容易。全球开放平台楷模Facebook是基于真实强关系链的社区,也一直被隐私和垃圾信息问题困扰,而微信要在私密性更强的手机上完成这一点,并建立围绕自身“强关系通讯”基因的生态系统,难度极大。这也能解释腾讯为什么一直对这个产品的开放平台化这么谨慎。现在外界对公众平台的“美好展望”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微信开放关系链的前提下,所以也很容易被泼冷水——仔细回想一下腾讯2011年初宣布开放战略至今,QQ关系链有真正开放过吗?那你凭什么认为更优质的微信关系链会轻易开放(腾讯官方已经声明了,最近万众瞩目的微信游戏平台暂不对外开放)?这里面会有商业考量,不过我也愿意相信从平台和用户体验层面讲,开放社交关系链是核武器,威力巨大,但真的使用了,会变成什么样你不一定能控制得住。

那没有社交基因的移动浏览器前景会怎么样?

近年来这个产品形态收获的争议也不少,比如“Web还是App”这个老掉牙的话题,事实上这又是一个为了迎合舆论的“非此即彼”选择题。

很多评论人士说现在移动浏览器使用时间不长,平台价值已经不大了——请不要主观臆想,看看两组数据就明白了: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2012年近六成的用户使用手机浏览器上网,App则只有四成;国外研究机构TNS刚发布的数据,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月度使用时间最长的App不是微信(315分钟)、QQ(379分钟),或者微博(310分钟),而是UC浏览器(441分钟)。

其实,现在还去讨论移动浏览器有没有价值是无意义的,更应该探讨的是它是不是一个好平台。没有成型的社交关系链,使得浏览器在黏度方面无法和微信相提并论,用户迁移到其他产品不会付出什么成本,这是一个不稳定因素;没有非常成型的账号体系,意味着线性对应的个性化用户数据不足,在即将到来的“数据为王”时代,服务延展的想象空间会缩小很多。

这些都是目前的浏览器相较微信的劣势,但并不意味着它就会被微信吃掉——甚至可以这么说,浏览器是目前国内开放最“自然”的移动平台。严格意义上讲,有两个产品在PC时代起就是天然的开放平台,一个是操作系统(软件平台),另一个就是浏览器(Web平台),因为他们自诞生起就完全不生成内容。可以说,浏览器骨子里就有开放的基因。

没有社交基因是浏览器的硬伤,但也有好处,意味着其开放不会向微信那么纠结,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浏览器的核心功能就是信息浏览,这也意味着它展示第三方内容的方式是最简单直接的——链接,或者WebApp。而不用像微信那样,绞尽脑汁地设计UI、交互方式,防止干扰用户,然后把这种纠结和成本也传递给了第三方开发商。这也能反驳很多人主张的“公众账号信息推送能够替代浏览器”——用一个通讯产品满足一个人每一天的各种资讯需求,你得订阅数十甚至上百个公众账号,然后一股脑儿地接受推送……慢慢享受吧。

移动浏览器现在的设计思路都是弱化链接,强调Web的App化,整个界面布局就是“亚操作系统化”:Web图标、分组管理、应用商店……除了多一个标配的网址导航,交互方式和现有的iOS、Android操作系统几乎无异。相比微信的对话式交互,这也许不够酷,但可能更符合用户的使用习惯——别小看这点,看看Windows 8惨淡的销量,以及网上铺天盖地的要求默认界面从Metro切换回经典桌面的声音,你就明白了。

其他还有一些平台产品,从基因角度讲也是微信无法替代的,比如老周看好的手机助手类,核心功能是Android应用分发,虽然现在功能单一,但也许会是一个不小的市场。不过因为这种产品形态和微信差异实在太大,就不做详述了(微信单独开一个频道做App分发,就和墨迹天气做App频道一样生硬滑稽)。

综上所述,微信是无可替代的,但也替代不了谁。无他,平台基因和用户习惯摆在那儿。微博不会死,但需要先把方向扭转过来,明确自己的平台定位;浏览器是目前开放最平滑的移动平台,并且会随着HTML5的成熟逐渐完善用户体验,但需要加紧建立账号体系;微信,一个强关系通讯产品的平台化,开放难度最大,但也最让人忍不住遐想。一个产品被人议论得像一部好莱坞电影一样,这确实是一绝,不过别指望它能吞了微博或浏览器。

Tags: ,,,.
03月 14, 2013

苹果从来就不是一个招人喜欢的公司,因为他们总是我行我素,“假惺惺”地设置各种开放但又苛刻的规则,“折磨”那些想在自己平台上过日子的第三方厂商。

“虽然苹果设备很受欢迎,但是目前我们没有开发iOS版Firefox的计划。”近日在美国SXSW大会上,Mozilla产品副总裁杰伊·沙利文就毫不掩饰对于苹果的“厌恶”,表示如果这个平台不改变对第三方软件厂商的无理限制,就永远不会发布Firefox iOS版。

这是一出让观众兴奋的“不畏强权”的好戏。但另一种完全相反的走势也足够吸引眼球——今年情人节前一天,老牌挪威浏览器厂商Opera宣布将放弃投入了多年心血的Presto内核,迁移至苹果和谷歌支持的WebKit阵营。

论体量,Mozilla和Opera都称不上是巨头级企业。但鉴于以HTML5为代表的新一代Web技术长年以来的敏感态势,棋盘上的任意变阵都有可能形成全新的格局。

黑客“谢幕”

某天早晨Opera的一位工程师醒来,发现投入了十几年心血的产品就要被弃用了,而自己却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公司的管理层已经做了决定,并且开始裁员。

这肯定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特别是对于Opera的“死忠”来说:

“对于一个浏览器来说,这就相当于将自己的灵魂,拱手让给了一个开源项目。无论你后期做多少优化,甚至是翻天覆地的改变,这个浏览器的灵魂,依旧是属于别人的。”

话有些矫情,但也符合逻辑。在公司17年的历史上,Opera从没有在浏览器领域中攀上过顶峰,但却在任何时期都拥有一批忠实粉丝,原因就在于其文化中浓郁的“黑客”气质。作为一个相对小众的品牌,Opera给人的感觉就是“闭门玩酷、挑战世界”。鼠标手势、多标签浏览、页面缩放等众多现代浏览器的标配功能就是出自这家公司之手,加上一大堆不知所云的前端工程术语,特立独行的气质很容易就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但现在公司高层似乎要把这一切都毁了,放弃自己的“灵魂”去使用别人的代码。

“我们认为现在应该把力量投入到WebKit和Chromium开源社区中去,而不是继续研发自己的渲染引擎。”Opera CTO Hakon Wium Lie说。

由于长年偏重B2B授权的商业模式,以及对于消费端推广的忽视,Opera的全球市场份额始终在低位徘徊。作为一家商业公司,也确实到该做出改变的时候了。

Opera工程师邵帅认为这次变化意味着“我们再也不用想着去重新发明自己的轮子了”。“浏览器需要实现和改良的功能太多,而程序员的生命又太短。大家合力做好一个引擎,然后在此基础上各家设计各家的功能集,不是美好许多?”

你没法反驳这样的理由,因为即使是现在最坚挺的Mozilla,他们的CTO Brendan Eich也公开承认,“要不是我们是一个非盈利性机构,恐怕也会改用WebKit”。

蝴蝶效应

对于数量庞大的Web工程师来说,减少一个浏览器内核或许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不会再受困于大量的调试工作,产品兼容性问题的发生几率也大大降低了。

但更值得他们期待的,则是新一代Web技术的标准化进程。

Opera放弃Presto之后,原来浏览器市场上的四大内核“Trident(IE)、Gecko(Firefox)、Presto(Opera)、WebKit(Safari、Chrome等)”将缩减为“三国演义”。

理论上讲,浏览器内核的统一并不意味着Web标准的统一——WebKit是一个开源项目,商业企业修改后可以衍生出很多渲染引擎派系。但这些内核毕竟是系出同门,代码结构存在雷同,部署某个HTML5标准新技术时,难度要远远小于不同内核间的协调统一。因此,单从技术层面上讲,WebKit的一家独大有利于HTML5标准化的推进。

这就好比张艺谋的贺岁电影《英雄》中,梁朝伟扮演的赵国刺客最终决定不杀掉秦王,理由是为了让实力最强的秦国早日统一天下,百姓就不会再遭受战乱之苦——放弃Presto的Opera扮演的,就是刺客这个角色,WebKit则是实力强大的秦国。

有人认为现在就说WebKit一统格局为时过早,毕竟Gecko和Trident还占据了大把的市场份额(两者相加超过50%)。

但需要提醒他们的是,2012年7月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HTML5标准制定组织WHATWG与W3C两者因为理念不合,宣布分道扬镳——这意味着今后新一代的Web标准将有两套方案。其中,WHATWG的主要成员苹果、Google、Opera和Mozilla等,将采用类似“敏捷开发”的模式制定标准,即边部署边开发,不断在实践中试错,快速完善各种新技术;W3C成员则以拥有Trident的微软为代表,采用相对传统保守的标准制定流程,并且一旦协议落案之后就不能随意更改……

这样看的话就很清楚了。旗下的Windows 8和Windows Phone 8(IE浏览器的承载体)表现不佳不说,微软还“无可救药”选择了W3C这辆“老爷车”,你认为Trident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吗?

Mozilla的角色则很微妙。未来,Gecko将是WHATWG主要成员中,惟一的非WebKit内核,按理说将会和WebKit阵营不断博弈,互相牵制。但要记住,Mozilla是一个非盈利机构,存在的目的性远不像商业机构那么复杂——很难想象Mozilla、Linux这样的开源社区会像私有企业(本文开头中的苹果)一样为了自身利益,“不择手段”地打压对手。相反,开源社区最大的存在意义即是“推动与完善”——如果WHATWG真的产生了良性化学反应,相信Mozilla绝不会成为新一代Web技术发展的绊脚石。这是由它的本质属性决定的。

另一方面,Mozilla的存在还能随时触发“鲶鱼效应”。

WHATWG中,苹果和Google都是极其强势的企业(拥有原生操作系统生态链,以及潜在的Web生态系统,左右逢源),可能利用产业链优势钳制其他企业、操控标准制定方向,导致技术更新停滞。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毫无盈利压力的Mozilla将能像当年打击不思进取的IE一样,夺取用户,给傲慢的WebKit阵营施加压力——看看在今年MWC上风光无限的Firefox OS,以及站在它身后的高通、中兴、TCL以及全球电信运营商们,你就会明白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更何况,许多厂商对于苹果和Google的不满和忌惮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选择Mozilla这样的非盈利机构作为盟友,至少不用这么费心地去讨价还价。

综上所述,Opera投奔WebKit,Mozilla坚守Gecko都是新一代Web技术产业化发展过程中的必然结果,无形中也将会推动HTML5等新技术的标准化进程。对平台搭建者或应用开发者来说,这是好事。

Tags: ,,.
12月 13, 2012

浏览器在移动互联网应该扮演什么角色?这个问题业内争论已久,无论是从不同内核解析排版能力的纯技术层面,还是到是否有资格成为一个强势资源分发渠道的商业层面。

目前并没有任何一种观点能够成为绝对的主导者。这与支撑新一代移动Web产业发展的底层技术——HTML5标准的不确定性密切相关。

但本文目的不在于讨论标准和技术,而是以外围生态系统的“容忍度”、国内主流移动应用形态的变迁作为切入点,详细分析浏览器在移动互联大产业中将会遭遇的“隐性危机”。

上游危机

浏览器必须要走平台化的路线,这一点在PC平台上就已经得到业内共识。

平台化的本质在于,将浏览器从单纯的“页面浏览工具”转变为服务载体,汇聚整合所有外部资源,然后以个性化的方式向用户输出价值。

大方向没有错,但移动浏览器想要照搬PC的思路,却要承担大得多的风险——来自上游操作系统提供商的钳制。

PC平台上的第一次浏览器大战,微软用免费预装的方式彻底击垮Netscape后,就不思进取了,IE浏览器的发展长期处于停滞状态。直到Google提供免费的Web应用反向渗透桌面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去认真研究浏览器,然后就有了“微软失去的十年”这种说法。

移动平台就完全不同了。目前三大主流操作系统采用的都是以应用商店为中心的分发模式,尤其是iOS和Windows Phone,任何系统级的修改都是它们不能容忍的——你最多只能调用,而不可能替代某一组件。第三方浏览器不约而同地选择平台化,对操作系统的潜在威胁在于:替换应用商店这一分发渠道,从而圈住资源跃升为“亚操作系统”,将底层操作系统管道化。

这也许是一种极端的说法,但苹果和微软对第三方浏览器的反制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浏览网络的程序必须使用它们定制的框架和渲染引擎——换一种说法就是封杀一系列私有API和内核,将主要基于HTML5的Web App体验控制在一定水准之下,形成对现有App生态系统的保护。

更倒霉的是采用私有Presto内核的Opera,面向中国市场的欧朋浏览器始终被App Store以各种理由拒之门外,公司甚至不得不“违心”向苹果解释“其实我们做的不是浏览器”。

Android对于第三方浏览器的态度最为缓和。但随着移动版Chrome的正式推出,以及Google为解决碎片化对于系统定制权限的收紧,没理由认为宽松的政策会一直延续下去。

惟一不受制于人的方法就是脱离这些平台,将浏览器从“亚操作系统”彻底衍生为真正的操作系统。就像Firefox那样,直接推出基于Gecko核心的Firefox OS。

很显然,无论从技术还是市场角度看,这个选择都太过沉重。

跨维度攻击

即使移动浏览器能够挣脱操作系统的压制,实现平台化,这一产品形态也将遭遇新的挑战——来自其他移动应用平台的竞争。

目前移动应用平台化主要有两种路径,第一种是类似Evernote的“品牌平台化”,在单一产品获得优质口碑之后,开放API推出各种垂直定位的子产品,利用云端技术整合数据形成平台;第二种则是国内应用的普遍做法,对某个用户量规模化的产品开放API和叠加各种基础功能,追求流量和资源的最大化,例如微信、微博以及地图。

这里主要讨论第二种形式对于移动浏览器(目前它们的平台化也走这种形式)的影响。其实质在于:随着平台化进程的不断深入,应用的工具属性将逐渐消解,各种产品从不同的维度互相靠近,最后殊途同归地转变为一个个综合服务平台。

微博和微信是最先面临这个问题的一对应用。原本双方的工具属性和用户关系链大致平行,不存在竞争。但随着微信开放公众平台增强媒体属性,就立刻引发了与微博竞合的论战;而微信选择二维码和财付通试水O2O业务后,新浪微博也立刻启动类似的战略,据传已经与银联达成合作,以解决O2O中最难啃的线下支付环节。

近期火热的地图应用,百度、高德“不约而同”地选择转型生活服务平台,加入O2O大战。高德更是与新浪微博合作进军LBS社交,开始建立对一个基础平台来说至关重要的账号体系。

社交、LBS、通讯、媒体、O2O……你会发现,所有移动基础平台发展到最终形态,都将具备几乎同样的功能,形成跨维度竞争。

但对浏览器来说,这个过程要艰难得多。从产品功能的使用路径来看,用户在微信、微博中点击或者接受一个商业信息,通过社交关系链传播,最后转移到线下完成支付;地图平台中,用户则是从基于LBS的检索和推送开始,通过社交关系链传播,最后同样转移到线下。

如果将以上步骤转移到浏览器平台上,会发现使用过程极其生硬——你在浏览资讯过程中,会产生社交和线下购物的需求吗?——就算用户真的有了这种想法,也必须退出正在浏览的页面,在另一个页面中找到相关应用,再通过点击完成需求。这个使用路径远不如身出社交、地图工具的基础平台那样平滑自然。

现在的移动浏览器形态,实质上仍然是PC思路的转移:以链接为核心解析互联网结构。但移动互联与PC互联网最大的区别点就是连接线下,而这一点浏览器和Web应用架构还无法提供。这也导致浏览器平台在与其他移动基础平台的竞争中,不得不处于被动状态。

如果只是做单纯的媒体平台,在其他基础平台都拥有精准信息推送系统的情况下,浏览器平台同样也没有任何明显优势。

这就是移动浏览器必须要面对的“囚徒困境”:单一工具化变现能力有限,可能会错失HTML5的机遇,而平台化又将遭遇操作系统和其他移动平台合力绞杀的风险。

多方博弈中,什么样的产品形态能保证利益最大化?这是浏览器厂商要思考的问题。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