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理想

2007-03-20 眉间英寸

  昨天晚上宿舍卧谈会忽然谈到了“理想”。小邑说他的理想是炸掉日本。小胡说他的理想是去掉所有日本民族的y染色体。小窦没说什么,倒是一个劲地涨小日本的威风,说我们一定要想日本人学习。我觉得他们说的都很有道理。然后跟他们辩了一会儿,说日本人如何如何坏,当初是怎么样在我们那里残暴。
  我本来没有理想,一直都是想体会一种不同的生活,一种肯定要比现在幸福的生活,一直都顺着老爸老妈的意思走着。可是最近两年我有了另外两个比较清晰的理想:
  1、建立一所大学,一所比什么所谓的以庚子赔款建立的大学,比以伟大祖国的首都命名的大学还要有实力,还要一流的大学。而且这所大学还有一个规矩,就是绝对不收北京籍、上海籍的学生。想法,对自己的家乡河南,还有很多其他省份,比如山东等籍贯的学生实行优惠政策。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很清晰、而且完全是自己的注意的理想。
  2、将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而事业的标志就是财富。我希望将来的财富可以很多,因为我的第二个理想同样需要钱财。我的第二个理想是捐款给科大信息学院,建一栋大楼。而这栋大楼的楼口写着:生命科学学院学生不得入内!因为生院也曾伤害了我。记得去年夏天,天很热。大家都在找避暑的地方。而西区唯一有空调的地方是生院大楼的自习室。有很多信息学院、工程学院的学生去自习,结果被赶了出来,说是那里只给生院的学生自习。尽管我没有去那里自习过,也也就无从谈起被他们干出来过。但是他们生院同样伤害了我,伤害了一个作为信息学院一员的我。
  由此我还想到了很多事。记得有一件事。教学楼里有开水机供大家饮水用,但是有一天那里忽然帖了一张纸条:本饮水机仅供本校师生使用,其他人不得打水。我看了这张纸条,觉得很惭愧。在学校工作的校工怎么办?不给他们打水么?他们难道不享有这个权力么?从外边来科大的人怎么办?他们来科大就应该是客人,而我们作为主人却在那里贴一张纸条说只准本校师生打水,我觉得贴这张纸条的人在为科大抹黑。人心可以狭窄到如此的地步。说实话,开水机一到下课的时候排队的人就好多,大家都感觉很不方便。如果学校真的在为老师学生考虑,请在每个楼层都放置一台开水机。
 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不是太偏激了。哈哈…..

二十一周岁了….

2007-03-18 眉间英寸

今天开始了二十一周岁的第一天。

  昨天晚上太贪杯了,吐了一个晚上,王娜没能亲自送,志翔帮的忙。也不知道阿彪什么时候回去的。只记得吹过蜡烛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被三个人架回来,吐了一个晚上,闹得他们仨也没有睡好。一个上午昏昏沉沉的,刚刚好了点。

  虽然一个星期的作业还没有写,但是还是很兴奋。

  今天利利生日,生日快乐啊,利利。

  后天(-2,0)生日………

生命的短长

2007-03-15 眉间英寸

  生命有多长,没有人知道。

 春节前回家那天老爸接我的时候说铁圣哥死了。我忽然很纳闷,他年纪轻轻的,又没有什么病,怎么会去世呢。铁圣哥的老爹跟我老爹是哥们,虽然跟铁圣接触的不是很多,但是想到大伯的斑白头发我就心疼。

  听老爹说他确实没什么病,但是有次他说不舒服,然后到县医院检查,结果是什么病证都没有,而且他也没什么不舒服。又过了几天,伯母还是放心不下,跟他又去医院。结果在医院,本来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他,在伯母挂号的时候匆匆的走了。

  暑假红刚父亲的去世还历历在目。一年来,村里的年轻人死了好多,而老人们却无恙。有人说这是邪气……

  不管它什么邪气不邪气。生命结束了,一个个年轻的生命结束了却是实实在在的。

  自己就要过第二十一周岁生日,在世上已经留恋了二十一年。想想这之前自己做了什么呢?想不起来,什么都没有做。

  应该在有生之年做自己喜欢的事,也不枉来人世……

代数结构课上的收获

2007-03-08 眉间英寸

代数结构课上跟杨濮源坐在一起,从杨那里得到几句不错的很有味道的话。如下:

  离开之后才发现相聚的虚无

  失去之后才发现放弃得太早

  获得之后才发现其实那不属于我

  我想离开,却收不住思念的脚步;我想留下,那却是更遥远的分离

  日出与日落何其相似,但却有着完全不相同的心。

代数结构的课没有听好,尽在想着几句话了。由杨的另一句话的启发,我想到了这句话:

  在遇到你之前,我无牵无挂;遇到你之后,我又爱上了这滚滚红尘。

然后坐我前面的陈杰熙写了一首词:

  适时冈欲下

  尤为性招摇

  母帝安悄去年少

  静静夫人到

  深深吻窈窕

  入临出幸枕怀时

  事安静门敲

到现在还没有读明白,貌似一首淫诗,嘿嘿。再读

 

[心碎成花]–转自bohu

2007-03-04 眉间英寸

感受不到常人的疼痛,某种程度上来说会不会相对幸福。 
下雨时候听许美静。有人说,她把水唱成了冰。
只是,这个纯净的女子,早将自己的结局写好。
飞蛾扑火的瞬间,换来最后的灰飞湮灭,烬散风中的是无休止的伤痛。
不知道失去了正常思维的她会不会比从前些许快乐。
感受不到常人的疼痛,某种程度上来说会不会相对幸福?

《孔雀》、青春、欲望与其他

2007-01-22 眉间英寸

按:找遍了电脑,只有这一篇还可以再贴出来。是宋老师心里学课的期中论文。

《孔雀》是关于忧郁的青春。

我只写卫红。

青春的欲望有时叫做梦想或者幻想。

梦想总是美好的,而幻想总是捉弄人。

卫红始终夹在现实和梦境之中。她挣扎着,寻找着,寻找少女心中渴求的自由和出口。她用不同寻常的倔强和坚强抗拒真实的入侵,抗拒生活的繁琐。她是一个没有长翅膀的天使,却幻想着在天空中飞翔。她一次次给自己制造翅膀,却每次都伤痕累累。这让那些同样在少年时代被“梦想惯坏的孩子”为她的遭遇而感伤同情。

影片开始不久在她门口过道专心的拉着手风琴,而她左侧身旁的炉子上坐着一壶开水,一股股白色的蒸汽从壶里冲出弥漫,壶盖被顶得啪啪作响。她停下手中的琴向水壶望了两眼,最终还是没有动,继续拉琴。手风琴喻示着梦想,而开水壶则代表着现实。卫红只关注着梦想而不理会现实,注定了她畸形的一生。

卫红骑着车在无垠的旷野中追逐天空中翩然落下的降落伞,被伞兵鼓胀的伞翼环绕其中时,她仿佛从伞兵的脸上看到了希望,有一种被梦想和瞬间产生的爱情包围的幸福错觉。卫红很想当伞兵,而她知道当伞兵有困难时,却想着凭着在乒乓球上打赢伞兵而取得他的帮助。却不知道另一个有着同样欲望的人已经采取了比她更为激进的办法。报考伞兵失败后,安阳街头出现了一个疯狂的身影,姐姐将自制的降落伞绑在自行车上,妄想借此寻回和自己擦身而过的飞翔感觉,飞起的瞬间即使短暂,也是美好神圣的。她一次次起飞,又一次次被现实拉回原地。那一刻,她为梦想疯了。

青春在一次短暂的开屏后随即紧闭上它的大门。

后来卫红的降落伞到了果子手里。在树林里,卫红索要降落伞,果子提出报酬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这是欲望的尾巴,病态的青春。

姐姐最终还是选择了早点嫁出去,嫁给了领导的司机,仅仅是希望他能帮她调一下工作。肉体终于成为她摆脱命运的工具。 虽然这一切表面上都波澜不惊,可是我知道,在某个黑暗的地方有着汹涌的汪洋。

后来卫红在街上偶然碰到当年那个伞兵,昔日光环四射英姿飒爽,如今落魄街边,嚼着韭菜包子,即使还是一口纯正的北京话。弟弟问姐姐那人是谁,卫红说:“一个爱我的人。”卫红此刻对她的梦想依然保持着执着,尽管梦想的希望如同天际的流星,遥不可及。

丛始至终,卫红的内心潜藏着汹涌,即使有时看似波涛不惊。没有知道她内心深处的水潭有多深,又多广,有多冷。

影片中还有一个镜头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卫红问弟弟要钱,弟弟拿出了一块钱,而当得知姐姐是为了当伞兵的事后,又拿出了最后的一块钱。而且这一块钱是一张整一块的。姐姐在楼下张着手接钱的样子,活像一个即将起飞的天使。而我则是一阵心痛。

整个影片灰暗抑郁的格调始终压抑着观众内心的情感世界,直到最后一刻,那只孔雀静静绽放,好似普通人残存的梦想,在悄悄地瑟瑟地张开,小心翼翼的,警惕着,防止被嘲弄和伤害。此刻,所有压抑的感情得到了一次总的爆发,如同一颗春雷,撕裂了阴冷的天空的一角。

回首青春只有万般无奈,往昔的热情连点余温都没有留下。青春与世俗总归是格格不入。青春过后,上面的灰尘一定会很厚。 
 
 
     


盘点2006(6)–第一个大二

2007-01-22 眉间英寸

总的来说,波澜不惊。

以军训开始。排长是阿彪同志,副排长就是俺了。应该谢谢老袁,还记得我暑假时的表现。呵呵

有了自己的电脑。

然后分了系。很多老同学要各走各的路了。

然后换宿舍。从五楼到四楼。记得那天起得特别早,就是想占个好位置。小胡,小邑,小窦同学,嘿嘿。

然后学网页制作。  在这里郑重地向张志翔师兄说声谢谢。这个学期是他一直在帮助我。

国庆回家很不爽,那叫一个人多阿,害得我差点迟到。回来后更不爽,连着两个星期都在赶作业。

然后就到期末了。

盘点2006(5)–暑假

2007-01-22 眉间英寸

   7月17日晚上回学校后收拾收拾就马上赶去火车站。大约凌晨1点时广打电话说刚的父亲去世了,两个钟头前。
  7月18日到了善堂,老爸接我回家,我忽然很害怕,害怕哪一天自己一不注意,身边的亲人李自己而去。我感到了从所未有的对死亡的恐惧。
  7月19日刚的父亲下葬。我们几个都要去。广没去。因为他的儿子出生了。就在19日的上午他的日子出生了。
  中午葬礼完了,顾不得吃饭就跟老妈去了县二院。表姐得了肿瘤,要做切除手术。老妈去看她,我也去,当然还有看广一家。
  在县二院,在同一层楼上,一头是是表姐的病房,一头是广妻子的房间。
  那一刻,我感觉的不仅仅是对死亡的恐惧,更多的感到生命的脆弱。
  又过了两天,奶奶生日,她老人家的83岁生日。
  又过了两天,我要回学校了。
  2006年的暑假是如此之短。

盘点2006(4)–三下乡

2007-01-22 眉间英寸

  暑假时参加了信息学院的三下乡,去了安庆市岳西县店前镇,一个有山有水的好地方。这也就意味着我真正的暑假只有二十天。
  二十天就二十天,这个三下乡去定了。
  合肥距离岳西不是很远,可我们却走了近12个小时。有高速不走走国道,省道。中间还走错了路,差一点奔到人家潜山县城。一路上在山间穿来穿去,忽高
忽低,云里雾里。以前没有见过大山,这次终于见到了。而且还是连绵不绝的大山。这条路真的很危险,车到全是在半山腰上建的,只有几米宽,恰好能容得
下走到一半的时候一来一去两辆车。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心里刚开始觉得很舒服,到了后来就撑不住了。我这个人一向是不会晕车的,可是颠簸的我也
只好举白旗。
  走了大约一半时下起了大雨,路塌方了。等。
  等路抢修好了,继续往前走,谁知道却走过了。等到司机察觉,我们走过了正确的岔口已经大约80公里,80公里的山路阿……
  于是回头。没成想走了不远,前方发生了车祸,把路堵得严严实实的。只好再等。
  晚上7点钟,终于到达店前初中。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整整12个小时阿……
  在店前的6天里生活的还好,除了吃饭不爽。我们每个人交了每天10元的生活费。10块钱在学校不能说吃好,起码可以吃饱。但是在店前他们却不给我们吃饱。
那个食堂的老板真是精明。
  记得我有两个中午没有回去吃饭,充饥的是早上带出去的馒头。现在向来馒头的味道真不错。
  在店前的6天干了很多事,一件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晒得更黑了。去时没有带镜子,也没有带剃须刀。回来时那天借了一女生的镜子一看,吓自己一跳:这是我么?
不但变得更黑,胡子也是一把长。要命死了。
  在店前,带着我们小组去淌了店前河,偷偷的区爬了司空山。最后一天袁老师决定放我们一天假给我们去爬山,我已经爬过了,所以又偷偷的去了红岩水库,走
了那里的铁索桥。同去的有小pp,还有一个很好心的当地的一个小妹妹给我们做向导。陪着我们走了很远的山路,到达红岩水库已经中午了,她没带干粮,我们带
了一点,记得是两袋香肠,一个面包,三袋薯片。让她过来跟我们一起吃点,她不吃。现在想来都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她,我到现在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
记得了。
  在店前待了整整6天,在7月17日的早上离开了店前,那个美丽的大别山深处的小镇。

盘点2006(3)-我也世界杯

2006-12-21 眉间英寸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大学期间的唯一一次世界杯在我期末考试前最紧张的时候开打了。
   一直觉得足球是一个野蛮的运动,从来不屑去看。可今年的世界杯例外了。几乎每场必看,只要有一点空闲,只要复习不是火烧眉毛就会去礼堂看球。其实这么积极看球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当时晚上热得睡不着觉,整个西区只有礼堂又空调,晚上还免费开放,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去避暑呢。
   从第一场球开始,我把每一场的记录都记了下来。可是后来发现报纸上的实践进程表不怎么好,于是自己制作了一张世界杯的时间表,整个赛程一目了然,晋级后那个队有可能对那个队更是清清楚楚。
  唯一遗憾的是最后的决赛没有去看。记得是7月10日的晚上。当时已经熬了好几天,而第二天一早就要起早去岳西县,所以错过了那场比赛。自己制作的时间表上唯一一场没有记录的比赛就是最后一场–决赛。
  第二天早上很早就醒了,打开收音机知道意大利夺冠了。去岳西县的车上,听了好多议论。我没有参与。世界杯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管它谁夺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