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03日

炎热的夏季,使得心情郁闷起来。渴望一场充沛的雨水,让它恢复冰凉的潮湿。潮湿,是我的味道。敏锐的人可以发现这个属于我的特质。
杜宁,我注定会遇见你。
当林可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他在找寻我所具有的某种本质。潮湿。
我给自己一张OLAY的面膜,贴上去之后,感觉明朗一些。不自觉的陶醉心理,撑起这下午的流水时间。我做了简单的水果沙拉,一边享受美味一边翻阅寂寞一角的女性杂志。
只是,这悠闲的一幕,鲜有发生。
我时常用克制的心理掌控这份散漫的心情。我只是怕放纵以及而来的负荷。
若早能预测到最后,我是否会放纵自己的克制?

蓝颜。
那是我在一次翻阅杂志中偶得, 看到它,我脑海里反映出了另外一个词。暧昧。
蓝颜。暧昧。总觉得它们有些相似,而暧昧,正是我与林可最清澈的写照。我还记得他眼底燃起的深沉以及脸庞浮现的凝重,皆因着我们对这个词汇的提及。那一刻,我失去了任何慰籍他的欲望。原来,这个令彼此敏感的问题,更甚于曾经认知的程度。
当时,我只是微笑。因为我懂得何时迎合,何时抵抗,以此成就自己的意愿。而我与林可的和平相处,让我相信,这些亦足够应对林可与我的关系。
最初认识林可,总与他产生很多默契与共鸣,这是我坚持与他纠缠的一个理由。只是我们的纠缠一直在暗处,回避着阳光与温暖。因此晦涩一些。
彼此都拥有安静的灵魂和不安分的心,靠近与分开皆是一念之间的差别。这是我所指的晦涩的表现。
当初林可问我,如果走到最后是无言的沉默,你是否可以承受。
为爱吃点苦,是值得的。你说过的话,一向都很有道理,不是吗。
我没有直接回复,只想用他自己的话将一些无法辨清的事情回归到模糊的状态。
身在感情中的人,无法有透彻的心绪。除非,他已准备退出。
渐渐我发现,在遇到林可之后,我是没有立场和原则的。这种大起大落的差异始终立于天平的两端,我知道终有一天,我是要选择一端的。
曾经因为心无牵绊,就无所顾忌的勇往直前。一切都是那么的斩钉截铁,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而这一次,我发现了意料之中的意外。而这一次,我发现了这意外带来的不只是惊喜,还有疼痛。

我经常在商贸酒店里与客户洽谈业务。脸上有淡淡的冷漠和浅浅的笑容。这是我工作的一面。
我问林可,如果在这种场合中遇到我,你会怎么做?
他说,就当作一个陌生人,与之擦肩而过。
我故做惊诧。莫非你不愿认同那时的我?
那个你不是我生命中的你。我会分的清楚。
我曾设想,我们之间若呈现这样的理智,是否会有真实的爱情。更能激发这份思考的,是他随身携带的全家福。对于他的妻子,和玲,我并不了解。因着林可的刻意。每每欲有她的话题衍生,他都会将之扼杀于腹中。
你这四两拨千斤的工夫还真了得。对付了多少人,才会有这般的熟稔?
心中的酸涩,嘴上的玩笑。因为我没有质问的资本。
我本是那个多余的人,存在于不该介入的空间。微妙的改变之间,就会让一切灰飞湮灭。
只是一切都已经改变了,我的自信转变为卑微,他的坚定转变为徘徊。那是不是也意味着我们之间即将面临的是,灰飞湮灭。

六层Office里面,我安静欣赏车来车往以及人流穿梭。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突然很清醒,亦突然想要望向陌生的群体。观看他人的匆忙,才清晰的看得到这个世界变化的脚步。
当别人都在移动的时候,你的停滞,也是一种落后。这个相对论的说法是在早些年就熟知并牢记的。当公司的新人Sam将之作为总结陈词的时候,我为之鼓动了手掌,满眼的欣赏。
杜宁,这份鼓励对我很重要,谢谢。
人只有懂得感激,才有善良的心。我相信Sam会永远记得我。
如果也有相同的契机出现在我与林可之间,使得他能够将我烙印,或许,我会没有遗憾的走开。而这应情应景的设想,也有100%成空的几率。
也许,我付出的只是一个巨大的赌注。以此来证明我是个宁可伤痕累累的面对,也不会选择躲闪回避的人。

林可今天要离开这个四季分明的城市。他坦言告知于我,他去看望遥远的妻儿。工作的调动还在进行中,他想要早些调回温暖的南方,与家人团聚。
房间里弥漫离别的气氛,我伫立一旁,替林可打理行李。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太长久,是会让彼此变得紧张的。那么权当一次旅行好了。相信你的心会真正放松的。林可,我这样是不是把你放开了。
你嘴上是这样,心里只有你自己明白。你是狡猾的狐狸,容易让人上当。
调侃的当儿,我问及归来的时间,他避而不答。
临别的话,颇为意义深长。
杜宁,我不会把感情分成几份,依次给予,再依次收回。人的情感始终是个整体,如果想要各自独立,那是一种折磨。
当我的眼眶被热气笼罩,他却抽身远走。
站在机场大厅中,我的心中百转千回。亦终于孕育了属于自己的决定。
林可离去的第六天。我将辞呈递上,将其他事宜清理完毕。我准备将自己打包送去遥远的太平洋,让时间帮助我抚平在这片天地中经历的伤口。

林可:
你未看到我滴落的泪水,就急急投身于家人的怀抱。你不知道,感情的花朵会因为爱人的离去而枯萎,幸福的脚印亦会因为爱人的离去而模糊。林可,选择这份情感,本身就是折磨。
你总说,如果人的心向往飞翔,就会常常抬头看天上流动的云,就会有渴望。你说你真的希望自己可以梦想成真。
我问那么你的梦想。。。
你回答它在你的心里。。。
正如你所言,人始终是独立的,不能分成两半,平均的施舍给别人。而我,只能选择不要,因为你从未舍得给我你的梦想。我知道,那里面才包含了你的一切。不是吗。
曾经的贪痴,才惹来似断难断的情感纠葛。你就是在海洋中一跃而冲的水滴,瞬间蒸发后又悔恨没有循规蹈矩的隐没在海水之中。而我,就是那缕不该出现的阳光。
就让这Hawaii的海风吹散你我的故事。让你再见到我时不会尴尬,亦让我再遇见你时不会疼痛了。
                                
                                                                 爱你的杜宁 
                                                                   八月

2004.8.28

阿南比小雨小两岁,有着沉稳的性格。阿南喜欢小雨,因此一直喜爱雨,尤其热爱冬雨。当冬季里下起雨来,他会莫名的开心。他会一下子想起小雨。当沁凉的雨水滴落在皮肤之上,他能清楚的感知心上的暖流。那是他爱着小雨的温度。柔软而持续,亦有内蕴的热烈。 

阿南与她在同一所大学就读。当初的念头就是可以经常看到她。他在学校中的成绩并不突出,只是几个同学一起尝试着在社会中历练。如今,他是内敛的,稚嫩中业已凸露着成熟。 他对小雨说,你看,我有了养活自己的能力。接下来的话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她亦明白他的暗示。关于他对她的爱恋,她早就知道。
他只是想与她在一起,然后用自己的能力照顾她。

她坐在椅子上,单纯的看着一个方向的风景。有一排柳树在甬道旁笔直延伸,柳絮在空中翩翩飞舞。周围很安静,寥寥的人影偶尔从这里穿梭而过。
阿南说,我只想这样保护着你。 
她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的右手张开,伸向最远处,然后举过头顶,张望片刻。
曾经那么绚烂阳光的日子不再出现,这成为她不能回避的阴影。一场飞机事故,使她变成了孤儿。关于一切,她开始觉得很未知。她开始把自己包裹的犹如蚕蛹。
后来她在电话中讲道。她已失去了最珍贵的情感,她再也没有能力找到它们了。即使出现,也会让她不寒而栗。
阿南说他理解。他理解小雨在逃避,却不肯揭露。
他对她永远不能残忍和伤害。他只会在她生日的时候送上一束野杜鹃。他只会在她沉浸于悲伤的时候将温暖的手掌放在她的肩上。

她的生日在七月。这一天,天空下起大雨。阿南送她一束野杜鹃。只是,她一个人度过。
 
那年,她二十四岁。那年,她毕业走出校园。她希望她可以无谓的旁观世事变化。她希望所有的痛都可以让时间去平复。 

她学法律,毕业前在律师事务所有过一段实习经历。她有能力,很快了解并且适应,寻找工作的时候没有碰到太棘手的问题。她顺利成为一名律师助手。那是位资深律师,对她评价很高,有意栽培她。她一直努力并且勤奋。二十五岁,她拥有了独立的资本。

生日那天,又下起了雨。她拨开窗布的一角,直视从外面倾泻而下的雨滴。树木葱郁,绿草青青。雨水瓢泼,肆意下坠。它们有着珍珠般的亮泽,却有着珍珠远不能及的透明。她拿着一瓶啤酒,径直走向阳台。 
她在电话中对阿南讲道,我恨这雨。说完这些话,她一口接着一口的喝起酒来。她知道她只想借由某种愤恨来宣泄心头积压的难过感觉。她只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隐藏在心底的脆弱,然后再伪装成坚强,重复往常的模样。
她相信它们如果以爆发的姿态出现,也会以同样的姿态消失。
小雨,我过去陪你好不好。
阿南。我不需要。
情感仍旧让她敏感。那是她缺乏的,同时也是她没有勇气面对的。这就是所谓的打击,让人不敢正视。
每每遇到关怀,就勾起她的回忆,因此她总是矛盾的漠然以对。她始终没有寻到更好的方式。
这是个阴沉的午后。轰隆隆的雷声,偶尔伴随明亮的闪电。 

阿南亦毕业走出校园,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这与他的专业毫无关联,他有自己的兴趣与志向,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他总能为自己找到合适的选择,只是关于感情,一直没有成功兑现他的抉择。他难过的时候,就不停的跑步。他相信只有投入的那一刻,才会将所有的不快彻底舍弃。情绪都是骗人的,但感情却不会作假。他知道他对小雨的爱不是一时的情绪怂恿。

 
 
杜鹃花(Azalea) 
花语:爱的喜悦 
花箴言:当见到满山杜鹃盛开,就是爱神降临的时候。

夜晚的路灯下面,一个人行走。她心无旁骛,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突然前方不远处有烟花映照美丽的夜空,不时的亮起来。她索性坐在马路边上,将四肢伸展开来,全心望向一簇簇的烟花。美丽的色彩,绚烂一如梦境。只是总有醒来的一刻。 
她劝告阿南离开她的生活。阿南拒绝的理由是他希望可以保护她。他没有勇气说爱,却有勇气在心中坚持爱。她说她不知何时才能愿意接受这一段感情。她想起阿南对她说,他愿意耐心等待。这句话让她的心陡然生起一阵疼。 
之后的几天里,曾经一度让倔强堵塞的感动,在她心上汩汩的流淌起来。 
她站起身,转回来时的路。她对自己说。也许,有些记忆再没有沉浸的必要。
 
今天,是她二十六岁生日。阿南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依旧是一束野杜鹃。她手边的杜鹃花,蕊长而细,瓣大而薄,在盛开的时刻极力伸张它美丽的表情。这是在山中折断的野花,确是娇艳无比。 这让她想起那年去游玩的山村,阿南将这种山野中出没的杜鹃花折给她。那年,她二十岁。那是她认识的第一只杜鹃花。常听人说,凡事经遇的第一次都是最深刻的。无论它的感受是否美好,都很难磨灭。因着这样的认知,她再有机会看到的杜鹃花都不及这种的印象浓烈。 

突然大雨倾盆。她听到细碎的雨滴跌落在玻璃上的声音。阿南迅速绕过她,将窗帘拉合,然后转向她。两人对望着。两年前的生日,亦是如此。一直延续。  
她转过身,哼出一声笑。阿南,我被诅咒了吧。 
小雨,你不要这样说。阿南在她的身后将手拍在她的肩上。 
他说,我愿意保护你。永远。 
一股暖流渐渐传到她的心底。她站在他的前方,有微笑在脸上荡漾。 
曾经,她以为拒绝的痛可以被时间平复。曾经,她以为她可以无谓的旁观。原来,一颗心还是期待另一颗心的关怀。诚挚的感情是不能被拒绝,也不应该被舍弃的。
 

天气接连放晴了几天,又沉浸在乌云密布之中。 公园深处,有几对情侣拥抱而坐。他们各自沉浸在幸福的包围之中,没有人去思考未知的命运将是如何。亦没有人在意这风雨欲来之势。世界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终于这样一场雨还是滴落下来。恋人们蜂拥而散,也是一幅欢乐景象。只有那雨水,还停伫在她的心里。她听得到滴答滴答的声音,从坚韧的心房传来。她走到树林拥簇的地方,只剩下零星的雨滴散落在她肩上,划过她的脸庞。她拿出电话,打给阿南。 
阿南,过来接我吧。我在长山公园。 
小雨。那里有一个亭子可以避雨。你站在那里等我。十分钟就到。 
她已经看到那个不远的亭子。挂了电话,朝那个方向走去。亭子里已经有人亦在避雨,看上去40光景的妇女。在等待的当儿,她看到周边有一些绽放的花儿。于是,她一直定睛的看着它们。对于花朵的热爱,是她最不吝惜的情感投入,纯粹并且彻底,无论何时何地。 
她与这女人闲扯着天气,随口说到这花很漂亮。那女人对她讲,这是杜鹃花。她听后再次仔细审视它们。它们开着白色的花,有淡淡可闻的香气。盆中的杜鹃花枝干低矮而且相对粗壮,不若那野杜鹃花的外形修长。盆中的杜鹃花娇小淡雅,不若那野杜鹃花的模样妩媚。它们与她印象中的杜鹃花完全走样。 
关于这次发现,让她涌动起细微的喜悦。她仿佛看到从前的自己,那个知足常乐的天真女孩。她看到她的本性并没有被湮灭。它们就象弹簧一样,经历了弯曲之后,又回到了起点。或者,比那一时更加坚硬。 
小雨。一路有塞车,所以迟到了一会儿。阿南神色愧疚,这让她轻轻的笑了出来。阿南总是这样温柔的对待她,对此她一直模糊认知,却从未深刻意识。于是,当她清醒的感知到这个事实,她开始愿意为自己的混沌表示惭愧了。 
她伸手拍拍他的肩,示意他没关系的。她与那女人打了声招呼,然后钻进阿南撑起的伞中。一路上她的话语多了一些,阿南亦如以往般安静聆听。 

送她至楼下。他没有离去,定定的望着她。 
小雨。你的情感一直躲避着,现在它终于回来了。 
我明白,这等待不容易。她有些伤心,亦有甜蜜的喜悦。她还是哭了出来。 
而阿南对着她笑开来,用大她两倍的手掌擦去她脸上的泪痕。 
他与她拥抱在一起。这一刻,有温柔缓缓的融化着雨水的冰凉,在他们周围环绕。
 

2004-8-2

贺泽。你是对的,我不该这样沉重的依赖着你。正如同当初敏然对我所讲的那样,你已经摇摇欲坠了,我怎么还这么忍心的施加重负。你那个周末来我家表现的疲倦,其实就是一种征兆,可是我后知后觉。我看到书上说,即使是一条直线,走得长了远了也会想着转弯或者改变点什么。而我们都是人类,又怎么会拥有直线般的永恒呢。我想我是后悔让你走入决绝的旋涡,最后伤害了一群关爱着我们的朋友,包括敏然。这是我最后悔的事情。我一直明了她对你的感情,却始终刺激你到崩溃,然后没有力量再去选择她给你的爱。这是我不能坦然面对她的根本理由,可是,我又应该怎样和她解释呢。我知道,她会恨我,也许一辈子都如此。我只能对你说,这不是我能预测的结果。

贺泽。就在我隐约感觉你要离开我的世界之时,你真的消失了。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达成的默契。关于默契,从前这是我们称之为幸福的东西,在今天却要亲自为幸福本身划上句点。我们曾经一起说出小吴那道谜语的答案,我们在感慨电影《太阳》的时候说出相同的‘伟大’二字,我们同时将你的生日蛋糕抹到彼此的嘴上,我们在记不得日期的某一天前后出现在华林路上那棵最粗最大的柳树边。。。这些记忆仍旧深刻的印在我脑海里面,而这记忆的主角已经劳燕分飞。只有那段走过的经历在今天啃啮我的心。但是,即使我找得到这症结所在,也不能一个人将之医治。就在我们各自选择踏上陌生城市的征程之时,我知道,这关于幸福的疼痛是我一生都要携带的。这疼痛会在今天提醒着我想起敏然,在圣诞夜的PARTY上的恸哭,在加州牛肉面门外痛骂我的愤怒,在后来接近结局时挣扎的沉默,以及在你公开宣布放弃任何人的悲哀。不知怎么,我现在所能记忆的全是敏然流泪的片段,不断的重复。当我独自孤单的站在立交桥上,当我看到那本和她一起从你手中争抢到的《庄子》,当我游荡在大街上,当我握着回程的车票。。。确切的说,我再也没有见到她,而这就是我所要付出的代价。或许我早该知道,那样互相信任的两个人,一旦互相伤害,只能得到这种让人绝望的结果。我想,我只有用眼泪去补偿敏然遭遇的苦痛。

贺泽。我承认是我一人的无情伤了三个原本有情的人的心,甚至还有静宇和云天以及他们的姐姐和姐夫——我们的红娘。再远的我已不能全部提到。而关于我们的父母,我不想用伤害来表达。也许,这正是他们最初的期望,恰好成全了他们。我又仿佛看到我从你家哭着跑出来的那天,你站在我面前,轻柔的拂去我的泪水,异常坚定的说一定保护我,一定要与我在一起,不管我们的父母如何反对。而我,当时的退缩是那么的无耻,我只顾及自己的尊严,却践踏了你对我的真心。我疯狂的重复着‘分手’这两个让人冰冷的字,似乎这样才能挽回你母亲掴我一耳光的面子。若我知道这晚发生的事情是一切终结的序曲,无论如何我不会这么任性。我不想让你这样强硬的从家中搬出来,因为心软的我是不能与家人如此的决裂。即使静欣姐与姐夫为你联系住处,我看到敏然就知道大家并不赞成你这样的举动。而我,当时作为这事件的始作俑者,也让你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当时,你被你的倔强蒙蔽,我被我的懦弱控制。当你用无奈表示理解之后,你知道敏然是一定不能坐视不理的。但是,我没有让你的爱给予我多少的勇气,反而让敏然对我的激将法成为我发泄的动力。你一定不能想象我们两个站在加州牛肉面门外的争吵,有多么的激烈。我们嘴里不停的吐骂对方,夹杂着令人鄙视的脏话。‘不能爱还假装坚持,你还想戏弄贺泽多久?’。。。‘贺泽就是这样爱我,你能管他什么?’。。。没有愤怒,敏然不会说这样的话;没有愤怒,我不会这样回答敏然。这是在今天我所知道的,那样的话都不是我们的本意。
    
贺泽。我想我只是愚昧的知道你那么的爱我,而忽略了敏然的感受。圣诞夜PARTY上敏然的恸哭,让大家都听见敏然酒醉后的心声‘微微,我们都爱贺泽,然而我知晓他最爱你,若你们爱的路走的太艰难,我真的愿意为你照顾贺泽。’。。。后来,当我看到敏然回避的目光以及刻意与你接近的神情,我知道我对敏然的误解已经将这段友情推向深渊。当时我没有想着救赎你对我的爱,救赎与敏然之间的信任,却全是不甘于敏然对你的抢夺。那些无理取闹的伎俩既没有弥补我们之间的裂痕,也没有拉近我与敏然之间的距离。我甚至在那时,当着敏然的面对你说‘你说过一定保护我,一定要与我在一起,而不是与别人。’我想我已经榨干了敏然的所有愤怒,只让她在为自己的爱情挺身而出的时候徒留下挣扎的沉默。我知道我的说辞动摇了你欲与敏然在一起的念头,又让你回到我的身边。而在今天我重头捋过敏然的那段话,我会同意这是一个最完满的方法。这样我只是失去一段爱情却得到更多的友情,而这段爱情在当时已经名存实亡。
    
贺泽。当时我的年轻气盛恰恰是摧毁这一切的刽子手,我的嚣张若可以消弱到敏然的一半,我想即使分开我们也不必将结局处理的如此糟糕;你身体与心灵的压力,我似乎从来都没能真正为你分担,我的智慧若能消长到敏然的一半,我想即使分开我也不必面对你们对我的心灰意冷。你一脸疲惫出现在我家,我知道爸妈连理睬都没有,似乎他们对我们的结合恨之入骨。他们的门第观念如此之重,包括你的父母,这何尝不是拦截我们幸福的障碍呢。他们的理解若可以达到我们想象的一半,我想即使分开也不至于让他们的关系如此僵硬。
    
贺泽。我们分手的时候,是有生以来我对你最残忍的一次。当时的我似乎要让大家都知道我是全天下最可怜最可悲最委屈的一个人。我看着你和敏然,只是不停的流泪。没有人能在那个时候劝服我停止,我想除非你收回分手那句话吧。而当我听到你要彻底放弃我们的爱,包括敏然的;而当我看到敏然眼底的悲哀,我知道我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想法将你的容忍逼到极限。我知道是我让你崩溃成这个样子,而不是敏然。她始终都是将她的爱展现给你,不若我给你的大多是残忍,让你顽强并痛苦的对抗,最后让你连失败也无力承受。

现在我独坐窗边,对你与敏然做这一场忏悔。初春时节,金色时光,想起正是春光乍泄的机会。而距离二OO二年八月二十六日——分手的那天,已经一年有半了。心中的感怀,再不能与你分享,亦已不能与敏然分享了。
但是,贺泽,去把敏然找回吧。如果你现在又拥有一些余力,就全部拿出来给予敏然吧。因为,你对她也有如是的愧疚吧。或者,甚至,比我的要深许多。
而我们都知道,这愧疚里面都是曾经刻骨铭心的爱啊。
若你们可以彼此幸福,我想我已知足。


2004.4.17

初春时节,正是春光乍泄的机会。一个人生活,心中的感怀,总会无处分享。她就这样怔怔的坐在路边的靠椅上,清新的草苗,绿了一地。
迎面有一对恋人相拥而至。是否沉浸在爱情中的人都有相似的神情?那么,她可以想见曾经的自己亦必然如此妩媚。情思涌动,不觉暗暗钦羡,她的目光随着两人的背影走了很远。

初识贺泽,就让她心生安然。她从他的脸上看到一种光辉,可以透彻映照她的内心,并给予温暖和抚慰。她珍惜所谓难得的缘分,如同生命一般贵重。
她相信,贺泽对她来说,是其中的一次注定。
她从小就在城市中长大,言行中隐藏着与生俱来的娇气。她需要刻意掩饰,来平衡与贺泽之间的这份差异。她是懂得收敛的女子,因此,只是淡淡的流露。贺泽与她的谈话中提过她的收敛。
他说,她必放纵过,否则不会自知到这样的境地。
她记得当时心底的悸动。那是第一次,遇见如此懂她的人。那也是第一次,她侃侃而谈她的过往。她明白,贺泽的心中不会滋生芥蒂。只是贺泽提醒过她。微微,你心中时有善意的希望,但不要让它无尽的蔓延。否则,那结果必与你的期冀有异。
这是她终其一生的弱点。即使察觉,亦无能为力。

她与贺泽既不幼稚,亦不老练。他们是这世上最现实的寻梦人。
贺泽说,微微,我们只要一路珍惜,一路坚持,便能换来幸福。贺泽要她明白,给她的幸福,必是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如若不能,就不要强求。
那一刻,她是动容的。她以为的爱,是有争取,有付出,才能获得。如果这爱的方向不能一致,那么,她与贺泽又怎能走到最后?或许,他们对爱的理解,有所偏差。
每每贺泽与她的沟通与交流,皆在和平的状态中进行着。她蓦然回忆起贺泽对她的懂得以及劝戒。这让她确认一件事实,贺泽远比她想象中自知得多。
贺泽的人生阅历,是存在。若非重大的缘故,是不能生生的改变什么。贺泽面上安然,即使心中时有涌动,亦坚忍抵抗。或者,这种温吞的应对已经坚强得让贺泽不能预料。
有那么一种沉重,是贺泽无意培养,却在刻意生长。这正如同以前贺泽对她的提醒一般。即使察觉,亦无能为力。

路走的短暂,荆棘就颇少。她明白其中的预示,漫漫的长路上总不会风平浪静,甚至有不能想象的艰辛在前方等待。
她遭遇的难堪,来自贺泽的家庭。贺泽偶有安慰。微微,母亲病情时而严重,你要适当体谅与担待。
她明白,这样的借口只是为着掩饰某些尖锐的问题。当她接受了那样一个耳光,她的伤害不想说给贺泽听,源自她始终存有的善意希望。分手,是两个让人冰冷的字,一旦脱口,就如同雪中的风霜,带来的是一场灾难。因此,她不去计较亲戚们冷漠的眼神,不去思考那迟迟未到的婚礼。她告戒自己,要珍惜,要坚持。
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她明白贺泽的为难。可是,一份简单的认同,就这样莫名的复杂起来。她可以解释给自己听,却不能说服其他人。因为,她的道理铺成的路,有别于这些因贺泽而有所关联的人们。
他们不是她的亲人,却因着那样一种身份,可以决定她的命运。
那是她第一次生出如此巨大的无助。而关于贺泽的沉重,她似乎明白了原因。

两个人在一起,总要走一条路。最幸福的是,要让两人走一条新的路,然后互相陪伴。最悲哀的是,要在两人的路中选择一条,然后感受孤独。
她知道是她走上了这条贺泽的路,只能面对无疾而终的结果。

车辆熙熙攘攘,嘈杂的声音在周围轰鸣。她欠了欠身。天空很明亮,蓝天白云,只是安静的心并不平静。看到年迈的老夫妇相互搀携着前行,她被那双紧握的手感动。牵手,总是温暖的。那样的年龄,仍能风雨不惊的一起生活。她想,这是平凡中的伟大,是平淡中的真情。

走到最后,她相信,贺泽对她来说,是相似的人,而不是对的人。原来,他们都如此倔强。只为着自己的珍惜而珍惜,自己的坚持而坚持。
而她与贺泽,真正缺乏的,是这样一份对彼此甘愿的坚持。

2004.5.11 

你看到冬天的足迹。你要悄悄离开吗?你满足了对雪花的好奇,就企图抽身远去了吗?你不再贪恋对寒冽的厮守,也不再若有所盼了吗。这一次,你那么潇洒,全然没有了曾经的不舍。是怎样的遭遇让你改变了决定。你,愿意讲出来吗。
你无法回复所有的问题。你发现你甚至不能回答其中的任何一个。你将头低低的埋进手里。风在耳边荡漾,你说起你的寒冷,说起你的遥远。你说你会努力让自己忘却,是为着深刻的纪念。
箱子,你可以很残忍的摈弃别人的关心与温暖。你说,你很麻木,无法顾及。现在,你可以很残忍的摈弃自己的牵挂与惦念。你说,你很难过,无法回忆。现在,你温暖的笑容已经冰封,你失去了温度,却不自知。你的目光让冰冷的光线照的深邃。当你欺骗别人也用柔韧的方式。其实,你已经被肤浅的表象深深蒙蔽。当你伤害别人也用善良的方式。其实,你别那些恶劣的人群更加残酷。 
你的背影让昏黄的光线照的颀长。时光的身影就这样轻轻的将你穿越,分成纯阴纯白的两种颜色。你不停的转换,却只得到混沌并且支离破碎。
你说你的心里有信仰,有膜拜。你会跟随心的指示,寻找自己的期望和渴求。你不停的重复。不停的暗示。你说你终究喜欢和自己作战,并且最后得到遍体鳞伤。
你的放纵,只能得到伤心的结局。
你默然,然后抬头看灰灰的天。你说你觉得这一刻,心是清醒的。因为我的每个字都如此尖锐,震撼你的心。你说你会记得,无论身在何方。
然而,这犀利的言辞不是为着刺激与逼迫。只是。你一如孩童的单纯心理,怎会理解我口中的所谓平实生活和波澜不惊的暗淡岁月。
那是为你所不耻的。即使在你生命的尽头。也会鄙视。
车来车往,鹅黄的灯光让你的脸暗淡下来。仿佛一具失去灵魂寄托的躯壳。你空洞的眼神中是否还保留昨天的欢乐笑容,你坚硬的面孔下是否还藏着昨天的哝哝细语。你的恐惧,你的害怕。我并没有真切感受到。你只是不懂得保护自己。
真相如此的简单。
无意送你离开。但是你的选择义无返顾。没有可以说服。没有可以劝慰。你的坚持一如冰与火的决裂。你的倔强使得那些偏执的情绪尾随。然而善良的你,怎会知晓,这是属于你善良的杀伤,强大得连自己都波及。
也许,只有经历。能够带给你启示。它的权威。无人可以匹及。

                                   1

六月十六日。遇见旧日男友泽。俪影双双。
她是他口中的一颗棉花糖。香醇。甜蜜。然而,难忘的时间。不过只有十六秒。
那天。细雨无意散落在周围。一绺淋湿的浏海紧紧粘在她的额头上。呈现寂寞优雅姿势。
她住在北方的城市。因此向往江南风情。她渴望那份柔软的浪漫。
大学毕业一年。工作不停更换。感情一直没有着落。
她不愿看到父母的担忧。不愿听到他们的叹息。她佯装快乐。
轩指责她生活在别人的期望里面。始终迷失自我。
这是她的选择。她承认。她接受。
那天。她接到轩的电话。他喝了很多的酒。醉意浓浓的话语始终模糊不清。她听到那边传来的狂笑。接着嘟嘟。。。电话断掉了。
她有些无奈。笑骂着轩,混蛋。
轩住在南方的城市。跟随工作调动的父母来到北方。大学别业之后,重新返回故乡,开创自己的销售事业。
他的主修专科是经济。他比她年长一届,是她的学长。
当时。轩留给她的身影全部映射着梦想与激情。
当时。她坦言欣赏轩的洒脱与率真。其它的种种,点到为止。
她一直坚持与轩联系。
在她成为泽的女友之后。在轩成为雯的男友之后。
并且。在她与泽分手之后。在轩与雯分手之后。
如同坚持某种信仰。倔强的执著。容易收获绝望的孤独。

                         
                            2

刚刚应聘一家中型超市收银员。工作单调,平凡。于是,她在心中不停的默念:any chance is precious,do it better。。。
大学毕业的时候,每个人都计划着自己的何去何从。她茫然。无措。却是沉默着不说话。。。
她相信自己不懂坚持。任何人。任何事。
那段痛苦的煎熬。
她停止自己的思绪。回忆就象搁浅在沙滩的鲸鱼。庞大而触目惊心。只要不去理会,她就会慢慢窒息,然后挣扎死去。
经理时常提名赞扬她的勤奋。她知道自己在一点一点的进步。
她希望自己永远拥有前进的动力。可是,永远到底有多远。她惧怕自己的半途而废。

                            3

她看《半边天》。半个小时对陈琳回忆父亲的访谈节目。彼此隐藏深深的感情,却遗憾终生。
年轻一代与父母之间的代沟似乎成为不可挪移的涅磐。她真实的感到那份交流的艰难。但找不出问题的症结。
她困惑。真情流露的方式。
电话作响。原来是轩特地道歉。关于那天的窘迫情况,深表内疚。
她和轩开始调侃彼此的近况。轩奚落她还未走出失恋的沼泽。她也毫不留情的揭开他尘封的伤疤。两个如此熟稔的朋友近乎没心没肺的高谈阔论。
忽然,她想到自己的疑问。
她说世俗是个巨大的旋涡,把许多相亲相爱的人们卷入隔阂。他们变得木讷、隐忍。迷失了方向。找寻不到心底需要的渴望。于是,放弃了找寻的希望。
轩静静聆听,然后陈述。那都是一念之间的选择,瞬间生效的想法。关于放弃抑或坚持,他们有绝对的权利。
他的语气清淡。她有些激动,感到自己某种意义上的信任正在瓦解。她没有准备。
轩。为什么替他们辩护?
倘若你站在他们的位置,也会伤痕累累,无法承受。社会的现实,在于各种性质的关系和利益混合在一起,使得单纯的事情变成复杂。每个人都在伤害中不停的徘徊。伤害自己。伤害他人。而且,每个人都携带着脆弱的灵魂,敏感的心。
轩。他们不肯尝试变通。只顾着逃避。那么,他们永远也跑不掉,即使心力交瘁。
两个人的静默。
轩的声音传过来。绢。为什么让自己如此沉重?你想的太多,太深。我不想这样纠缠下去。
她的一腔愤慨与严肃在轩的平淡话语中化为乌有。转动的思绪和挂掉的电话,一同恢复最初的模样。
轩的梦想与激情是她内心涌动的根本。她发觉它们正在渐渐消退。

                                4

两个月之后。轩应公司的派遣来到北方的城市拓展市场。轩留给她两个小时。他们彼此拥抱。
她看到轩头发微长。参加年轻的脸孔增添了几分成熟,并且变得沉静。
轩看到她仍旧漆黑的长发。曾经青春的身影增添了几分淡定,并且变得深刻。
时间的力量。金色时光全部被摧毁。
她感觉自己正在经历告别。关于记忆。
她说工作辞掉了,坚持了就个月。原来,事情的发生与结束,伴随很多的偶然性。
轩的电话响起,公司那边有事情需要处理。
临走的时候。她看着轩,笑颜以对。希望你没有那么快苍老。 
轩浅笑了一下,拍拍她的肩膀。道别后转身离开。
在家中的寄生生活。关于成长与抚养成长的含辛茹苦,她似乎有种深刻的体会。她渐渐变得包容、忍耐。只是很多事情的矛盾,清晰呈现她与父母之间的巨大差异,与她努力建设的融洽相分离,并且对立。
有时候。她练习用自己的宽容解决问题。
有时候。她坚持用自己的孤独抵抗问题。

                                 5

                  伸向远方的希冀
                  将我带往陌生的车站
                  等待
                  命定的那次列车
                  将孤独逃离
华灯初上。微黄的光晕照出地面上孤单的身影。
她拨通轩的电话。那边传到低沉的回应。是她想念的声音。
思念是一根根丝线。轻轻揉捻,就会百转千回,心神荡漾。
轩。想要送你一条围巾。不知道年第亿邮寄地址。
等一下我会告诉你。工作和生活是否顺利?
她的乐观显露于外。我在寻找新的工作。生活悠闲,自在。
你可以来这里。现在,我有一些自己的时间。
Good idea! 电话联络。
。。。。。。
十月十日,她来到F城。
她告诉轩。自己剪了短发。卡其色毛衣。球鞋。仔裤。
她顺便调侃他的识人能力。
轩百口莫辩,只得不断的重复。不会了,不会了。。。
她看到阔别五个月的轩。深色西装,黑色皮鞋。商业化的模式。
她埋怨他的苍老。
轩微笑,轻拍她的肩膀。拦截她许诺送给他的围巾。 
她略带歉疚。因为临时改变主意,买了CD。
轩已经投降了。你这个善变的女人。
她却偷笑到内伤。
她深深呼吸。感受这样的一个城市。温情。暧昧。
心中的梦想悄悄实现。她有了小小的满足。
六天.她和轩形影不离。四天游山玩水。剩下的两日里。她租借了一些影碟,渐渐显露本性中的沉迷。
她的沉浸与投入,轩看在眼里。轩从地板上爬起。深深陷入沙发的柔软情调之中。
轩说。疯狂通常是放纵的结果。
她轻轻摇晃杯中的红酒。已经有些微醉。她的动作变得迟钝、缓慢。
她浅笑说。放纵是对他人的宽容,对自己的宠爱。
轩简单的补充。同时,也会带来伤害。
她对上轩的视线。轩的眼神冷漠、现实。然后她看到轩的深邃目光投向窗外的深蓝。
当时光那样清楚的改变年龄,改变记忆。她不由得暗自发笑,连有些隐藏的思想、永恒的追求也在劫难逃。
酒精在心中搅动。她感到迷朦。仿佛身处梦境。却清醒的知晓,梦里依旧孤独。

                                      6

她离开的时候。留下那条浅蓝色的围巾。此时。已经并无意义。
梦想与激情。出现。停留。离开。
最初幻化。变成无形的枷锁,束缚拥有追求的心。她轻易乍现生命的底色,仿佛自由的灵魂,如此鲜活。
再次幻化。必然。注定。沉积在冷冷的岁月里面。平静掩盖着真相,已然无从读解属于苍凉的秘密。
或许。那只是长大的童话。徒留单纯的孤独。

紫馨开始相信,思念真的可以让心疼痛。只有痛到近乎残忍的麻木,才会停歇。却终究无法治愈。她知道自己的情感已经逾越承受的底线。所以注定痛苦。却终究无法解救。紫馨感觉自己存活在奇怪的年代,陌生到窒息。她确定自己的轮回有了误差。没有预知。
理智回归终点。家中有合适的介绍,应该去认识的。温柔的微笑。优雅的举止。幽默的谈吐。这样的戏码已经重复的上演,怎会没有准备?连同每次衍生逃离的妄想也可以准确预兆。Practice makes perfect。他喜欢的成语。紫馨自觉如此的用法很讽刺。可是无处说明。
午后暖暖的阳光直射在公车狭窄的座位上,如缕的光线温柔变换,不停的扭动肢腰。紫馨静静欣赏其中的五彩斑斓。她的MD还插在耳朵里面。王菲的《流年》。紫馨很想就这样的沉浸。有自己的幻想,有美丽的景象,有萌芽的芳香。仿佛汩汩的流动。心中怦怦的跳动。无暇的青春。
紫馨看到苏然。第一眼就很喜欢他。淳朴,真诚。必然心中洁净。紫馨渐渐和苏然熟络。她了解苏然有些内敛,只是接近深沉,总会有些极端。毕竟,越是难得的好男人越是隐藏的深厚。妄想探索其中的闪光点,必是需要付出一生的代价。苏然的平淡心情和体贴本质各占半壁江山。她一直感激苏然的温暖陪伴。让自己曾经独自历经的苦楚,可以在不经意间的对话之中略加含蓄的宣泄,借以安慰渴望平衡的心灵。
不管是否可以去爱。这样的男人始终都是值得的。青春依旧,细细幼幼的感情却已不再。明白爱是难得,而喜欢只是平常。懒得佯装保守,而错失许多确是可爱也确是不爱的事物。就如同喜宝所言,没有很多的爱,就要有很多的恰内。得不到很多的爱,拥有许多的喜欢也很好。
无论如何,感情都是携带着宿命的缘分。冥冥中未可知。
苏然执行公差任务。搭上今早开往杭州的班车。紫馨未觉有恙。平日里已喜欢这种离多聚少的相处模式。只要心中没有平增距离。现实的距离,只是一种形式。无可厚非。
百无聊赖的走在笔直的大桥上。似乎有一辈子那么长。紫馨想要用这种无聊的情绪消磨周末闲暇的时间。她在桥的中心停驻。望向桥下的长河。心如止水。等到华灯初上,万籁俱寂,则会更加的心无彷徨吧。
男人,也是贪婪的动物。不甘于徒守爱情,所以追求事业光环下虚荣的璀璨。紫馨在今天看到一封意外的电子邮件。来自那个带给紫馨思念的男人。唐泽。他淡淡的叙述着他在杭州的艰难创业和其他的种种。而且,他很想念她。
杭州。那个现在有苏然也有他的城市。
难道,必然是一种抉择?紫馨苦笑了。她在回复中写道:思念终是真实的情感,盛装绚烂的回忆,刻骨铭心。正在验证时间的冲刷不留痕迹。岁月的沉淀不容质疑。如今相信这的确是真理。当年没有冲动的盲从,没有疯狂的追寻。那么,今天徒留缓缓的安定中怎会掀起激情?思念可以是一生一世,因为记忆永恒。其他的种种,皆在变化。你,我,概莫能外。突然明白到,吻不到你但却找到你,那样残酷。
最后那句话是紫信的钟爱。一直肆机寻找发表的机会。怎奈那个合适的对象竟是唐泽。也许是注定。
再次见到这句话,却是在苏然的遗物之中。他躺在了那样软语哝哝的温柔乡里,再也没有回来。紫馨感慨万千,已是无从倾诉。对上那天的日记。赫然几行字。零星分布。这有这一句最清晰。
4月14日
死寂的黑暗。心亦然。
突然明白到,吻不到你但却找到你, 那样残酷。
       感情的世界有无真理?
              找与不找都是悲哀。
那一天,是苏然的生日。紫馨并不知晓。
紫馨更加确定很多人的轮回都有了误差。没有预知。因为前世的流年霸道呈现。没有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