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23日

常听说这样的宣传:有事找警察。但是30多年来,我一直是守法公民,也没什么事,不与警察打什么交道。直到今年暑假,我才终于有事,找到了警察,结果很失望,什么事也没办成,还浪费了我很多时间。

今年7月16号,我和妻子来到了美丽的伊春。第二天我们到汽车客运站,打听返回汽车的时刻。客运站的工作人员也真是太气人,问谁都说不知道。问事处的人让我们到售票窗口去问,而售票窗口的人说问时间要到问事处,返回去后问事处的人,还说只有卖票的知道时刻。在售售票口排了长队,终于轮到我说话,那人又说叫我交钱买票,这样才能看到时刻。可是我只是想问问发车时刻,没有想提前10多天就买票。售票员还说,只看时刻不行,微机只要显示出发车时间,就证明车票已经卖出,所以必须交钱。这女人这是拿我不识数:哪有这样的电脑,看看发车时间,就证明票已卖出?她不点击“确定”,不可能车票就自动卖出!这样在售票口和问事处之间往返了好几趟,还是没有问到时刻。也就是在这样的折腾过程中,我的钱被小偷偷走了:200多元钱还有一张有两千多元的存折。

当时我太生气,于是决定找警察。可是客运站警察值班室了没人,没办法就拨打了110,110指挥中心的人在电话里说,客运站是归某某派出所管,让我们去那个派出所报案。走了500多米,找到了那个派出所,可是里面只有两个年轻人,说是替别人值班,不是刑侦科的,不知道怎么处理。只是问问事情经过,记录上姓名就完事了。最后那年轻人建议我们找客运站站长。

回到客运站,在二楼找到了站长。站长给我的印象可不算太好:长得有点像电影里演的土匪,说话的口气也像,穿个白衬衫,也没系扣,坐在那里面扇扇子。我们只说了几句话,他就很不耐烦,让我们到警察值班室等着。他打电话找来一个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老头接待了我们。那老头进门就问:“两口子是因为什么打架啊?”晕!这是哪跟哪啊?我说:打什么架?我是在你们客运站丢钱了,你们警察是不是有责任帮我找啊?最后老头告诉我们,这里的警察今天有事不在,他是某某派出所的,要我们到那里说明情况,于是又指给我们一个新的派出所。

按照他说的走了200多米,找到了他说的那个派出所。当我们把情况说明后,屋里的三个人都说:你们找错了,客运站外面的治安归我们管,里面不归我们管。同时你说的那个客运站的警察也不是我们派出所的。这可把我们弄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推来推去谁都不管。这是妻子说:“不是说有事找警察嘛,你们都一个系统的,怎么能不管呢?”这时有个戴眼镜的警察,长得也挺刁的,立刻就生气了,开始赶我们走。妻子说:“你们警察怎么这样?我们走了好几个地方,把我们支来支去。我用你们的电话再拨个110,行吧?”可是那个所长不同意使用他们的电话,然后对那个戴眼镜的说:“先给他们记录一下。”戴眼镜的那人很不情愿。问我姓名,又问你俩谁丢钱了。妻子补充一句:“我俩是一家的,是我俩丢的。”就这一句话,又出麻烦了。那戴眼镜的警察突然来了脾气:“谁问你了?你叫喊什么。”妻子说:“我也没大声说,只是告诉你我俩是一家的,有什么毛病吗?”那个警察把笔一摔,记录本一合,走了。嘴里还嘟哝着:“办点正经事吧。”我俩也不走,就在那里坐着。过了好一阵子,那个所长出来了,说:“客运站的警察帮你联系到了,你回客运站等他吧。”

这样我俩又回到二楼的站长室,可是站长又叫我们到警察值班室等。过了一会值班的警察终于来了。喝得满嘴酒气,又开始记录。也不知喝多了还是耳朵不好使,每句话总是说好几遍才能听清楚。记录完,就开始向我们解释:他不得不离开的原因是中央有领导来伊春(后来听说是魏健行来视察),几乎所有警力都调用了,执行保卫工作。局长让他去开车,他也没办法,不得不去。同时又告诉我们,就算有警察在这里,丢了东西也很难找回来,只有自己看住了。唉,跟没说一样。最后他把我们领到监控的微机旁,让我们自己看监控录像,他说他下午还得给局长开车,必须走了。可是录像中早晨7点到10点之间的录像没有,只有10点往后的。我们看了一阵子,连我们自己的身影都没看见,因为丢钱的事儿就是10点前发生的。

丢钱后五分钟就开始报警,结果折腾了3个多小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这就是我平生第一次与警察打交道,得出的结论就是:有事别找警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