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4日

找到网络信息:学术性、专业元搜索引擎

作者:Yaffa Aharoni Ariel J. FrankSnunith Shoham

全文地址http://firstmonday.org/issues/issue10_12/aharoni/

摘要:

网络发展迅猛,搜索引擎也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是,人们仍然会遇到一些问题:主要是难于找到可信赖的相关信息。对学术团体来说,这个问题更加严重,因为它们需要各种研究领域中的、可靠的科学资料。


我们认为,对学术性团体来说,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是元搜索引擎。它可以把搜索信息发送给几个相关度最高的专业搜索引擎。基本前提是,被专业搜索引擎的数据库索引的资料通常是受控制的,因此,比较可靠,质量较高。


综合考虑学术性团体的搜索模式、专业搜索引擎的特点和网络的动态本质,我们设计了专业元搜索引擎的数据库选择算法。

这一算法应用于医学专业元搜索引擎原型AcadeME。我们把AcadeME和通用搜索引擎——以Google为代表,Google很受好评,使用者众——进行了比较;也和专业搜索引擎——以the medical Queryserver为代表——进行了比较。和Google相比,学术性用户认为AcadeME的搜索结果质量较高。与the medical Queryserver相比,AcadeME的搜索结果比较多样,且相关度较高。

2005年12月03日

Beth Simone Noveck在A Democracy of Groups中对Cass Sunstein的群体极化理论进行了反驳。他说:

首先,群体极化的实证证据——群体强化了极端性——遭遇到了挑战。Dan Hunter认为Sunstein误解了群体极化现象,Hunter的论述很有说服力。

Sunstein指出了群体极化的后果,这并没有错;但是,他对这种后果的使用却有问题。他没有注意到,有时候,群体实际上会去极化,变得不太极端;或者趋于实际上温和的‘极端’。此外,他也未能确认事实上存在形成群体极化的条件。在网络中,他所指出的那些问题只是他的担心。最后,他得出一系列有关互联网极化的或许正确、或许不正确的结论——但是,他并没有证据。”

所有群体都趋于极化,并带领其成员走向极端,这显然是不正确的。果真如此,那么如Hunter明确指出的那样,我们就永远也不会希望人们聚集在一起,以免每个群体都成为暴民。但是,对社会每一个部分来讲,都存在理性的、慎思的建设性群体。如果每个群体都倾向于走极端,那么组织国会就是特别糟糕的决策方式。

第二,即使某些群体运行偏颇,这些通过技术组织起来的群体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我们有较好的群体机制管理工具。电脑显示器让群体运作变得透明,一旦出现问题就会被发现。如果能够明确群体中的关系和角色,我们就可以更好地调整其机制。『我认为』,技术不但使群体可以完成先前的网下工作,并且可以使这些群体更为成功。

第三,即使群体机制偏颇,这也仅是限定在某一群体内部时才会遇到的问题。可以组织其他群体与之对抗。Posner的作品中,好像只有一个群体。他和Sunstein都认为人们只属于一个群体。但事实上,人们会参加多个不同群体,技术为形成各种新群体提供了可能。百花齐放。技术使参与性小群体成为有效的社会力量,同时,很多群体通过网络聚合、互联,扩大规模,就大事小情做出决策。有众多不同群体的存在,人们就可以对各种问题做出决策、采取行动,而不会被某个群体的不良机制所“劫持”。网上社会生活的一个特点是“小世界性”。在真实的世界性网络中,例如网络空间,人们和网站通过几次点击就可以联系起来(比著名的六度空间距离还近)。使用互联网的人永远不会“孤独”,他们会和其他群体联系起来,这将会限制Sunstein所担心的隔离现象。

2005年12月02日
First Monday是一个专门研究互联网的、仅通过网络发行的、完全免费开放的学术性杂志。每月第一个星期一出版。
 
自从1996年5月以来,First Monday出刊113期,发文644篇,供稿作者达765人。First Monday已被Communication Abstracts, Computer & Communications Security Abstracts, INSPEC, ISI’s Web of Knowledge, LISA, PAIS, eGranary Digital Library等收录。2004年,全世界共有835,768个独立IP用户在First Monday下载文章6,728,893次。2005年10月,124,178个独立IP用户在First Monday下载文章842,669次。
 
2006年,First Monday将迎来它的十岁生日。届时,将举行庆祝大会。会议主题为:FM10周年开放性:代码、科学和内容——让协作创造持续发展。目前,会议论文正在征集中。详细内容见http://firstmonday.org/call.html
2005年11月16日

微软Live平台正在紧锣密鼓得调试,有望明年在中国推出。

Live平台是一个门户框架,用户可以填充一切内容,构建自己的门户网站和软件平台。用户可以加入网易的科技频道、搜狐的财经频道或者各种博客。同时,微软的邮箱、雅虎的即时通讯、eBay的交易平台都将成为门户拼盘中的“佐料”,由用户随意添减;而网络Office、Xbox甚至网络Windows的应用都可以加入Live中,一切内容服务都凭用户喜好自己订制。

不用说,这种定制化、个人化服务,都是2.0这个噱头所标榜的东西。2.0的分众传播,带来了很多微内容。微内容的整合/聚合,将方便受众获取信息。Chinabbs等聚合网站、feedemon等聚合软件的快速发展,都是聚合风行的例证。

微软野心勃勃地要聚所有于Live,并把它打造成用户上网的“入口”!入口是什么?是收门票的地方。微软控制了入口,控制了平台,任你什么内容提供商,要进场就得交“入场费”!这招够牛叉吧。

可是,这种野心能得逞吗?

2005年10月28日

Web2.0强调分众传播和个性化。

综合性网站本来就划分了很多频道,专业化网站的针对性更强,现在博客的操作更是由单个个体来控制。越分越细了。这当然有好处,你要找什么东西,直奔主题而去就是了,省得大海捞针、小河捕鱼一样的麻烦。喜欢这种专业化的还有广告商,分辩你的特定需求,把你需要,而不是你们可能需要的东西,广告到你面前。精确制导。

不过,凯斯·桑斯坦(Cass R Sunstein)警告大家:协同过滤可能导致群体极化。就是说,我们有各种技术和策略,过滤自己不感兴趣的信息;我们通过广告过滤工具、弹出窗口过滤工具等阻截垃圾;我们用RSS技术,只订阅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我们的blog链接的都是“朋友”,我们只加入自己感兴趣的群体,群体的链接只是和自己观点相似的组织;我们的喜好被一再纵容,其他的观点很少关心。如此一来,置身于相近观点环境中,原有观念日益强化,最后难免导致偏激,形成群体性偏见。

如果2.0把大家分化成了一个个孤立的、彼此很少连通的小团体,那么社会的凝聚力如何可能?

如果要增强社会黏性,必须向所有人(很多人)提供一种共同经验,一种并非只适用于某个小圈子的经验,让不同的人有共同的关心。

让针对各种小团体,甚至个体的2.0去提供共同关心,似乎不太实际。变通的办法,就是各种2.0分子的大杂烩。1.0的门户,不就是个大杂烩吗?

2005年10月20日

各位老大,我用的是Maxhon1.5.0。写文章或编辑文章时,只出现一个白框,看不到复制、粘贴、撤销、查找等等任何按钮,这是为何? 

2005年09月30日

强烈鄙视“博啦”网!

2005930日上午,该网站未与本人联系,更未经本人允许,把我的文章《我要素面朝天、粗茶淡饭的web2.0》收录于其“互联网”栏目下。

同时,该网站以评论形式,为自己作广告。

2005930日下午,该网站再次以对我的文章进行评论的形式,为自己作广告;且此次更为恶劣,竟把相同内容重发10数次!严重拥塞本人博客版面!是可忍,孰不可忍?

再次强烈鄙视!

封其挨屁!

2005年09月29日

我不知道什么是web2.0,我真不知道它是个什么玩意。

不过,我对于传统网站(可能是1.0),确实烦透了。有几个原因:

1.广告太多,动不动就弹弹弹。虽然我把它屏蔽了,可还是有静态的。看着它们污染我的眼球,我就来气。

2.页面花里胡哨,弄得你不知道看什么的是。别给我们那么多视觉冲击,除非你是做图片的。我上网是来找讯息的。你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我还怎么找得到资讯?

3.界面太复杂,几乎无所不包,什么都有,各种栏目,一应俱全。你还真把网络当筐了。打开一个网页,我的玛雅,满满当当,无从下手。耐着性子,往下拉滚动条,我的娘!能拉死你,还是看不到底。真是海量!让海量把你淹死吧。

总之,我只看简单的,只用方便的。把网页利用得十分充分的网站,让它自己玩去吧。

所以,我要的2.0就是素面朝天的、粗茶淡饭的。

2005年09月12日

web2.0的概念热起来之后,许多人被撩起了创业的冲动。

创业从什么开始?2.0只是形式,切入点在哪里?做一个为谁服务、以什么为专项的网站呢?

有人做了分析,认为许多大家想到的东西都并不是那么可行。

比如,有人说网络的下一桶金是电子地图,并且不是go2map那种1.0式的东西。可是,要经营网络地图,必须是具有测绘资质的企业才行,个人网站恐难进入。再说,也已经有人在做了,比如E都市。还有,电子地图的发展瓶颈在于导航系统(包括硬件和软件)的滞后。不过,韩国已经有人到上海去考察中国管理部门的意见了。他们当然希望中国采取和韩国一样的标准,好借机进入中国市场。但不知,中国会自己开发还是全盘引进。地图这个东西,涉及保密和安全问题,监管应该相对严格。但是,每个市场发展初期,都存在监管滞后问题;也就是说,一般初期机会较多。不过,没有钱是撑不住的。

还有人说,做音乐。音乐位居网民上网活动频率最高的前三位。可是,一有版权问题;二是没足够的money,就别想和1.0时代的大头抗衡。

也有人说要搞电子出版。这同样会遇到版权问题,同时,个人网站草创阶段怎么和根深叶茂的出版社竞争呢?

那么,做什么?做你自己喜欢的。这样最起码有两大好处:

一、以己推人,不用费劲去做市场调查了。你所喜欢的肯定不会是没人喜欢,满足你的需要,就能满足和你相似的人的一些需要。初创时期,往往单枪匹马、缺粮少钱。从自己喜欢的开始,不妨用作权益之计。

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不会半途而废。草创之始,问题不可避免。你我凡人,谁无惰性?如果不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很容易就会坚持不下去的。

丁磊喜欢玩,他做圈子、社区、网游。他赚钱了。

2005年09月09日

说实话,这不应是web2.0的特有追求。但凡网络界面设计,都应以用户友好为原则。

但只有出现了blog和wiki等形式,到了2.0时期,对普通用户来说,技术门槛才降到了较低程度。正是简便易用的工具,激发了用户的参与热情,推动了2.0的发展。

因此,简单、易用,必需成为2.0一直坚持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