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7月19日

寂静的夜,连风也寂静。

唯独那条街尽头的酒吧,依然不屈不挠的放着强劲的D曲,还有那不知疲倦一闪一闪的霓虹灯,在向人们演绎着激情的都市夜生活。

 他倚在车门边,点燃一根烟,缥缈的烟,飞散到惨白的灯光,然后又渐渐淡去,直到无影无踪……

 “还会有生意吗?”他看看表,已经临晨3点多了,“该回家了,今天倒霉,没挣到几个钱。”

 酒吧的门此时开了,伊里歪斜晃出一个洋人,一头散乱的黄毛,随后出来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黄毛顺手搂住女人,朝他晃来。

 “终于有生意了”他赶紧开了车门,俩人上了车。黄毛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上高架,慢慢开。”

 纳闷了,摇摇脑袋,管不了那么多了,早点把这俩送回去,自己早点回家了。

 车子上了高架,借着观后镜,他惊奇的发现,黄毛居然已经飞快的脱掉女人的衣服,俩人已经纠缠在一起了。女人的呻吟声与发动机的马达声交织在一起……

 他终于明白了黄毛为什么让他慢慢开的原因了,无奈和愤怒交织在一起……

 “吱!!!”车子停了下来,他下车甩手关上车门,走到10来米远的地方,点上一根香烟,看着车子尚在上下一晃一晃的,心里头没来由的一阵揪心……

 地上散乱着很多个烟头了,车子停止了晃动,不多久,黄毛推开车门,朝他招招手。

 一张50元面值的钞票递给他,黄毛吹着口哨扬长而去。

 他默默地上车,坐在驾驶座上。女人已经穿好衣服,“XXX大学”,女人说。

 一声轻叹,他发动了车子。一路无话,借着路灯的照映,他偷偷从镜子中瞄了女人几眼,幼稚纯洁的脸孔,成熟的发型,疲倦的眼神……

 “学生啊,为什么要坐这种事情?”他低声说了一句,似乎问她,似乎问自己。

 女人疲惫的眼神看着镜子中的他,突然嫣然一笑,“为什么?挣钱啊,这你都不懂,还做出租车司机啊?”

 无语中,他继续开车。

 挣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掩盖了夜幕下的肉体交易。他叹气,尊严和金钱,哪个更重要?

 车停了,女人开门下车,高跟鞋的节奏掩盖不住暴风雨后的疲惫和痛苦。他目送着女人的身影隐没在那庄严的校门口。

 手机响了。

“老公,回来没啊?”

“老婆,我就回来了,今天没挣到多少钱

“不要紧的,老公,我给你熬了粥了,早点回来喝了好好休息。”

 
阳光在地平线上开始逐渐蔓延,他踩紧油门,迎着风,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