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9日

一夜风雨~
窗前紫色的丁香花开始凋落~
连自己都诧异~
为什么如此平静~
是你的故意~
还是自己臃懒到不在意~

想念~
除了想念只剩下不知所措的想念~

突然想起一个远在德国的男人问过我的一句话~
“要是我突然消失,你会记得我多久?”
这个男人的样子在脑中已经模糊不清~
记得的只有冷冷的下雨天~
顺着树叶掉在脸颊上的雨滴~
还有那个长头发的用哈气温暖自己手的女人~

时间到底是把记忆从心里拖到了脚指头上~
可以淡漠~可以疏远~但是无法遗忘~

想问你~
“分开多久你才会想起我~”

2004年07月28日

恩~
现在是4:50~
我被蚊子咬的不得不爬起来等着天亮~

很困~
迷糊中想起

10年前的6月30号我第一次被男孩子吻了面颊~
我们勾着小指头说10年后在这里见面~
我没去~
真的是不想面对还是根本觉得不值得去面对~

10年后的6月30号我路过一个怀念,想起了曾经哑无声息的留恋~
自己都没有预料到感情来的如此喧嚣~
想念到没办法控制和收敛~
开始做梦~

第1次见到你~
窗前丁香树开了一簇紫色的丁香花~
丁香花越开越多~
我才知道自己越来越离不开你~
我开始害怕~
怕丁香花凋落的时候~
我不知所措~

梦做的敏感而清晰~
就象你下巴上的胡茬~
微微刺痛我的味蕾~
我说我想用死亡来祭奠爱情~

2004年07月10日

狼从加拿大回来~
来看我~
手里拎一个西瓜~
这个一次拿走我所有手稿的男人在消失了4年之后拎着西瓜来看我~
他和我说~
你的变化在我接受的范围外了~
写东西吧~

然后想了想从前~
然后有了这里~

和一个男孩子说我想你~
他问有多想~
我说象是一只鱼思念它死于难产的伙伴~

然后心里莫名的酸楚~

回访了一个来访的女人~
http://www.donews.net/jerryqin/
花莲青小灰蝶的图片漂亮的那样刺眼~
喜欢她那句“我站在这里 看在眼里的 是我所拥有的世界 ”
真的是如此的安静而寂寞~~

 

2004年07月09日

http://wenxue.newyouth.beida-online.com/zhuanti/dls.php3

http://www.shuku.net:8080/novels/chinesepeom/aitxghzib/haiz.html

叶芝的 
When You Are Old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s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
And love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刻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者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度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隐藏着脸庞

跌倒的阳光窗外的阳光很活泼,大把大把地透过教室的玻璃窗冒冒失失地跌倒在我的桌子上。分不清,实在分不清,好象还在高三的世界,又好象是在昨天专业课的教室里。  
                   
  我用铅笔去挑逗那片调皮的阳光,眼神呆呆的,头低着。教室里老师正讲着四公分厚的习题集,口沫飞溅,好象吐着泡沫的鱼。  
  我给姐姐递过去一张字条,没有反应,再递,还没有反应,再再递,死寂!  
                   
  姐姐说自己也许不算好人,也许,高考面前,天空过于昏暗,心也容易发霉吧。  
                   
  姐姐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结识的。  
                   
  同学的表情象干涸的湖面,泛着一层死灰。正好是早晨,阳光走了进来,姐姐一回头,脸上泛起难得的红云。那时侯我刚刚摘下我的镀红膜的眼镜。区别于周围的没有生气的脸,我一下子记住了她。  
                   
  姐姐喜欢王菲的歌,姐姐还说有时候她会相信一切有尽头,没有什么永垂不朽。我不大懂,还是一味的和我的阳光玩耍。  
                   
  考试是永恒的,至少阴天没有我的阳光,但是缺不了考试。  
  姐姐好象考的很不好,听说还哭了。我后来才知道。知趣地没有要求她继续帮我攻数学。  
                   
  姐姐开始熬夜学习了,她收起了所有的菲靡靡之音。也收起了对我的分心。  
                   
  阳光灿烂的日子渐渐多起来了,我也没有心思逗我的阳光了。连烂得快不行的数学也懒得去理。  
  我开始大量搜集摄影图片,作成小集子,送给自己。  
                   
  有时候也睡到太阳晒屁股,才懒懒地爬起来,套上衣服逃课打打球,逛逛书摊,和店老板为一本过期的摄影杂志争得脸红脖子粗。有时末名地反感一切,半夜爬起来翻校门去公园钓鱼,骑在中间时,还要防着看门的老头,更要厚着脸皮面对街上的夜行人。  
                   
  毕业照时我很倔强地扭过头吐着舌头看着天。那时我的黄T恤很显眼。  
  其实天上的颜色很单调,没有新鲜的气息。  
  不知道为什么,凭感觉不愿和姐姐一起望向镜头。  
                   
                   
                   
  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坐在有太阳的位置上,即便是孤孤胆单一个人。  
  没有再刻意地挑逗阳光,老师的知识很新鲜。也没有再戴着镀红膜的眼镜,同学的脸色都很青春。  
                   
  我没有再拿起相机,我甚至找不到一点一滴心动。  
  我开始喜欢穿背景色的衣着。捧着书走在小小的大学里。书是我的背景色,我是别人的背景色。  
                   
  自习室的窗帘总是拉不满,天气晴朗时,有阳光嘻嘻哈哈地摸进来,一不小心跌倒在我的面前,我听得见他们喊疼的声音,还有我思维的节奏。  
                   
                   
  我以为那只是一段故事,总有一天会随着风消失在褪色的记忆里。直到骡子递给我一只红豆雪糕,我的心不禁一抖。我说我再也不敢,再也不愿吃红豆雪糕了。我的脸上挂着笑,心里躺着泪。有时侯,只是有时侯,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但是无意间镂刻在心里的,再擦也擦不掉。  
                   
  直到那天我知道了姐姐的网络寻呼号。  
  我颤抖地打出:姐姐,我想进来,开开门,好吗?  
                   
                   
  我就叫跌倒的阳光。  

2002年4月30日

取景框下的唐诗 –——读唐诗后的胡思乱想   chinesejordan于 2002.04.01 15:18 发表在随笔小札 

  苦于没钱没空闲,只能手捧唐诗“卧游山水”,不料卧游亦有所得。所谓“于古人之短处长之,于古人之长处学而化之,于古人之不为处为之。”初探了唐诗中的山水后,不禁感慨,山水摄影大可以借唐诗的底蕴强自身之内涵。  
                   
                   
  唐诗对于摄影有莫大的启发。  
                   
  就构图来看,唐诗往往由近及远抑或由著至微,“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这种鸟瞰的视角有的是幽深绵远的兴致,竖构图大景深再也适合不过了。然而市面上翻印出来的摄影作品大多是横式构图,除水平线上下左右之外理会不出辽远含蓄的气韵。  
                   
  就取景来看,也蕴含了丰富的参考。有时一个字,一句话就可以成就一幅作品。  
                   
  “白云回望合,清霭入看无”,从中理会到一个原则“山不在高,云雾锁腰”。  
  如此之胜景岂不比赤裸裸一堆山石来得有情趣?  
                   
  “清泉石上流”这一句若要为它准备一挡慢速快门,让水在石头硬朗的脊背上留下快乐的足迹,不也诗意淋漓吗?  
                   
  有的诗句甚至可以促进你改进装备。“决眦入归鸟”,山如此之高,望穿了眼,f/22怎么够用呢?世界上最小的光圈小组理应诞生在中国。  
                   
  这些还止于对唐诗以不同方式的沿袭,若不刻板地咬文嚼字,以全诗的意境出发,或显志或抒怀或感遇,不同的主题只要领会,那摄影作品无疑进入大境界了。  
                   
  正如朗静山先生一样,开创了山水集景摄影,展示中华山水的壮观景色。  
                   
  朗老有朗老的表达方式,后辈不必也不能模仿,但是寓山水于胸中的大局观是值得借鉴的。  
                   
  回头再复读唐诗,赏山会水时就不再一味咬文嚼字了,唐诗自有山色花香自有流水吟唱,它们自有完美结合,拆开来看就大挫胃口了。  
                   
  走进唐诗中的山水世界,随处取景,乐亦无穷。  
                   
  合上书,除了少量的明山秀水外,更多的是脱发的山和消瘦的水。当我脚踏李白第二故乡安陆时我不得不一再在人丛中询问山水的去处。当我第二年再去时不得不面对那个点缀在山涧的干涸的湖发呆。  
                   
  取景框中有山水。  
                   
  取景框外有唐诗,李白诗云: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以诗配景,化古用今,不料如此心酸。长思之余仍然手捧唐诗卧游山水。  
                   
  略一回思,山水文化的变迁也属必然。我们有浩浩唐诗,有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我们理应有风格各异的山水摄影佳作。  
                   
  即使是触目惊心的反差,也可以展示给沉睡的灵魂!  

写给你吧~
总有一种东西想让我拉起你的手~
我说那就会感动我~
到底什么样的人~懂得浪漫~
那太敏感也太脆弱~
景象一:
好旧的房子~那种木头结构的两层小楼~
很昏黄的灯光~
我站在破旧的桌子上的镜子前~
没有穿衣服~
你躺在地上的床上~手里举着《直布罗陀水手》~
迷漫着THE?DOORS的忧伤的嗓音~
景象二:
不繁华却人很多的街上~
182瘦瘦的你被165的胖胖的我拖着~
路边写着“拆~甩~”的小店~
我们进进出出~
书包里背着《北回归线》~
景象三:
黑黑的小小的电影院~
唯一发光的银幕~上映着西班牙女人梦里的电影~
我面无表情~流着泪~拉着你的手~

我不想写了~~~~~~
因为我哭了~在你的QQ的文字发过来时~
响着姜昕的《不见不见》

?

本贴由蝴蝶需要福尔马林于2002年3月26日19:07:09在乐趣园白皮书〗发表.

看了姐姐的小说

是在我打完点滴之后

外面的太阳很刺眼
我和我渺小的影子走在没心没肺的
水泥路面
等我发现鼻子在下雨似的
滴血
我才知道我没有纸巾

四周同学的灵魂在飘荡
眼睛里只有
沙漠一样的荒芜
呵呵
姐姐我流鼻血了

我还是走到了无偿献血的采血车里

姐姐
那是几天前的事了

这几天我老是犯困
脸色苍白的
拖着我淡淡的影子
疲于奔命在小小的大学

姐姐我知道
这不是少了 200cc血的缘故
或许是我累了

今天我想去看看我的邮箱
是否有姐姐的飞书

走过篮球场的时候
我的骨头象校门外的兰州拉面似的
然后
天空就在我眼前旋转
我的灵魂飘了起来

姐姐
呵呵
我头一次为我的健康哭了
就在篮球场上
哇哇的喊妈妈

赶快赶快
我撑着回了寝室
然后眼前就是黑黑的无边的夜色
我的小小的灵魂在未知的空间里飘飞

我哭的一塌糊涂
空空的寝室
空空的宿舍楼

姐姐
我现在刚刚打完点滴

看了你的小说

姐姐
我不知道能讲些什么
只是看到了
弟弟
简简单单的一个词
写在你飞书的标题栏

想好了
送给你的小说一个题目
操他妈的爱情

操他妈的爱情
操他妈的破烂的生活
(呵呵 姐姐 我竟然也骂脏话了~~)

 

2002年5月17日 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