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30, 2013

春秋吴越战争,勾践在范蠡和文种的帮助下,卧薪尝胆,终于把吴给灭了,成就霸业。范蠡决定跑路,勾践许诺“共分越国”,范蠡回“君行其法,我行其意。”文种挽留,范蠡反过来劝说:“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荣乐,先生何不速速出走?”文种未听,后被赐剑而死。

范蠡说越王长相如何,由此而得“可共患难而不可共荣乐”。这话有点神神叨叨,论据不足。但范蠡说的是人性。大概率情况而言,的确人都是“可共患难不可共荣乐的”,为了赌一个小概率结果,把阖家性命押上,非智者所为。

公司亦然。

互联网企业,绝大部分都实施股权制或期权制,公司以为重要的人都会安排股权期权激励。一方面,对于很多创业公司而言,工资不高但要吸引人才,只好用股权期权来画个大饼。成功的榜样不是没有(据说百度上市时楼下的4S店都卖空了),比较有说服力。股权期权制,大有一丝丝的“共分越国”之意。在这个制度下,创始人会反复宣传这种理念:这个公司不仅仅是我的,也是大家的。嗯,有点那么个意思。

这套说法,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很容易被忽悠进去,我也被忽悠过。关键在于,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历史教育充其量只是在说故事,学史要知兴替,知兴替要明白里面的因果。范蠡的故事,就是可以用来知兴替的。不然只是知道范蠡跑了文种死了,有何意义?

说这个说法是忽悠,不是说它在撒谎。忽悠的意思是有真有假,有合理之处,也有荒谬之处。因为它没有细分两样东西,而这两样东西其实是不能混在一起说的。所谓荣乐,不是一点点钱那么简单。

第一是物质利益。股权期权制让持有者可以在未来分享公司的物质利益,这一点确然不假。公司做得好上市了,你可以抛售股票,或者享受分红(当然大部分情况是抛售股票获大利)。公司上市你没抛股票,因为你认为这个市场价格未来可以更高(在有你参与的努力下,公司会更值钱),未来再抛。

第二是公司控制。这个其实就和你没什么关系了。前者是“利”的分享,后者是“力”(权力)的分享。的确,坐在某个高层位置上,享有一定的权力,但这个权力的合法性来源不是你手里的股权期权,而是公司真正意义上的控制人拥有人授予你的。这就意味着,未来ta可以收回,且在必要的时候无需和你商量。

握有公司10%的股权,代表了对公司的利益享有10%,但完全不代表对公司的控制享有10%。利益是一个可以分层细细切蛋糕的,但权力不是。蛋糕你可以拿回家去,也可以世袭当遗产,权力可以么?嘿嘿,富二代能继承老板位子,高层二代继承高层位子?少见多了。

让我们再来学习一下历史吧,赵匡胤杯酒释兵权。这个历史故事就是说:赵老板充分照顾了创业团队们的“利益”,但“权力”这个事,对不起,乾纲独断,不会真正意义上和你分享——最多,授予,而且在必要的时候必须收回。

所以,所谓“公司是大家的”这句话,应该这么表达“公司的利益是大家的,但公司的权力是我的”。带股权期权打工的,这一点上不要迷糊了。打工就是打工,老板就是老板,屁股决定脑袋。打工的屁股老板的脑袋,是要摊上事的。

故而,就出现了职业经理人这一个称谓。职业经理人,其实忠于的是ta的岗位,而不是公司。职业经理人对于跳槽这件事,没有什么负罪感,跑来跑去,很正常的事。互联网企业很多都不待见职业经理人,因为职业经理人所奉行的“忠于职业”这一套是“公司是大家的”的对立面。中国互联网企业很喜欢搞出一种“家庭式”的工作范围,这里面的隐喻就是老板是老爸,偏偏职业经理人不吃这一套。

中了老板重度忽悠的有两种表现:其一、打了鸡血地疯狂干活且不计较个人得失。这个表现还不算太过,因为未来公司如果发达了,利益总是能分享到的。理性角度而言,这叫搏未来,还是可以接受的。不过,这种赌法,它的结果并不在你手里,而在老板手里。老板为人厚道,将来和你分享利益,不厚道的,可以有多种法子让你无所得或所得不相称。而前者,属于变态,后者,才是江湖里的常态。

其二、产生了浓郁的“公司就是我的”念头。这个就相当不理性了,属于一厢情愿。在任何时候,公司都不会是你的。以前封建王朝,这个做大臣的,还有一丝丝的机会去造反篡位,今天的现代公司组织,打工者的这种机会比大臣们的,还要渺茫。

互联网企业里,优酷和土豆当年是多大的一对冤家,双方员工为了本公司,不折手段地互相争斗。有些人心里明白,就是个职业行为,有些人心里不明白,还真以为这是为了自己战斗。好吧,最终是什么,成优土了,这让当年大骂对手的,情何以堪。非常经典的黑色幽默。

360有朝一日会不会和腾讯跑一起了?哈哈,不要说没有可能。Nothing is impossible。多看看我写的大佬与大话吧,大佬们的脑袋,岂是你这个屁股能决定的?

历朝历代的君主们,是不太待见范蠡这种的(有时候为了显示大度的需要,不予追究而已),他们心里还是喜欢文种型的,只不过越王生得早,帝王之术不够高明,吃相难看了点。后世的君王们,就聪明多了。

核心就一句话:利益可分享,权力属授予。打工的也要明白,别打了鸡血式地就认为公司是我的。傻冒。

Tags: ,,,.

iDoNews 小牛注:新浪微博的商业化一直都是业内热议的话题,粉丝通、橱窗广告,新浪进行了各种尝试,而这次新浪发布的Page能否为新浪微博商业化走出一条新路,魏武挥老师认为,“还需进一步观望”。

新浪(纳斯达克交易代码:SINA)近日发布了2013年第一季度财报,净亏损1320万美元。尽管与去年同期1370万美元的亏损相比,今年的数据略有收窄;但对于新浪而言,扭亏为盈仍是当务之急。换而言之,新浪微博商业化不是提上议事日程、而是必须实现。新浪微博无疑已经是新浪最重要的一块资产。整个2013年,也许是新浪极其关键的年份,留给华尔街再施以耐心的时间不多了 。

因此当新浪发布“Page”时,自然就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一些论者认为,Page的推出与阿里巴巴入股新浪可能存在一定关联。也是在4月底、5月初,阿里巴巴宣布将出资5.86亿美元,购买新浪微博18%的股权。然而即使从时间上看,Page的推出与阿里巴巴的入股也很难有直接关系,至少不是阿里入股后在阿里的要求下制作的,因为一个产品很难在一两周内就完成。

5月7日,新浪微博在2013年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上展示了移动端全新产品“Page页面”。新浪微博商业产品部总经理程昱在GMIC会场上介绍说,推出Page目的在于沉淀内容与关系,从而让微博变得更有价值;同时也能帮第三方企业、应用获得更大的关注度以及更多的精准用户。Page未来会不会介入到纯线上的电子商务中?这是必然的。阿里巴巴尝试做消费者关系多年而不得,而微博已经有了成型的用户关系,不加以利用绝无可能。

从功能上看,到目前为止,Page更像是一个与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基于位置的服务)和O2O(Online to Online,即将线下商务的机会与互联网结合)有关的项目,当下与电商关联不大。比如一个用户在某地利用手机发微博时,可以插入一个地理位置(假如是某饭店),微博上就会显示出“我在这里:***饭店”的信息。点击这条信息,就可以来到这个饭店的Page页面。比如这样的。这张页面能够反映出这个地点在用户中的“受关注程度”,无论是签到、热议,还是照片,都有数字可以告知。另外,还配备了“赞”的数字显示——这个数字和用户是否到达过那里无关,任何一个发现这个页面的用户都可以点击它(也许ta曾经到过那里,也许ta只是听说或者看到了一些照片)。

然而Page能否成功,关键看它的产品功能侧重在哪个方面,是媒体属性还是服务属性?从过往的运营来看,走媒体属性的LBS产品,已经碰到了瓶颈。如果Page走上过往LBS类产品的老路,即只是在媒体引流引关注这点上着力,Page的前景将会十分暗淡。而新浪也还是要开发出让商业客户觉得有价值的关系管理平台,惟其如此,才能真正完成微博这个带有关系属性的产品商业化。

所谓媒体属性,就是给客户(比如那个饭店)带来访问量、引起关注,从而达到一定比率的消费效果。所谓服务属性,就是帮助客户更好地完成CRM(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消费者关系管理),让客户和消费者之间能够产生良好的互动。前者的商业价值在于为客户带来新消费者,后者的商业价值在于让客户在老消费者身上挖掘出更大的价值。这两者有一定交集,但还是有不同侧重。

究其Page目前状态的本质,其实和LBS服务先发者Foursquare很像。2009年该服务创始人丹尼斯•克罗利(Dennis Crowley)带着它参加SXSW大会时,吸引了众多目光。

这款应用可以让用户告诉好友他们在某家零售店或餐厅“签到”,并借此获得商品折扣和虚拟徽章。当时,拥有极高访问量的科技博客Mashable认为它是一款“具有突破意义的移动应用”,而另外一家科技博客Venture Beat索性称它为“下一个Twitter”。

不过,Foursquare在经历了一段非常迅猛的增长后,渐渐有些淡出公众视线;直到今年4月,它才又获得了一笔4100万美元的融资。据新浪科技报道,Foursaqure去年的营收仅为200万美元,它的创始人在今年的SXSW大会上不得不提醒人们,Foursquare还活着。国内的诸多效仿者也大多被淡忘。

事实上大众点评网已经证明了媒体之路的艰难,虽然它并不能完全归于LBS产品一类。大众点评能帮助本地化商家(最大一块就是饭店)带来新的客流,现在很多消费者在考虑一个饭局前的确会有这个mindshare(意识占有率):上点评先看看,看的东西包括其他食客的评论、大致的消费水平、菜式照片等。

但这些行为,是非常典型的“媒体信息消费行为”。

大众点评几乎没有建立任何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管理系统,于是当一位消费者成为某商家的“老客户”时,恐怕距离大众点评就很远了。LBS服务亦然。如果LBS业务过多地考虑媒体属性,就会碰到一个很尴尬的情况:用户一旦成为某商家的消费者,从用户到商家就脱离了LBS应用本身。

这使得LBS服务如果走媒体的道路,就会走到死胡同里去。媒体属性的产品,其商业价值得以做大必须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即围绕某一个标签或关键字存在着海量信息,其中有一些信息需要得到更密切的关注,那么信息发布者就需要为注意力买单。搜索引擎是最好的例子,大量的标签关键字用户在输入后都会得到天文数字般的信息数量,为了让自己的信息脱颖而出,关键词买卖就成立了。

而LBS产品在具体到某一个地位位置时,却很难有海量信息的供给。在一个具体位置附近,饭店也好、咖啡馆也好,都不存在天文数字般的供给,因此对注意力的需求就不再那么稀缺,从而很难建立起规模化的商业模式(让商家买单)。因此LBS业务应更多聚焦于管理消费者和商家的关系上,让商家依靠它让消费者重复消费。

商业社会中,有一个规律性的认知:维护一个老消费者的成本只有开发一个新消费者的成本的1/3,因为老消费者已经跨过了认知商家的阶段,如果能加以妥善维系,ta会掏钱的概率超过了新消费者。对于今天中国很多本地化企业而言,如能获得一个和曾经的消费者沟通且挖掘他们更多价值的渠道,是愿意为之买单的。

Page 的目前架构还是一个媒体属性的产品,它用信息流的方式来展示,并辅之以”签到”、“热议”、“赞”等统计数据,力图展示某个商家的热闹,潜台词就是你也应该关注。不过,新浪可能未来还是会在“关系”上入手。按照新浪过去运作的经验来看,它确实有从媒体属性入手创造出过有服务属性的客户关系类产品。

至少在汽车这个领域中,由于汽车行业一直是它的广告大客户,微博的确开发出了一套比较受欢迎的汽车类蓝V微博系统,大量的4S店在使用它。而且至少有上亿用户所构成的新浪微博,存在着做出一个海量端点为基础的信息平台的本钱。微博是一个媒体属性很强的产品,不过同时也具有一定的“关系”性质,尤其是存在一定比例的实名用户(v字认证)。

不过,根据新浪或阿里的历史,产品这个部门一向不是他们的强项 ,相对于其它互联网巨头,产品部门在组织架构中地位并不高。Page能否给新浪带来转折性的胜利,仍需进一步观望。

Tags: ,,,,.
05月 28, 2013

有位朋友说,我这人有偏财运,并给出忠告:但凡有偏财,尽管去捞,因为那是命里该有的。关于偏财这个事,也不止这一位朋友说。包括有个算命的,在我很小的时候也算到过这一点。

偏财者,我的理解就是非正规工资收入,但倒不见得就是“横财”或者是捞偏门,非偷非抢,拿了也心安理得。另外,比如你走在路上,忽然拾到100块钱,我看也不能算是“偏财”,因为这钱虽然不大,但到底非你应该所得。

我的过去经历里,确有不少偏财。比如我83年十岁的时候,就晓得将一张大人赠与的餐券以十元钱的价格在上海大世界门口卖给票贩子。中学时代,就晓得跑证券市场里炒炒股票,91年高三毕业,我便是一个万元户。但这终究是偏财,因为学生主业不是赚钱,而是读书。于是91年毕业后,就跑安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学校里读本科去了。

95年毕业后,算是老老实实在上海邮电这种国有企(事)业里上了五年班,之后就开始不安分起来。2000年到现在十多年,细细想来,我似乎一直不是正经从事单一一份工作的人:相当多的时间里,我同时从事两个工作。2000年上班的一家财经网站,我有一度想去另外一家公司,蒙该财经网站老总器重,以“白天去那家公司上班傍晚时分过来可以继续你的晚班”条件挽留。后来一度创业,还顺带着去另外一家证券公司上班。05年跑香港去念书,依然每个月要回来去一家网络公司述职开会。到了后来,很多人以为我是离开博客大巴后去做的老师,殊不知两头并行,早已三年有余。

辞去江湖里的工作之后,我的偏财运似乎就更旺了,我现在自己也搞不清哪一个到底是我的主业——从收入角度而言。我自命以“扯淡”为生,因为上课、写专栏、做顾问、开讲座都有一个特点:说出来的话,你爱听不听,概不负责。去年今岁,倒是有些朋友问起,有没有创业的念头。罢啦,年纪都已经正式跨入四十,江湖打拼是睡不着的。有头发为证:最近几年,我的少年白减缓许多(好吧,这把年纪了,似乎也不该说是少年白了)。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死活不认自己是个自媒体人的,因为我的博客上没有任何一条商业广告,我也一向不把这个博客当成什么自己的媒体,无非就是一个专栏文集堆放地而已。小时候写过几篇东西印成铅字,隆而重之地专门找了一本本子黏贴剪报。现在这年头,我写出来的字印成铅字后自己都不看,更不可能有剪报念头了。找个空间弄个博客,凑一起罢了。

不过,话也要说回来,我的收入模型是有一点自媒体式的:偏财。我从来不认为自媒体有商业模式,因为商业模式不能是偏财。比如人人现在靠着投资回报是一大块收入,你总不能说人人的商业模式就是投资并购吧,说陈一舟是CFO而不是CEO,那是嘲讽人的话,陈一舟也未必听着高兴。曹国伟喜欢别人叫他曹会计么?一个商业模式要有核心的稳定的主业,偏财是不能当商业模式的。

就我个人而言的偏财里,还算稳定的大概就是专栏了(上课是主业,稳定之至,不过数量金额也只能一叹),只要我愿意,写出来的字总有可以换钱的地方。讲座或参会这种事,只能视为bonus,我又不是专业搞培训的或跑会的,连个帮我和商业公司讨价还价的人都木有,算得上什么稳定收入。顾问算不算?嗯,一年之内算,一年后是不是还算,天晓得。顾问不是雇员,劳务关系不是劳动关系,两码子事。

认识几个做自媒体的人,还凑一起搞We Media,基本上都是在捞偏财。有人主营创业去了,有人主营参与创业去了,有人主营给大公司打工去了,顺道留块自留地,运气来了收点额外的钱权当打个牙祭,运气一般那就搁那边和订户卖个萌犯个贱。这是一种活法——挺好的活法——但这不是商业模式。

捞偏财,有点罗振宇嘴里的“u盘式生存”的意思。这种活法有它的潇洒之处,也有它的苦逼之处。看你要什么。像老夫我这种闲云野鹤已经烂到骨头里去的人,适合这般。不过你要建功立业,活着就要改变世界般地去活着,还是去找个主营先。

最后说一句,我虽然自诩死理性派,但我还是挺信命的——尤其信格局,这东西非个人能改变,某种程度上,是注定的——捞偏财,得有这个命。比如我看上去就挺有这个命的,故而不要问我如何才能捞偏财。

此博文作为即将出街的一个自媒体人访谈的《星尚画报》长文的配套,自行撰写。该访谈一共有三位,程苓峰许维和我。不过那篇访谈的标题帽子实在太大了:科技公知崛起。我哪敢当这个头衔。科技圈跨界公知,一推冯大辉,二推王冠雄,鄙人是万万不敢当的。

Tags: ,,.
05月 24, 2013

iDoNews 小牛注:梅耶尔为雅虎完成了多笔收购项目,这一系列的并购指向,魏武挥老师认为,梅耶尔最根本的打算是推出个性化广告。

在上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梅耶尔已经为雅虎购买了多个项目,包括社交分享、视频聊天、内容分享、移动推荐引擎、新闻工具、社交任务管理、旅游奖励、选举产品等。这两天,又花了11亿美金购买了Tumblre,轻博客始祖,目前的博客总数已经超过1个亿,11年最后一次融资时估值8亿美元。

一系列的并购指向,至少说明梅耶尔在借助已经成型的产品以及产品团队在重新改造雅虎,这些产品及其团队的方向是比较清晰的。从她的投资来看,基本上聚焦于两类:社交,以及移动——时下数字世界中最有活力的两种服务。梅耶尔正在借助外力企图让这个老牌公司重新焕发青春。

今年年头,来自著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的一项调研表明,青少年目前首选的网站是Tumblr,而不是Facebook。13-18岁这个年龄段的用户两者之比是59%对54%,而19-25岁这个年龄段,Tumblr大概在57%左右,而Facebook则刚刚超过50%。这项调研的样本数量是1038名用户,是否随机尚不清楚,但至少作为一个“探索性研究”也给了一定的启发:年轻人正在广泛接受Tumblr。

这应该是梅耶尔考虑购买的重要因素之一。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雅虎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公司,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传统、陈旧。包括吞下Tumblr在内的一系列并购行为或许能够帮助雅虎慢慢改变这种“不够酷”的形象。年轻人在哪里,雅虎就应该在哪里。拿着11亿美元购买3亿用户,而且是月度活跃的,按照单用户成本,并不算太贵。

反观Facebook,默多克最近发出了警告,结合当初他在MySpace上的教训,他警告说“用户访问Facebook的时长已大幅减少,使得Facebook看起来像‘糟糕的MySpace’”。稍早时候(去年),经济学人和皮尤研究中心都发布报告说,Facebook的用户活跃度在下降。Instagram是拉走用户注意力的重要来源,Facebook赶紧花了10亿美元将其收入囊中。而Tumblr,梅耶尔不会让Facebook再得逞,赶紧出手,一来为雅虎增加活力,二来避免竞争对手介入。

并购的另一方Tumblr,虽然用户活跃令人欣喜,但毕竟个头还是太小,Tumblr自身也未有成型的商业模式。吸引年轻人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年轻人很喜欢赶时髦,Tumblr对他们的吸引力能持续多久是和它寻找商业模式一样艰难的问题。Tumblr要投入巨头的怀抱,是它的选项之一。既然如此,雅虎是不可能坐视Tumblr进入Facebook或Google阵营的。

不过,雅虎素来有“web2.0杀手”之称——指它买下哪个web2.0服务哪个就要慢慢消亡。最令人扼腕的大概就是Flickr了。这个起步极早的图片分享网站,居然日益沉沦,Instagram的崛起,某种意义上正说明Flickr的失败。雅虎这次的购买,会不会成为Tumblr的杀手呢?

这个问题非常不好回答,雅虎作为web2.0杀手之时,并非梅耶尔当政的时候。过去的雅虎是一个媒体公司,今天梅耶尔信誓旦旦要让它回归技术公司。Web2.0的服务总体上是“去中心化”的,会造成流量大、用户活跃但却很分散,作为媒体公司的雅虎,把这些项目搞砸并不奇怪,因为媒体公司重流量聚焦。不过技术公司倒未必。梅耶尔的前东家谷歌虽然也弄坏了一些web2.0项目,但Youtube无论如何还算是成功的。技术公司对去中心化的把控,比媒体公司强很多。

梅耶尔最根本的打算应该是个性化广告。这个商业模式建立在两个基础上:能够充分彰显个性化的一种网络服务,以及,基于用户的个性化信息生产,通过数据挖掘手段进行智能匹配的精准广告系统。新闻应用Summly被纳入雅虎旗下不到一个月,雅虎新闻应用就借助了它的内容提炼技术打造出个性化的新闻信息流。雅虎正在前行,只是是否能够获得成功,目前还很难下定论。毕竟,我们还是看到了Tumblr正有一批用户聚集起来抗议这次并购,Flickr的失败实在太过深入人心了。

但无论如何,这起并购消息对中国的互联网业态已经没有多少刺激作用了。国内轻博客阵营还尚在艰难坚守的是网易Lofter,这个轻博客社区很安静,适合自得其乐的用户们。但要想做出商业模式来,不仅在互联网业态中很难,在商业运营保守的网易中,更难。

Tags: ,,,,.
05月 22, 2013

嗯,现在,你死了。

不过,也许你死得不是很情愿,你总想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着”,继续发出你的声音。又或者你深知这个世界里有那么几个人不想你死去,他们还想和你继续交流。前者可视为你对这个世界的留恋,而后者,则是这个世界对你的留恋。

在两年之前,美国有一家名为“生命接触”的公司,开展了一项“我的最后电子邮件”业务。这项业务可以帮助到用户在死后发出一份邮件———当收信人收到此信时,写信人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这项收费的服务听着很是煽情,比如一位性格内向不敢表白的人成为其客户,ta所心仪的对象在ta死后忽然收到了一份表白的邮件。唔,当然,煽情之余,还略带一丝恐怖。

但这项服务是一次性的,也就是只能发出一份邮件。如果你需要发出多份邮件,就需要支付多笔费用。美国有一项名为“DeadSocial”的网络服务也能做到这一点,而且免费。还有一项08年开创的基础服务免费增值服务收费的DeathSwitch,所谓增值服务收费就是如果你要附带有个附件就是收费了:每年19.95美元。这个服务会定时发邮件给你,如果你超过一定的次数不回,它就认为你死了,,然后发出你的邮件。

不过,重要的是,这些信息其实是生前事先由你本人写好,严格意义上说,不是死后继续发声。现在,敢于幻想的美国人又推出了一个服务。这个名为“LivesOn”的网络服务可以帮助死者继续自动地发tweet,而且免费。它不仅能帮助你发tweet,还能帮助你回复评论,有时候还可以视你生前的兴趣爱好有选择地转发一下。它的Slogan说明了它的mission:When your heart stops beating, you’ll keep tweeting

核心原理在于对死者过去tweets的文本分析。方舟子韩寒大战中,公众被普及了一把所谓“文本分析”的知识,也就是通过大量文本的分析,可以找出一个写作者惯用的语言习惯。方韩战中被用来确认文本是否为韩寒所写。老实讲,这种分析并不完全靠谱,用这个方式来推断某一段文本到底是谁写的,作为证据有欠非常扎实的说服力。不过,用这种分析来继续模拟死者发推,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第二项需求,有没有?其实真实存在。我在微博上看到一名用户可能是伤痛于她的亲人之病故,发过这样的微博: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脑海中就有一个构想,希望长大可以发明‘天堂邮箱’。在每个人在世的时候,采集他(她)的语言习惯,社交信息,未来的规划和照片信息,建立一个数据库,由专门的服务器保管。若这个人不幸去世了,他(她)的家人或朋友可以发邮件给他(她),这时数据库可以根据死者生前采集的信息”

这位用户紧接着还发了一条微博,可能是用于解释这个一般人看上去有点匪夷所思的念头:

“以死者的语言习惯回复邮件,若死者尚不足古稀,还可以根据时间推移做出死者未来的照片。这样可以给生者一些心里安慰。幼年时这还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现在这个真的是可以实现的。佛家主张就地放手,但是放手对我们来说是那么艰难。与其痛苦挣扎,为何不自欺欺人一把?人生数载,好好活着才最重要。”

放手,的确好生艰难。英剧《黑镜》第二季第一集很生动地描绘了这样一幅景象。

一位女子,丈夫出了车祸撒手人寰。女子悲痛欲绝,朋友向她推荐了一项服务。将丈夫身前的各种“文本”(比如邮件,比如推特)提交到这项服务上,它会模拟丈夫的语气和该名女子进行邮件交流。女子后来又提交了丈夫的声音文本,于是她就可以和他进行电话交流了。——这些服务都是免费的,这项服务的商业模式在于,它可以向你提供一个“人”——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会和你互动,甚至会和你进行房事!

《黑镜》是出了名的一套以玩黑色幽默讽刺现实的英剧,前后两季六集,都是对现实生活中的一些高科技进行嘲弄。本片亦不例外。老实讲一句,当那个被制成的“人”从浴室里走出来时,我是小小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这似乎意味着:人,永生不死了。

好吧,这也太科幻了一点。但无论是邮件往来,还是用死者的声音和人进行电话交流,却一点都不科幻。声音可以采集可以分析可以重现,文本也可以采集可以分析可以再行组合弄成就像死者在写文本一样。这已经是正在发生的现实。关键点在于,人们想不想这种现实大规模地发生。

有人说“不”。死了就是死了,烟消云散了,宛如那句著名到已经泛滥的诗句:悄悄地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谷歌最近推出了一项服务:Inactive Account Manager(不活跃帐户管理器)。用户可以设定所谓“不活跃”的时间,到期后予以删除所有存放在谷歌上的数据,包括Gmail信息、Google+数据、博客帖子、Drive内的文件、Picasa相册、谷歌语音数据以及YouTube视频等。当文本信息被删除后,也就无从再去分析这些文本,类似LivesOn或DeadSocial的服务,可能再无根基。

两种选择,取决于你,更核心的,取决于你的“三观”。你究竟是相信人死如灯灭呢,还是百般不舍。我有朋友觉得LiveOn的服务很无聊,也有人深恶痛绝,一直追到“科技与伦理激烈冲突”的高度,但你也不得不看到,类似前文引用的那位默默无名的用户的需求。

《黑镜》里那位女性,最终抛弃了这项服务。她意识到,不抛弃这个假人,就无从再出发。有些东西,埋葬了就埋葬吧,那是在未来某个时点拿出来自行咀嚼一番的,但这不意味着过去不需要改变。

有些人,由于某种原因,全然没有准备好便已故去——暴死。Ta的亲朋好友未尝不需要一个阶梯去舒缓这种至亲至爱者突然离去的伤痛。长痛的确不如短痛,但人性这个东西,就是那么奇怪,因为人性压根就不是“理性的”。这些基于理性用0和1的代码堆出来的高科技服务,却是用来服务人的感性一面的。

嗯,人总是要死的,现在,你准备好怎么安排你死后的世界了吗?

Tags: ,,,.
05月 21, 2013

iDoNews 小牛注:雅虎一系列的并购指向,梅耶尔大刀阔斧的改革至少反映出雅虎正竭尽全力借助其他产品来改善雅虎,希望能使雅虎变得“酷”起来。魏武挥老师也认为,“这些产品及其团队的方向是比较清晰的”。

在上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梅耶尔已经为雅虎购买了多个项目,包括社交分享、视频聊天、内容分享、移动推荐引擎、新闻工具、社交任务管理、旅游奖励、选举产品等。这两天,又花了11亿美金购买了Tumblr,轻博客始祖,目前的博客总数已经超过1个亿,11年最后一次融资时估值8亿美元。

一系列的并购指向,至少说明梅耶尔在借助已经成型的产品以及产品团队在重新改造雅虎,这些产品及其团队的方向是比较清晰的。从她的投资来看,基本上聚焦于两类:社交,以及移动——时下数字世界中最有活力的两种服务。梅耶尔正在借助外力企图让这个老牌公司重新焕发青春。

今年年头,来自著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的一项调研表明,青少年目前首选的网站是Tumblr,而不是Facebook。13-18岁这个年龄段的用户两者之比是59%对54%,而19-25岁这个年龄段,Tumblr大概在57%左右,而Facebook则刚刚超过50%。这项调研的样本数量是1038名用户,是否随机尚不清楚,但至少作为一个“探索性研究”也给了一定的启发:年轻人正在广泛接受Tumblr。

这应该是梅耶尔考虑购买的重要因素之一。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雅虎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公司,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传统、陈旧。包括吞下Tumblr在内的一系列并购行为或许能够帮助雅虎慢慢改变这种“不够酷”的形象。年轻人在哪里,雅虎就应该在哪里。拿着11亿美元购买3亿用户,而且是月度活跃的,按照单用户成本,并不算太贵。

反观Facebook,默多克最近发出了警告,结合当初他在MySpace上的教训,他警告说“用户访问Facebook的时长已大幅减少,使得Facebook看起来像‘糟糕的MySpace’”。稍早时候(去年),经济学人和皮尤研究中心都发布报告说,Facebook的用户活跃度在下降。Instagram是拉走用户注意力的重要来源,Facebook赶紧花了10亿美元将其收入囊中。而Tumblr,梅耶尔不会让Facebook再得逞,赶紧出手,一来为雅虎增加活力,二来避免竞争对手介入。

并购的另一方Tumblr,虽然用户活跃令人欣喜,但毕竟个头还是太小,Tumblr自身也未有成型的商业模式。吸引年轻人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年轻人很喜欢赶时髦,Tumblr对他们的吸引力能持续多久是和它寻找商业模式一样艰难的问题。Tumblr要投入巨头的怀抱,是它的选项之一。既然如此,雅虎是不可能坐视Tumblr进入Facebook或Google阵营的。

不过,雅虎素来有“web2.0杀手”之称——指它买下哪个web2.0服务哪个就要慢慢消亡。最令人扼腕的大概就是Flickr了。这个起步极早的图片分享网站,居然日益沉沦,Instagram的崛起,某种意义上正说明Flickr的失败。雅虎这次的购买,会不会成为Tumblr的杀手呢?

这个问题非常不好回答,雅虎作为web2.0杀手之时,并非梅耶尔当政的时候。过去的雅虎是一个媒体公司,今天梅耶尔信誓旦旦要让它回归技术公司。Web2.0的服务总体上是“去中心化”的,会造成流量大、用户活跃但却很分散,作为媒体公司的雅虎,把这些项目搞砸并不奇怪,因为媒体公司重流量聚焦。不过技术公司倒未必。梅耶尔的前东家谷歌虽然也弄坏了一些web2.0项目,但Youtube无论如何还算是成功的。技术公司对去中心化的把控,比媒体公司强很多。

梅耶尔最根本的打算应该是个性化广告。这个商业模式建立在两个基础上:能够充分彰显个性化的一种网络服务,以及基于用户的个性化信息生产,通过数据挖掘手段进行智能匹配的精准广告系统。新闻应用Summly被纳入雅虎旗下不到一个月,雅虎新闻应用就借助了它的内容提炼技术打造出个性化的新闻信息流。雅虎正在前行,只是是否能够获得成功,目前还很难下定论。毕竟,我们还是看到了Tumblr正有一批用户聚集起来抗议这次并购,Flickr的失败实在太过深入人心了。

但无论如何,这起并购消息对中国的互联网业态已经没有多少刺激作用了。国内轻博客阵营还尚在艰难坚守的是网易Lofter,这个轻博客社区很安静,适合自得其乐的用户们。但要想做出商业模式来,不仅在互联网业态中很难,在商业运营保守的网易中,更难。

Tags: ,,,.

iDoNews 小牛注:通过大数据建模,提升用户做事的成功率,哪怕是1%的几率,只要总量增加,1%也是极其可观。魏武挥老师据此认为,利用好大数据,阿里和新浪微博数据的合并,是颇能挖出更多的相关性来。

国内有一家民营航空公司,会员不下数百万,会员的一个重要信息是邮箱地址。另外一边,微博账号申请也需要一个邮箱地址。通常来说,同一个邮箱地址意味着航空公司里的会员和微博里的会员,应该是同一个人。公司做了一个筛选,合并出十万个用户来。

然后一家第三方公司的数据部门介入,主要任务是看这十万航空公司会员的微博用户,在社会化媒体上的行为,比如“说”些什么,比如喜欢介入什么样的话题去转发评论,比如喜欢关注什么样的商业账号。研究这类事的原因在于:这个航空公司很想知道它在社会化媒体上发起什么样的活动(以及活动所配备的礼品刺激)会吸引到这十万会员参加,成为earned media

这个案例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大数据,因为数据还是不够海量。不过,它的原理和大数据营销有关:寻求相关性。

相关性不是因果,很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经常坐某某航空公司的班机,所以喜欢参与某某活动(反过来也不成立)。但这两个变量之间,从普遍意义上讲,存在一定的关联。这个道理就像穿红袜子和炒股票的关系,或许有一定的关联系数,但绝不是因果关系。相关搞成了因果,差不多和“迷信”就没有区别了。

商业应用上,其实不太需要拼命挖掘因果。你只要知道坐该航空公司班机和参加特定活动之间存在一定概率就行了,至于究竟是为什么,可以暂时忽略之。对于营销业者而言,这个概率哪怕能帮助到营销活动提高10%参与度,都是不小的成效。

但问题在于,很多人把相关等同于因果,这样的做法会形成很有些误导性的结论。比如说,当在这个十万航空公司用户中发现,他们特别喜欢某类活动,这个结论是不具有推广性质的。再新增五万航空公司微博用户时,你很难把上述那个结论也放他们头上。因为这里面没有因果关系。要确认因果关系,必须经过一个很复杂的观察和思考过程,排除所谓“隐性变量”。这不是那么简单的做一些数据分析就可以的。相关性是因果的前提,但是不等于因果。

于是,大数据出现了。

大数据寻求的是海量数据,海量到什么份上?就是全样本。全样本和抽样显然是不同的。过去的研究,由于操作性的关系,很难做到全样本,需要去抽样。抽样的科学做法是“随机”——不过这一点听着容易,做起来相当困难。真正的随机抽样需要花很多钱(利用社交网络关系,通过一个用户做问卷再发动这个用户找更多的人来做问卷,一点都不随机),而且一个无法绕过的弊端在于:如果你使用调查问卷的方法,你很难排除回答者的语言回答一定就是ta心中真正的想法或者实际上的真正行为。

大数据首先不是抽样,它获得的数据是全体样本数据,其次它不是在让用户回答问题,而是实打实地去获取用户的“行为”。用户声称对某活动会有兴趣和用户是否参加了某活动,显然后者更能说明问题。

最重要的一点,大数据分析和抽样分析的核心区别在于:前者是动态的,后者是静态的。

前文提到,随机抽样方法是成本很高的,故而它很难每天都去做一次——事实上,为某个特定的问题一个月乃至一个季度做一次随机抽样,都很难实施。于是,一个随机抽样所形成的结论,其实是静态的,它只能说明在做那次调研时的一些相关性。当有新的用户(样本)加入时,很难再说明过去的相关性是否能够成立——除非,你能找到真正的排除了各种隐形变量后的因果关系。

如果试图减少成本去做非随机抽样,那么,它的结论就更没有推广意义(学术一点称之为外部效度性,非随机抽样外部无效度)。当新用户加入后,非随机抽样的结论基本不能适用。

但大数据的分析却是动态的,每秒都有可能产生一个新的结论。让我们用最常见的亚马逊页面上的“购买此商品的顾客也同时购买”来举例。

这个部分里的商品是活动的,由于新购买的产生,会导致这个模块里的商品可能会产生变化。不过,这个模块也有可能是导致商品集中化购买的重要原因:用户看到了这个模块里推荐的商品而产生购买的可能是很大的(也许ta本来就没有任何购买的念头,甚至连这个商品都不晓得)。但对于大数据来说,原因是什么一点也不重要,它要做的——至少在电子商务领域——无非是提高客单价罢了。买了A书和买了B书之间的因果研究,那是学者们的事,不是商人关心的事。

大数据处理的方式不是探幽细究型的,挖空心思去想究竟原因为何没有这个必要,不过拿出一些结论来演绎也是会闹笑话的:比如吃海参有助于提高智商。大数据其实不需要做什么演绎,它的任务只是让你在某一时刻能做到提升成功率的事,哪怕只有1%。量一大,1%都是极其可观的。

回到航空公司的具体案子来。10万同时拥有航空公司会员和微博会员的人,并非随机抽样而得,故而这10万对于整体数百万航空公司会员而言,没有代表性。但我们的目标不是想寻求坐这家航空公司班机的人和参与某网络活动的因果关系,我们只是想提升一下参与活动概率并希望看到更多人会去转发某个活动罢了。故而,10万微博用户,够了。

在某一个时点,跑了一下数据,大致能看到一些相关性,于是我们开始设计某种活动,并有针对性地让这10万微博用户知道,这次获得的参与度和转发率,比毫无数据支撑背景下的胡乱策划,成功率应该会高一点。同样的人力投入,得到了相对而言的较高效果,这就是数据分析的好处。

过了三个月后,又有需要策划的活动,注意,这一次依然需要再跑一次数据。因为样本可能不是只有10万了,也许15万,也许运气不好有2万微博用户已经“死亡”,只剩8万。另外一个可能是有某些新的外部变量加入,比如出来一种新的商品让很多人趋之若鹜高度关注。这个时候拿上一次的数据来指导策划,又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渊了。

不同的时点,或者目标不同的活动,都需要再次跑数据,这可能是大数据分析的麻烦之处。不过,计算机的长处就是计算,花上一两个小时设计几个公式或模型,相对于过去动不动要搞随机抽样,便利性提高很多倍,值得尝试。

更宏大一点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了。今年年头互联网圈阿里要并购新浪微博,从商业逻辑上讲,一个是中国最大的消费平台,一个是中国最大的碎片化言论平台,两者数据的合并,是颇能挖出更多的相关性来。

当你发表一条微博时,忽然配套出来了一条广告。是的,你很烦,感觉又被骚扰了。但从商业角度而言,如果你过去的烦是一万次广告推送才会有一次点击,现在变成九千次一次点击,都是了不得的进步。一万次为什么会变成九千次?因为一个人的言论和ta的消费倾向,的确是存在一定相关性的。

广告圈里一句名言:我知道我的广告浪费了一半,但我不知道浪费了哪一半。一些营销业者鼓吹说他们可以让你不浪费那一半。不要相信他们。对于广告来说,从浪费50%到浪费49%,都是很值得去投入的事。建立在相关性而非因果上的大数据营销,不可能让广告主从此不再浪费广告,它只能做到:浪费得少一点。

这就够了。

Tags: ,,.

我多年前用过一款名为“windowsblinds”的软件,这个软件的功能是可以“美化windows系统”,我一度很喜欢这个软件,它提供各式各样的主题帮你把win系统打扮成各种样子,甚至可以弄成一个苹果式的桌面——当然,你点击了图标之后,它依然是个win系统。

我一直把这种软件视为一种“壳软件”,也就是在其它软件上加一个壳,目的在于:1、有一定的装饰作用;2、增加了一定的简便性。但它依然是一个壳,产品本身,并没有灵魂可言。

在我的视野里,windowsblinds用的人不多,虽然它是什么微软认证的美化软件。对计算机懂行的人,觉得有点矫情,小白用户则可能不太会用,这个软件的设置还是很麻烦的。虽然一个人需要经常换换衣服,但一台计算机的桌面,成天换衣服,似乎有点问题。

不过,壳这个东西在中国人手上发扬光大了。先是壳浏览器:也就是在某个浏览器的内核基础上再做一点加工。Firefox自有自己的一套皮肤系统(theme),国人则瞄准的是IE。早期的MyIE之类,都是“壳浏览器”,它们并不是要美化这个浏览器,而是提供IE所缺失的功能,比如多窗口,比如弹出窗口拦截。

Chrome出现后,壳浏览器变得更为普遍,因为可以做深度开发。今天世面上很多所谓××浏览器,其实并不是一个独立的浏览器。360也好搜狗也好,都是壳性质的东西。这类壳甚至还找到了商业模式(windowsblinds倒也有,是个共享软件,主营收费版本):用浏览器带导航站和搜索,收取广告收入。

做壳浏览器比做一个浏览器来得相对容易一些,时间上可以节省很多,以迅速占领市场。但壳这个东西,永远不是产品本身,而是依附于它人之上的一种寄生模式。这类产品速度是有了,但内在的精神和魂,是相当欠缺的。它可能会是一个不错的产品(比如易用性大幅提高),但距离优秀的产品,还远得很。

我们总是说,互联网是用来消除“信息不对称”的,也的确,借助互联网,人们发布信息也好收集信息也好,比过去方便了很多。但壳这个东西,它的商业模式其实建立在“信息不对称”之上。比如说壳浏览器自带的导航站,就欺负很多小白用户网址都拼不全,搜索框欺负用户懒得去更换。壳浏览器的安装铺货,也是从欺负人没注意或不懂出发的。比如360安全卫士做一次大的升级时,会蹦出来说你要不要装360浏览器,看似是咨询你,其实那个勾选项早就打上,用户只要一个没留心,立刻给你装上。搜狗浏览器也是从搜狗输入法升级或安装时这么给大量铺上的。

我只能说:这是在耍小聪明。小聪明的确有用,但有用一时,有用一世么?

桌面的壳也有人做——有那么点像windowsblinds,不过,这类壳和windowsblinds还是不同的:它的主要目的不是要美化桌面,而是想学习app store对app的分发变现握有绝对话语权的模式。腾讯和360都搞了一个,前者后来放弃,360桌面还在努力。你要说它想学习app store吧,它可没有那么又厚又长的提交规范——事实上,壳桌面就是壳桌面,不会涉及到底层的开发。

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平台与假模假式的开放平台的区别。开放平台要有自己的一套规范和底层架构,从而达到根本上控制第三方的目的。但假模假式的开放平台,就是一个壳。拼命铺货,希望通过高流量来吸引第三方。壳这个东西,很难真正意义上拥有用户,更不用谈用户关系。搜狗的用户,是输入法的,不是浏览器的。

本来Facebook是挺有资源和用户关系的,没料到杀入移动互联网后,去做了一个自家的壳:Facebook Home。这是很大的一个退步,谷歌应用商店上超过一半的1星总体不过2.2星的评价已经预示了这个开历史倒车的玩意儿的死刑。
壳是没有灵魂的产品,就像僵尸粉一样,一时间热闹无比,但却鲜有长久的生命力。近路抄多了,真正的路,就不会走了。

Tags: ,,.
05月 16, 2013

迄今在中国大陆一共有如下报业传媒集团上市:新华传媒(上交所交易代码:600825)、博瑞传播(上交所交易代码:600880)、粤传媒(深交所交易代码:002181)、华闻传媒(深交所交易代码:000793)和浙报传媒(上交所股票代码:600633)。

虽然行内时有“去年广告收入有增加”诸如此类的小道消息,但如果拿这几家报业传媒集团近期发布的2012年财报数据说话,则这些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报业传媒集团总体而言日子并不好过。即便如此,这其中也是有几家欢喜几家愁。浙报传媒是其中质地最好的上市公司。

根据各家上市公司最新公布的2012年财报,浙报传媒是同类上市报业传媒集团中表现最好的。2012年其净资产收益率达到22%,全年每股收益有0.67元。由于它是2011年借壳上市,故而尚无法与上一期进行同比比较。另外四家,则下行是整个报业传媒业的共同处境:博瑞传播2012年该项指标为12.66%,与2011的19.07%相比有下降。而2012年全年收益情况是每股0.46元。粤传媒2012年的净资产收益率7.65%,较2011年的11.16%同样有较大滑坡,2012年每股收益约0.4元;华闻传媒2012年净资产收益率为8.95%,同比小幅下滑。但利润上则稍逊一筹,全年只有近0.2元的每股收益;最早上市的新华传媒则境况最差,自2009年以来净资产收益率逐年下滑,2012年的年报数据显示,净资产收益率为4.29%,2011年尚有7.29%,下降较快。2012年全年每股收益仅为0.1毛钱。

纸媒遭遇困境,应该说是全球性的问题,一些名闻遐迩的全球性媒体集团同样利润在快速缩水。纸媒主营业务结构比较单一,在这五家上市公司中,除了华闻集团有一大块大宗商品贸易(毛利率其实十分低下),都是在发行、印刷和广告上打转。

新华传媒,上海的媒体公司,主要业务是新华书店和解放集团旗下诸多报刊的广告代理。2006年借壳上市。博瑞传播,四川的媒体公司,主要业务是四川诸多报刊(成都商报、每日经济新闻等)的广告经营以及印刷业务。粤传媒,广东的媒体公司,广州日报报业集团的上市公司,同样主营广告和发行印刷业务。华闻传媒,陕西的传媒公司,主要经营五报四刊的媒体业务。浙报传媒是浙报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2011年借壳ST白猫上市,它的主营业务是浙江地区报刊的广告和发行业务。

其中浙报传媒的广告毛利率是最高的 ,达到81.03%之多(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谷歌广告的毛利率6成的水平),而这项业务占据它整体收入的51%,依靠高利润的广告收入,浙报传媒成为上市报业传媒公司中质地最好的一家;尽管很多报业传媒公司的发行收入都在亏损,但浙报传媒的亏损额度也不算太大,基本能保持持平的规模。质地最差的纸媒公司新华传媒,广告上居然毛利率只有27.76%,让人匪夷所思。如果不是一项具有行业垄断优势的业务——新华书店的教材教辅图书发行——这家公司业绩立刻就会可能变成亏损。

(数据截止2012年年中,所谓主营一和二,是其收入占比最大的两项)

从财务指标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大家都面临数字经济的冲击,但冲击程度并不相同。有些媒体用“日薄西山”来形容恰如其分,而有些,则尚不至进入绝地。

这可能和媒体机制、地方管理有莫大的关系。

让我们比较一下五家中垫底的新华传媒与相对较好的浙报传媒。

上海媒体在上世纪末,在时任副书记龚学平的指令性操作下开始进行整合,形成所谓三大媒体集团:解放、文新和文广,前两者是纸媒为主的媒体公司。整合之后,无论是政府还是党,都管控甚严。尤其在陈良宇事件之后,管控更是加大。一方面,上海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城市之一,极度重视有其理由和原因,但另外一方面,这种重视也促使上海媒体产生了极大的对体制依赖度,以及不够灵活的运营手法。在市场经济面前,商业运作,应该说是遭遇极大的困境。上海是一座国际性大都市,但其实它的经济实力与文化发展程度并不相称。著名的“海派文化”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文化,彼时的媒体几无管制。而今天所谓的“海派文化”早就缺失了文化核心,这和上海的媒体管制是密不可分的。

这从京沪两地在纸媒进军互联网的道路上全然不同的操作手法中即可见一斑。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彭兰在她的《中国网络媒体的第一个十年》一书中就提到了“千龙模式”与“东方模式”之差。北京的千龙模式为民企实华开注资1700万占股45%,九家北京媒体以资源方式入股55%,2000年3月千龙网开通。而在两个月后开通的同样是由龚学平操刀的东方网则全然不同,它拒绝社会资金介入(上海实业曾愿意出资3亿,遭谢绝),还明确规定参与的14家媒体必须将自己的网站归入东方网。虽然无论是千龙还是东方,后期发展都不佳,但从一开始筹建时,就可以看出上海地方极其浓重的控制欲。

而浙江人则比较愿意冲在前面 。浙报传媒的母公司浙报集团,商业上行事手法极为大胆。在2011年11月与头号电商公司阿里巴巴签署了全媒体合作协议,计划在未来5年内投入20亿元,推动跨媒体融合。浙报传媒董事长高海浩在当时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该公司将以报刊新闻业务为核心,进一步向广播、影视、互联网、电影电视、动漫等大的传媒产业发展。今年年头出资32亿购买两个盛大旗下的游戏公司获批,让舆论为之咂舌。旗下专门搞了一个投资机构传媒梦工场,频频投资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项目,甚至还在杭州下属的县城中投资网吧。虽然这些投资都刚刚发生,还未到收获之时,但它的这种锐意进取,是国内诸多媒体集团中,不多见的。

浙报传媒的核心理念在于夺取“用户”,这是和“读者”完全不同的概念。读者是一个单向的传播词汇,且面容模糊,行为数据匮乏,媒体甚至不知道所谓的读者究竟读了哪几个版面的内容。投资盛大的游戏公司的原因就是他们看中了后者的“2亿用户”,32亿人民币购买2亿用户,单用户价格16元,相较于微软斥资85亿美元购买7亿用户的skype,大致相仿。—— 这是非常典型的互联网算账方法,因为互联网上正如谷歌所标榜的“以用户为中心,一切纷至沓来”。而这一点,可以说即便是粤传媒、华闻传媒这两家相对还努力转型的媒体公司,都没有这样的思维。

中国互联网,过去主要集中在北京和广东两地,电商崛起后,杭州有成为中国互联网第三个中心之势。坊间有传,上海当局曾发问为何阿里不会诞生在上海,其实答案已经很明白。这座根子里相对保守的国际性大都市,的确要好好思考一下,如何面对今天日新月异的数字时代了。以纸为媒介虽然没落了,但媒体集团未必。而一个互联网经济发达的城市,媒体,当是它重要的配套环境。

—— 纽约时报中文网 供稿 正式刊发有细微编辑 ——

题外话:华闻这个公司今年要注入新的资产,主体是国广(国际广播电台)。广播这个媒体这两年受数字经济冲击不大,反倒是交通拥堵让它日子还过得不错。看来华闻是要广播让财报更好看一点了。

对于国有媒体集团的大规模投资,其实是需要突破一些障碍的。这里面涉及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问题。但做投资,谁都知道不可能投十个成十个,必然有风险。主事者需要意识到这个问题。做生意哪有包赚不赔的道理,但国有资产不得流失恰恰是冲突的。

Tags: ,,,,.
05月 15, 2013

先说第一个话题

嗯,我上次写微信收费,忘记带了个问号,这次学个乖,打个问号先。

这是江湖路边社消息,我第一次看到是从钾新闻那里,说是微信公号要把推送给咔嚓掉。然后又在钛媒体上看到类似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们信源是否一处,故而目前先存疑。

把微信推送怎么咔嚓掉法呢?这事如果一究细节,还是很有些疑点的。比如现在有些图文消息出于种种原因,无法推送出去,你就可以先推送一个很简单的文本消息,告知订户输入某个字符串,然后可以反馈这条无法推送出去的图文消息。这事我干过一次,我写的“移情”几次没有推送成功,我就使用了这招。本来我一直疑惑这样做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信息还是送达了),但我根据后台的字符串反馈,大约有2-3成的订户输入了我定义的字符串,可见传播总量还是有所控制的。

但这种方法并没有解决用户端的信息焦虑问题,因为至少某公号还是推送了一条“文本消息”,你的界面上依然会多一个红色的计数。从信息焦虑角度出发,这真的属于“脱裤子放屁”。

还有一种流传的咔嚓法是,以单个订户为立场,ta一天只会接受到十条推送。如是,这位订户即使订阅了十万个公号,一天也只有十次焦虑的机会。但这种说法有一个巨大的问题:这个订户的十万个订阅,谁是今天的10条?有何规则?想想就头疼,好像复杂得很。

我的确暂时想象不出“完全咔嚓”掉微信公号的推送是什么样的。退一万步讲,纯靠订户输入字符串拉取信息,ta也得知道规则不是。这个规则难道不是公号推送出来的?而且,这个规则经常要变,比如增加字符串。还是要推送告知的啊。

完全把推送咔嚓掉,就必须放开“自定义菜单”这个目前连内测都暂停的东西。不然我真心不晓得微信公号该怎么玩了

Donews就此事件做了一张很猫了个咪的图,做得很是有趣,可以点击这里一观。

我虽然写过推送与索取,认为微信这个产品的核心逻辑不应该是大量推送。但我觉得完全咔嚓之,也未免过了。可以合并同类项嘛,把所有的公号放在一起,然后提供一个类似“一键标记全部已读”的功能。老实讲一句,现在微信的通讯录也好,消息页面也好,实在太乱,搞得像个小菜场一样——这一点,我觉得是最优先级的信息焦虑问题。把这点整好了,再来折腾推送这个功能不迟。

关于第二个话题,是360和搜狗之间的并购案,这个路边社消息应该是首发于钛媒体,然后江湖开始流传。这段时日,投资并购案极多,圈里人自然非常关注这种事。

不过,360和搜狗是同业,这与阿里和微博完全不同。它们至少有两大主要业务是同业:浏览器、搜索。通常来讲,同业并购后的结果必然是一方吃了一方。比如早期的和讯并购海融,才发生不久的优酷并购土豆,都是以后者们的团队被清洗,业务被分流吞掉为结局的。360搜狗,谁会吞了谁?

周鸿祎的性格放在那里,而且有3721和雅虎中国的事为教训,他不太可能会接受360被搜狗吞了。搜狗呢?王小川愿意吗?有江湖传言说他要跑去阿里,但昨儿一位IT人士又告诉我:搜狗团队的人很是不爽。可见也不是王小川一个人跑路不跑路的问题。这种同业并购,最麻烦的事就是团队清洗,文化趋同。360和搜狗的文化,实在有点远。

所以,百度爱奇艺和PPS之间,这是这桩并购案的最核心关键——不好意思,百度躺枪了。

于是,今儿看到张朝阳出来说话了,他表示不会出售搜狗。不过,大佬的话是有个前提的:搜狐集团有近十亿美元现金,不需要为了做视频的投资收购而出售搜狗。

这是一句活话。哪天搜狗真被出售了,我还是没法写张朝阳的这句话“大佬与大话”。因为这桩并购案如果真发生了,完全可以理解为“为了拿下360而出售搜狗”。

是吧?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