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30, 2013

春秋吴越战争,勾践在范蠡和文种的帮助下,卧薪尝胆,终于把吴给灭了,成就霸业。范蠡决定跑路,勾践许诺“共分越国”,范蠡回“君行其法,我行其意。”文种挽留,范蠡反过来劝说:“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荣乐,先生何不速速出走?”文种未听,后被赐剑而死。

范蠡说越王长相如何,由此而得“可共患难而不可共荣乐”。这话有点神神叨叨,论据不足。但范蠡说的是人性。大概率情况而言,的确人都是“可共患难不可共荣乐的”,为了赌一个小概率结果,把阖家性命押上,非智者所为。

公司亦然。

互联网企业,绝大部分都实施股权制或期权制,公司以为重要的人都会安排股权期权激励。一方面,对于很多创业公司而言,工资不高但要吸引人才,只好用股权期权来画个大饼。成功的榜样不是没有(据说百度上市时楼下的4S店都卖空了),比较有说服力。股权期权制,大有一丝丝的“共分越国”之意。在这个制度下,创始人会反复宣传这种理念:这个公司不仅仅是我的,也是大家的。嗯,有点那么个意思。

这套说法,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很容易被忽悠进去,我也被忽悠过。关键在于,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历史教育充其量只是在说故事,学史要知兴替,知兴替要明白里面的因果。范蠡的故事,就是可以用来知兴替的。不然只是知道范蠡跑了文种死了,有何意义?

说这个说法是忽悠,不是说它在撒谎。忽悠的意思是有真有假,有合理之处,也有荒谬之处。因为它没有细分两样东西,而这两样东西其实是不能混在一起说的。所谓荣乐,不是一点点钱那么简单。

第一是物质利益。股权期权制让持有者可以在未来分享公司的物质利益,这一点确然不假。公司做得好上市了,你可以抛售股票,或者享受分红(当然大部分情况是抛售股票获大利)。公司上市你没抛股票,因为你认为这个市场价格未来可以更高(在有你参与的努力下,公司会更值钱),未来再抛。

第二是公司控制。这个其实就和你没什么关系了。前者是“利”的分享,后者是“力”(权力)的分享。的确,坐在某个高层位置上,享有一定的权力,但这个权力的合法性来源不是你手里的股权期权,而是公司真正意义上的控制人拥有人授予你的。这就意味着,未来ta可以收回,且在必要的时候无需和你商量。

握有公司10%的股权,代表了对公司的利益享有10%,但完全不代表对公司的控制享有10%。利益是一个可以分层细细切蛋糕的,但权力不是。蛋糕你可以拿回家去,也可以世袭当遗产,权力可以么?嘿嘿,富二代能继承老板位子,高层二代继承高层位子?少见多了。

让我们再来学习一下历史吧,赵匡胤杯酒释兵权。这个历史故事就是说:赵老板充分照顾了创业团队们的“利益”,但“权力”这个事,对不起,乾纲独断,不会真正意义上和你分享——最多,授予,而且在必要的时候必须收回。

所以,所谓“公司是大家的”这句话,应该这么表达“公司的利益是大家的,但公司的权力是我的”。带股权期权打工的,这一点上不要迷糊了。打工就是打工,老板就是老板,屁股决定脑袋。打工的屁股老板的脑袋,是要摊上事的。

故而,就出现了职业经理人这一个称谓。职业经理人,其实忠于的是ta的岗位,而不是公司。职业经理人对于跳槽这件事,没有什么负罪感,跑来跑去,很正常的事。互联网企业很多都不待见职业经理人,因为职业经理人所奉行的“忠于职业”这一套是“公司是大家的”的对立面。中国互联网企业很喜欢搞出一种“家庭式”的工作范围,这里面的隐喻就是老板是老爸,偏偏职业经理人不吃这一套。

中了老板重度忽悠的有两种表现:其一、打了鸡血地疯狂干活且不计较个人得失。这个表现还不算太过,因为未来公司如果发达了,利益总是能分享到的。理性角度而言,这叫搏未来,还是可以接受的。不过,这种赌法,它的结果并不在你手里,而在老板手里。老板为人厚道,将来和你分享利益,不厚道的,可以有多种法子让你无所得或所得不相称。而前者,属于变态,后者,才是江湖里的常态。

其二、产生了浓郁的“公司就是我的”念头。这个就相当不理性了,属于一厢情愿。在任何时候,公司都不会是你的。以前封建王朝,这个做大臣的,还有一丝丝的机会去造反篡位,今天的现代公司组织,打工者的这种机会比大臣们的,还要渺茫。

互联网企业里,优酷和土豆当年是多大的一对冤家,双方员工为了本公司,不折手段地互相争斗。有些人心里明白,就是个职业行为,有些人心里不明白,还真以为这是为了自己战斗。好吧,最终是什么,成优土了,这让当年大骂对手的,情何以堪。非常经典的黑色幽默。

360有朝一日会不会和腾讯跑一起了?哈哈,不要说没有可能。Nothing is impossible。多看看我写的大佬与大话吧,大佬们的脑袋,岂是你这个屁股能决定的?

历朝历代的君主们,是不太待见范蠡这种的(有时候为了显示大度的需要,不予追究而已),他们心里还是喜欢文种型的,只不过越王生得早,帝王之术不够高明,吃相难看了点。后世的君王们,就聪明多了。

核心就一句话:利益可分享,权力属授予。打工的也要明白,别打了鸡血式地就认为公司是我的。傻冒。

Tags: ,,,.
05月 16, 2013

迄今在中国大陆一共有如下报业传媒集团上市:新华传媒(上交所交易代码:600825)、博瑞传播(上交所交易代码:600880)、粤传媒(深交所交易代码:002181)、华闻传媒(深交所交易代码:000793)和浙报传媒(上交所股票代码:600633)。

虽然行内时有“去年广告收入有增加”诸如此类的小道消息,但如果拿这几家报业传媒集团近期发布的2012年财报数据说话,则这些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报业传媒集团总体而言日子并不好过。即便如此,这其中也是有几家欢喜几家愁。浙报传媒是其中质地最好的上市公司。

根据各家上市公司最新公布的2012年财报,浙报传媒是同类上市报业传媒集团中表现最好的。2012年其净资产收益率达到22%,全年每股收益有0.67元。由于它是2011年借壳上市,故而尚无法与上一期进行同比比较。另外四家,则下行是整个报业传媒业的共同处境:博瑞传播2012年该项指标为12.66%,与2011的19.07%相比有下降。而2012年全年收益情况是每股0.46元。粤传媒2012年的净资产收益率7.65%,较2011年的11.16%同样有较大滑坡,2012年每股收益约0.4元;华闻传媒2012年净资产收益率为8.95%,同比小幅下滑。但利润上则稍逊一筹,全年只有近0.2元的每股收益;最早上市的新华传媒则境况最差,自2009年以来净资产收益率逐年下滑,2012年的年报数据显示,净资产收益率为4.29%,2011年尚有7.29%,下降较快。2012年全年每股收益仅为0.1毛钱。

纸媒遭遇困境,应该说是全球性的问题,一些名闻遐迩的全球性媒体集团同样利润在快速缩水。纸媒主营业务结构比较单一,在这五家上市公司中,除了华闻集团有一大块大宗商品贸易(毛利率其实十分低下),都是在发行、印刷和广告上打转。

新华传媒,上海的媒体公司,主要业务是新华书店和解放集团旗下诸多报刊的广告代理。2006年借壳上市。博瑞传播,四川的媒体公司,主要业务是四川诸多报刊(成都商报、每日经济新闻等)的广告经营以及印刷业务。粤传媒,广东的媒体公司,广州日报报业集团的上市公司,同样主营广告和发行印刷业务。华闻传媒,陕西的传媒公司,主要经营五报四刊的媒体业务。浙报传媒是浙报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2011年借壳ST白猫上市,它的主营业务是浙江地区报刊的广告和发行业务。

其中浙报传媒的广告毛利率是最高的 ,达到81.03%之多(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谷歌广告的毛利率6成的水平),而这项业务占据它整体收入的51%,依靠高利润的广告收入,浙报传媒成为上市报业传媒公司中质地最好的一家;尽管很多报业传媒公司的发行收入都在亏损,但浙报传媒的亏损额度也不算太大,基本能保持持平的规模。质地最差的纸媒公司新华传媒,广告上居然毛利率只有27.76%,让人匪夷所思。如果不是一项具有行业垄断优势的业务——新华书店的教材教辅图书发行——这家公司业绩立刻就会可能变成亏损。

(数据截止2012年年中,所谓主营一和二,是其收入占比最大的两项)

从财务指标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大家都面临数字经济的冲击,但冲击程度并不相同。有些媒体用“日薄西山”来形容恰如其分,而有些,则尚不至进入绝地。

这可能和媒体机制、地方管理有莫大的关系。

让我们比较一下五家中垫底的新华传媒与相对较好的浙报传媒。

上海媒体在上世纪末,在时任副书记龚学平的指令性操作下开始进行整合,形成所谓三大媒体集团:解放、文新和文广,前两者是纸媒为主的媒体公司。整合之后,无论是政府还是党,都管控甚严。尤其在陈良宇事件之后,管控更是加大。一方面,上海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城市之一,极度重视有其理由和原因,但另外一方面,这种重视也促使上海媒体产生了极大的对体制依赖度,以及不够灵活的运营手法。在市场经济面前,商业运作,应该说是遭遇极大的困境。上海是一座国际性大都市,但其实它的经济实力与文化发展程度并不相称。著名的“海派文化”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文化,彼时的媒体几无管制。而今天所谓的“海派文化”早就缺失了文化核心,这和上海的媒体管制是密不可分的。

这从京沪两地在纸媒进军互联网的道路上全然不同的操作手法中即可见一斑。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彭兰在她的《中国网络媒体的第一个十年》一书中就提到了“千龙模式”与“东方模式”之差。北京的千龙模式为民企实华开注资1700万占股45%,九家北京媒体以资源方式入股55%,2000年3月千龙网开通。而在两个月后开通的同样是由龚学平操刀的东方网则全然不同,它拒绝社会资金介入(上海实业曾愿意出资3亿,遭谢绝),还明确规定参与的14家媒体必须将自己的网站归入东方网。虽然无论是千龙还是东方,后期发展都不佳,但从一开始筹建时,就可以看出上海地方极其浓重的控制欲。

而浙江人则比较愿意冲在前面 。浙报传媒的母公司浙报集团,商业上行事手法极为大胆。在2011年11月与头号电商公司阿里巴巴签署了全媒体合作协议,计划在未来5年内投入20亿元,推动跨媒体融合。浙报传媒董事长高海浩在当时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该公司将以报刊新闻业务为核心,进一步向广播、影视、互联网、电影电视、动漫等大的传媒产业发展。今年年头出资32亿购买两个盛大旗下的游戏公司获批,让舆论为之咂舌。旗下专门搞了一个投资机构传媒梦工场,频频投资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项目,甚至还在杭州下属的县城中投资网吧。虽然这些投资都刚刚发生,还未到收获之时,但它的这种锐意进取,是国内诸多媒体集团中,不多见的。

浙报传媒的核心理念在于夺取“用户”,这是和“读者”完全不同的概念。读者是一个单向的传播词汇,且面容模糊,行为数据匮乏,媒体甚至不知道所谓的读者究竟读了哪几个版面的内容。投资盛大的游戏公司的原因就是他们看中了后者的“2亿用户”,32亿人民币购买2亿用户,单用户价格16元,相较于微软斥资85亿美元购买7亿用户的skype,大致相仿。—— 这是非常典型的互联网算账方法,因为互联网上正如谷歌所标榜的“以用户为中心,一切纷至沓来”。而这一点,可以说即便是粤传媒、华闻传媒这两家相对还努力转型的媒体公司,都没有这样的思维。

中国互联网,过去主要集中在北京和广东两地,电商崛起后,杭州有成为中国互联网第三个中心之势。坊间有传,上海当局曾发问为何阿里不会诞生在上海,其实答案已经很明白。这座根子里相对保守的国际性大都市,的确要好好思考一下,如何面对今天日新月异的数字时代了。以纸为媒介虽然没落了,但媒体集团未必。而一个互联网经济发达的城市,媒体,当是它重要的配套环境。

—— 纽约时报中文网 供稿 正式刊发有细微编辑 ——

题外话:华闻这个公司今年要注入新的资产,主体是国广(国际广播电台)。广播这个媒体这两年受数字经济冲击不大,反倒是交通拥堵让它日子还过得不错。看来华闻是要广播让财报更好看一点了。

对于国有媒体集团的大规模投资,其实是需要突破一些障碍的。这里面涉及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问题。但做投资,谁都知道不可能投十个成十个,必然有风险。主事者需要意识到这个问题。做生意哪有包赚不赔的道理,但国有资产不得流失恰恰是冲突的。

Tags: ,,,,.
05月 13, 2013

iDoNews 小牛注:淘宝十周年,马云正式辞任CEO,互联网大佬退居幕后,他自比风清扬,但江湖上反阿里的声调总说他是“岳不群”,在作者魏武挥看来,马云更像是曹操。

据说,马云退休了。不过还在做董事长,怎么也不能算“退休”吧。阿里的董事会不是政协人大,那是常委会,是对“战略问题”有重大发言权和决策权的。所以,马云退休是一句“据说”,实际上,不能算是退休。

但也算是个重要节点,在这个节点上,谈不上“盖棺论定”——那是对死掉的人做的事,但做个小结而非总结,总是可以的。

马云自比风清扬,但江湖上反阿里的声调,总是说他是“岳不群”,因为马云有:1、经常做道德说教,但间或也会干一点不那么道德的事。马云所标榜的诚信,如果说VIE还有些辩论余地的话,那淘宝是中国最大的假货集散地和诚信是有激烈冲突的,总是不争的事实。你可以用商业运作来做借口,但既然做了,就不要道德说教了。2、马云有浓重的造神感,主张价值观一统。甚至有所谓“价值观不符合阿里要求的,再能干也要辞退”诸如此类的说法。

我也一度认为马云有非常强烈的岳不群的感觉,不过近年来,我越来越觉得,说马云是岳不群是不对的。一个最好的人物类比,不是岳不群,而是曹操。

与岳不群类似,曹操也有相当虚伪的一面,比如他杀了侍者之后还要假惺惺地痛哭,取了粮官的脑袋后还非得嫁祸在粮官的身上。马云,不可否认的是,他也有虚伪的一面。场面上的PR话,马云说了不少(马云经常说大话,我有个大话与大佬的专栏,但很少写马云,我总觉得如果要写到马云,那可能就是得写上半年,成了马云专场了),以至于我认为马云是阿里最出色的公关人才。不过,如果仅仅是虚伪,曹操早就完蛋了,马云也早就完蛋了,你看岳不群就很快完蛋了。

岳不群有武功,武功还不低,这在江湖里很重要。武功和掌门的关系,就像技术和互联网大佬的关系。但马云没有这份“武功”,他不懂技术,教英文出身的。曹操也不是什么千军万马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主,他可能会点格斗技巧,但绝对不是以格斗见长的老大。

但曹操很会用人,相当得会用人。当时的时代背景是寒门是不受待见的,但曹操破除了这一点,只要你有本事,管你豪门寒门。放在那个时代背景下,曹操能做这个事,是很有气度的,因为他要面临豪门的压力。除非他的确用人用得好,豪门才不好说什么,一旦用错,豪门的反扑会让他根本镇不住。但曹操就是这么做了,说明他不仅会很用人,而且对自己很会用人这一点,有超级自信。

马云也很会用人,以一个完全不懂程序的人做出一个巨头级的互联网企业,他要是不会用人,早就死翘翘了。马云曾经不太会用人,搞了一堆职业经理人来操盘,教训惨重。后来在实际运作中,学会了这点。马云的学习能力很强,曹操同样也是。

曹操还有个本事,就是贬人,一旦人没什么用了,立刻贬掉。曹操也价值观,价值观不能统一的人,再有用的人,在必要的时候也必须舍弃。荀彧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荀彧在“称王”这件事上和曹操有非常尖锐的冲突,他的价值观还是汉朝天下。于是,荀彧就被放弃了。

马云这一手也玩得很转,江湖上流传,阿里的高管必须高度认同马云——这种认同,是思想层面的。阿里团队是可以说人才济济的,人才济济必须满足两个条件:1、有用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2、没用的人要赶走,否则会有劣币效应。而且马云也很重视对价值观的打造。

有朋友在微信上和我说,曹操不在乎评论,他就是去做他想做的事,这话不对。曹操很重视评论——当然,有个前提,他不是什么评论都重视的——他杀过孔融,贬过祢衡,后来还把自己的谋士杨修给干掉了。孔祢杨三个人,都是因言获罪,怎么能说曹操不重视评论呢?孔融祢衡是典型的第三方评论,他们成天和曹操唱反调,对曹操做恶毒的人身攻击,尤其是孔融,是“清议派”的领袖,正宗孔家后代,曹操自然容他不得。杀了孔融之后,当然会有更多非议,但这种非议已经不重要了——所谓曹操不重视评论,是他不重视非重量级人物的评论(比如陈琳的檄文,袁绍都被他干掉了,陈琳算个啥,无所谓,留着还能显示自己大度。但陈琳如果成了曹操的人还要说坏话,那就对不起了。杨修就是这么被干掉的,价值观不统一嘛)。

马云重视不重视评论?重视得很。VIE事件中,有“中国财经界最危险的女人”之称的胡舒立发难,阿里公关做了一件在我看来很低级的事:王帅在微博上公开喊话说胡舒立你当年出走财经算不算诚信?——顺道说一句,就因为这事,我并不觉得阿里公关有多牛逼,因为这个喊话是很没公关素养的做法——马云当夜就用短信,嗯,短信,频繁和胡舒立沟通。后来财新网上刊发了这些沟通,好长的一篇文章。用手机短信能敲出这么长的东西来,说马云不重视评论?鬼扯吧。

马云不玩微博,也是基于这点。马云玩过一阵子,但谩骂的人太多,他就受不了了,不玩了。

曹操这个人,毛泽东相当欣赏。这在毛泽东的言谈诗词中,是非常显然的。文革中,曹操是法家人物,属于要大褒特褒的历史人物,没有上意,怎么可能。

我不知道马云欣赏不欣赏曹操,应该从来没有表态过,毕竟罗贯中的影响太大,曹操到今天,普遍意义上,还是个大白脸。但马云是互联网企业家中,最典型的毛派企业家:以高度统一的思想打造一个组织。但马云公开场合上,还是不会像很多传统行业的企业家那样去吹捧毛泽东,到底互联网圈子里,毛泽东的形象,不是光辉万丈的。

马云自比风清扬,经常还打打太极,还拜过李一为师,看上去很有些道家风范。但道家是与世无争的,是不够进取的。马云一面要耍耍道家无为,一面要打理阿里非常有为。很矛盾啊。

马云相当欣赏的企业家柳传志说,把看似矛盾的事弄成不矛盾的,是一种本事。

Tags: ,,,.
04月 2, 2013

有“IT头号博客”之称的keso,其实很早就不再写博客。2011年10月,他把在知乎上的一个问答黏贴在自己的博客里后,就一直再没有新文章发布,直到谷歌(微博)宣布将关闭Google Reader的服务时,他又突然冒出来说了几句。

这件事很有趣。因为通常意义上大家都认为像Google Reader这样的RSS工具纯属小众玩意儿,而博客则一度是大众得不能再大众的东西。一位IT圈的头号博客,一年多没有写东西,倒是Google Reader这么个其实是建立在博客基础上的小众工具,引发了他的再三感慨。

3月31日,当年三大独立BSP之一的中国博客网(Blogcn.com)宣布即日起停止免费服务,这条消息远没有Google Reader会被关闭来得那么震动,我几乎可以用“波澜不惊”这个词来形容。作为一个博客服务曾经的重度参与者,有必要也来“缅怀缅怀”这个曾经是投资界眼中香饽饽的互联网服务。

一般说来,博客之亡,会被归咎于两点,其一是过于浮躁,其二是没有商业模式

这两点说法大致都对,但稍微虚了点。视频、电商行业也历经过非常浮躁的阶段,但看不出有全行业溃败的可能,而至于商业模式,很多互联网服务一开始都难以有商业模式(包括即时通讯、搜索),不过还是熬到了拨云见日的那一天。这两者结合一下,或许是成立的:暂无商业模式的互联网服务是不能浮躁的。

中国三大BSP没落的原因各不相同。

博客中国(BOKEE.COM),独立BSP中名声最响,的确是浮躁的原因。1000万美元的投资让方兴东(微博)有了挑战当时如日中天的新浪的想法,以至于多头出击,几乎每个当时的web2.0服务都要插上一脚,制造了大量的概念,后期甚至还炮制出博客游戏的说法。方兴东或是急于寻找商业模式,或是急于获得融资,概念先行,人员过度扩张,1000万美元烧了一干二净。作为博客行业的排头兵,对整个行业可谓成也萧何败萧何。

中国博客网(Blogcn.com),08年改名博尚网,却不是因为浮躁,倒恰恰是它的对立面:安逸。这家网站号称有中国最多的博客用户,但其实一直没有什么新功能拓展上的动静。我自己也很好奇当年的1000万美元投资究竟跑去了哪里。中国博客网几年前就弃用了自己的主程序而改用wordpress,败象早已现出。

博客大巴(Blogbus.com),人员最高峰时也不过60人,薪资水平我并不认为夸张离谱到哪里去,功能开发上也不怎么玩弄概念。并非浮躁之过,亦非贪图安逸,而是败于太早想建立起商业模式却又不得。

其实博客大巴商业化的努力,今天看来很像一个公关公司。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就是帮助客户(甲方)策划一个线上结合线下的活动。这当然也是一门生意,但这门生意的缺点在于难于规模化复制:因为每次活动都必须有不同的创意,必须要调集很大一部分博客用户参与。第一个商业化活动“别克君越我的绅士男友”的确吸引到很多用户参加,但再往后,用户的疏离感就会上升,而且创意这个东西,是很难复制的。

博客大巴所获得的投资额是最少的,300万美元,还要刨去一些必要的投资中介费用。一轮又一轮的用户召集,很快就越来越不得心应手。大巴当时的管理层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并做出转型的图谋。一个方向是做了一本杂志《城客》,一个方向是做了一个带有SNS性质的后台,代号V5,明显是要向SNS发展。再往后出现了我至今不太方便透露的变故,转型夭折。

都说博客业是被门户博客所击溃的,但这只是表象。核心的问题是:博客撰写是需要动力的。门户有高流量,能够刺激到博客主人继续写下去(高点击、高回复)。MSN Space非常愚蠢地取消了MSN面板上的小黄星,博客活跃度迅速一落千丈——其实这一点正说明的是,如果借助社交网络的力量,独立博客未必就会被门户击溃。要知道,当年的门户,可不是今天微博四起、社交四起的门户。

Keso和一帮朋友曾经搞过一个SNS性质的网站:5Gme。我尝试性地贴了一篇文章,引发的浏览量相当惊人。于是博客大巴开始着手切入SNS,搞SNS还有第二个目的在于获得新一轮融资。对于一个本身还没有找到被证明有效的商业模式的互联网服务而言,融资是核心问题。

博客是被微博打败的吗?其实真不是。博客之衰,远早于微博之兴博客其实是终结于SNS之手:人人和开心。博客向SNS的转型,当年真有可能是一条道路。要知道,在大洋彼岸,Facebook可是强于Twitter太多太多。

Tags: ,,,.
03月 22, 2013

时间:2003年淘宝建立之初

话语人:eBay全球总裁惠特曼

话语:淘宝最多只能存活18个月

后续:18个月后,易趣COO郑锡贵说,我们在中国要打的是一场持久战,做的是100年的计划

再往后:05年,易趣的份额从80%滑落到29.1%,淘宝则上升到67.3%。到了今天,淘宝已经呼风唤雨,易趣基本被人淡忘

关于马云为什么要做淘宝,坊间有很多版本。因为在一次互联网论坛上,马云还试图说服8848的王峻涛相信B2C和C2C没什么前途(阿里巴巴做的是B2B),但后来居然封闭式地开发了淘宝:03年4月,七八个公司骨干在签订了保密协议之后才知道马云要他们搞一个C2C的交易网站。这个神神秘秘的网站在刚开始运作的时候,阿里还有一些员工完全不知道这就是自家出品的东西。

我所见过最具阴谋论的版本大致是这样的:彼时雅虎和eBay乃是全球互联网最强大的两个巨头,马云的阿里巴巴既然获得了软银中国的投资,在孙正义的操控下,阿里自然也属于雅虎这一阵营。在日本,日本雅虎风光无限,而eBay在中国购买了易趣后已经有了势力范围,雅虎迫切需要一股力量来和易趣对抗并拖住eBay,于是在雅虎的要求下,马云上马了淘宝这个项目。

这个阴谋论很难考证,比较公开的说法是马云从一个美国朋友的电子邮件中得到启发,该位美国人士提到了网上淘货已经成为年轻人的一种时尚。02年3季度亚马逊的股价在纳斯达克指数一年下跌3成的情况下反而增长了2.7倍。而到了03年1月的时候,中国网民已将近6000万,非典促使很多人不愿意出门而造成互联网大爆发。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导致马云决意投入淘宝

淘宝战胜易趣的法宝大致有四条,其中三条和钱有关

其一铺天盖地的网络广告。这个广告不是投放在门户上的,因为大网站的广告位都被易趣独家买断,易趣非常想通过这个方式封杀淘宝。但中小网站的广告位易趣是买不过来的,淘宝剑走偏锋,在这些网站投放了大量的弹窗广告。而在03年的时候,纳斯达克泡沫刚刚破灭,所有的网站都生意不佳,中小网站更是举步维艰,淘宝在它们的眼中,无异于财神一般。马云后来非常重视中小组织的力量,估计和这事有关:蚂蚁堆在了一起,就是蚂蚁雄兵。

其二免(交易)费。易趣事实上的定位是个人拍卖站点,这和eBay所在的美国文化有关。美国中产阶级周末在车库里出售自家不要的东西蔚然成风,移植到网上也顺理成章。既然是自家不要的东西,能卖多少都是赚的,故而也不介意有人收取他们的交易手续费。但淘宝的定位有一些微妙的差别:它其实是一个个人发起的交易网站。在中国,这种车库里卖多余的东西非常少见,更多人在网上其实是在做一门生意,而不是什么处理家用物品。既然做生意,就要讲成本,交易手续费能够免除,卖家们疯狂而至,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其三有钱。马云在99年底与孙正义会面,然后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投资。虽然后来疯狂铺张白烧了不少钱,但马云迅速在01年年初招来关明生进行大裁员和内部整顿,堵住了出血口。03年由于非典爆发,阿里巴巴的业务更是迅速增长,同比有5-6倍之多。马云用投资款和阿里的收入,来养淘宝,与易趣对抗。缺少钱,无论是蚂蚁雄兵式的广告,还是免除交易费,淘宝都难以为继。

最后一条,就是所谓跨国数字公司在华的通病了:反应迟钝和不太了解中国国情。数字巨头在中国,除了亚马逊还尚可外,几乎都无法和竞争对手媲美。前文已经提到,中国的C2C更多意义上像小型企业的B2C,而且也很看重手续费。但易趣迟迟不为所动,认为交易手续费会更有力地保障交易的可信性。随着03年10月份,阿里推出支付宝之后,互联网交易的信息流和现金流,都已被淘宝解决。

不过,企业总是要赚钱的,马云自己也说“不赚钱的企业是不道德的”——当然,说这话的时候,已是2012年。淘宝免除了交易手续费后,靠什么挣钱呢?只有两条路,其一为广告费,其二是恢复交易手续费。

广告费,就意味着必须让淘宝的首页、频道页、搜索结果页都有稀缺性的价值,卖家除了在这里被推荐,其它地方难以获得人流。淘宝下一步去封杀百度对它的索引,就变得可以理解了。只有封闭,淘宝才能赚到广告费用。

而恢复交易手续费,马云不是没有尝试过,但遭到大范围意义的卖家抵制。不过,随着互联网越来越普及,越来越多的大型商家意识到互联网上能够卖出巨量的货后,天猫变水到渠成地浮出水面。天猫收取最少3%的手续费模式,其实是回到了易趣的老路上。但淘宝流量巨大,这点手续费,在商家眼里,就好比一笔推广费了,而且还是CPS(按销量支付)的计价方式,可以接受。

易趣的收费模式,本身没有问题,但是,正确的事,在不正确的人手中,在不正确的时间点上,依然是不正确的。淘宝,三者皆正确,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正确。

Tags: ,,.
12月 19, 2012

互联网里有一个相当出名的慢公司:豆瓣,和很多公司不同,豆瓣一直给人一种“慢悠悠”地发展之感,似乎也不太喜欢赶时髦,有时候还做一点外人看不太懂的东西(比如阿尔法城)。豆瓣的用户一直发展得不快(相对于其它公司而言什么一两年搞了几千万用户甚至过亿),直到前年和腾讯合作了一把以后,用户量的增长才开始提速。豆瓣的创始人杨勃也给人一种很沉稳的形象,慢条斯理,也不张扬。

从这个角度出发,其实迅雷有点像豆瓣,走的不是一条快速增长的道路。行业内,邹胜龙也不是一个喜欢到处张扬的创始人,一直到IPO失败,邹也没想过要怎么去和媒体沟通。这是一个信奉技术为王产品说话的人,有着很强的“工程师思维”。

但从这篇访谈中可以看到,邹胜龙的慢,和杨勃的慢其实是不同的。杨勃是真心不想快,但邹胜龙并不想做慢公司。这篇访谈中提到了三个重要节点:1、迅雷06年本来有转型的机会;2、迅雷曾经投入三个亿想抢占视频市场;3、迅雷IPO失败,按邹的说法,是太过自信。

一个企业,大致有三个互相紧扣的环:目标、战略和战术。目标上,邹胜龙和杨勃一样,都有一个很大的梦想,试图去做一个服务很多人的公司(未必是利润率最高的公司),战术上,迅雷和豆瓣也差不多,基本属于慢慢推进产品的数字公司。但在战略的考虑上,杨勃就是典型的不急不躁,而邹胜龙并非如此。他要反思的原因就在于:他嫌自己慢了。

文中提到,邹认为互联网四大领域门户、搜索、IM和下载。既然前三者都孕育出了大公司,没有道理下载不会弄出个巨头来。邹用深耕技术和产品的方法来“磨”一个大公司,至少在互联网这个飞速发展的领域中,战略选择是有问题的。

要改变这种状况,判断timing是很重要的。风险投资圈里有一句名言:当猪站在风口上,猪也会飞。重点就是这个“风口”的时机判断。迅雷的这三个节点的失误,都和时机有关。除了IPO失利并不能算邹的太大过失之外,另外两个,都是邹闷头做事不太看大势的结果。杨勃不跟大势走自有他本来就想慢的道理,但邹既然想做霸主巨头,得抬头跟跟大势。

这篇访谈让我读到了邹胜龙的“纠结”。一方面他强调“在‘先’与‘后’之间,我宁愿选择‘后’一点”,一方面又心心念念想抢占住某个市场,实现商业上的一个大梦想,于是“但往往有时‘后’一点,则另外的风险又不期而至,所以这是一个很难权衡的问题。”

迅雷能不能改变?我个人以为很难。按照邹胜龙的说法,他和他的创业伙伴牢牢地控制着这家公司,创始人的个性已经决定了这个公司的个性。邹不妨把迅速抢占某个市场,圈出自己的势力范围(而且还要很大)这个想法放下,顺着自己的个性慢慢来,又何尝不是一条道路?因为迅雷的底子很好,用户基础足够:量大、有粘度、忠诚度也高。在这样一个具体前提下,迅雷慢慢磨慢慢熬,未必不会没有机会,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它已经度过了靠风险投资喂奶的阶段。

有些东西会水到渠成,拼命狂飙突进,违背自己的性子,是做不好的。

Tags: ,,.
12月 17, 2012

上周市场开始流传谷歌意图购买团购站高朋(Groupon)的消息,随之高朋股价大幅上扬23%,市值已接近30亿美元。

2010年12月,在高朋未上市之前,谷歌就曾经向它摇出橄榄枝,价码不断上升,最终要约价达到60亿美元之巨,但被高朋拒绝。这成为当年年终的互联网大事件,也为整个团购业继续如火如荼的发展提供了助推力。一年后高朋上市,但业绩却一直表现不佳,股价下跌了81%,团购模式也遭到广为质疑,最严厉的抨击是:这是一种庞氏骗局。

谷歌此次传出要继续购买高朋的消息,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现时高朋已不过3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要约的一半),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代表谷歌对团购模式基本上是认可的呢?

团购模式疯狂烧钱之后,迅速冷却下来,团购也开始从“打折促销”向“为本地服务类商家提供客源”转型。所有人都看到,移动互联网与桌面互联网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位置”,而基于位置所提供的服务,最好的就是本地服务。团购(其实已经和过去的纯打折团购意义不同了)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作为线上最强悍的互联网公司谷歌,也在线下做了很多努力。比如谷歌的无人汽车项目,早就投入到谷歌街景的拍摄中,作为谷歌地图中的一部分谷歌街景,是谷歌本地化服务中的一个基石性质的模块。另外,谷歌在收购高朋未果后,于2011年4月推出了Google offers,以对抗Groupon和LivingSocial。

不过谷歌公司是一个带有很强烈的工程师基因的技术公司,而团购——某种意义上讲——就是靠线下人海式的地推模式建立起来的业务。谷歌一直强调的是“平台”而不是“供应商”,需要靠人力为之的为商家提供折扣通路的供应商角色,谷歌并不怎么玩得转。Google offers围绕这NFC和谷歌电子钱包运作,与Groupon这种团购,其实区别很大。谷歌的触角,依然和不那么高科技的本地商家离得很远。到了今年9月,这个服务的主管已经离职。

高朋虽然一直争议不断,但运作数年,毕竟建立起了一支庞大的线下销售队伍和商户关系。事实上,高朋的商业模式,剥开“低价促销”的外层,可以看到,它和谷歌的商业逻辑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谷歌商业模式的一个核心就是“小单生意”,在占据谷歌收入97%以上的广告收入中,前五十大广告主为谷歌贡献的广告收入占比不过6-7%。把2011年它的十大类广告行业的投放第一名相加,共计4亿美元,占2011年广告总营收379亿美元的1%多一点。谷歌向来喜欢小客户,小客户会使得它的商业模式非常牢固。

但很多本地化小商家过往是游离在互联网之外的,谷歌并未将它们吸引过来。但团购却是它们触网的一种启蒙。谷歌所想发展的所谓团购,是它O2O道路的一个重要工具。这个道理,其实和国内网络巨头腾讯涉足并整合它的团购业务,是一样的。当价格合适后,谷歌再度动起纳入囊中的念头,并不奇怪。

Tags: ,,,.
12月 13, 2012

上周市场开始流传谷歌意图购买团购站高朋(Groupon)的消息,随之高朋股价大幅上扬23%,市值已接近30亿美元。

2010年12月,在高朋未上市之前,谷歌就曾经向它摇出橄榄枝,价码不断上升,最终要约价达到60亿美元之巨,但被高朋拒绝。这成为当年年终的互联网大事件,也为整个团购业继续如火如荼的发展提供了助推力。一年后高朋上市,但业绩却一直表现不佳,股价下跌了81%,团购模式也遭到广为质疑,最严厉的抨击是:这是一种庞氏骗局

谷歌此次传出要继续购买高朋的消息,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现时高朋已不过3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要约的一半),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代表谷歌对团购模式基本上是认可的呢?

团购模式疯狂烧钱之后,迅速冷却下来,团购也开始从“打折促销”向“为本地服务类商家提供客源”转型。所有人都看到,移动互联网与桌面互联网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位置”,而基于位置所提供的服务,最好的就是本地服务。团购(其实已经和过去的纯打折团购意义不同了)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作为线上最强悍的互联网公司谷歌,也在线下做了很多努力。比如谷歌的无人汽车项目,早就投入到谷歌街景的拍摄中,作为谷歌地图中的一部分谷歌街景,是谷歌本地化服务中的一个基石性质的模块。另外,谷歌在收购高朋未果后,于2011年4月推出了Google offers,以对抗Groupon和LivingSocial。

不过谷歌公司是一个带有很强烈的工程师基因的技术公司,而团购——某种意义上讲——就是靠线下人海式的地推模式建立起来的业务。谷歌一直强调的是“平台”而不是“供应商”,需要靠人力为之的为商家提供折扣通路的供应商角色,谷歌并不怎么玩得转。Google offers围绕这NFC和谷歌电子钱包运作,与Groupon这种团购,其实区别很大。谷歌的触角,依然和不那么高科技的本地商家离得很远。到了今年9月,这个服务的主管已经离职。

高朋虽然一直争议不断,但运作数年,毕竟建立起了一支庞大的线下销售队伍和商户关系。事实上,高朋的商业模式,剥开“低价促销”的外层,可以看到,它和谷歌的商业逻辑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谷歌商业模式的一个核心就是“小单生意”,在占据谷歌收入97%以上的广告收入中,前五十大广告主为谷歌贡献的广告收入占比不过6-7%。把2011年它的十大类广告行业的投放第一名相加,共计4亿美元,占2011年广告总营收379亿美元的1%多一点。谷歌向来喜欢小客户,小客户会使得它的商业模式非常牢固。

但很多本地化小商家过往是游离在互联网之外的,谷歌并未将它们吸引过来。但团购却是它们触网的一种启蒙。谷歌所想发展的所谓团购,是它O2O道路的一个重要工具。这个道理,其实和国内网络巨头腾讯涉足并整合它的团购业务,是一样的。当价格合适后,谷歌再度动起纳入囊中的念头,并不奇怪。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