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 25, 2013

早期自媒体们(这里的自媒体,指的是个人或极少的合作者(比如2人)运维的一个内容,以原创为主,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类似门户的频道或一些公司化运作的账号,实在不能算是自媒体。)主要使用的工具是博客。中国博客全盛之时有1亿之多,带动了所谓“自出版”的概念。

博客本身是一个内容集合,它主要和信息消费者发生接触的渠道是:博客网站本身(可能流量很大一块来自搜索引擎)、门户博客频道的推荐、以及RSS浏览器。但博客后来慢慢衰落了,特别是RSS浏览器,连Google Reader都关闭了,今天已经很少人在使用RSS这个工具。

微博出现后,自媒体出现内容碎片化的特征,因为微博只允许承载140个字。不过中国人很快想出了一个新的形式:长微博。但长微博有很严重的问题:它是一张图片,很难通过搜索来发现,流量来源基本上靠微博场域中的流转。随着用户越来越多,必然的,微博信息到达率就越来越低。如果不依靠大号的帮助(或者本身就是大号),很多内容将沉于地下。微博的巨量贴效应非常严重,大号把持着极大比例的流量,越来越多的内容创造者感到沮丧。

微信公众账号的出现,让习惯长篇大论写上1-2千字的内容创造者看到了兴奋之点。公号早期的时候,还有人很天真地将公号到达率固化在9成这个数字上。与微博同样,用户越来越多以及微信新鲜感的过去,到达率开始下降。微信曾鸣在一次会议上称某媒体的到达率有近30%,还是属于很高的到达率。

如果一篇文章有3成的到达率,当然相比其它的渠道而言,还是不错的。但问题在于,微信的产品结构在继续将到达率压低。马上出台的5.0版本,将折叠所谓的媒体号(微信称为推送号)。折叠的结果将是:到达率继续下滑。

自媒体们再一次感到了沮丧,看上去微信并不待见他们——事实上,微信也不太可能在推送号和服务号上再划出一个分类:自媒体号,并不折叠它们。在微信眼里,自媒体和推送号没有什么区别。于是,新闻客户端开始抢夺微信貌似要放弃的市场。

几乎所有的巨头都在联系内容创造者,腾讯最近开了一个媒体见面会,用开放平台来吸引媒体(注意,是媒体,不是自媒体,而且暂时只提供三十个名额),腾讯也在联系自媒体,声称可以同步微信公号后台内容进入客户端。装机量最大的搜狐新闻客户端到处在和自媒体人签订合作协议,而新浪,则很小心地推出了第一个个人蓝V鬼脚七,享受和媒体后台类似的待遇:私信推送。百度则在埋头搞一个“微站”的项目,从手机上搜一下36氪就可以看到这个微站的样子。

但这里的问题依然存在。其一,数字公司显然更青睐媒体。这里有一些信息安全的考虑,正规媒体不太会发出有信息隐患的内容,但自媒体们有可能突破红线,这会让监管成本加大。新浪微博数千人的人力监管,显然是很多其它公司不愿意去承担的。其二,即便和自媒体合作,后者的信息传播渠道问题,其实很难得以解决。

微信公众账号并不是以帮助信息制造见长(事实上,它的后台非常烂,用过的人都知道),而是以帮助信息传播见长:它有着一个极强的社交配备。微信有群的功能,还有朋友圈的功能,能够帮助到信息再次传播(虽然内容制造者不能像微博上那样知道被怎么传播了)。由于有了极强的社交配备,大部分人的微信一直在手机后台运行着,每一次拿起微信和他人做点对点沟通,都有着接触公号信息的可能。而这些特征,是今天的新闻客户端们,无法做到的。

以装机量号称第一的搜狐客户端来说,我个人在它上面的到达率看似不高——至少我的感觉是这样的。订户数是一个数字,但除此之外,没有其它数字可以证明它的到达率(访问量是未知的,评论数几乎就是个0,在我有6万订户的情况下。微信在它的海外平台上提供访问数字)。

有媒体人在一个群里透露说,客户端的活跃度非常低。这个信息来自于某运营商的调查(具体数字该媒体人再三在群中说不要透露,就不写了)。这个原因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在一台手机上,微信微博的打开率提高,客户端的打开率就会下降。因为客户端基本上没有社交功能,而在今天,无社交,不阅读。

有一些服务会帮助自媒体生成一个app,但在我看来,app的到达率可能会更低。正规专业媒体制作的app都已经面临打开率低到不可想象的困境,更何况基本上没有推广能力的自媒体们。这是一种行为艺术,装装腔调是可以的。

目前,除微信外,唯一带有社交因子的内容工具其实是微博。但一来微博用户新鲜感已过,本身timeline的机制又使得信息到达率天然不高;二来横在新浪微博面前最急迫的问题是商业化变现。自媒体连自己怎么赚钱都不知道,期望自己都麻烦不断的新浪微博来帮助他们,有点缘木求鱼。

自媒体们本身就有一个能否持续的信息生产问题,如今,信息传播也成了一个问题。这两者不解决,就不用谈什么商业化问题了。而所谓一千死忠粉足以养活自己的论断,呵呵,信息接触用户与死忠粉之间1000:1的比例不算离谱吧?这样算,你得有100万名信息接触者。这个数字可不小。

真正意义上的自媒体很快迎来大批死亡的结果,一小部分所谓自媒体,本来就在依靠文字为生(比如媒体从业人员,或像我这种写专栏的),这些人一向有舆论上的发声之便以及文字直接变现的可能。另外一小部分则需要团队的帮忙:比如罗振宇依靠申音的团队。会有一批经纪公司的出现去帮助到少量的已经有一定影响力的自媒体人在不同的传播渠道上折腾(不可能大量,因为经纪工作去做一个小影响力的和大影响力的,成本差不多,自然捡多的上)。

单个个体,死守一根传播渠道的好日子,大致已经过去了。

Tags: ,,.
05月 28, 2013

有位朋友说,我这人有偏财运,并给出忠告:但凡有偏财,尽管去捞,因为那是命里该有的。关于偏财这个事,也不止这一位朋友说。包括有个算命的,在我很小的时候也算到过这一点。

偏财者,我的理解就是非正规工资收入,但倒不见得就是“横财”或者是捞偏门,非偷非抢,拿了也心安理得。另外,比如你走在路上,忽然拾到100块钱,我看也不能算是“偏财”,因为这钱虽然不大,但到底非你应该所得。

我的过去经历里,确有不少偏财。比如我83年十岁的时候,就晓得将一张大人赠与的餐券以十元钱的价格在上海大世界门口卖给票贩子。中学时代,就晓得跑证券市场里炒炒股票,91年高三毕业,我便是一个万元户。但这终究是偏财,因为学生主业不是赚钱,而是读书。于是91年毕业后,就跑安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学校里读本科去了。

95年毕业后,算是老老实实在上海邮电这种国有企(事)业里上了五年班,之后就开始不安分起来。2000年到现在十多年,细细想来,我似乎一直不是正经从事单一一份工作的人:相当多的时间里,我同时从事两个工作。2000年上班的一家财经网站,我有一度想去另外一家公司,蒙该财经网站老总器重,以“白天去那家公司上班傍晚时分过来可以继续你的晚班”条件挽留。后来一度创业,还顺带着去另外一家证券公司上班。05年跑香港去念书,依然每个月要回来去一家网络公司述职开会。到了后来,很多人以为我是离开博客大巴后去做的老师,殊不知两头并行,早已三年有余。

辞去江湖里的工作之后,我的偏财运似乎就更旺了,我现在自己也搞不清哪一个到底是我的主业——从收入角度而言。我自命以“扯淡”为生,因为上课、写专栏、做顾问、开讲座都有一个特点:说出来的话,你爱听不听,概不负责。去年今岁,倒是有些朋友问起,有没有创业的念头。罢啦,年纪都已经正式跨入四十,江湖打拼是睡不着的。有头发为证:最近几年,我的少年白减缓许多(好吧,这把年纪了,似乎也不该说是少年白了)。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死活不认自己是个自媒体人的,因为我的博客上没有任何一条商业广告,我也一向不把这个博客当成什么自己的媒体,无非就是一个专栏文集堆放地而已。小时候写过几篇东西印成铅字,隆而重之地专门找了一本本子黏贴剪报。现在这年头,我写出来的字印成铅字后自己都不看,更不可能有剪报念头了。找个空间弄个博客,凑一起罢了。

不过,话也要说回来,我的收入模型是有一点自媒体式的:偏财。我从来不认为自媒体有商业模式,因为商业模式不能是偏财。比如人人现在靠着投资回报是一大块收入,你总不能说人人的商业模式就是投资并购吧,说陈一舟是CFO而不是CEO,那是嘲讽人的话,陈一舟也未必听着高兴。曹国伟喜欢别人叫他曹会计么?一个商业模式要有核心的稳定的主业,偏财是不能当商业模式的。

就我个人而言的偏财里,还算稳定的大概就是专栏了(上课是主业,稳定之至,不过数量金额也只能一叹),只要我愿意,写出来的字总有可以换钱的地方。讲座或参会这种事,只能视为bonus,我又不是专业搞培训的或跑会的,连个帮我和商业公司讨价还价的人都木有,算得上什么稳定收入。顾问算不算?嗯,一年之内算,一年后是不是还算,天晓得。顾问不是雇员,劳务关系不是劳动关系,两码子事。

认识几个做自媒体的人,还凑一起搞We Media,基本上都是在捞偏财。有人主营创业去了,有人主营参与创业去了,有人主营给大公司打工去了,顺道留块自留地,运气来了收点额外的钱权当打个牙祭,运气一般那就搁那边和订户卖个萌犯个贱。这是一种活法——挺好的活法——但这不是商业模式。

捞偏财,有点罗振宇嘴里的“u盘式生存”的意思。这种活法有它的潇洒之处,也有它的苦逼之处。看你要什么。像老夫我这种闲云野鹤已经烂到骨头里去的人,适合这般。不过你要建功立业,活着就要改变世界般地去活着,还是去找个主营先。

最后说一句,我虽然自诩死理性派,但我还是挺信命的——尤其信格局,这东西非个人能改变,某种程度上,是注定的——捞偏财,得有这个命。比如我看上去就挺有这个命的,故而不要问我如何才能捞偏财。

此博文作为即将出街的一个自媒体人访谈的《星尚画报》长文的配套,自行撰写。该访谈一共有三位,程苓峰许维和我。不过那篇访谈的标题帽子实在太大了:科技公知崛起。我哪敢当这个头衔。科技圈跨界公知,一推冯大辉,二推王冠雄,鄙人是万万不敢当的。

Tags: ,,.
04月 16, 2013

中国的web2.0进程大致是从05年开始的,相对于早年门户时代主要以单向阅读为主的web1.0,2.0服务又被称为UGC(用户贡献内容)。Web2.0发展到今天,核心的服务按时间排序有如下几种:博客、SNS、微博以及微信。

博客诞生之初,有强烈的个体色彩,因为相对于更早期的以内容帖子成排展示的BBS服务而言,它是以个人展示为内核的:从日志到博客模板到博客上的各种彰显博主趣味的小插件。博客兴起后,大量的人涌入其中,最高峰中国博客号称有1亿之巨,其中不乏媒体人士,从记者到编辑,因为写两笔对他们而言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但博客的发展很快就从“人”转向了“内容”。博客中国网号称要打败新浪,首页上琳琅满目地挂着各种内容,和新浪首页本质上完全类同,而新浪,本就是以“海量快速”的内容堆砌起家,则将整个博客频道作为各个分类频道的内容来源支持。博客们为网站提供了流量,但个人博客,在这场网络运动中,成名的并不多。

SNS对媒体人的吸引力不足是不奇怪的,因为SNS并没有太强的媒体属性。无论是人人还是开心,一般用户从来不觉得这是一个获取媒体内容的地方,开心还是以玩游戏著称于世的。而人人上类似“转发”功能则是在微博起来后才加上。至于豆瓣,这是一个出了名的匿名网络,媒体人即便有兴趣,也并非图名而去。主要用户群体为学生的SNS,对整个媒体生态的影响,非常之弱。

博客基本上于08年开始走入低谷,09年下半年,迎来了新浪微博的内测运作,10年微博强势发展,再次引发了媒体人对互联网2.0服务的极其强烈的兴趣。

不能否认很多媒体人依靠微博获得信息源,但也需要注意到的是,微博是真正意义上第一个将“人”推到信息消费者眼前的知名网络服务。微博上是什么人说,比说什么远远来得重要。一个大V的一句无甚意义的话同样会引来巨大的关注(比如韩寒第一条微博只有一个字:喂,转发评论数都是好几千的)。

媒体人拥有一定的信息灵通优势,在微博上很容易发出一般受众尚不知晓的信息。比如借助工作便利,媒体人还有现场报道和现场照片可晒。与过往媒体人躲在内容之后所不同的是,微博让他们站到了前台。过去穷十数年之功才能打造出来的“名记”,这一次看上去只需要几条不超过140字的微博。一向很看重自己声名的媒体人,在微博这个场域获得了极大的满足。登高一呼,应者云集,或是铁肩道义,或是妙手文章,总有成千上万的围观者一片加好,又怎不让媒体人怦然心动,前赴后继地去运维这个通常意义上会标注“私人言论,与单位无涉”的自媒体账号?

苦哈哈地写字的平媒人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本就是“明星式”的电视媒体人同样获得了满足。后者其实比前者更容易成名,但到底这个成名成到什么份上,有两个缺陷:其一是没有定量的描述,其二是缺少来自粉丝的反馈,总有些虚名之感。微博的粉丝数也好,评论转发机制也好,实实在在地告诉了他们:嘿,你的名望可不是说说的。

不过随着微博的发展,也出现了几个劣势。其一、它的机制本身就是短平快式的,稍许想多写两个字或和人多来回讨论几次,就被限制住。长微博解决了一部分问题,但长微博是否会被人仔细阅读很需要打一个问号。其二、用户谩骂成风,尤其是自己一条微博被转发若干层后,用户和自己无亲无故,观点稍有不合,就很容易出言不逊。其三、到达率不高,写一条微博很容易淹没在timeline中,而且如果在几个小时内没有得到大量转发,这条微博的寿命基本到头。

微信出现,并在12年成为盖过微博风头的新兴互联网服务——应该说:移动互联网服务。本来微信这种手机通讯服务与媒体人没什么关系,但微信的“公众账号”这个平台,再一次引发了媒体人的极其强烈的兴趣。

说实话,微信公众账号的后台管理系统不仅功能薄弱而且还很不稳定,从一条信息制作完成到订户手机端上出现有时候会出现长达数个小时的时滞,但这依然阻止不了媒体人前赴后继的热情。在我看来,所谓自媒体能够赚钱这件事,其实对媒体人吸引力并不是太大。传统媒体的逐渐衰落,的确会导致不少媒体人跳槽。但微信公众账号只不过是给他们多了一个写字的地方,而内容经营,连媒体组织机构都日益艰难,自媒体到底能赚多少钱,谁都心里没谱。

不过,订户每天的增加(有些甚至每天几百几百的上升)带来的愉悦感是实打实的:这是对媒体人个人品牌的认同。微信三亿多用户,着实是一块巨大的个人品牌锻造地。媒体人对自媒体的热情,始终围绕的不是写两个字,拍两张照片,而是TA自己的浮出水面。

但不得不要泼上一瓢冷水。从博客到微博到微信,媒体人始终在疲于奔命地寻找属于自己的那块自留地,但也在自留地的频繁切换中,不断在失落过去积累下的粉丝(或者订户)。微信公众账号,会是他们的最终家园么?

未必。

—— 东方早报 约稿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ags: ,,,.
04月 2, 2013

有“IT头号博客”之称的keso,其实很早就不再写博客。2011年10月,他把在知乎上的一个问答黏贴在自己的博客里后,就一直再没有新文章发布,直到谷歌(微博)宣布将关闭Google Reader的服务时,他又突然冒出来说了几句。

这件事很有趣。因为通常意义上大家都认为像Google Reader这样的RSS工具纯属小众玩意儿,而博客则一度是大众得不能再大众的东西。一位IT圈的头号博客,一年多没有写东西,倒是Google Reader这么个其实是建立在博客基础上的小众工具,引发了他的再三感慨。

3月31日,当年三大独立BSP之一的中国博客网(Blogcn.com)宣布即日起停止免费服务,这条消息远没有Google Reader会被关闭来得那么震动,我几乎可以用“波澜不惊”这个词来形容。作为一个博客服务曾经的重度参与者,有必要也来“缅怀缅怀”这个曾经是投资界眼中香饽饽的互联网服务。

一般说来,博客之亡,会被归咎于两点,其一是过于浮躁,其二是没有商业模式

这两点说法大致都对,但稍微虚了点。视频、电商行业也历经过非常浮躁的阶段,但看不出有全行业溃败的可能,而至于商业模式,很多互联网服务一开始都难以有商业模式(包括即时通讯、搜索),不过还是熬到了拨云见日的那一天。这两者结合一下,或许是成立的:暂无商业模式的互联网服务是不能浮躁的。

中国三大BSP没落的原因各不相同。

博客中国(BOKEE.COM),独立BSP中名声最响,的确是浮躁的原因。1000万美元的投资让方兴东(微博)有了挑战当时如日中天的新浪的想法,以至于多头出击,几乎每个当时的web2.0服务都要插上一脚,制造了大量的概念,后期甚至还炮制出博客游戏的说法。方兴东或是急于寻找商业模式,或是急于获得融资,概念先行,人员过度扩张,1000万美元烧了一干二净。作为博客行业的排头兵,对整个行业可谓成也萧何败萧何。

中国博客网(Blogcn.com),08年改名博尚网,却不是因为浮躁,倒恰恰是它的对立面:安逸。这家网站号称有中国最多的博客用户,但其实一直没有什么新功能拓展上的动静。我自己也很好奇当年的1000万美元投资究竟跑去了哪里。中国博客网几年前就弃用了自己的主程序而改用wordpress,败象早已现出。

博客大巴(Blogbus.com),人员最高峰时也不过60人,薪资水平我并不认为夸张离谱到哪里去,功能开发上也不怎么玩弄概念。并非浮躁之过,亦非贪图安逸,而是败于太早想建立起商业模式却又不得。

其实博客大巴商业化的努力,今天看来很像一个公关公司。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就是帮助客户(甲方)策划一个线上结合线下的活动。这当然也是一门生意,但这门生意的缺点在于难于规模化复制:因为每次活动都必须有不同的创意,必须要调集很大一部分博客用户参与。第一个商业化活动“别克君越我的绅士男友”的确吸引到很多用户参加,但再往后,用户的疏离感就会上升,而且创意这个东西,是很难复制的。

博客大巴所获得的投资额是最少的,300万美元,还要刨去一些必要的投资中介费用。一轮又一轮的用户召集,很快就越来越不得心应手。大巴当时的管理层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并做出转型的图谋。一个方向是做了一本杂志《城客》,一个方向是做了一个带有SNS性质的后台,代号V5,明显是要向SNS发展。再往后出现了我至今不太方便透露的变故,转型夭折。

都说博客业是被门户博客所击溃的,但这只是表象。核心的问题是:博客撰写是需要动力的。门户有高流量,能够刺激到博客主人继续写下去(高点击、高回复)。MSN Space非常愚蠢地取消了MSN面板上的小黄星,博客活跃度迅速一落千丈——其实这一点正说明的是,如果借助社交网络的力量,独立博客未必就会被门户击溃。要知道,当年的门户,可不是今天微博四起、社交四起的门户。

Keso和一帮朋友曾经搞过一个SNS性质的网站:5Gme。我尝试性地贴了一篇文章,引发的浏览量相当惊人。于是博客大巴开始着手切入SNS,搞SNS还有第二个目的在于获得新一轮融资。对于一个本身还没有找到被证明有效的商业模式的互联网服务而言,融资是核心问题。

博客是被微博打败的吗?其实真不是。博客之衰,远早于微博之兴博客其实是终结于SNS之手:人人和开心。博客向SNS的转型,当年真有可能是一条道路。要知道,在大洋彼岸,Facebook可是强于Twitter太多太多。

Tags: ,,,.
12月 19, 2012

先要声明,这是篇博客,不是正儿八经的稿子,不严谨不求证,主观臆断成分极大。基本上应该写个微博算球,但委实长了点,就写个博客吧。

新浪要换CEO这档子事,大概是从程苓峰那里传出来的。这事不是一点影子没有,因为更早的传闻是彭少彬要下台。彭是外来户,新浪当年想做IM买了个产品,连人带东西一块儿弄进来。彭坐在微博这个位置上,和曹国伟很有关系。既然说彭要下台,曹肯定有一定关联。那就是微博商业化不利,拿彭开刀,曹制止不了,所以引发“自身难保”的猜想。

不过这事还是有几点疑问:

1、新浪换帅还是新浪微博换帅?这是两回事。微博已经是一个公司,微博CEO和新浪CEO不是同一个位置。

2、这个问题更关键:即便要换,谁接?

新浪目前市值差不多就是30亿美元,前一阵子传阿里要入股微博,开价时对微博估值就20-30亿美元。换句话说,阿里在认为除却微博,新浪就是个零蛋。虽然新浪CEO和微博CEO是两回事,但实体上,几乎就是一回事了。

接替者必须把微博从现在的这个层面上再往上拉升一个台阶。发展用户数已经不重要了,赚钱才重要。但微博商业化之难,导致这个位置就是个火坑。曹国伟继续干还问题不大,到底人是一手打造微博的,没曹新浪还在30美元股价那里窝着呐。

但后继者就不同了,微博起点已高,背负期望极大。杜红做销售出身,是个人精,估计不太会愿意,干吗要帮曹背这个包袱,就算两人关系再好。老沉同学呢?嘿嘿,让曹下台也许他愿意,但要他接上,算了,还是继续“CEO轮流做,总编辑依然是我”吧。—— 顺便说一句,这个状态之所以成立,就是因为老沉其实是不怎么为具体整个盘子赚钱的事儿负责的,那事是CEO挑的,自然压力小很多。

所以我琢磨着这事吧,有可能的确有董事会成员提出过,要求加快赚钱,换个人试试。这个提议有可能得到呼应,但在“没人自己跳出来接班或同意接班”的情况下,最终不了了之。

也许新浪换帅的大前提是:阿里入股微博这件事尘埃落定,且视具体什么价钱入多少比例而定。毕竟,这个传闻的落实,是相当至关重要的。

随便扯两句,鄙人写这个博客的时候就不是很认真在写的,看官们也不必当真。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