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 26, 2013

段子一:

上周跑出去和几位朋友喝酒,喝到酣处,我讲了一个段子,后来我还把这个段子放到微博上。这个段子其实是很老的段子,如果你非要细细剖析,那是很荒唐的:都告诉你是段子了。不过,这个段子的意义可不小:

一个老头去和比尔盖茨说,我的儿子是世行副行长,我们结为亲家如何?盖茨说好。又和世行行长说,我的儿子是盖茨女婿,来你这里做副行长可好?行长说好。于是,这个老头的儿子就成了盖茨女婿兼世行副行长。

这个段子的意义就在于:我以为,它揭示了商业中的一种规律性的东西。这种规律性的东西,放台面上说叫“整合资源”,但说白了,就是忽悠。

比如说,有个人做了个手机ROM,现在要进军手机制造了。他遇到两个比较大的问题:其一制造手机需要很多钱,比做ROM费钱多了。其二手机业上游零配件供货很重要,如果产能不足就不能有规模,价格下不来,手机做也白做。

这两个问题有点鸡和蛋的意思:没有足够的资本实力,上游供货商不愿意把你当成主要的合作伙伴。但如果没有足够产能,也没什么资本愿意在你身上赌一把。要把造手机这事做成,就得先同时搞定一批供货商和一笔资本,达到一个level后,再搞定更多的供货商和更多的资本,再上一个level。

段子二:

一个老太跑一家银行里要存钱,款项巨大,银行老总亲自接待。老总和老太太套近乎:您大概很会做生意吧。老太太说:不,我只是很会赌博,逢赌必赢。老总表示“这不科学”。老太太说:不信我和你赌一个,我赌你明儿这时候,你的两个蛋蛋会变成方的,赌金50万刀如何?老总琢磨了一下,表示应战。

次日,老太准点到来,提着个箱子,里面有50万刀。身后还跟着一个律师。老太说,我们需要一位律师见证一下,并要求老总脱下裤子,眼见为实。老总照办,露出蛋蛋让老太摸了摸,果然还是圆的,老太说:好吧,我的50万刀就输给你了。老总正雀跃中,发现那位律师痛哭流涕。惊问。答曰:这个老太和我赌了100万刀,赌你会当着她的面脱裤子,还把蛋蛋让她摸!

在这个段子中,一共有三方牵扯到了这个business中,老总、老太、律师。其中老太和律师才是真正的买卖关系(博弈关系),老总和老太之间的买卖关系(博弈关系)只是前一个买卖关系中的标的物罢了。

两个段子里的媒体商业规律

1、媒体做的不就是资源整合的忽悠?

整合资源是不能空麻袋背米的,总要有些自家的资源。段子一中的老头,在向两位大佬推荐自己儿子时,估计得拿个照片什么的。长得歪瓜裂枣,就难了。可能还要个简历什么的,常青藤盟校毕业就更有说服力了。

同理,造手机也一样。你一个真屌丝,两头就会不太愿意和你接触。你是高富帅,愿意和你接触的概率就大了。你这个高富帅还很有名,概率又大了。做的ROM受到很多关注,概率又可以增大。

互联网行当的创业大抵就是这样的:没钱没用户,没用户也不会有钱。这时候的忽悠,有时候就得编故事,讲…唔…姑且称之为夸张的话吧。

夸张的话不是真话,不过不要紧,商业上是用结果说话的。当你搞定了钱搞定了用户之后,神坛之上,谁关心你当年是不是说夸张的话。老头的儿子做了副行长兼盖茨女婿之后,即便盖茨和行长发现上当了,又如何?到底,盖茨的女婿是副行长了,世行的副行长是盖茨女婿了。结果最重要。

有人以为,信息社会信息透明,这种两头忽悠会很难。好吧,只好由我这个书生来嘲笑你一下这个书生之见了。结构洞(信息不对称)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是存在的。

商人不太看得起文人,是因为文人不干实事,成天耍嘴皮子忽悠。反过来,文人也不太看得起商人,因为商人说到底也是耍嘴皮子忽悠,只不过前者是一直在耍嘴皮子忽悠,后者是在一些关键的环节点上,要耍嘴皮子忽悠。

大家一起耍嘴皮子忽悠,半斤八两,商业社会,压根就是一个忽悠社会。我一位学生留下的一个评论说得好(她其实是引用她朋友的话):

不会做人两头传,会做人的两头骗。

2、媒体的广告模式不正是段子二中的:老总、老太、律师?

这是一个什么商业规律呢?

用户、媒体、客户。用户和媒体之间有商业关系,可能免费,可能收费,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用户和媒体之间的关系,才是媒体和客户之间的交易关系中的产品:媒体把用户(受众)当成了产品卖给了客户。媒体和用户之间的买卖关系是亏本的,正如老太输了老总50万刀那样。那媒体和用户之间的关系这个产品卖给客户时,收益足以cover这个亏损,正如老太和律师之间的交易关系产生的所得。

不过,第二个段子和上一个把儿子弄成比尔盖茨的女婿这个段子不太一样的地方是,似乎这不是个多赢的结局。在上一个段子里,老头、老头的儿子、比尔盖茨、世行经理,大家都没什么损失,但在这个段子里,律师损失了呀。

现在我们就要看看广告最重要的切入点是什么了:其实很多商家是被迫的。你以为他们想打广告啊?两乐在广告上的缠斗,是一个典型的囚徒困境。打其实是浪费钱,不打呢?不打就是个死。

真正“受损”的其实是消费者(用户),因为如果商家不投入广告,成本就应该更低,他们就应该以更低的价格买到消费品。现在广告一来,只好掏更多的银子给广告买单。比如这位老总某种意义上是损失的:他脱下了裤子,还让一个素昧平生的老太摸了他的蛋蛋。

但我给受损打了个引号的原因在于,他们还是有利益的,因为广告,使得他们得以用极其低廉的成本获得了各种信息,银行老总被摸了蛋蛋,但得到了五十万刀,这事不亏。

所以,律师这个100万亏损要这么看。如果律师是被迫打这个官司的,这事就没法子,他以后会向银行老总提供律师服务时收取更多的费用(银行老总因为赢了50万,略略涨价也是可以接受的嘛)。在涨价的过程中,由于律师需要提供更多服务,他说不定还要雇个律师助理,嗯,很好,又提供了一个就业岗位。

这两个段子都告诉我们:其实,无论在媒体的资源整合中,还是在媒体与客户和用户的关系中,我们都是其他交易关系中的一个交易品,也就是说:我们是其他人棋盘上的棋子,当然,其他人也是我们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Tags: ,,.
02月 7, 2013

近日,浙报集团对原属于盛大的边锋浩方的并购获批,这桩31.9亿(刚开始报价35个亿,后来做了调整)的交易算是完成,整个并购还有些后续的事务性操作,预计3月份将画上一个句号。

这算是传媒集团对外拓展的一个例子,而且动静还比较大。32个亿不是小数目,浙报自身总净资产也不到10个亿。而且,一个原先搞内容信息的,忽然大笔出手购买游戏公司,中间的缘由,值得琢磨一番。

浙报集团,旗下38家媒体,覆盖总量号称超500万份,是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媒体公司。但在数字经济的冲击下,同样面临着媒体转型的问题。浙报的转型,相当有意思,因为它和中国通常意义上的媒体转型,非常不同。

一般而言,中国媒体转型路径本质上是转移存量。比如一份杂志有10万发行量,它就希望通过一些数字化载体的运作,将这10万读者转移到这些载体上。在基于这样的防守型策略上,如果还能获得一些新受众,那算是bonus。在我看来,甚嚣尘上的“全媒体战略”说穿了,其实就是这么一种转移存量的防守之道。

但一味防守是没啥用的,于是这种转移存量的转型路径,几乎没走通的(有个别依靠十分强势的品牌除外)。对于一个主要以新闻资讯为主的内容媒体来说,走全媒体道路,真得很危险。本来就体制也好、人员也好、思维方式也好都弱一些,还一味防守,不被打趴下才怪。

浙报算是一个异类,因为它依托一个名为传媒梦工场这样的投资机构,频频出击,投资了一些项目,比如科技博客虎嗅就是其中之一。按照梦工场的逻辑:既然我的体制、我的人员、我的思维方式都有些“传统”,一时半会也改不过来,为什么不去用新的体制、新的人员、新的思维方式做一个全新的东西呢?因为我现在手上还有点钱,38家媒体500万发行量还能供应出一点收入,趁完成上市,资产证券化了的当口,赶紧的。

这就是做增量的战略,属于进攻型。虽然现在还不能说是成功的,但值得尝试。它的策略不是在微观的内容制作、载体选择上,而是直接走资本运作的道路。浙江人,又得了一回风气之先。

不过,梦工场投的项目大多都是startup性质,32个亿的投资不是初创项目,就这个手笔,而且又是介入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游戏领域,这是什么动机呢?

浙报真正看中的是边锋浩方的用户。一个媒体集团,所谓500万总发行量,并不代表真正意义上的500万用户。发行量是一个很单向的数字,媒体自己很难知道究竟谁是我的读者,他们都有什么行为,好恶又是什么。而另外一头是,媒体的商业模式其实对用户依赖性很强(不知道用户的具体情况,广告行为只好是漫无目的的广播了)。边锋浩方恰恰有3亿用户(其中活跃用户2000万),32个亿,其实是买了3亿用户了。

从32亿买3亿用户,单用户值10元人民币出头一点点,这笔生意做得过做不过?见仁见智。一个配套的例子是,微软拿出85亿美元买入skype,买到的是后者7亿用户,单个用户10美元多,差不多(这里不能用汇率来套算,中国市场用人民币,全球市场用美元)。

那为什么是游戏?感觉上一个搞媒体的,去买个搞游戏的,似乎有点远。浙报集团极有可能打的是“文化产业”的算盘,游戏也是文化的一部分。浙报本身属于新闻信息类的媒体公司,这个部分实在太窄,有这个必要向外延拓展一下,做大自己的产业规模。这话稍嫌有点虚。不过下面这句话很实在:边锋是一个本地化属性特别强的公司,浩方则有体育平台的可能。

边锋起于杭州,主要用户覆盖在江浙沪,有着很明显的本地特征。浙报在策略上想多涉足本地化服务,而我个人一直认为,对于中国很多都市媒体而言,本地化服务是一条可选可为的发展路径。而起于上海的浩方,有一个电子竞技平台,在这个资产上,据悉浙报会和国家体育总局合作,搞一把声势更大的电子竞技运作。

事实上,浙报一直在寻觅真正意义上有用户的平台,就我所知,内部有一个开玩笑说,腾讯也是可以考虑的——当然,一来买不起二来人也不卖。但这个玩笑话说明一点,浙报很看重用户。虎嗅的投入是一种内容的延伸,但也有些项目并非如此,比如它投资过一个名为“微拍”的app项目,和内容关系不大,更多意义上的,是希望能培养出用户来。我的感觉是:恐怕梦工场将来还会出手,虽然不大可能是那么大当量级的数十亿投入,但在“用户”这两个字上,还是很饥渴的。

梦工场还有一个投资方向属于数据挖掘,这和它购买用户是配套的:用户买来了就要分析。它投资过一个搞微博数据研究的公司,对于边锋浩方这3亿用户,浙报非常有可能动手做数据分析的事。

最后还得说一下的,浙报手笔虽然大,但风险意识不是没有。从公开消息里可以发现,这笔交易里有一笔7个亿的尾款,浙报扣在手中权当保证金。盛大想要拿到这笔钱,给出的承诺是未来三年总计得有9.6个亿的利润,如果不够,得贴钱补上。浙报购入的这两个公司,体量较大的边锋,11年的利润不过2个亿,看来,盛大还得努力努力帮助浙报好好运作一下而不是卖了捞了银子就能跑路的。

浙报这个生意,做得过。

Tags: ,,,.
02月 6, 2013

一家名为GlobalWebIndex的机构近日发布数据报告称,微博的活跃度在大幅下降。其中新浪半年活跃度下降4成,腾讯则下降6成,而相对应的,twitter增长4成,是全球诸个社交平台增长之首。这份报告在网络上被广为转载,引起很多关注。

就事论事,这份报告相当让人怀疑。在中国的服务中,除了51.com的活跃度有所上升外,其它包括腾讯qzone、人人网、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全部大幅下降——而这几家恰恰代表着中国最火爆的网络社交服务。难道中国用户都不在使用社交服务了?这份报告没有涉及到微信,微信最近是非常火,但不至于火到把这些服务的风头全抢了的地步。

当下,的确有用户感觉到微博的活跃度在下降,但也有用户并没有这种感觉。由于微博是一种定制化媒体,个人的感觉并不能完全代表这个微博态势。之所以会产生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其实和微博运营的风格有关。

新浪微博和它所模仿的对象twitter是有极大区别的。比如说,微博非常注重热点事件的议程设置,它会在用户页面上设置两个板块来推动这些议程:一为发言框上部,一为右侧。长此以往,形成了一种靠热点事情来催动微博活跃的态势。故而,微博活跃度这个问题上,我推测在有受广泛关注的热点事件出现时,活跃度会飙升,而如果没有,活跃度下降也属正常。

靠热点事件推动,会带来一个不太好的后果:观众对事件的要求在增高。比如以明星婚事为例,早期微博上的婚事极受人关注,比如大S和俏江南少东家的联姻,所受到的关注绝非今天同等事件的热度可比。新浪有时候也会主动策划一些事,比如“杜甫很忙”这个话题,但话题火爆与否,对话题本身要求越来越高。人总是喜新厌旧的,围观多了而慢慢变得麻木,是让人感觉活跃度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二点重大区别在于,微博是精英人群驱动的。这里所谓的精英人群,指的是一二线城市社会地位在中上层的人群,并非指顶端人群。微博和twitter都搞所谓“认证”,但相对而言,twitter的认证门槛高很多,而微博则低不少,一般公司的主管、媒体的记者,只要提供证明材料,都会加上个V字认证。

微博从产品层面上,看似是去中心化的,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比如微博的设计上,评论、转发数一眼可见,而twitter还得再点上一下,这会让用户更在意这种数字,特别对于比较自恋的精英人群而言,这种设计很讨他们喜欢。精英人群喜欢与同是精英人群的群体互动(这在明星圈特别明显),互相抬轿,让人觉得微博繁荣得不得了。

精英人群比较爱赶时髦,得风气之先,迅速成了微博上的重要传播节点:他们有比较多的粉丝,一转发就会得到更多转发。但也正是因为他们爱赶时髦,微信一出后,又开始迅速迷上微信(当然,还有其它各种在移动互联网催生下的应用,比如一款可录音的拍照工具啪啪)。人的时间有限,在其它应用上多花了时间,自然在微博上少花了时间。精英人群开始懈怠后,一般网友会发现自己发的微博呼应较少,也就很正常了。

最近我的感觉是,微博有所谓“降级”的趋势,即普通用户上微博越来越多。可能很多人都会发现,类似“手机用户****”的用户在增多。这不能简单地称之为机器生成的僵尸粉。新浪在相对低端的城市努力推动定制机(即在售前就将微博客户端置入手机中),购买这类机器的用户点开客户端,就很容易生成一个“手机用户*****”。而这在我看来,是微博比较正确的一个选择路径:向更广大的人群中发展,成为一个在中国接地气的网络服务。

客观讲一句,过往的微博,太过“精英化”,动辄讨论特别严肃的话题,还被加上了一个“围观改变中国”的政治性期待,对一家商业公司是非常不利的。商业意义上而言,娱乐休闲是王道,即便微博过往的精英群体活跃度下降,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微博在向三四线城市的蔓延,反而可以让我们对它开始谨慎乐观起来。重点在于,越是精英人群觉得这东西对他们自身的包装、个人品牌塑造没用,微博的希望也就越大。

后记:这两日微博搞了一个派发红包的活动,我有天半夜两点多参与了一把,随之自动发了一条微博。该微博下破天荒地创造了数百个评论——我有过上千的转发,但没有这么多评论。这个活动的机制是只要有人领我的红包,就会自动发一条评论。已经有2000多万用户参与,而我一向认为微博用户一个亿。单从参与者的角度来看,新浪微博很好地展示了一把它的肌肉:用户还是很活跃的嘛

Tags: ,,.
02月 4, 2013

近日,浙报集团对原属于盛大的边锋浩方的并购获批,这桩31.9亿(刚开始报价35个亿,后来做了调整)的交易算是完成,整个并购还有些后续的事务性操作,预计3月份将画上一个句号。

这算是传媒集团对外拓展的一个例子,而且动静还比较大。32个亿不是小数目,浙报自身总净资产也不到10个亿。而且,一个原先搞内容信息的,忽然大笔出手购买游戏公司,中间的缘由,值得琢磨一番。

浙报集团,旗下38家媒体,覆盖总量号称超500万份,是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媒体公司。但在数字经济的冲击下,同样面临着媒体转型的问题。浙报的转型,相当有意思,因为它和中国通常意义上的媒体转型,非常不同。

一般而言,中国媒体转型路径本质上是转移存量。比如一份杂志有10万发行量,它就希望通过一些数字化载体的运作,将这10万读者转移到这些载体上。在基于这样的防守型策略上,如果还能获得一些新受众,那算是bonus。在我看来,甚嚣尘上的“全媒体战略”说穿了,其实就是这么一种转移存量的防守之道。

但一味防守是没啥用的,于是这种转移存量的转型路径,几乎没走通的(有个别依靠十分强势的品牌除外)。对于一个主要以新闻资讯为主的内容媒体来说,走全媒体道路,真得很危险。本来就体制也好、人员也好、思维方式也好都弱一些,还一味防守,不被打趴下才怪。(钛媒体注:浙报对外投资媒体的手笔中,最早为人所知的是耗资1亿元直接投资财新传媒的成立,财新在全媒体上的转型尝试也进行得颇早)

浙报算是一个异类,因为它依托一个名为传媒梦工场这样的投资机构,频频出击,投资了一些项目,比如科技博客虎嗅就是其中之一。。按照梦工场的逻辑:既然我的体制、我的人员、我的思维方式都有些“传统”,一时半会也改不过来,为什么不去用新的体制、新的人员、新的思维方式做一个全新的东西呢?因为我现在手上还有点钱,38家媒体500万发行量还能供应出一点收入,趁完成上市,资产证券化了的当口,赶紧的。

这就是做增量的战略,属于进攻型。虽然现在还不能说是成功的,但值得尝试。它的策略不是在微观的内容制作、载体选择上,而是直接走资本运作的道路。浙江人,又得了一回风气之先。

不过,梦工场投的项目大多都是startup性质,32个亿对边锋的投资却不是初创项目,就这个手笔,而且又是介入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游戏领域,这是什么动机呢?

浙报真正看中的是边锋浩方的用户。一个媒体集团,所谓500万总发行量,并不代表真正意义上的500万用户。发行量是一个很单向的数字,媒体自己很难知道究竟谁是我的读者,他们都有什么行为,好恶又是什么。而另外一头是,媒体的商业模式其实对用户依赖性很强(不知道用户的具体情况,广告行为只好是漫无目的的广播了)。边锋浩方恰恰有3亿用户(其中活跃用户2000万),32个亿,其实是买了3亿用户了。

从32亿买3亿用户,单用户值10元人民币出头一点点,这笔生意做得过做不过?见仁见智。一个配套的例子是,微软拿出85亿美元买入skype,买到的是后者7亿用户,单个用户10美元多,差不多(这里不能用汇率来套算,中国市场用人民币,全球市场用美元)。

那为什么是游戏?感觉上一个搞媒体的,去买个搞游戏的,似乎有点远。浙报集团极有可能打的是“文化产业”的算盘,游戏也是文化的一部分。浙报本身属于新闻信息类的媒体公司,这个部分实在太窄,有这个必要向外延拓展一下,做大自己的产业规模。这话稍嫌有点虚。不过下面这句话很实在:边锋是一个本地化属性特别强的公司,浩方则有体育平台的可能。

边锋起于杭州,主要用户覆盖在江浙沪,有着很明显的本地特征。浙报在策略上想多涉足本地化服务,而我个人一直认为,对于中国很多都市媒体而言,本地化服务是一条可选可为的发展路径。而起于上海的浩方,有一个电子竞技平台,在这个资产上,据悉浙报会和国家体育总局合作,搞一把声势更大的电子竞技运作。

事实上,浙报一直在寻觅真正意义上有用户的平台,就我所知,内部有一个开玩笑说,腾讯也是可以考虑的——当然,一来买不起二来人也不卖。但这个玩笑话说明一点,浙报很看重用户。虎嗅的投入是一种内容的延伸,但也有些项目并非如此,比如它投资过一个名为“微拍”的app项目,和内容关系不大,更多意义上的,是希望能培养出用户来。我的感觉是:恐怕梦工场将来还会出手,虽然不大可能是那么大当量级的数十亿投入,但在“用户”这两个字上,还是很饥渴的。

梦工场还有一个投资方向属于数据挖掘,这和它购买用户是配套的:用户买来了就要分析。它投资过一个搞微博数据研究的公司,对于边锋浩方这3亿用户,浙报非常有可能动手做数据分析的事。

最后还得说一下的,浙报手笔虽然大,但风险意识不是没有。从公开消息里可以发现,这笔交易里有一笔7个亿的尾款,浙报扣在手中权当保证金。盛大想要拿到这笔钱,给出的承诺是未来三年总计得有9.6个亿的利润,如果不够,得贴钱补上。浙报购入的这两个公司,体量较大的边锋,11年的利润不过2个亿,看来,盛大还得努力努力帮助浙报好好运作一下而不是卖了捞了银子就能跑路的。

浙报这个生意,做得过。

Tags: ,,,,.
12月 10, 2012

The Daily》,新闻集团号称投入3000万美元打造的基于iPad上的纯数字刊物,自2011年1月诞生,终结于2012年12月15日,享年不到两岁。它的华丽之死,是让今天仍苦苦挣扎于数字海洋中的媒体人需要去仔细回顾的。

在我看来,它大致败于三个地方:内容过于庞杂、积累不足却又想做收费订阅模式、以及其实并无太大意义的炫目技术的使用

内容品质是不是够高,这其实取决于阅读者,但由于阅读者形形色色,故而The Daily的内容到底是不是够好,莫衷一是。但有一点是有客观标准的:内容的宽度。The Daily的内容十分庞杂,几乎无所不包。在它诞生的发布会上,曾有人问及内容的取舍,The Daily的回答其实是相当躲闪的:每天去读读我们的社论就知道了,我觉得人们对于我们的言论还是有兴趣的。—— 这其实等于在说,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会聚焦于哪一部分。

在今天,大部分全国性大报都在很艰难的生存(除了个别特别有特色的大报),更何况The Daily这种“全球性大报”。庞杂的内容带来两个后果:其一制作成本较高,其二广告精准度不足。如果说前一个问题由于新闻集团内部媒体众多,还可以共享点资源以解决成本问题的话,后一个问题就相当难以越过了。The Daily很难告诉广告主它的受众究竟是谁,兴趣爱好在哪里这类能帮助广告主提高投入产出比的数字。按照哈佛大学Nieman新闻实验室主管约书亚•本顿的话来说,就是它在“与所有人,所有事竞争”。

内容十分庞杂的动因大概是默多克想将读者一网打尽:只要读我的The Daily,你们就不用再读其它什么媒体了。但读者们并不买个账。The Daily艰难运作两年,所发展的用户不过10万——这不是某个地区,而是全球意义上的。一份“全球性大报”对应的区区10万全球用户,足可以说明,庞杂内容并不受阅读市场欢迎。

10万用户的数字,主要缘于它是收费的——我想如果是个免费的应用,这个数字可能会是十倍。在面对数字新贵的冲击中,颇有一些媒体开始选用“收费”的模式,最有名的莫过于纽约时报和经济学人。纽约时报已经有一季的财报数字显示,它的订阅收入超过了广告收入;而经济学人更让人觉得夸张的地方是:25%用户选择订阅纸质版、25%用户选择订阅数字版,还有50%用户两者都订!——足以见得它的内容是多么得深得人心以至于用户忠诚度高到了这个份上。

但在看来,这两个似乎让人兴奋的例子其实一点都没有什么兴奋性,关键在于这两份媒体的积累是用百年来计算的。时间够长而屹立不倒,是它们最好的资源。但这种资源是没有可能学习的:悠久历史是唯一无法速成的东西。另外,与The Daily的庞杂所不同的是,这两份媒体其实都有它们鲜明的特色,一个长于时政评论分析,一个长于经济观察和研究。

收费墙不是绝对不可以做,但收费模式需要有两个前提:1、口碑够好,让人一看到你的品牌还没开始具体阅读就觉得这份媒体是值这个价的,一则来自皮尤的调查显示,84%的移动设备用户下载应用的重要前提是这个新闻应用的品牌。2、内容够聚焦,能够满足一部分特定人群的需求以至于他们觉得不掏钱买是不行的。The Daily两者都不具备,收费模式是很难走得通的。

最后一个原因属于技术性因素。The Daily每期的数据包都很大,至少高达40M,最夸张的一期是1个G,但它又必须在iPad这种高移动性的平板上才能阅读。如此大的数据包忽视了用户的使用场景:移动中。在这样庞大的数据包中,The Daily除了内容外,还附带了什么呢?

使用很炫目的技术来做的广告。目前尚不清楚The Daily广告中的监测方法,但以苹果严苛的审核来看,The Daily无法做到像桌面互联网那样使用cookies之类的跟踪技术。广告的监测其实很普通和传统。有意思的地方是:The Daily又想从读者手上赚到一笔订阅费,又想从广告商那里获取广告收入,本意是鱼与熊掌兼得,不过最后却是两者都没有讨好到。

就新闻集团和The Daily而言,可能还有第四个因素:The Daily在和同属默多克旗下的纽约邮报在打架,因为它们事实上在共享资源,但却又是两个经营实体,如何平衡它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是“公司政治”的范畴了。

默多克一次雄心勃勃的数字图谋失败了,付出了数千万美元的代价(这点与他当年买卖Myspace不同,那笔交易其实他是赚的),不过对于新闻集团338.8亿美元的年收入而言,这点损失不足以让默多克从此停下数字进军的步伐。The Daily之败,未尝不是他下一次再冲击时宝贵的经验与教训。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