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22, 2013

今年的8.15,有些冷清,当然,只是相对的。今年8.15,电商依然有一些活动,京东搞了一个狂欢8.15家电节,不过折扣大部分只有9折;苏宁则继续选择8.18搞四周年店庆;国美则有四天促销期,国美在线董事长亲自上阵吆喝,搞无购物亦可抽奖。但相较于去年几个电商在微博上的唇枪舌剑以及互相以对方为某种标准狂打价格战(比如刘强东宣称苏宁敢卖1元,京东的价格一定是0元,而李斌则反唇相讥说就是苏宁易购包括家电在内的所有产品价格必然低于京东,易迅也跑来要求苏宁和它进行比价),今年的8.15,大家似乎都有些厌战。

消费者更是有些“审美疲劳”,去年电商价格战打完,各方都忙不迭地主动宣告自家的战绩,京东称自己全天大家电销售破3.5亿,苏宁则宣布日销售3个亿,国美没透露数字,不过依然强调自己销售比平日增长4倍。但今年谁都没有说话,想必是消费者没怎么买账的缘故。

去年8.15之后,我在alexa上截了个图:

clip_image002

亚马逊与天猫基本没有参战,故而它们的流量曲线没有出现一个猛增的值,但它们的流量也并没有因为苏宁与京东的降价促销而减少,继续保持在它们原有的轨迹上。京东和苏宁,虽然创造了一个峰值,但降价促销之后,流量迅速回落到惯有水平。这说明,降价促销只能带来一时的流量,而并没有将整个网站的日常流量水平提高一个数量级。再往深里说一步,就是降价促销,对客户留存度这个电商核心指标,没有什么太大帮助。

核心问题是:降价和低价,其实完全是两回事。降价属于市场行为,大致上由一个企业的宣传部门(市场公关之类)牵头,而低价则属于经营行为,大致上是运营部门负责的。降价属于一个“运动式战役”,低价则是“日常就是这么过日子的”。

降价的目的其实就是“导入流量”,用牺牲暂时的毛利的手段,提高知名度。说穿了,就是花钱买人流。在今年3月举办的创业创新领导力论坛 上,刘强东坦承自家当时一天的亏损就超过了两个亿。如果整个商场的体验足够良好,那么这些钱大致上就会花得不冤。但问题在于这个体验足够良好。去年8.15的价格大战,纷纷传出先提高价格然后降价,或者降价商品无供货。这种体验自然会损伤“客户留存度”,最终导致被牺牲的毛利(如果有的话)白白牺牲。

对于今年相对沉寂的有克制的促销行为,我个人倒是比较乐见。这至少代表着一种成熟。电商终于明白:低价是零售业王道,而降价不过是一时之术。低价要求一个零售商对自己的成本做到极度抠门,在每一个环节上都要压榨出空间来,最终形成一个良性的毛利。传统的零售商的确有很多需要学习互联网理念的地方,但类似沃尔玛这种连白菜价出租的顶级办公楼的Offer,都要考虑再三,生怕毁了自己的勤俭文化,倒是值得电商们反过来向它们取经的。

老电影《芙蓉镇》里曾经对”搞运动“这种事,有着非常深刻的批判。运营企业,几乎是同理。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企业是纯靠搞运动搞出来的。是的,的确有很多成功的企业外部粗看它们成天搞运动,但其实运动的背后,是扎实的运营能力。

祝愿中国电商,从此告别搞运动时代,进入真正的健康的低价时代。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qq.com。

Tags: ,,.
05月 16, 2013

迄今在中国大陆一共有如下报业传媒集团上市:新华传媒(上交所交易代码:600825)、博瑞传播(上交所交易代码:600880)、粤传媒(深交所交易代码:002181)、华闻传媒(深交所交易代码:000793)和浙报传媒(上交所股票代码:600633)。

虽然行内时有“去年广告收入有增加”诸如此类的小道消息,但如果拿这几家报业传媒集团近期发布的2012年财报数据说话,则这些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报业传媒集团总体而言日子并不好过。即便如此,这其中也是有几家欢喜几家愁。浙报传媒是其中质地最好的上市公司。

根据各家上市公司最新公布的2012年财报,浙报传媒是同类上市报业传媒集团中表现最好的。2012年其净资产收益率达到22%,全年每股收益有0.67元。由于它是2011年借壳上市,故而尚无法与上一期进行同比比较。另外四家,则下行是整个报业传媒业的共同处境:博瑞传播2012年该项指标为12.66%,与2011的19.07%相比有下降。而2012年全年收益情况是每股0.46元。粤传媒2012年的净资产收益率7.65%,较2011年的11.16%同样有较大滑坡,2012年每股收益约0.4元;华闻传媒2012年净资产收益率为8.95%,同比小幅下滑。但利润上则稍逊一筹,全年只有近0.2元的每股收益;最早上市的新华传媒则境况最差,自2009年以来净资产收益率逐年下滑,2012年的年报数据显示,净资产收益率为4.29%,2011年尚有7.29%,下降较快。2012年全年每股收益仅为0.1毛钱。

纸媒遭遇困境,应该说是全球性的问题,一些名闻遐迩的全球性媒体集团同样利润在快速缩水。纸媒主营业务结构比较单一,在这五家上市公司中,除了华闻集团有一大块大宗商品贸易(毛利率其实十分低下),都是在发行、印刷和广告上打转。

新华传媒,上海的媒体公司,主要业务是新华书店和解放集团旗下诸多报刊的广告代理。2006年借壳上市。博瑞传播,四川的媒体公司,主要业务是四川诸多报刊(成都商报、每日经济新闻等)的广告经营以及印刷业务。粤传媒,广东的媒体公司,广州日报报业集团的上市公司,同样主营广告和发行印刷业务。华闻传媒,陕西的传媒公司,主要经营五报四刊的媒体业务。浙报传媒是浙报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2011年借壳ST白猫上市,它的主营业务是浙江地区报刊的广告和发行业务。

其中浙报传媒的广告毛利率是最高的 ,达到81.03%之多(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谷歌广告的毛利率6成的水平),而这项业务占据它整体收入的51%,依靠高利润的广告收入,浙报传媒成为上市报业传媒公司中质地最好的一家;尽管很多报业传媒公司的发行收入都在亏损,但浙报传媒的亏损额度也不算太大,基本能保持持平的规模。质地最差的纸媒公司新华传媒,广告上居然毛利率只有27.76%,让人匪夷所思。如果不是一项具有行业垄断优势的业务——新华书店的教材教辅图书发行——这家公司业绩立刻就会可能变成亏损。

(数据截止2012年年中,所谓主营一和二,是其收入占比最大的两项)

从财务指标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大家都面临数字经济的冲击,但冲击程度并不相同。有些媒体用“日薄西山”来形容恰如其分,而有些,则尚不至进入绝地。

这可能和媒体机制、地方管理有莫大的关系。

让我们比较一下五家中垫底的新华传媒与相对较好的浙报传媒。

上海媒体在上世纪末,在时任副书记龚学平的指令性操作下开始进行整合,形成所谓三大媒体集团:解放、文新和文广,前两者是纸媒为主的媒体公司。整合之后,无论是政府还是党,都管控甚严。尤其在陈良宇事件之后,管控更是加大。一方面,上海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城市之一,极度重视有其理由和原因,但另外一方面,这种重视也促使上海媒体产生了极大的对体制依赖度,以及不够灵活的运营手法。在市场经济面前,商业运作,应该说是遭遇极大的困境。上海是一座国际性大都市,但其实它的经济实力与文化发展程度并不相称。著名的“海派文化”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文化,彼时的媒体几无管制。而今天所谓的“海派文化”早就缺失了文化核心,这和上海的媒体管制是密不可分的。

这从京沪两地在纸媒进军互联网的道路上全然不同的操作手法中即可见一斑。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彭兰在她的《中国网络媒体的第一个十年》一书中就提到了“千龙模式”与“东方模式”之差。北京的千龙模式为民企实华开注资1700万占股45%,九家北京媒体以资源方式入股55%,2000年3月千龙网开通。而在两个月后开通的同样是由龚学平操刀的东方网则全然不同,它拒绝社会资金介入(上海实业曾愿意出资3亿,遭谢绝),还明确规定参与的14家媒体必须将自己的网站归入东方网。虽然无论是千龙还是东方,后期发展都不佳,但从一开始筹建时,就可以看出上海地方极其浓重的控制欲。

而浙江人则比较愿意冲在前面 。浙报传媒的母公司浙报集团,商业上行事手法极为大胆。在2011年11月与头号电商公司阿里巴巴签署了全媒体合作协议,计划在未来5年内投入20亿元,推动跨媒体融合。浙报传媒董事长高海浩在当时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该公司将以报刊新闻业务为核心,进一步向广播、影视、互联网、电影电视、动漫等大的传媒产业发展。今年年头出资32亿购买两个盛大旗下的游戏公司获批,让舆论为之咂舌。旗下专门搞了一个投资机构传媒梦工场,频频投资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项目,甚至还在杭州下属的县城中投资网吧。虽然这些投资都刚刚发生,还未到收获之时,但它的这种锐意进取,是国内诸多媒体集团中,不多见的。

浙报传媒的核心理念在于夺取“用户”,这是和“读者”完全不同的概念。读者是一个单向的传播词汇,且面容模糊,行为数据匮乏,媒体甚至不知道所谓的读者究竟读了哪几个版面的内容。投资盛大的游戏公司的原因就是他们看中了后者的“2亿用户”,32亿人民币购买2亿用户,单用户价格16元,相较于微软斥资85亿美元购买7亿用户的skype,大致相仿。—— 这是非常典型的互联网算账方法,因为互联网上正如谷歌所标榜的“以用户为中心,一切纷至沓来”。而这一点,可以说即便是粤传媒、华闻传媒这两家相对还努力转型的媒体公司,都没有这样的思维。

中国互联网,过去主要集中在北京和广东两地,电商崛起后,杭州有成为中国互联网第三个中心之势。坊间有传,上海当局曾发问为何阿里不会诞生在上海,其实答案已经很明白。这座根子里相对保守的国际性大都市,的确要好好思考一下,如何面对今天日新月异的数字时代了。以纸为媒介虽然没落了,但媒体集团未必。而一个互联网经济发达的城市,媒体,当是它重要的配套环境。

—— 纽约时报中文网 供稿 正式刊发有细微编辑 ——

题外话:华闻这个公司今年要注入新的资产,主体是国广(国际广播电台)。广播这个媒体这两年受数字经济冲击不大,反倒是交通拥堵让它日子还过得不错。看来华闻是要广播让财报更好看一点了。

对于国有媒体集团的大规模投资,其实是需要突破一些障碍的。这里面涉及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问题。但做投资,谁都知道不可能投十个成十个,必然有风险。主事者需要意识到这个问题。做生意哪有包赚不赔的道理,但国有资产不得流失恰恰是冲突的。

Tags: ,,,,.
04月 1, 2013

1、后奥运时代

2、电商自建物流是个伪命题

3、这是最好的爱情电影,没有之一

第一个,后*****。

乱用后****,是没有学过基本的社会学的表现。后***的用法,时间不是最重要的,与***有一个相反的意思才是这种用法最主要表达的意思。比如后现代社会理论,那是对现代社会理论的一个反动,是对现代社会理论基本假设和理论框架的反动,而不是想表达现代社会之后。后奥运时代,是和奥运的一次反动?怎么个相反法?

搞不清楚状况,一不小心写习近平接班后,后胡锦涛时代到来。嚓,你想约谈喝茶是不?

第二个,伪命题,用得实在太滥,建议先去学点基本的逻辑学。

命题这个词,它不是“问题”,它有严格的定义:是一种判断且必须是一种判断。命题有真有假。判断符合客观情况,为真命题,判断不符合客观情况,为假命题——注意,不是所有的句子都会是命题。这个伪命题是什么玩意儿?写作者是想表达这个是假命题呢,还是表达这个不是命题?

例子这句话,电商自建物流六个字很难说是一个命题,它没有判断。搞成命题应该是这样的:电商自建物流有助于电商发展。这个样子就像是个命题了。你可以说:电商自建物流有助于电商发展,是一个真(假)命题。不过这么写出来,好像有点啰嗦,缺少铿锵有力的动感。但我不得不说一句:电商自建物流是个伪命题这么个写法,铿锵是铿锵了,却一点不严谨。

另外一种理解是:电商自建物流不是一个命题。这话倒是对的,因为没有判断,当然不是一个命题。不过这好像是废话,铿锵的废话还是废话。写作者是想教一下基本逻辑学么?

第三个,没有之一

只能说写作者实在太狂妄了,你看过所有的爱情电影么?要表达这种类型的没有之一,总得先把所有的都看过吧?

另外一种变形的写法: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炸酱面,没有之一。这个倒是能成立,人说了,在ta吃过的当中是最好的。但是,我还是要说,你丫的世面见得太少了,你吃过几种炸酱面啊?

Tags: ,,.
12月 20, 2012

此刻我开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是:2012年11月11日23点。今天是著名的“光棍节”——说来也有趣的是,其实这个日子和其它节日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它是一个彻头彻脑商业公司制造出来的节日,历史不过四年(后记:何威老师曾经写过一篇东西,考证这个光棍节到底是怎么出来的,看上去并非淘宝自创,权且录以备忘。),但是,连我母亲这样年近七十的人,都知道天底下还有这么个节日。

2009年,淘宝创造出光棍节这个名目,当年该日流水超过5000万。第二年,流水就做到了9.36亿的规模。而到了2011年,则再创高峰:52亿流水。今年的光棍节,则高达百亿。网上有这样的数据来说明2012年11月11日这一天的火爆:

“凌晨0点后第一分钟,超过1000万独立用户涌入天猫。10分钟后,支付宝成交额达2.5亿。37分后,这一数字越过10亿线。1点10分,天猫全站的支付宝成交额达到了20亿元。2个小时后流水就达33.7亿。20点50分左右支付宝交易额已过166亿,临近24点时支付宝交易额突破了180亿。”——支付宝交易额当然不一定都是淘宝及天猫的流水,但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明它们的业绩。大约在22点许,已经传出消息,销售额过百亿。

如此数字的销售额说明什么?一个可以对照的数字是:2012年十一黄金周上海395家主要零售企业一周的销售总额也不过50亿——这个数字在11日当天的早上8点多,支付宝交易额已经突破它了,才短短8个小时而已。

但销售额不是利润,相比到处听说有商家卖了多少多少货——很夸张的一个故事是,去年一个商家为了打订单把打印机都给打坏了——商家赚钱这件事却不太听闻。在中国电商整体毛利率偏低的情况下,号称5折促销的光棍节,对商家而言,赚够了吆喝但是否赚钱,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有人认为,借助这样的促销机会甩掉点尾货也不错。不过,中国电商第三季度整整三个月也不过3000亿不到,这一天的100多亿就全部是尾货?又有多少商家是不得不加入到这样一个名为狂欢实为价格绞肉机之中呢?

光棍节的消费者自然总体而言是赢家,但从商业组织来看,最大的赢家是淘宝和天猫。利用光棍节这个凭空捏造出来带有那么三分屌丝气味的节日,淘宝和天猫继续树立它们是网购的第一选择。而它们的坐大,其实未必见得全是好事。

其实淘宝总体而言是一个封闭的平台,因为它对商家部署外链指向自己的网店(独立B2C)看得很紧。曾经有过一轮所谓“去淘宝化”的电商独立运动,但在商业上惨淡经营的现实面前,电商不得不又重回淘宝。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淘宝能给它们带来流量。这件事在我眼里已经很有些饮鸩止渴的味道了:为了淘宝带来的流量,电商们不得披挂上阵去响应淘宝的一系列促销活动,哪怕明知卖得越多亏得越多也必须跟随,不然的话,可能死得更早也死得更惨。

早些年淘宝就设法屏蔽了百度对它的搜索。这个看似减少自己对百度依赖性的操作,事实上是在堵住商家对百度的依靠。淘宝在网络上已经近乎一个孤岛,所有的岛民唯淘宝政策马首是瞻。天猫的提价,波澜不惊地就跨了过去,已经说明它对整个生态说一不二的掌控力。在这个生态中,所有的玩家,都是在陪太子读书。

淘宝不仅在“电子”上建造了它的墙,让商家很难引流,在实际“商务”环节中也在造墙。有媒体援引一位商家的话说,“京东要求我们要给它与天猫相同的促销支持力度,那些天猫主场的产品,也要支持给京东。而天猫就表示,如若给天猫用于双十一促销的货,只要其他平台跟了,那么天猫就将货撤下来。”淘宝店小二的手段江湖中屡有耳闻,而聚划算老总被捕,更是揭露了在光鲜的交易流水背后的黑暗。只要淘宝在不断地建墙,墙内的腐败、贪赃,就必定延绵不绝。可以这么说,不反腐商家亡,而反腐呢?淘宝亡。

易凯资本的王冉就认为双十一促销是人为拉出的销售波峰,总体增量(比如一段时日里)未必增加多少,还给商家的物流仓储客服制造瓶颈。他更认为光棍促销是强化消费者对价格的意识,唯价格是从的必然后果是电商整体远离健康毛利。这些话不无道理。这样的结果,只是在强化淘宝的江湖地位和墙的高度厚度,加大商家对淘宝已经畸形的依赖度,对整个商业生态,并非好事。

零售业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像淘宝这样的公司,即便是沃尔玛,都没有到如此强势的地步。但淘宝做到了。它用一种不健康的生态运作方式,不断深化它的强势。可马云偏偏要说,商家要感恩消费者,故而要促销。真不晓得在光棍节这天,看似免费却其实大收广告费的淘宝、交易抽头外加实为入场费的天猫,有没有什么实际行为来感恩商家?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