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 22, 2013

iDoNews 小牛注:在过去的一周里,中国互联网大事不断,谷歌中国换帅,新浪微博商业化,还有一笔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规模的并购案。

写IT时评其实没什么特别大意思,时评文章基本上都是过了一周就不能看了。但互联网总是有些大事发生,作为一个科技专栏作者,也时不时要写些时评。这就是个赚稿费的事儿,看官有兴趣就点击链接看看,没兴趣就拉倒。

再说一遍,时评这玩意儿,没什么太大价值

<纠结的谷歌中国>

供稿网易科技专栏,谷歌中国换帅,简单聊两句。核心观点是:谷歌大概要在中国发android的力,至于搜索嘛,好吧,总不能没有,是吧?

<新浪微博商业化或可期待>

应腾讯科技Σping栏目之邀,写了个PK式的文章,PK对象为阑夕。我注意到阑夕的第一篇文章就是那个七问微博,那篇文章是阑夕诸多文章中最不靠谱的一篇,因为他的那个数字依据根本就是瞎扯淡。对微博施以“黑”最靠谱的数字研究是我做的,去年十月我说它只有1亿用户,微博后来乖乖地把相册使用人数给模糊化了

我大概是成名的IT作者中最早黑微博的一位,搞得新浪很多人不待见我。黑它的理由其实很简单:股价太高了。(当然,我也写过一两篇情绪之作,痛骂一顿了事)。今天我不黑它了,道理依然很简单:股价跌了呗。

至于什么用户体验,我和大家说句大实话吧:用户体验这个事,基本上就是个笑话。中国互联网没一个著名产品是用户体验好的(嗯,包括微信),但一点不妨碍数百亿美元公司的出现。用用户体验来论证人赚不了钱,幼稚。

关键是需求是否够硬够刚。中国这个社会,由于某些管制使得我们很难参与到政治话题上。娱乐和发泄成为最重要的业余生活。新浪微博是中国传播里最强、影响最大的全民吐槽平台,这个需求够硬够刚。只要需求成立,伤害用户体验的商业化,那不是什么大事。飘点广告,没毛个危险。

<买对了 买贵了>

百度这个手笔太大了,买91是中国史上最大的互联网业界交易,这么大案子我不说两句,不好意思自称IT评论者。于是主动写了篇东西给钛媒体。核心观点是:虽然价格太高,但只能买。所以叫买对兼买贵。

Tags: ,,.
04月 2, 2013

无社交,不媒体。这句话似乎已经成为当下很多人的共识。社会化媒体以及社交网络对传播的推波助澜是显而易见的,这句话有两层含义:1、不借助社会化的推广传播速度不够快;2、如果对社会化不够热衷,媒体自己也很难在传播上保持原有的地位。

我个人的一个体验就是,我的博客在前微博时代,发一篇新文章的当天,获得几千个独立IP访问是没有问题的。到了微博时代后,我用一个插件把博客和微博关联起来,也就是一个标题、一小段摘要和一个超链接,当天的IP迅速降低到几百个。我从来不做长微博,也很少就自己这条关联微博反复使用转发让更多人看到,基本上属于自生自灭状态。有时候这个插件还会出个故障,没有同步到微博上,于是,那篇博文的访问量就会可怜地在1~200之间徘徊。

这就是无社交不媒体的真实力量。我不太知道中国当今还有什么正儿八经的媒体不在社交网络上厮混着,至于自媒体,不靠这个基本就没法玩了。这是现实,已经不再需要数字佐证了。但这件事总让我觉着有些怪异,新闻当然传播得越快越好,但也有很多东西是需要静下心来慢慢品读的。

我一点也不否认我是一个GR的死忠。首要原因在于要看的博客实在太多,而博客的更新频率不好把握,恰好RSS推送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不再需要频繁地上个人的博客站点看看有什么更新。另外一个原因在于,GR的阅读环境很“私人”,虽然它有一个分享区,但也可以不去看。基本上我在看GR里的东西时,就是和作者对话,与旁人无涉。

GR以前准备了两个功能按钮,一为收藏,二为分享。我觉得GR的产品经理非常清楚这两个行为代表着截然不同的风格。收藏就是纯为阅读者自己,是向内的,但分享是为了阅读者和朋友,是向外的。一个是真正的对此文的需要,一个则有很强的作秀感。

社会学家戈夫曼有一个“拟剧理论”,通俗点说就是人生如戏,我们都在扮演各种角色。戈夫曼认为,每个人在一个特定的场景里都有前台和后台。比如教师辛辛苦苦地备课就是他的后台,第二天在讲堂上行云流水脱稿大谈就是前台,他一般不会让学生看到他为了行云流水而付出的苦哈哈的努力。我套用这个理论,GR的收藏就是后台功夫(其他人不知道),但分享就是前台功夫,老实说一句,有很多人分享并不是他真仔细看过了这篇文章,而是去彰显他的品位——我是看这种文章的。

GR关闭后,GR的前产品经理Brian Shih在Quora上披露,“2008——让我们放弃去构建OpenSocial。2009 ——让我们放弃去建立BUZZ。2010 ——让我们放弃去建立Google+。”其实,GR的上一次大变动就是把收藏去除、分享打通Google+。谷歌的确意识到“无社交不媒体”,但也许它搞错了一点,GR是一种阅读工具,而不是新闻媒体。

但你也不能责怪谷歌什么,商业上GR没有盈利点,很难支撑下去。从大局来讲,搜索引擎原来起到的是一个媒体功能,为了避免被Facebook压过而成为附属(看看今天中国媒体和微博之间的关系就知道了),谷歌迫切要集结一切力量来运作它的社交网络。而社交的核心却是:外向作秀,而非内向私行为

一个现实社会,每个人都需要扮演,同样,一个网络社会,也要给每个人扮演作秀的机会和可能,无此不成社交。GR的调性太过内向,即便和Google+打通,总有气场不合之感。

在社交的大旗下,GR就此芳消玉陨,终于2013年7月1日。RSS的确不死,但RSS将为外向扮演服务,而不再是内向私阅读。

Tags: ,,.
03月 11, 2013

虽然谷歌官方从来没有公开说过,但从整个态势来看,谷歌是有点“微软模式复制”的味儿的:依靠操作系统,统领整个产业。微软对PC产业的影响力大到什么程度呢?吴军在《浪潮之癫》这本书中专门提及:05年vista系统终于上市(上一个系统XP发布于01年),股价下跌了20%到40%的英特尔、惠普、戴尔等厂商才算迎来了好日子,06年股价纷纷上扬。人们更新PC这个硬件的重要动力之一就是:更庞大更消耗资源当然也有更多功能的操作系统面世了。

谷歌和微软所面对的外部环境是不同的。首先是竞争者。在XP面世之前,windows系统的版本更迭大致以两年为一个周期,随着微软已经在桌面端将苹果打到无还手之力(一度微软还给落魄中的苹果提供资金,原因在于它需要一个竞争对手免遭托拉斯起诉),版本更新频率就没这个必要那么快了。其次是生态中的玩家,虽然PC制造商都是重型公司,但并没有一个可以遥遥领先到让第二名望尘莫及的地步。即便戴尔一度是PC出货最大的公司,但它对惠普、IBM、联想之类的领先,并非不可追赶的。

虽然苹果在智能手机中的份额受android大幅增长而滑落到13.9%(去年第三季度gartner数据),但苹果的力量依然不容小觑。而在android阵营中,三星是当之无愧的老大,移动广告公司Millennial Media声称三星手机在美国份额占到了46%。与PC制造业所不太相似的是,智能手机对专利和零部件要求较多。三星拥有的专利数甚至超过了苹果,零部件上有着排名第二HTC所无法比肩的完整产业布局(与PC厂商不太会涉及芯片不同的是,三星在半导体领域也卓有成效)。谷歌要想在移动智能手机端扮演微软的角色,困难度极大。

于是谷歌不得不小心从事。一方面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以增强自己在硬件制造上的话语权(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一种备胎),形成一定的威慑力,一方面继续保持系统版本的迭代速度。谷歌虽然为自己的android系统免费加了个时间:五年,但我个人的看法是,这个系统应该属于永久免费。因为谷歌在这点上和微软不同,它是靠广告作为主营收入的。系统免费有助于android机的市场覆盖,对广告而言,至关重要。

但谷歌目前拥有两个核心武器,三星尚无一定的能力与之竞争。

其一为应用商店。到去年年中,google play上已经有60多万个应用,总下载次数超过200亿次。这个数字距离苹果的应用商店65万应用数和300亿下载有一点距离,但距离已经不大了。反观三星,它的应用商店几乎可以用“不值一提”来形容。应用商店直接控制着应用的分发和变现,实际上就是控制着智能手机的种种用途。谷歌显然比三星的话语权更强。

今年2月份,三星发布了一个应用分成的政策。第一个半年应用开发者可以获取100%的收入,第二个半年获取90%。第二年获取80%,一直到第三年才会和谷歌苹果的分成方式持平:70%。三星这项政策已经得到了游戏巨头EA的欢迎。但这个方式与其说是去瞄向和谷歌竞争的,不若说是和苹果竞争的。因为对于android系统来说,应用本身产生收入(无论是付费还是应用内收费)本就不是它的强项。

这就是谷歌的第二个极其强大的武器:移动广告。佩奇在三季度财报后的分析师会议上说,整个2012年年度谷歌在移动广告上将获得80亿美元的收入,而2011年不过25亿美元的规模,“我对这块业务并无担忧”,佩奇的口气相当之大。eMarketer说全美半数移动广告支出都投入了搜索广告,而谷歌占据了移动搜索整体营收的95%以上,不要说三星,就是坐拥10亿用户的Facebook都难以与之匹敌。

从两个企业的调性来看,一个强于硬件制造和发售,一个则强于依靠软件+广告的商业模式,整体上而言,合作还是略大于竞争。与同样使用android作为内核的亚马逊比较而言,谷歌更需要防范的是这个把谷歌系列服务都从系统中去除的野心家。当然,各自搞一些分散赌注弄点备胎的手段都是必然的,但这并不会影响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共同对抗苹果的态势。

三星不会是下一个苹果,谷歌也不会是下一个微软。

Tags: ,,.
02月 17, 2013

谷歌有一个名为“谷歌流感趋势”的工具,它通过跟踪搜索词相关数据来判断全美地区的流感情况(比如患者会搜索流感两个字)。近日,这个工具发出警告,全美的流感已经进入“紧张”级别。它对于健康服务产业和流行病专家来说是非常有用的,因为它的时效性极强,能够很好地帮助到疾病暴发的跟踪和处理。事实也证明,通过海量搜索词的跟踪获得的趋势报告是很有说服力的,仅波士顿地区,就有700例流感得到确认,该地区目前已宣布进入公共健康紧急状态。

这个工具工作的原理大致是这样的:设计人员置入了一些关键词(比如温度计、流感症状、肌肉疼痛、胸闷等),只要用户输入这些关键词,系统就会展开跟踪分析,创建地区流感图表和流感地图。谷歌多次把测试结果(蓝线)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报告(黄线)做比对,从下图可知,两者结论存在很大相关性:

但它比线下收集的报告强在“时效性”上,因为患者只要一旦自觉有流感症状,在搜索和去医院就诊这两件事上,前者通常是他首先会去做的。就医很麻烦而且价格不菲,如果能自己通过搜索来寻找到一些自我救助的方案,人们就会第一时间使用搜索引擎。故而,还存在一种可能是,医院或官方收集到的病例只能说明一小部分重病患者,轻度患者是不会去医院而成为它们的样本的。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大数据”的应用例子,舍恩伯格的这本《大数据时代》受到了广泛的赞誉,他本人也因此书被视为大数据领域中的领军人物。大数据起源于数据的充裕,舍恩伯格在他的另外一本书《删除》中,提到了这些源头。

1、信息的数字化,使得所有信息都可以得到一个完美的副本;2、存储器越来越廉价,大规模存储这些数字信息成本极低;3、易于提取:数据库技术的完善使得这些存储的信息能够被轻易按照一定的条件搜索出来;4、全球性覆盖,网络是无国界的,a地的数字信息可以让远在天边的b地调用。

当我们掌握有大量的数据后,便可以开始进行所谓“大数据”的操作。大数据在舍恩伯格看来,一共具有三个特征:全样而非抽样,效率而非精确,相关而非因果。

第一个特征非常好理解。在过去,由于缺乏获取全体样本的手段,人们发明了“随机调研数据”的方法。理论上,抽取样本越随机,就越能代表整体样本。但问题是获取一个随机样本代价极高,而且很费时。人口调查就是典型一例,一个稍大一点的国家甚至做不到每年都发布一次人口调查,因为随机调研实在是太耗时耗力了。

但有了云计算和数据库以后,获取足够大的样本数据乃至全体数据,就变得非常容易了。谷歌可以提供谷歌流感趋势的原因就在于它几乎覆盖了7成以上的北美搜索市场,而在这些数据中,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去抽样调查这些数据:数据仓库,所有的记录都在那里躺着等待人们的挖掘和分析。

第二点其实建立在第一点的基础上。过去使用抽样的方法,就需要在具体运算上非常精确,因为所谓“差之毫厘便失之千里”。设想一下,在一个总样本为1亿人口随机抽取1000人,如果在1000人上的运算出现错误的话,那么放大到1亿中会有多大的偏差。但全样本时,有多少偏差就是多少偏差而不会被放大。诺维格,谷歌人工智能专家,在他的论文中写道:大数据基础上的简单算法比小数据基础上的复杂算法更加有效。

数据分析并非目的就是数据分析,而是有其它用途,故而时效性也非常重要。精确的计算是以时间消耗为代价的,但在小数据时代,追求精确是为了避免放大的偏差而不得已为之。但在样本=总体的大数据时代,“快速获得一个大概的轮廓和发展脉络,就要比严格的精确性要重要得多”。

第三个特征则非常有趣。相关性表明变量A和变量B有关,或者说A变量的变化和B变量的变化之间存在一定的正比(或反比)关系。但相关性并不一定是因果关系(A未必是B的因)。

亚马逊的推荐算法非常有名,它能够根据消费记录来告诉用户你可能会喜欢什么,这些消费记录有可能是别人的,也有可能是该用户历史上的。但它不能说出你为什么会喜欢的原因。难道大家都喜欢购买A和B,就一定等于你买了A之后的果就是买B吗?未必,但的确需要承认,相关性很高——或者说,概率很大。

舍恩伯格认为,大数据时代只需要知道是什么,而无需知道为什么,就像亚马逊推荐算法一样,知道喜欢A的人很可能喜欢B但却不知道其中的原因。这本书的译者天才教授周涛则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放弃对因果性的追求,就是放弃了人类凌驾于计算机之上的智力优势,是人类自身的放纵和堕落”。

这个争议在我看来,双方讨论的可能不是一回事。舍恩伯格在这本书中完全不像他在《删除》一书中表现得那么有人文关怀,这是一本纯商业的书籍,商业本来就是以结果为导向的。但周涛谈论的却和“人工智能”有关。

吴军在他的《数学之美》中曾经提到,人工智能领域曾经走过一个很大的弯路,即人们总是试图让计算机理解人类的指令——注意,是理解,不是知道。但折腾了很多年,发现计算机的理解力实在白痴得比三岁小孩还要弱。最终人工智能放弃了这条途径,而改为数据传输和匹配。举个例子说,你在进行语音输入的时候,事实上计算机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或者说,完全不理解你的意思),但不妨碍它能够准确地把你说的话尽可能地用字符表达出来。苹果的Siri是很神奇,但它其实并不懂你的意思,而只是你的语音数据和它的后台数据一次匹配而已。

因果关系涉及到“理解”这个范畴,而不是简单的知道或匹配。舍恩伯格所谓放弃因果而寻求相关,是因为他本来就是写本商业书,要具体指导商业运作的,周涛所谓不可放弃因果,因为他是一名学者,并不完全站在赚钱这个角度上。换而言之,周涛看的是长远的未来,舍恩伯格讨论的是眼下。

在可以看到的未来中,可能计算机掌握不了三岁小孩的理解力,计算机和人类之间的象棋比赛,一个在思考,一个在做数据匹配,两者虽然都在下棋,路径却全然不同。人类可以暂时不用过于担心计算机来统治人类,因果关系这种理解,还是掌握在人类手中的。

大数据时代是信息社会运作的必然结果,而借由它,人类的信息社会更上一个台阶。农业社会人们以土地为核心资源,工业时代转为能源,信息社会则将变更为数据。谁掌握数据,以及数据分析方法,谁就将在这个大数据时代胜出,无论是商业组织,还是国家文明。

Tags: ,,.
12月 17, 2012

上周市场开始流传谷歌意图购买团购站高朋(Groupon)的消息,随之高朋股价大幅上扬23%,市值已接近30亿美元。

2010年12月,在高朋未上市之前,谷歌就曾经向它摇出橄榄枝,价码不断上升,最终要约价达到60亿美元之巨,但被高朋拒绝。这成为当年年终的互联网大事件,也为整个团购业继续如火如荼的发展提供了助推力。一年后高朋上市,但业绩却一直表现不佳,股价下跌了81%,团购模式也遭到广为质疑,最严厉的抨击是:这是一种庞氏骗局。

谷歌此次传出要继续购买高朋的消息,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现时高朋已不过3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要约的一半),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代表谷歌对团购模式基本上是认可的呢?

团购模式疯狂烧钱之后,迅速冷却下来,团购也开始从“打折促销”向“为本地服务类商家提供客源”转型。所有人都看到,移动互联网与桌面互联网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位置”,而基于位置所提供的服务,最好的就是本地服务。团购(其实已经和过去的纯打折团购意义不同了)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作为线上最强悍的互联网公司谷歌,也在线下做了很多努力。比如谷歌的无人汽车项目,早就投入到谷歌街景的拍摄中,作为谷歌地图中的一部分谷歌街景,是谷歌本地化服务中的一个基石性质的模块。另外,谷歌在收购高朋未果后,于2011年4月推出了Google offers,以对抗Groupon和LivingSocial。

不过谷歌公司是一个带有很强烈的工程师基因的技术公司,而团购——某种意义上讲——就是靠线下人海式的地推模式建立起来的业务。谷歌一直强调的是“平台”而不是“供应商”,需要靠人力为之的为商家提供折扣通路的供应商角色,谷歌并不怎么玩得转。Google offers围绕这NFC和谷歌电子钱包运作,与Groupon这种团购,其实区别很大。谷歌的触角,依然和不那么高科技的本地商家离得很远。到了今年9月,这个服务的主管已经离职。

高朋虽然一直争议不断,但运作数年,毕竟建立起了一支庞大的线下销售队伍和商户关系。事实上,高朋的商业模式,剥开“低价促销”的外层,可以看到,它和谷歌的商业逻辑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谷歌商业模式的一个核心就是“小单生意”,在占据谷歌收入97%以上的广告收入中,前五十大广告主为谷歌贡献的广告收入占比不过6-7%。把2011年它的十大类广告行业的投放第一名相加,共计4亿美元,占2011年广告总营收379亿美元的1%多一点。谷歌向来喜欢小客户,小客户会使得它的商业模式非常牢固。

但很多本地化小商家过往是游离在互联网之外的,谷歌并未将它们吸引过来。但团购却是它们触网的一种启蒙。谷歌所想发展的所谓团购,是它O2O道路的一个重要工具。这个道理,其实和国内网络巨头腾讯涉足并整合它的团购业务,是一样的。当价格合适后,谷歌再度动起纳入囊中的念头,并不奇怪。

Tags: ,,,.
12月 13, 2012

上周市场开始流传谷歌意图购买团购站高朋(Groupon)的消息,随之高朋股价大幅上扬23%,市值已接近30亿美元。

2010年12月,在高朋未上市之前,谷歌就曾经向它摇出橄榄枝,价码不断上升,最终要约价达到60亿美元之巨,但被高朋拒绝。这成为当年年终的互联网大事件,也为整个团购业继续如火如荼的发展提供了助推力。一年后高朋上市,但业绩却一直表现不佳,股价下跌了81%,团购模式也遭到广为质疑,最严厉的抨击是:这是一种庞氏骗局

谷歌此次传出要继续购买高朋的消息,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现时高朋已不过3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要约的一半),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代表谷歌对团购模式基本上是认可的呢?

团购模式疯狂烧钱之后,迅速冷却下来,团购也开始从“打折促销”向“为本地服务类商家提供客源”转型。所有人都看到,移动互联网与桌面互联网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位置”,而基于位置所提供的服务,最好的就是本地服务。团购(其实已经和过去的纯打折团购意义不同了)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作为线上最强悍的互联网公司谷歌,也在线下做了很多努力。比如谷歌的无人汽车项目,早就投入到谷歌街景的拍摄中,作为谷歌地图中的一部分谷歌街景,是谷歌本地化服务中的一个基石性质的模块。另外,谷歌在收购高朋未果后,于2011年4月推出了Google offers,以对抗Groupon和LivingSocial。

不过谷歌公司是一个带有很强烈的工程师基因的技术公司,而团购——某种意义上讲——就是靠线下人海式的地推模式建立起来的业务。谷歌一直强调的是“平台”而不是“供应商”,需要靠人力为之的为商家提供折扣通路的供应商角色,谷歌并不怎么玩得转。Google offers围绕这NFC和谷歌电子钱包运作,与Groupon这种团购,其实区别很大。谷歌的触角,依然和不那么高科技的本地商家离得很远。到了今年9月,这个服务的主管已经离职。

高朋虽然一直争议不断,但运作数年,毕竟建立起了一支庞大的线下销售队伍和商户关系。事实上,高朋的商业模式,剥开“低价促销”的外层,可以看到,它和谷歌的商业逻辑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谷歌商业模式的一个核心就是“小单生意”,在占据谷歌收入97%以上的广告收入中,前五十大广告主为谷歌贡献的广告收入占比不过6-7%。把2011年它的十大类广告行业的投放第一名相加,共计4亿美元,占2011年广告总营收379亿美元的1%多一点。谷歌向来喜欢小客户,小客户会使得它的商业模式非常牢固。

但很多本地化小商家过往是游离在互联网之外的,谷歌并未将它们吸引过来。但团购却是它们触网的一种启蒙。谷歌所想发展的所谓团购,是它O2O道路的一个重要工具。这个道理,其实和国内网络巨头腾讯涉足并整合它的团购业务,是一样的。当价格合适后,谷歌再度动起纳入囊中的念头,并不奇怪。

Tags: ,,,.
12月 11, 2012

上周市场开始流传谷歌意图购买团购站Groupon的消息,随之Groupon股价大幅上扬23%,市值已接近30亿美元。

2010年12月,在Groupon未上市之前,谷歌就曾经向它摇出橄榄枝,价码不断上升,最终要约价达到60亿美元之巨,但被Groupon拒绝。这成为当年年终的互联网大事件,也为整个团购业继续如火如荼的发展提供了助推力。一年后Groupon上市,但业绩却一直表现不佳,股价下跌了81%,团购模式也遭到广为质疑,最严厉的抨击是:这是一种庞氏骗局。

谷歌此次传出要继续购买Groupon的消息,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现时Groupon已不过3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要约的一半),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代表谷歌对团购模式基本上是认可的呢?

团购模式疯狂烧钱之后,迅速冷却下来,团购也开始从“打折促销”向“为本地服务类商家提供客源”转型。所有人都看到,移动互联网与桌面互联网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位置”,而基于位置所提供的服务,最好的就是本地服务。团购(其实已经和过去的纯打折团购意义不同了)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作为线上最强悍的互联网公司谷歌,也在线下做了很多努力。比如谷歌的无人汽车项目,早就投入到谷歌街景的拍摄中,作为谷歌地图中的一部分谷歌街景,是谷歌本地化服务中的一个基石性质的模块。另外,谷歌在收购Groupon未果后,于2011年4月推出了Google offers,以对抗Groupon和LivingSocial。

不过谷歌公司是一个带有很强烈的工程师基因的技术公司,而团购——某种意义上讲——就是靠线下人海式的地推模式建立起来的业务。谷歌一直强调的是“平台”而不是“供应商”,需要靠人力为之的为商家提供折扣通路的供应商角色,谷歌并不怎么玩得转。Google offers围绕这NFC和谷歌电子钱包运作,与Groupon这种团购,其实区别很大。谷歌的触角,依然和不那么高科技的本地商家离得很远。到了今年9月,这个服务的主管已经离职。

Groupon虽然一直争议不断,但运作数年,毕竟建立起了一支庞大的线下销售队伍和商户关系。事实上,Groupon的商业模式,剥开“低价促销”的外层,可以看到,它和谷歌的商业逻辑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谷歌商业模式的一个核心就是“小单生意”,在占据谷歌收入97%以上的广告收入中,前五十大广告主为谷歌贡献的广告收入占比不过6-7%。把2011年它的十大类广告行业的投放第一名相加,共计4亿美元,占2011年广告总营收379亿美元的1%多一点。谷歌向来喜欢小客户,小客户会使得它的商业模式非常牢固。

但很多本地化小商家过往是游离在互联网之外的,谷歌并未将它们吸引过来。但团购却是它们触网的一种启蒙。谷歌所想发展的所谓团购,是它O2O道路的一个重要工具。当价格合适后,谷歌再度动起纳入囊中的念头,并不奇怪。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