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1, 2013

马云最近就“中国互联网管制”的事发表了一点看法,他认为,中国政府控制互联网,互联网管制,管制能管制出六亿互联网用户的话,这种国家管制很有水平啦。管制能管制出,全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有三四家是中国的,很牛啦,云云。

他这话其实有问题,很大而化之。我们还是要用数字说话。

我在06年的时候,留心了一下当时的Alexa排行:

1. Yahoo! www.yahoo.com

2. Google www.google.com

3. Microsoft Network (MSN) www.msn.com

4. Yahoo!カテゴリ www.yahoo.co.jp

5. 百度 www.baidu.com (中国网站)

6. 新浪 www.sina.com.cn (中国网站)

7. EBay www.ebay.com

8. Myspace www.myspace.com

9. 搜狐www.sohu.com (中国网站)

10. 腾讯网www.qq.com (中国网站)

在十家之中,中国网站占有四个名额。

今天的Alexa排行呢?

1 www.facebook.com

2 www.google.com

3 www.youtube.com

4 www.yahoo.com

5 www.Amazon.com

6 www.baidu.com

7 www.wikipedia.org

8 www.live.com

9 www.qq.com

10 www.Taobao.com

十家里只有三家了:百度、腾讯、淘宝。而且最高的一位从06年的第五位(百度)下降到今天的13年的第六位(百度),应该说是略有后退。还有一点也必须看到的是,我们的吐故纳新之力不强。06年的百度和腾讯,依然在榜上。而老外(主要是美国人)的网站,13年的Facebook、Amazon、Youtube、Wikipedia在06年都未上榜。

Alexa主要统计桌面的流量,从流量配比上,我们必须承认,这七年来,中国互联网经济力量在有所后退,而且呈现出一种老大们轻易替换不了的感觉。至于移动互联网,我们中国目前的3G渗透率比美国、日本落点得不是一点点,就不用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这里有多种原因,但GFW是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原因之一。方滨兴教授已经离开了北邮校长的位置,但他主持的GFW项目(至少台面上是他主持)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无法回避的一笔。

GFW带来的一些表象化的后果(比如有些网站你不动用翻墙手法上不去),所有人都看到了。为此很多人破口大骂。我这篇文章并不想破口大骂,虽然我也经常被它搞得极为光火。我这里想分析一下,GFW除了信息流动上建了一座防火墙之外,究竟会在互联网经济上带来什么后果。

很显然的一点是,GFW阻挡了一些美国巨型网站在中国的布局,最好的例子大概就是google、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这种阻挡,给中国自己的C2C(Copy To China)带来了可操作性。虽然很难证实,但有足够的理由相信,google、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如果不被阻挡,百度、优土、人人(包括开心)、微博会像今天这么活着。马云拿他自己的电商网站来和亚马逊、ebay之类比较是有问题的,因为说到底电商和线下很有关系,但google、youtube、facebook、twitter未必有那么得O2O。更何况,其实亚马逊也受到了不少阻碍(虽然不是GFW,但依然是一种管制),搞得一个kindle入华绕来绕去,至今还要搞两套版本。

前面提到的“会像今天这么活着”,其实这句话表述得过于简单了。这里面有两层意思:一是比较容易上位,毕竟没有巨头在那里作为竞争对手,二是也的确活出了一些和海外仿效对象不太一样的地方。虽然从大类型上是C2C的,但也的确有些微创新。服务都是人做出来的,一味抄袭老外对于国内的大公司员工来说,也有些不好意思。本质上是C2C的东西,在具体一些功能上,有中国式创新在里头。

百度搜索上的微创新有框计算和百度推广,这个谷歌没干过,尤其是卖左侧搜索结果。不过谷歌跑到中国来以后,谷歌中国也卖了一回左侧搜索结果。

优土的微创新就是youtube和hulu模式混杂。必须要承认,中国的一般用户拍的视频没什么看头,还是要有一些正儿八经的专业生产。国内视频网站现在还大兴一股自制剧的潮流。

人人就不用谈了,完全走的和facebook不一样的道路——后者在08年之后基本上已经自己不开发具体应用和游戏了。豆瓣很多人认为是中国人自己创新的网站——这点不假,但如果facebook在华发展顺利,豆瓣再要做“慢公司”怕是不能了。

微博,有太多的地方和twitter不同,比如评论回复机制:极大地借鉴了中国BBS文化。微博有非常强的巨量贴效应(即非常少的大号聚集了大部分的流量)。微博把中国文化其实是发挥得淋漓尽致的。

以上只是罗列了部分,在很多细节的地方,的确能够发现中国人在开发上的一丝聪明和创造。GFW保护了在大类型上中国学徒们不会收到美国师傅们的进攻,但在细节处,中国人还是有些两下子的。

于是,十多年中国互联网的经济发展,基本上是一部C2C史——当然,也和资本力量也有关。大部分中国网络公司希望去美国上市,以“中国的***”比较容易让美国投资者理解,有助于IPO。

但即便是细微的局部微创新,不断叠加后,就会量变出现质变。我个人的一个看法是:中国未来的互联网经济道路上,会套着一个“C2C”的壳,但它具体的应用场景和需求满足,会走出与美国完全不同的道路。换而言之,我们会看到一个“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如同这个国家,也套着一个壳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一般。

人活着,除了工作事业上的追求外,还有三样东西是会去做的:参与时政,娱乐,以及宣泄(宣泄本质上属于娱乐的一种,但有很多宣泄你也不好说它是娱乐,比如大骂已经被定罪的贪官。当一个人正义感十足地痛骂社会不良时,你真心不太好意思说ta老人家是在搞一个娱乐活动,你说是吧?)。

参政在马云所提及的“管制”下,是不太方便的,微博上有大量的小段子谈不上是严肃地参政。基本上中国人对中国政治没有什么可以作为的地方(零星局部有),这就造成了一些人冷感,另外一些人想说些什么也没地方可说。中国互联网的服务就主要向娱乐和宣泄转向。这就是我所谓的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这个结果,与马云所谓的“管制”密切相关。也与GFW密切相关。结果便是:美国互联网可能是思考的互联网,而中国互联网,可能是娱乐的互联网。

在商言商之下,会把这种趋势予以加剧,而且速度特别快。因为有一点中美都是一样的:网络业是靠风险投资催化的。风险投资特别讲究在一个较短的时期里造就一个大的规模,故而它会催动具体项目运营者以最快地速度向娱乐和宣泄两条道路上深化,不如此,它就会被竞争对手击败。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我看也许还有可能用不了十年。

中国最近几年特别重视文化产业,因为文化产业一来对环境破坏小,可以可持续发展,二来它的反复消费频率高。早年靠制造业拉动让人买东西的内需已经不足(谁没事隔三差五买一台电视机),而文化产业以及它所催生的服务行业,则可以再次低消耗地刺激内需。文化产业是什么?文化产业不是文化,而就是这么四个字:娱乐、宣泄。

至于有些言论场上出现的一些似乎是有那么点要改变中国的迹象,请允许我复制我在微博上写的一段带有高级黑色彩的话予以驳斥:

“微博这个场域吧,特别得正能量。你看中国人都那么有道德观有正义感有同情心,以及同仇敌忾的精神。看了微博,谁说中国人是道德低下毫无羞耻冷漠之至的一盘散沙,我和谁急。”

参政是一种理性,娱乐与宣泄则是一种欲望。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将是“把欲望放在理性之上”,第一个美丽的新世界,将在这960万平方公里上诞生。嗯,大抵如此。

Tags: ,,.
05月 13, 2013

iDoNews 小牛注:淘宝十周年,马云正式辞任CEO,互联网大佬退居幕后,他自比风清扬,但江湖上反阿里的声调总说他是“岳不群”,在作者魏武挥看来,马云更像是曹操。

据说,马云退休了。不过还在做董事长,怎么也不能算“退休”吧。阿里的董事会不是政协人大,那是常委会,是对“战略问题”有重大发言权和决策权的。所以,马云退休是一句“据说”,实际上,不能算是退休。

但也算是个重要节点,在这个节点上,谈不上“盖棺论定”——那是对死掉的人做的事,但做个小结而非总结,总是可以的。

马云自比风清扬,但江湖上反阿里的声调,总是说他是“岳不群”,因为马云有:1、经常做道德说教,但间或也会干一点不那么道德的事。马云所标榜的诚信,如果说VIE还有些辩论余地的话,那淘宝是中国最大的假货集散地和诚信是有激烈冲突的,总是不争的事实。你可以用商业运作来做借口,但既然做了,就不要道德说教了。2、马云有浓重的造神感,主张价值观一统。甚至有所谓“价值观不符合阿里要求的,再能干也要辞退”诸如此类的说法。

我也一度认为马云有非常强烈的岳不群的感觉,不过近年来,我越来越觉得,说马云是岳不群是不对的。一个最好的人物类比,不是岳不群,而是曹操。

与岳不群类似,曹操也有相当虚伪的一面,比如他杀了侍者之后还要假惺惺地痛哭,取了粮官的脑袋后还非得嫁祸在粮官的身上。马云,不可否认的是,他也有虚伪的一面。场面上的PR话,马云说了不少(马云经常说大话,我有个大话与大佬的专栏,但很少写马云,我总觉得如果要写到马云,那可能就是得写上半年,成了马云专场了),以至于我认为马云是阿里最出色的公关人才。不过,如果仅仅是虚伪,曹操早就完蛋了,马云也早就完蛋了,你看岳不群就很快完蛋了。

岳不群有武功,武功还不低,这在江湖里很重要。武功和掌门的关系,就像技术和互联网大佬的关系。但马云没有这份“武功”,他不懂技术,教英文出身的。曹操也不是什么千军万马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主,他可能会点格斗技巧,但绝对不是以格斗见长的老大。

但曹操很会用人,相当得会用人。当时的时代背景是寒门是不受待见的,但曹操破除了这一点,只要你有本事,管你豪门寒门。放在那个时代背景下,曹操能做这个事,是很有气度的,因为他要面临豪门的压力。除非他的确用人用得好,豪门才不好说什么,一旦用错,豪门的反扑会让他根本镇不住。但曹操就是这么做了,说明他不仅会很用人,而且对自己很会用人这一点,有超级自信。

马云也很会用人,以一个完全不懂程序的人做出一个巨头级的互联网企业,他要是不会用人,早就死翘翘了。马云曾经不太会用人,搞了一堆职业经理人来操盘,教训惨重。后来在实际运作中,学会了这点。马云的学习能力很强,曹操同样也是。

曹操还有个本事,就是贬人,一旦人没什么用了,立刻贬掉。曹操也价值观,价值观不能统一的人,再有用的人,在必要的时候也必须舍弃。荀彧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荀彧在“称王”这件事上和曹操有非常尖锐的冲突,他的价值观还是汉朝天下。于是,荀彧就被放弃了。

马云这一手也玩得很转,江湖上流传,阿里的高管必须高度认同马云——这种认同,是思想层面的。阿里团队是可以说人才济济的,人才济济必须满足两个条件:1、有用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2、没用的人要赶走,否则会有劣币效应。而且马云也很重视对价值观的打造。

有朋友在微信上和我说,曹操不在乎评论,他就是去做他想做的事,这话不对。曹操很重视评论——当然,有个前提,他不是什么评论都重视的——他杀过孔融,贬过祢衡,后来还把自己的谋士杨修给干掉了。孔祢杨三个人,都是因言获罪,怎么能说曹操不重视评论呢?孔融祢衡是典型的第三方评论,他们成天和曹操唱反调,对曹操做恶毒的人身攻击,尤其是孔融,是“清议派”的领袖,正宗孔家后代,曹操自然容他不得。杀了孔融之后,当然会有更多非议,但这种非议已经不重要了——所谓曹操不重视评论,是他不重视非重量级人物的评论(比如陈琳的檄文,袁绍都被他干掉了,陈琳算个啥,无所谓,留着还能显示自己大度。但陈琳如果成了曹操的人还要说坏话,那就对不起了。杨修就是这么被干掉的,价值观不统一嘛)。

马云重视不重视评论?重视得很。VIE事件中,有“中国财经界最危险的女人”之称的胡舒立发难,阿里公关做了一件在我看来很低级的事:王帅在微博上公开喊话说胡舒立你当年出走财经算不算诚信?——顺道说一句,就因为这事,我并不觉得阿里公关有多牛逼,因为这个喊话是很没公关素养的做法——马云当夜就用短信,嗯,短信,频繁和胡舒立沟通。后来财新网上刊发了这些沟通,好长的一篇文章。用手机短信能敲出这么长的东西来,说马云不重视评论?鬼扯吧。

马云不玩微博,也是基于这点。马云玩过一阵子,但谩骂的人太多,他就受不了了,不玩了。

曹操这个人,毛泽东相当欣赏。这在毛泽东的言谈诗词中,是非常显然的。文革中,曹操是法家人物,属于要大褒特褒的历史人物,没有上意,怎么可能。

我不知道马云欣赏不欣赏曹操,应该从来没有表态过,毕竟罗贯中的影响太大,曹操到今天,普遍意义上,还是个大白脸。但马云是互联网企业家中,最典型的毛派企业家:以高度统一的思想打造一个组织。但马云公开场合上,还是不会像很多传统行业的企业家那样去吹捧毛泽东,到底互联网圈子里,毛泽东的形象,不是光辉万丈的。

马云自比风清扬,经常还打打太极,还拜过李一为师,看上去很有些道家风范。但道家是与世无争的,是不够进取的。马云一面要耍耍道家无为,一面要打理阿里非常有为。很矛盾啊。

马云相当欣赏的企业家柳传志说,把看似矛盾的事弄成不矛盾的,是一种本事。

Tags: ,,,.
01月 17, 2013

一家新锐的科技网媒总结了国内诸多科技公司大佬写“内部邮件”的风格,马云被冠以最能写的一位。这不,现在他又写内部邮件了,声称即将辞去CEO工作,专心做他的董事会主席。

马云自称“风清扬”,和李一交好,喜欢打两下太极拳,虽然过去的几年里,马云和他的阿里一点也不“无为”反而“有为”得很,但我愿意相信,类似功成身退,“哥已远离江湖但江湖上流传着哥的传说”之类的念头,马云不可能一点没有。

但应该说,过去并没有这个条件让他做个甩手掌柜。至少有两件事不完成,马云是不会放心交班的。其一为阿里真正意义上的控制权,其二为阿里业务体系

阿里作为雅虎的一个部分,是由于历史上阿里缺钱造成的,甚至有传言说阿里搞淘宝是因为雅虎要对抗ebay的一步中国棋——这个传言有那么一两分可信度,马云当然自己也想搞2C的业务。但马云始终要让阿里成为阿里自己的棋局,而不是别人一盘大棋上的局部。

在和雅虎争斗多年后,阿里终于完成了去雅虎化的过程,也通过私有化后,加强了马云对阿里的实际控制力。在现代企业制度下,无人可以撼动马云的实际领袖地位,交班出去并不会导致自己下台,马云不做CEO没什么后顾之忧。

另外一件事则是业务体系的打造。事实上,阿里可能是中国最具野心的公司:公司即产业,阿里要在整条电子商务价值链的每一环上都布子——除了自己不卖东西。这是一个相当庞大的计划,梳理清楚内部组织体系是必备的条件。最终阿里完成了25个事业群的部署,CEO一职,反倒是不那么重要了。

马云这一手“辞任CEO”,看似退步,其实没什么变化。新体系是由战略决策委员会(由董事局负责)和战略管理执行委员会(由CEO负责)两个核心单元构成。马云握着前者,ceo由于25个事业群相对独立,所谓的执行委员会并不见得有多强势可以去执行。

在未来,马云将继续扮演他在阿里对内的“精神教父”及对外的“首席公共关系官”的角色,阿里具体业务,其实早就离他很远。放一个CEO位子出来,在必要时有人顶缸,何乐不为?马云这一“退步”,我并没有看到道家无为,倒是隐隐看到了建国领袖毛邓的味道来。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