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23, 2013

搜狗和360有着同样的“三级火箭”式业务模式,而这其实是建立在“欺负用户”这个基石上。为达到第三级的商业模式,第一级带第二级,第二级带第三级,都得使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即默认有利于己方。

随着搜狗接受腾讯的战略投资之后,3S已经几无可能合体,不过场面话总还是要说说的,但就在周鸿祎祝贺搜狗的话音刚落,3S在这个中秋,激烈对抗了起来。

双方各自指责对方,大有说对方流氓的意思。搜狗的说法是“用户即便设置搜狗为默认浏览器,也会被安全卫士改动”;而360则指控搜狗借由输入法捆绑了浏览器,违反了有关法条云云。双方还各自截图了一些用户抱怨的微博,以表示自家的指责是有用户声音支撑的。

我个人是越来越讨厌这种动不动就是“为了广大用户”,明明都是商业公司,不就是为了自己的收入嘛,非要搞成“为了人民”,其实骨子里相当得不尊重用户(后文细表)。说中国互联网公司很有些毛派做风,不算太过冤枉。

这两家公司吵破了头,究竟谁对得多些,我也不好评判(我不是什么技术专家,双方的指控看不太懂,加之又几乎不用它们的玩意儿,除了一个输入法)。我只是想说说,无论是360还是搜狗,其“三级火箭”式业务模式的问题。

360有这样三级火箭:安全卫士带浏览器(以及还有其它一些产品),浏览器带导航及搜索——最后一个业务是来钱的,前两个基本没有收入。搜狗有类似的三级火箭:输入法带浏览器,浏览器带导航及搜索。

两家只是在第一级火箭上有所不同。不过两家的第一级火箭是有些共性的:在用户端,基本用户只需要一个就够了。安全卫士和搜狗输入法,无论是技术用力还是产品用力抑或推广用力,反正是成功占据了用户的电脑,成为各自市场中的老大。平心而论,这第一级火箭的发射,是要有两下真功夫的。

安全软件和输入法,井水不犯河水,可以各自都占据用户桌面右下角且相安无事。但问题在于,这一级火箭没有商业模式。两家都瞄向了第二级火箭:浏览器。偏偏浏览器这个东西,和它们的第一级火箭一样,有同类不兼容的特征。这种不兼容不是技术上的,而是使用习惯上的。很少有用户有两个都频繁使用的浏览器,尤其是这两家浏览器,本质上是没什么太大差别的(我承认用户有可能又用Chrome又用Firefox,但搜狗和360俩一起用的,怕是很少——注意,是用,不是装了。)

“三级火箭”这个词,是搜狗王小川和外界讲的一个逻辑,这个逻辑其实放在360身上同样成立。不过,三级火箭这种业务模式(最后一环有商业模式)其实是有问题的,第一级带第二级,第二级带第三级,都得使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即默认有利于己方。安全卫士和搜狗输入法在大版本升级的时候(或首次安装),都会默认勾选安装浏览器,但凡你只要一个不小心按下那个确定,你的机器里就会被装上它们的浏览器,通常情况下,也会变成默认浏览器。

用户有没有选择权?看似是有的,但其实呢?无非是欺负小白罢了。我老爸老妈老眼昏花,我儿子少不更事,各自的电脑里两个浏览器都有,然后跑来抱怨电脑为什么越来越慢,我一个发狠,连安全卫士和输入法都卸掉了事,从此清静。

三级火箭这个业务模式,其实就是建立在“欺负用户”这个基石上。这两家哪家都不敢在安装浏览器的选项上默认是不勾选的。一方面,用户不欺负白不欺负,另外一方面,它们已经形成了囚徒困境:我不这么干,对手这么干我就完蛋。尤其是当对手的商业模式和业务模式都和它一致时。至于互相指控对方侵害用户的利益,老实讲一句,从“默认同意安装”这一环开始,就在侵害用户利益了。

“默认同意”是一种透着一股小农式狡猾的手法,看似给了用户选择权,其实是一种糊弄。在用户的电脑(私域)中要装一个东西,理论上讲,应该让用户有先说“不”的权利,而不是先假定用户就是需要自己的供给。从形式上而言,默认不同意是一种对用户选择权的尊重,默认同意呢?事实上在怂恿用户不思考,其实就是欺负你不懂罢了。从这个角度出发,中国互联网公司,发自内心地尊重用户,是相当罕见的。我个人的看法是,“默认同意”与霸王条款本质上差别不大。

早些年,一直有人在鼓吹“三级火箭”,我着实看不出第一级火箭和第二级火箭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一个安全软件/输入法和一个浏览器之间,存在着什么不可割裂的纽带吗?没有。所以它们就只好欺负用户来完成大面积的装机。

——————-举证分割线———————–

大致稍许来讲讲这两家的“默认同意”。先看搜狗输入法,安装过程中有如下两个环节:

上图中,“安装搜狗高速浏览器并设为默认”这个勾,你一不小心略过,就该轮到你机器里被安装了。而且,安装与默认是同一步完成的。

现在,当你小心翼翼地躲开了被安装浏览器,后面还有一个环节等着你:默认首页被设置为导航。还得再小心躲过“默认同意”一把。

360的安全卫士,我因为已经很久不用了,故而又去下了一个,最新的版本里在安装过程中没有发现要默认同意安装360浏览器,但我清晰地记得过去是有的。而且,360安全卫士做大版本升级时,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不然根本无法解释连下载软件都不会的我的老爸老妈机器里怎么就会冒出来360浏览器。

360浏览器目前装机已经第一,而且安全卫士的能耐比输入法大得多。搜狗这次控诉安全卫士修改用户的默认浏览器,就是安全卫士的能耐。这一招,输入法可不会。我赫然又想起,10年傅盛为了它的可牛杀毒和360之争创造出来的一个名词:云端拦截。

如下图,两边的微博声明,都绑了一些“用户呼声”(图片来自网络):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qq.com。

Tags: ,.
07月 17, 2013

百度和网龙签订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前者要拿出19亿美元来购买91无线,其中10.9亿用于购买网龙所持有的57.41%的股份,余下部分,在91其它股东同意的情况下,百度将按与网龙签署的相同条款进行收购。这笔交易很大,被称之为“史上最大的中国网络界交易”,而且比排名第二的雅虎购阿里的10亿美元将近高出一倍。

百度这次出手十分阔绰,因为根据它今年第一季度财报披露,它所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值为54.45亿美元,这次一下子摸出来10个亿,占据了20%。如此一掷千金,换来的91无线是什么呢:一个装机量大概在一个多亿号称排名第一年利有4-5000万人民币水平的91手机助手。按照市盈率算,高得离谱,按照用户量算,大概就是20美元不到一点的用户(差不多要100多一个)。这比交易,真心很贵。

但百度依然有其重要的理由。百度一直在鼓吹web app——这对于它的搜索业务是有利的,native app对搜索就是一个信息黑洞,也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来支持第三方的web app开发。但有限于网速问题、用户体验问题,web app真正意义上迎来春天还颇有时日。

在这个当口,百度需要控制住一个主要以native app分发为核心的应用,而号称中国装机量第一的应用商店91手机助手,大概是百度非常重视的一道护城河。

百度也不是无利可图,毕竟一个做流量分发,一个搞应用分发,都是“做分发”,殊途同归,逻辑一致。如果能够控制住最大的native app分发中心,再加上自己力捧的web app,那么,一个移动应用世界中的把门者,百度是有资格做一下的。

来自360的压力也让百度不得不考虑购入一个应用商店。360折腾搜索,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战绩,最近关于360和搜狗之间的交易,不断放出风声,甚至有传言说部分搜狗员工已经开始重签劳动协议。虽然王小川一直予以否认,但考虑到王小川并不乐见这笔交易的达成,3S合体依然存在这种可能。再加上360手机助手也非常强大,百度必须重视这个有时候不按牌理出牌的搅局者。

百度如此重视的91手机助手,对于网龙来说,未必有多大价值,彼此业务线并不相同。做到市场第一,对百度的护城河有价值,但对网龙而言,就意味着增长空间有限。能够在阿里、腾讯、360不断掺和和抬价下,最终以总价19亿美元的价格成交,网龙做了一笔好买卖。

拿着这笔现金,网龙可以在它所图谋的教育市场上好好折腾一把了。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谅解备忘录“是否最终能变成“交易”,还不好讲。如此巨大金额的并购,该如何绕过商务部审查。而商务部不愿受理VIE结构并购案的惯例,是这笔交易最终能否达成的变数。也许双方早就想好了该如何绕道而行,但依然仍需观望。

注:本文首发自钛媒体,原文链接在此

Tags: ,,.
05月 30, 2013

春秋吴越战争,勾践在范蠡和文种的帮助下,卧薪尝胆,终于把吴给灭了,成就霸业。范蠡决定跑路,勾践许诺“共分越国”,范蠡回“君行其法,我行其意。”文种挽留,范蠡反过来劝说:“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荣乐,先生何不速速出走?”文种未听,后被赐剑而死。

范蠡说越王长相如何,由此而得“可共患难而不可共荣乐”。这话有点神神叨叨,论据不足。但范蠡说的是人性。大概率情况而言,的确人都是“可共患难不可共荣乐的”,为了赌一个小概率结果,把阖家性命押上,非智者所为。

公司亦然。

互联网企业,绝大部分都实施股权制或期权制,公司以为重要的人都会安排股权期权激励。一方面,对于很多创业公司而言,工资不高但要吸引人才,只好用股权期权来画个大饼。成功的榜样不是没有(据说百度上市时楼下的4S店都卖空了),比较有说服力。股权期权制,大有一丝丝的“共分越国”之意。在这个制度下,创始人会反复宣传这种理念:这个公司不仅仅是我的,也是大家的。嗯,有点那么个意思。

这套说法,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很容易被忽悠进去,我也被忽悠过。关键在于,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历史教育充其量只是在说故事,学史要知兴替,知兴替要明白里面的因果。范蠡的故事,就是可以用来知兴替的。不然只是知道范蠡跑了文种死了,有何意义?

说这个说法是忽悠,不是说它在撒谎。忽悠的意思是有真有假,有合理之处,也有荒谬之处。因为它没有细分两样东西,而这两样东西其实是不能混在一起说的。所谓荣乐,不是一点点钱那么简单。

第一是物质利益。股权期权制让持有者可以在未来分享公司的物质利益,这一点确然不假。公司做得好上市了,你可以抛售股票,或者享受分红(当然大部分情况是抛售股票获大利)。公司上市你没抛股票,因为你认为这个市场价格未来可以更高(在有你参与的努力下,公司会更值钱),未来再抛。

第二是公司控制。这个其实就和你没什么关系了。前者是“利”的分享,后者是“力”(权力)的分享。的确,坐在某个高层位置上,享有一定的权力,但这个权力的合法性来源不是你手里的股权期权,而是公司真正意义上的控制人拥有人授予你的。这就意味着,未来ta可以收回,且在必要的时候无需和你商量。

握有公司10%的股权,代表了对公司的利益享有10%,但完全不代表对公司的控制享有10%。利益是一个可以分层细细切蛋糕的,但权力不是。蛋糕你可以拿回家去,也可以世袭当遗产,权力可以么?嘿嘿,富二代能继承老板位子,高层二代继承高层位子?少见多了。

让我们再来学习一下历史吧,赵匡胤杯酒释兵权。这个历史故事就是说:赵老板充分照顾了创业团队们的“利益”,但“权力”这个事,对不起,乾纲独断,不会真正意义上和你分享——最多,授予,而且在必要的时候必须收回。

所以,所谓“公司是大家的”这句话,应该这么表达“公司的利益是大家的,但公司的权力是我的”。带股权期权打工的,这一点上不要迷糊了。打工就是打工,老板就是老板,屁股决定脑袋。打工的屁股老板的脑袋,是要摊上事的。

故而,就出现了职业经理人这一个称谓。职业经理人,其实忠于的是ta的岗位,而不是公司。职业经理人对于跳槽这件事,没有什么负罪感,跑来跑去,很正常的事。互联网企业很多都不待见职业经理人,因为职业经理人所奉行的“忠于职业”这一套是“公司是大家的”的对立面。中国互联网企业很喜欢搞出一种“家庭式”的工作范围,这里面的隐喻就是老板是老爸,偏偏职业经理人不吃这一套。

中了老板重度忽悠的有两种表现:其一、打了鸡血地疯狂干活且不计较个人得失。这个表现还不算太过,因为未来公司如果发达了,利益总是能分享到的。理性角度而言,这叫搏未来,还是可以接受的。不过,这种赌法,它的结果并不在你手里,而在老板手里。老板为人厚道,将来和你分享利益,不厚道的,可以有多种法子让你无所得或所得不相称。而前者,属于变态,后者,才是江湖里的常态。

其二、产生了浓郁的“公司就是我的”念头。这个就相当不理性了,属于一厢情愿。在任何时候,公司都不会是你的。以前封建王朝,这个做大臣的,还有一丝丝的机会去造反篡位,今天的现代公司组织,打工者的这种机会比大臣们的,还要渺茫。

互联网企业里,优酷和土豆当年是多大的一对冤家,双方员工为了本公司,不折手段地互相争斗。有些人心里明白,就是个职业行为,有些人心里不明白,还真以为这是为了自己战斗。好吧,最终是什么,成优土了,这让当年大骂对手的,情何以堪。非常经典的黑色幽默。

360有朝一日会不会和腾讯跑一起了?哈哈,不要说没有可能。Nothing is impossible。多看看我写的大佬与大话吧,大佬们的脑袋,岂是你这个屁股能决定的?

历朝历代的君主们,是不太待见范蠡这种的(有时候为了显示大度的需要,不予追究而已),他们心里还是喜欢文种型的,只不过越王生得早,帝王之术不够高明,吃相难看了点。后世的君王们,就聪明多了。

核心就一句话:利益可分享,权力属授予。打工的也要明白,别打了鸡血式地就认为公司是我的。傻冒。

Tags: ,,,.
05月 15, 2013

先说第一个话题

嗯,我上次写微信收费,忘记带了个问号,这次学个乖,打个问号先。

这是江湖路边社消息,我第一次看到是从钾新闻那里,说是微信公号要把推送给咔嚓掉。然后又在钛媒体上看到类似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们信源是否一处,故而目前先存疑。

把微信推送怎么咔嚓掉法呢?这事如果一究细节,还是很有些疑点的。比如现在有些图文消息出于种种原因,无法推送出去,你就可以先推送一个很简单的文本消息,告知订户输入某个字符串,然后可以反馈这条无法推送出去的图文消息。这事我干过一次,我写的“移情”几次没有推送成功,我就使用了这招。本来我一直疑惑这样做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信息还是送达了),但我根据后台的字符串反馈,大约有2-3成的订户输入了我定义的字符串,可见传播总量还是有所控制的。

但这种方法并没有解决用户端的信息焦虑问题,因为至少某公号还是推送了一条“文本消息”,你的界面上依然会多一个红色的计数。从信息焦虑角度出发,这真的属于“脱裤子放屁”。

还有一种流传的咔嚓法是,以单个订户为立场,ta一天只会接受到十条推送。如是,这位订户即使订阅了十万个公号,一天也只有十次焦虑的机会。但这种说法有一个巨大的问题:这个订户的十万个订阅,谁是今天的10条?有何规则?想想就头疼,好像复杂得很。

我的确暂时想象不出“完全咔嚓”掉微信公号的推送是什么样的。退一万步讲,纯靠订户输入字符串拉取信息,ta也得知道规则不是。这个规则难道不是公号推送出来的?而且,这个规则经常要变,比如增加字符串。还是要推送告知的啊。

完全把推送咔嚓掉,就必须放开“自定义菜单”这个目前连内测都暂停的东西。不然我真心不晓得微信公号该怎么玩了

Donews就此事件做了一张很猫了个咪的图,做得很是有趣,可以点击这里一观。

我虽然写过推送与索取,认为微信这个产品的核心逻辑不应该是大量推送。但我觉得完全咔嚓之,也未免过了。可以合并同类项嘛,把所有的公号放在一起,然后提供一个类似“一键标记全部已读”的功能。老实讲一句,现在微信的通讯录也好,消息页面也好,实在太乱,搞得像个小菜场一样——这一点,我觉得是最优先级的信息焦虑问题。把这点整好了,再来折腾推送这个功能不迟。

关于第二个话题,是360和搜狗之间的并购案,这个路边社消息应该是首发于钛媒体,然后江湖开始流传。这段时日,投资并购案极多,圈里人自然非常关注这种事。

不过,360和搜狗是同业,这与阿里和微博完全不同。它们至少有两大主要业务是同业:浏览器、搜索。通常来讲,同业并购后的结果必然是一方吃了一方。比如早期的和讯并购海融,才发生不久的优酷并购土豆,都是以后者们的团队被清洗,业务被分流吞掉为结局的。360搜狗,谁会吞了谁?

周鸿祎的性格放在那里,而且有3721和雅虎中国的事为教训,他不太可能会接受360被搜狗吞了。搜狗呢?王小川愿意吗?有江湖传言说他要跑去阿里,但昨儿一位IT人士又告诉我:搜狗团队的人很是不爽。可见也不是王小川一个人跑路不跑路的问题。这种同业并购,最麻烦的事就是团队清洗,文化趋同。360和搜狗的文化,实在有点远。

所以,百度爱奇艺和PPS之间,这是这桩并购案的最核心关键——不好意思,百度躺枪了。

于是,今儿看到张朝阳出来说话了,他表示不会出售搜狗。不过,大佬的话是有个前提的:搜狐集团有近十亿美元现金,不需要为了做视频的投资收购而出售搜狗。

这是一句活话。哪天搜狗真被出售了,我还是没法写张朝阳的这句话“大佬与大话”。因为这桩并购案如果真发生了,完全可以理解为“为了拿下360而出售搜狗”。

是吧?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Tags: ,,,,,.
01月 31, 2013

临近中国春节,互联网上最吸引人眼球的事件之一是“抢票神器”,因为它和大部分中国人踏上返乡路的“火车票”息息相关。

一位名为倪超的工程师,写了名为“12306购票助手”的浏览器插件,以帮助人们进行购票。这个插件的基本原理简单说来就是让机器去模仿人购票的行为,不断向12306发出包括“登陆、查询、购票”的指令。该程序有一段代码寄放在国外技术网站GitHub上,大量涌入的调用请求导致GitHub承载很大,后者一度暂时封禁了该程序请求。这个事件被盛传为“12306拖垮了GitHub”。

倪超在此后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表示,编这个软件只是为了方便自己和他人能买到火车票。全世界只有中国有如此壮观的盛况:在短短几日内的人口大迁徙,这就是春运。过年回家是中国文化中最深邃的基因之一,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绝无改观的可能。

虽然这两年中国民航发展得很快,高速公路修建得也很多,但火车依然是这场人口大迁徙最重要的运输工具。据铁道部预计,2013年春运铁路的客运量预计在2.2亿人次;同样来自铁道部的统计数据,2012年全国铁路累计运送的旅客为18.93亿人。也就是说春节期间短短几天的客运量是一整年的1/9强。

过往人们购买火车票采用的是线下方式(也包括电话);2011年6月,铁道部开通了12306.cn作为网络购票平台;到该年年底,全国铁路票务均可通过该网站完成。也就是这个网站,在2012年春运期间成为当时舆论关注焦点:因为在这个网站上购票是一个痛苦的历程,买不到票不说,甚至出现登陆不了的情况。事实上历年春运火车票购买都是一个难题,只不过在当年由12306集中反映出来;加之微博等社会化媒体的流行将这个问题放置于公众眼下。

购票插件应该确实加大了12306的访问负载,毕竟机器不断地自动发出访问请求,其频率比人为手动操作有云泥之别。这一抢票神器甚至引起了“公平”上的争议。铁道部公开表示,这种行为就像是开车闯红灯,就是强行插队、打乱了正常购票秩序。但反对者却认为,网络购票算不算对线下购票的“强行插队”呢?说到底,这种插件并未非法进入12306网站内部,算不上是黑客行为,而且放在网上公开免费、可以由任何一人获取,并非“不公平”。

然而争论者却很少注意到事实的核心是铁道部火车票售卖只通过12306这家网站独家经营,这是春节购票难的问题所在;而另一个交通运输的主渠道航空机票有大把网站可以出售,从来没有听说民航机票购买有诸如火车票般的诘难。

在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有提案“建议铁道部在加快完善12306网站自身技术和服务的同时,应推动火车票网上销售开放”。对此,全国人大代表、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吴强对媒体回应说,铁道部已形成传统的直接面对购票者的售票模式,目前没有考虑将购票资质放开到商业网站。他还说,民航系统主要靠商业网站购票,但乘客相对较少;火车票春运期间可能每天要出票七八百万张,人多,量大,统一购票便于监管。

本月21日新华社发表文章称,“偌大的铁道部斥资约3亿元建起的平台竟经不起一个小小的网络插件冲击!更让人费解的是,自己不好好修补bug,却忙于约谈和叫停,动用行政权力去阻止市场行为。铁道部、工信部不能‘自己傻就怨别人太聪明’。”看似批评,实则“小骂帮大忙”。在这样的批评下,铁道部是不是还要在原来几亿投入上再追加几亿,让自己变得“聪明”些呢?

其实问题核心并不在于技术,而是在于“集中式、中心化售票”这一理念。在这一理念的指引下,怎么投资才能扛得起中国人集中出行所带来的压力?这不是bug这类流于表面的问题,而是根子思维的问题。这个问题再往下推一步,就是铁路这个公共承运事业是不是就该一家独营?

即便还在独家运营的情况下,售票这件事也没什么道理非要独家出售。在网络时代,连对时效性要求几近苛刻的股票买卖都是天南海北多终端、多公司同时在运作,一个火车票又有什么道理非要在一家网站才有卖?

中国的铁道部为何就不能运用民航总局同样的规则进行管理?具体运营没有什么理由不可以让多家同时运作。机票之所以能够多个网站同时开卖,就在于航空运输不是独家垄断经营的。 以美国铁路为例,虽然全国性铁路运营的客运公司只有一家美国国家铁路客运公司(Amtrak),但全国仍有多家独立的、分散的私有铁路公司。根据美国铁路公司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Railroads) 的统计,2011年美国的一级铁路公司有七家。

实际上12306推出之初,只售卖高铁车票,而且这件事情也并非它一家独有。我曾经在携程上购买过一次京沪高铁票,但要额外加收送票费5元;如果一次性购买来回两张,送票费也要重复算两次。但不知何时起,携程停卖了高铁票。 时至今日,携程网站导航条上依然有“高铁动车”这个选项,但点入后,所有车票的预定按钮均为灰色。

标注为“携程旗下网站”的铁友网(www.tieyou.com),也高挂“您支付成功后,我们帮您从正规火车票销售渠道代购,不保证100%有票”字样,换言之,其实是你在雇人帮你购票,而且对方还并不承诺什么。

互联网本来的核心理念是“分布式”而非“集中式”,是去中心而非中心化。但火车售票一事却被硬生生弄成了一个“单一中心”。全国数以亿计的民众在短短几日内要出行,12306再强悍被堵个水泄不通也是常理。在线竞争情报提供商Hitwise最新的数据显示,目前12306的日均页面浏览量超过1.2亿;高峰时有20万人在线在线,日点击量高达15亿次。

倪超的“订票神器”之后,在庞大的需求和关注度面前,浏览器厂商也趁机出手,比如金山就邀请倪超把这款插件预装在该公司的猎豹浏览器上;此后360、搜狗、火狐等浏览器都先后推出了自己的购票插件,号称能帮助人们轻松购票。这些举动都引来了铁道部的注意,希望它们能够收回。1月18日金山官方证实,铁道部于此前一天约谈了这家公司,要求立刻停止其春运抢票版浏览器。

但网传的工信部要求撤下购票插件的流言,最终被证伪,工信部声称只是在电话中“建议”而已,并非强制性叫停。在顺应民众需求的考虑下,希望铁道部最终也能就火车票售卖问题“退一步”。

本文撰写完毕后,纽约时报中文网的主编在电话中和我讨论过“集中售票”的问题,她声称欧美都采用这种做法,铁道部似乎可以有“国际惯例”所循。但我不这么看。一来美国的铁路运营公司极多,文中提及的只是一级铁路网,二级三级则加起来数百家之多,铁路运营已经“分布化”,二来全世界怕是没有中国这种春运盛况的。中国的问题,有时候说“国际惯例”,有时候说“中国国情”,只是在我看来,该考虑国情的时候遵循了惯例,该遵循惯例的时候考虑了国情,扯淡之至。

Tags: ,,,,.
01月 9, 2013

有一家很有名的经管类杂志刊发了一篇题为“传统营销已死”的文章,得到了一些呼应。李善友在本刊其专栏也写了一篇赞同的文章。并用小米手机热卖的例子来作证,阐述所谓“粉丝经济学”。

不可否认的是,小米手机在微博上很活跃,小米手机的兴起新的营销方式功不可没,但问题在于,似乎并不能说明“传统营销已死”,因为小米手机初期的基本粉丝盘,其实是靠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方式来形成的:线下活动。

曾有圈内朋友和我说,小米手机非常热衷于开用户见面会,一年有开60场之多。我把这条信息发到微博上求证,得到了一些朋友的认可:他们自己就参加过小米用户见面会。线下活动非常有助于拉近用户和商家的关系,如此看来,要说小米手机的成功完全归功于社会化媒体,是不符合事实的。

我们再来看看另外一个在社会化媒体上极其活跃的公司:360。周鸿祎也是惯于使用新媒体的人,但360崛起,却不能说全部依靠什么网络新媒体。360杀毒软件的初期推广,依然是靠极其传统的营销方式:电视台投广告。道理也简单,很多使用杀毒软件的用户未必就是什么互联网老手,反倒是他们,对杀毒软件的需求极大。

在营销圈子里,经常看到有人用一些很夸张的话去搞什么“营销颠覆”,也有人为之附和。这基本上来源于两种情况:其一,新的营销公司加入,为了显示他们和过去营销公司(或者说4A公司)不同由此可以获得业务,他们必然会极力证明新的营销方式是颠覆性的。其二,一些大型甲方公司,每年都会看看有什么新的营销方式可以试试水尝鲜一下——其实这个游戏规则更多的来源于甲方里的具体岗位责任人,不搞一点新的方式,怎么能证明自己是“与时俱进”的新新人类呢?

其实真正的营销理论是不太在意你用什么媒体的。比如非常经典的4P理论:Product(产品),Price(价格),Place(销售地点),Promotion(促销)。把营销那点事拆分成四个维度,根据具体情况而变化,这才是营销理论要做的事。从来没有什么能够登堂入室的营销理论会和你讲究竟该用什么媒体的——那不是理论要解决的事。

所以,新营销就变成一个很古怪的东西。要讲现实讲眼下吧,传统营销方式其实还是被用得很多。营销三板斧宣传、铺货、促销至今还是实实在在的有效。要讲理论讲趋势吧,离所谓理论的要求又极远只好说自己是务实派。这种两头不粘的话语,无非就是和庸医动辄说你病很重其实是意图卖药一样的,很多甲方公司被忽悠得不轻。

真正的有效的营销方式,其实和产品非常有关系。微博上杜蕾斯这个品牌运作得相当不错,对它而言,传统宣传层面上的营销(但不是不铺货不促销)的确不太适用——这和我国有关的广告管控有关。另外,产品的不同阶段也需要有不同阶段的营销手法,本文前面所提及的例子,无论是小米手机还是360杀毒,初期启动时段都采用了所谓的传统手法。因为一个是讲用户体验的设备,一个是想针对最广泛意义上的电脑用户。传统营销手法的好处在于覆盖面比较广,而且营销内容能够为企业主所控制,再加上比较容易测量效果,初期用于撬动市场,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营销是一种组合拳,谈不上什么过时不过时。正如电影《赤壁》里的台词所提及:过时的阵法,用得合适,就不过时了。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