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21, 2012

文/iDoNews资深作者 魏武挥

两年多以前,我和一群同好一起做了一本书评类读物,名字叫《数字时代阅读报告》。我们是一群对阅读数字媒体书籍都有兴趣的人,读物的内容都是数字媒体书籍的书评。

虽然我一直不愿意用“杂志”两个字来形容它,但其实它和一本杂志已经很像了:基本上每两个月一期,至今已经做了十二期。这些同好虽然都是中国人,但可以说具有全球视野:因为散落在全球各地,有些人我至今未曾谋面。

这本读物主要以PDF的形式——这在我看来,事实上就是一种“刊物出版”,不过影响很小——这年头读书的人委实不多了,更何况还是一个分类群体,还是书评——在去年,在朋友的帮助下,还做了一个app,成功登陆苹果的app store。但后来程序出了点问题,也就不了了之了。

无论是影响面过小,还是app的夭折,大概都和这本读物没有商业意图有关;也和组织上太过散漫有关(远程合作的效率总体上而言并不高),作者也都是出于兴趣、不拿稿酬。不过这至少意味着:个人出版(数字)在执行流程上完全是可操作的。这意味着如果要想出版一个刊物,已经不需要再依赖某个出版机构甚至某个媒体了。

微博上的红人薛蛮子在今年2月搞了一个“蛮子文摘”,背后的技术团队应该是一个名为“极阅”的创业团队,专门从事数字出版。这也是一种个人数字媒体。蛮子文摘不仅有iOS的版本,还有android的版本,几个月之前还搞了一次版本升级,和我们这个同人刊物有一搭没一搭的做派完全不同。

近日,一个知名度比薛蛮子更高的红人也做个人出版了,韩寒推出了app《ONE一个》。这是个由《独唱团》(韩寒曾经主编的杂志)成员与腾讯合作推出的互联网产品,主要的运作方式是绑定手机、以app的形式吸引下载;每天由一位作者给读者写一篇好文章、一组好图片;读者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随便问谁一个问题,《ONE一个》的编辑团队会帮你问这个人并搜集答案。韩寒在微博上宣告这个数字媒体的诞生,受到了极大追捧:两条与该App有关的微博总计获得了将近8万的转发,为之叫好的人也不在少数。

这些迹象表明,“个人出版”在中国至少可以说是有可能了:因为它绕过了现行的管理体制。

就纸质出版而言,当局的监控是非常严密的。这可以对比下韩寒更早时曾经想做的纸质杂志《独唱团》。在仅出版了第一期后,韩寒就在博客上证实:《独唱团》已经无限期停印。此外,还有环保人士刘福堂涉嫌非法出版被起诉的官司,2012年10月海口市龙华区法院开庭审理刘福堂案,这位环保行动分子因涉嫌用香港书号出版环保话题的图书,并销售或赠与他人,被控犯有“非法经营罪”。

一年多以前,就《出版管理条例》的修改,曾有一版意见征求稿。在这个征求意见的版本中,对于什么叫“出版物”,不仅仅罗列了我们平时常见的报刊图书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还有一项“网络出版物”。经过一番意见征求,在2011年3月正式公布的条例中,网络出版物被移除。而对于电子出版物,有专门另外一个律条明确过: “是指以数字代码方式将图文声像等信息编辑加工后存储在磁、光、电介质上,通过计算机或者具有类似功能的设备读取使用,用以表达思想、普及知识和积累文化,并可复制发行的大众传播媒体。媒体形态包括软磁盘(FD)、只读光盘(CD-ROM)、交互式光盘(CD-I)、照片光盘(Photo-CD)、高密度只读光盘(DVD-ROM)、集成电路卡(IC Card)和新闻出版署认定的其他媒体形态。”—— 在这个条文中,很明显读到的意味是指有形出版物(有具象载体的)。

那么,其它法律有无涉及呢?其实也是语焉不详。依据《出版管理条例》,还有新闻出版总署的《出版物市场规定》和《出版经营许可证》两份官方文件(法律位阶很低,但也算法律),出版物都没有涉及到“数字出版”、“网络出版”。从部门管辖分割上,可以很明显看出,过去对网络出版物的监管,主要是靠类似ICP备案(其实已经名存实亡)、ICP经营许可证以及各种业务单列的许可证(比如视频、BBS)。因为在app时代到来之前,网络出版物主要是以“网站”这种形式出现的。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生产一个app,似乎并没有什么许可证或监管条例。

法律上的确存在一个模糊地带让个人有一定的操作空间,国务院前一阵还颁布过第六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清单,虽然很多项目的取消是表面意义上的,但姿态总是显得更为开放,个人数字出版是不是就此迎来了春天呢?

其实不好讲。道理很简单,app实在太多了

目前,iOS上支持iPhone的app已经高达60万个(还有支持iPad的26万个),android上光一个谷歌应用商店,就已经达到50万个的规模。制作app的成本的确在逐年下降,但要想让别人知道你的app,还是非常不容易的。这个形态和桌面互联网上的网站非常像:做一个网站今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要想让人知道你这个网站那是成本巨大的事。全球目前的独立域名网站数量是5.55亿个,中国则有300万个。

我所知道的一位专栏作者,把自己的专栏汇集起来做了一个app。这位专栏作家有相当的名气,他迄今仍是某国际性财经媒体的明星专栏作家。不过相对于薛蛮子、韩寒而言,他有着3万多粉丝的微博帐号充其量是小号;他也没有动员多大的资源来做推广。这个app迄今仍然是免费,但过去2个月的下载总量仅以千计,虽然他个人认为这还算正常。

其实,即使是出现在苹果、谷歌应用商店里的App,其实也渗透着监管层的力量。比如香港有一份名为《阳光时务》的app出版物,它是一本以时事内容为主的电子刊物,由阳光国际传媒集团出版发行,该集团还拥有阳光卫视这一品牌。然而,大部分内地用户无法找到这个app。

事实上,任何一个应用商店都做了用户账号的分类,大多数内地用户使用的都是中国内地区账号,只能看到“大陆地区”的应用商店。类似于《阳光时务》这类的应用,被屏蔽于“大陆地区”之外。换言之,即使是在app的世界,同样也有“墙”的存在。这无疑又为独立刊物app到达目标人群,人为地增设了障碍。

于是这件事就变得微妙起来。要么你做的东西没什么人知道,要么做大了会被注意到。我的确承认监管的力量在app世界里会弱很多,但不会没有到放任的阶段。技术上而言,能屏蔽桌面互联网上的网站,屏蔽移动互联网里的内容,不是一点操作性都没有。

最后一个阻碍的因素就是商业因素。阅读类app要么实施收费制,要么实施免费+广告。这两条道路目前还看不到有特别成功的迹象——尤其对于个人小团队而言。收费内容的困难可想而知,而广告模式呢?来自Business Insider的报告说,移动广告市场在前五年内的增速则远远低于前两代媒介:互联网和电视(统计口径相同)。这家机构经过计算还得出另外一个结论:桌面互联网上的网页广告转化率是移动广告转化率的10倍。

个人(小团队)出版,在技术操作上还是可行的,但它这种方式恐怕还很艰难。Blog时代从全盛到衰落只用了几年的时间,更何况还是有点小难度的app制作?春天,还很远着呐。

—— 《纽约时报中文网》专栏供稿 ——

您正在阅读的是iDoNews业内人说

一天一分钟,业界在听你回声。如果你有更加丰满、个性化的互联网点评视角,欢迎奔跑加入iDoNews业内点评团,私信@沸话小欧 即可。

转载请注明iDoNews资深作者/魏武挥

Tags: ,,.
10月 11, 2012

文/DoNews资深作者 魏武挥

软件时代,终将过去。而从这个意义上讲,应用商店的最大竞争者,其实是浏览器。

9月头上,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押注HTML5是个巨大的错误,现在公司将聚焦移动、推出原生Android应用。”据他声称,Facebook5.0放弃了html5的web app转而投向native app后,数据显示有半数iOS用户在4天内选择了更新客户端,在App Store的评分也在短短三周内从2颗星上升至4颗星,更新后iOS用户阅读的新鲜事数量提高了一倍。不过,话音刚落,两天后,Facebook的产品开发人员就发出了和他不太一样的声音。

在Facebook的一场面向媒体的会议上,开发人员说:“HTML5以及基于HTML5的Web版Facebook不会就此消失——事实上,为了给用户带去更棒的体验,HTML5在未来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这似乎是一个矛盾。但在我看来,这代表着战术和战略两种选择。战术上(或者说短期内),native app被Facebook当成重点,扎克伯格列举的数字都是短期数据。而在战略上(或者说长期而言),Facebook并没有放弃web app。

一直以来,在native app和web app的选择上,都有着争论。8月我参加一个某手机浏览器的研讨会时,主持人还问过这样的问题,并要求到场的讨论嘉宾“站队”。我表示在没有时间这个变量下,无法站队。因为很明显的一点是,短期内原生应用有优势,而长期,则是web app。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商业文明,其实是供给方推动的。没有人在iPhone诞生之前就会冒出这样的想法:我需要这样的手机。一个有趣的关于调研的笑话是说,在汽车没被人发明之前,所有的用户调研都是:要更快的马车。从大的意义上讲,供给方愿意选择什么,这个市场就会向那个地方所倾斜。就app而言,无论是开发成本,还是未来对用户的控制(比如说web app几乎就是供方升级就完成升级的),web app都具有更大的优势。

不过,需求者的具体需求也必须考虑到。Native app的优势在于它能让用户体验更好,也能让设备更好地发挥硬件功能,最重要的是:在当今的网络状态下,native app显然比web app更让用户青睐。

这不得不让我想起早期的桌面互联网时代。当年的网速比起今天来说,可以用“极慢”来形容,于是在很多具体功能上,人们都倾向于用“客户端”(其实就是native app)。最好的例子莫过于邮件。国产的Foxmail成为早期最出色的工具软件之一,它就是一个用于邮件收发的客户端。一个不支持POP3协议的邮件服务商是很难得到用户青睐的,因为它迫使用户必须用浏览器来收发邮件。在慢速网络下,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体验。在中国,hotmail邮箱更多的只是用来登录msn而不是用来收发邮件就是明证,因为它不支持POP3协议。

但web端的邮件具备了这样的好处:你可以用不同的机器登录上去看邮件,这一点随着人们的手持设备越来越多样变的越来越重要。如果转发一份带有大附件的邮件,速度会很快,因为那个附件本来就在服务器上。两个前提条件的改进促使了越来越多的人使用web端的邮件:硬盘的廉价导致的邮箱空间变大,以及网速的大幅提高。

随着桌面互联网的网速提高,越来越多的软件倾向于web化,比如有web qq之类的基于网络的聊天工具。有些软件的安装包都web化:用户下载的其实是一个很小的软件安装启动程序,真正意义上的软件需要机器在安装时处于联网状态获取。这样的好处是:用户下载到的永远是最新版本的软件。

开发成本的降低是很明显的事,web app基本上可以通行于各种设备上,native app则要建立不同的团队去做不同的开发,还有大量的适配工作。但更重要的是,开发者对这款应用的控制力增强了。Native app只要用户不选择更新,开发者除了让这款应用停止它可以运作之外别无它法。QQ就是这么干的,不更新新的版本就无法聊天。但QQ这么干也有两个重要的前提:其一是在QQ已经覆盖量很大的情况下,它对用户的逃离并不担心;其二这款软件的使用需要在线。一些单机版软件(比如游戏)根本控制不了用户更新还是不更新。

Web app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好处是可以绕过应用商店,这点在iOS系统上特别抢眼。比如FT英文版就是一个web app,它向用户收费无需给iOS抽成,也不存在审核不审核。当然,这是一把双刃剑,离开了app store,也就是FT这么大名鼎鼎的品牌才能得到用户的注意,一般的初创应用,都不晓得去哪里做推广。

移动端的浏览器兴起,可能为这些web app提供了推广的渠道。浏览器特别喜欢web app,因为两者的对接几乎是无缝的。而在这两年,移动端的浏览器的确开始发力,巨头都开始涉足这个领域。

当下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如早期的桌面互联网,网速很慢费用很高,native app的优势可以在这个背景下被完全发挥出来。但随着情况的改变,web app将慢慢取代大量的native app(并非全部,特别是游戏,正如桌面互联网中端游还是很大一块市场,移动网络中亦然),这是桌面互联网的规律,同样也是移动互联网的规律。

软件时代,终将过去。而从这个意义上讲,应用商店的最大竞争者,其实是浏览器。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资深作者/魏武挥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