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26, 2013

最近参加了一次极客公园组织的活动,做了一个题为“人的外部化”的演讲,大致围绕着手持设备到可穿戴设备到可植入式设备这样的路径分析。演讲结束,张鹏上台提了一个问题:在众多可穿戴设备(比如眼镜、手表乃至戒指)中,我最看好哪种设备?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只有1-2分钟,很难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便随便挑了一个“手表”作答。但其实,答案并非如此。(该活动视频可见文尾)

可穿戴设备,无非就是可穿戴的数字设备(或者说可穿戴的计算机亦可)。数字设备包括三个部分:输入、输出和算法。算法由芯片、系统以及基于系统上的应用来解决,而输入输出,今天已经统一由屏来解决。当然,设备和设备之间的通讯也是一种输入方法,比如蓝牙技术。如此,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可穿戴设备的成本并不高,制造商只需要一块屏、一个芯片,然后加载一个系统(极有可能是安卓),基本上就可以嵌入到穿戴的事物中了。

可穿戴设备中什么样的设备会最流行?这个问题其实并不能成其为一个问题,就好像问你觉得裤子和西装哪个更流行一样,太不像一个问题了。如果我们意识到西装有西装的需要,裤子有裤子的需要,那么,在西装或裤子里植入一个芯片/屏/系统组成的小设备,又有什么必要去问西装和裤子哪一样会更流行呢?

从电脑到笔记本到手机到平板,这些设备都有着极强的“高科技感”,让人觉得是一种全新的品类:尤其是平板,那是苹果硬生生创出来的一个玩物。但可穿戴设备,在我看来,不是一种品类。它更像是一种传统事物的升级:手表升级为智能手表,戒指升级为智能戒指,运动鞋升级为智能运动鞋。总会有人不戴手表,有人不戴戒指,有人不穿运动鞋,但同样,依然有人戴手表戒指穿运动鞋。

为什么要让这些“设备”升级?其实就是让这些设备可以互相之间通讯。我举一个例子。我个人是喜欢挎一个腰包的,腰包里固定放有名片夹、钥匙包和钱包。存在这种可能,我忘记把钱包放进去了,结果会造成很大的麻烦。如果我的含芯片腰包和含芯片钱包之间能够通讯,那么当腰包发现自己袋子里没有钱包时,就可以提醒我。这就是“设备”与“设备”之间的通讯。嗯,有人会说,你以后不需要钱包钥匙包了,一个手机就成。我还是要把手机放我腰包里的吧?

尼克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中就这样抱怨:设备的功能就像以前的仆人,但仆人和仆人之间是会沟通的,而设备和设备之间不会。以前的腰包和钱包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事物,只要有芯片和网络,它们就会互相发现对方。而这一点,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需求。至于流行不流行?这年头,挎着个腰包的人,到底是少数。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穿戴设备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把它们看成一个新的了不得的设备,谷歌眼镜只是眼镜的提升,而不是重新发明“眼镜”——大概是iPhone重新发明手机这件事做得实在太到位了,今天但凡听说有一个什么可穿戴设备,人们就会想它会不会流行。没这个必要。只要原来喜欢这种设备的人,愿意支付一定数额的升级费用把它变成“智能”就行了。

真正横在可穿戴设备前的障碍是“电池”,这个行业没有摩尔定律,至今人们并没有在电池技术上取得多了不起的突破。Tesla的底盘上全部是电池,不然根本无法驱动它跑几百公里。在电池无法取得质的提升时,人们转向了无线充电技术,希望在anytime、anywhere都可以让设备获得充电的电源。这个事比提升电池技术容易。于是,可穿戴设备,也有了大踏步向前的可能。

要不了多少年,手表里没有一块智能芯片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手表了(奢侈品也许例外),汽车不能和手机之类的设备通讯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汽车了。但依然有人不戴手表,不开汽车,无所谓的事。

数字技术已经到了不再重新发明什么事物的时候,它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全面渗透我们生活中的各种设备。如果说过去是数字技术在开辟新领域的话,那么未来,将是传统事物的升级。它不再创造多少新品类,但在它的渗透下,所有的传统品类都将成为智能品类。

—————

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潜力股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我的邮箱:xiaoo.sem@qq.com。

Tags: ,,.
08月 6, 2013

iDoNews 小牛注:汽车行业想让汽车智能起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近的一次苹果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公司展示了他们和宝马合作的成果:用一台苹果设备(主要是iPhone)来完成一些对汽车的指令操控。

大洋彼岸的Tesla(中文名特斯拉)忽然引起了大众们的兴趣,但就舆论而言,兴趣点搞错了。很多人或媒体把重点放在了“新能源”上——因为特斯拉是一款靠电力驱动的车,但其实它真正的卖点在“智能”上。说到这个电力驱动,其实特斯拉并不好用。这款车充满电需要30分钟[i]——想象一下如果你在加油站加个油要30分钟的场景——充满后也不过可以跑250公里。

这款售价数万美元的高端电动跑车,搭载了不少“智能”的元素,一个很具象的表现形式是:通常我们汽车里看到的各种按钮不见了,代之以触屏。这让人想起了我们曾经用键盘鼠标控制电脑,而今天平板也好手机也好,都是用触屏的方式进行指令输入的。触屏有很强的科幻感,显得十分高端大气上档次。利用触屏,驾驶者可以完成包括最基本的导航、听音乐、调整温度、调整座椅位置,甚至还可以上网。美国一些汽车媒体的编辑们在试驾了以后,发出了如此的感叹:我想起了第一次用iPhone时的感觉。

汽车行业想让汽车智能起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近的一次苹果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公司展示了他们和宝马合作的成果:用一台苹果设备(主要是iPhone)来完成一些对汽车的指令操控。但问题在于,手机就是手机,汽车就是汽车。《007》电影中邦德躲在角落里用一个小盒子操控他的宝马汽车对付歹徒这种场景,其实是有问题的: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看训练有素如的特工们也未必真能如此操控。

用另外一种设备(比如手机)来操控汽车,这只是给汽车打上一个智能的补丁。真正的智能汽车它本身就是智能的。Tesla在努力中,但在一些资深的汽车行业人士眼中,就纯技术而言,Tesla的智能还是很浅的。比如说,福特与IBM,谷歌等各大科技公司尝试新的合作,包括开放车载系统源代码,与手机厂商探讨槽口接驳计划等等。这种做法和核心要义在于:设备(汽车)足够多,就会有人围绕在这个设备上提供各种服务——就如同手机一样,诺基亚的高端手机Vertu本来也指望聚集一帮高端人士,让第三方专为他们提供服务,最终Vertu被诺基亚出售,因为它的销量实在太少了。Tesla的问题在于:这种车实在是不够多的,考虑到它的高端定位,想必未来也不会多到哪里去。

另外一个在智能汽车上深耕很多年的汽车厂商是通用,虽然它一度走到了破产的边缘,但在技术研发的投入上却没有停止过。OnStar系统已经做到了第十八代,这是一套远程服务系统,整合了车内电脑控制技术、无线通讯技术和全球卫星定位技术,也有人认为这可能是当下最大的汽车数据中心。远程服务系统的一个简单应用场景时:当你车钥匙不小心拉车里后,你可以通过电话让OnStar人员在核实你身份后帮你远程打开车门。另外一个应用场景显得更为有用,当你的车出现故障后,OnStar可以在远程诊断后给予流动维修站准确信息,并根据具体故障情况派遣相应的维修人员和设备。OnStar在事故处理上也有不错的构想,汽车的四周(前后防撞杆、车门、车顶),都分别装有碰撞感应仪器,一旦发生碰撞,在驾驶者都还没有电话报警时(有时候驾驶者自己都已经无法电话报警了),OnStar的中心就知道这台车出事故了,并根据全球卫星系统来定位到事故现场。至于防盗,想想现在连iPhone手机能有“找到我的手机”这种功能,一台车被盗走要找到它实在是很容易的。不过很可惜的是,OnStar的宣传是有问题的,大多数人对OnStar的认识,仅仅停留在“远程语音导航”上。

智能汽车中的另外一个行进方向是“语音系统”,因为在大多数行使场景中,人们只能用声音来和系统互动,手指很难被释放出来。通用旗下有两套与之对应的系统:IntelliLink和CUE,前者多一个Multi-Touch手写板控制功能,CUE上则没有。之所以还是要加入一个手写板控制,就是因为语音识别目前还是不能做到100%,尤其是在中国市场上——计算机对方言或者咬字不清依然有处理上的麻烦。

这些所提及的“智能”一点也不遥远,当下市场上就已经开始出售,最低的配置大概在30万人民币左右,高一点可能会到5-60万。在我看来,汽车行业的营销宣传是很有问题的,他们大致上是两个套路:要么强调这个车的配饰如何如何豪华大气,要么强调这个车的一些技术性能(比如扭矩这个对大多数只是开个车而言的消费者来说云里雾里的技术名词),他们不太强调操控汽车的方式,似乎操控汽车就是一个方向盘和油门刹车。这种笨拙过时的宣传方式使得特斯拉横空出世时,外部消费者都以为是什么全新的东西,而汽车行业的人,只能打落门牙往肚里咽:其实这玩意儿不新啊!

相对科幻一点的是把整块前挡风玻璃做成一个显示屏,在这个显示屏幕上可以展示导航地图,但它又不妨碍驾驶者对前方的视野(Mission Impossible 4这部电影里有所展示)。这个显示屏甚至可以支持触控的指令输入。还有一个还尚属遥远的事是:整车的3D打印——你可以用一台打印机把车“打印”出来。虽然汽车行业里已经有一些零部件做到了3D打印,北美也确实有人“打印”出了一台整车,但技术尚不成熟,有可能还需要很多年才能规模化,同时也有人认为这种汽车的整车3D打印毫无必要。

智能汽车与智能手机还有些不同的是,把弄手机基本上自个儿的事,但开车不是。事实上,汽车是一个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用车是有规则的(用手机大概除了飞机上要关机,某些特殊场合如会议上要静默以外就没什么规则可言了)。汽车构成了交通,交通是城市里的重中之重。汽车需要互联,这就是车联网(基于车的物联网)。

当下对于交通,一个我们经常见到的具象应用就是大城市中的交通状况指示牌,绿色表示畅通,黄色表示拥堵,红色表示堵塞,这种指示牌能帮助司机去选择较为快捷的路径。但它的机理不是建立在车上的,而是在道路边上部署了大量的感应器来侦测车速,再返回系统形成动态路况。这谈不上是智能汽车,但智能汽车可以很轻易地发送数据,为路况提供具体的实时的且更大范围的状况。SAP的全球副总裁孙小群女士说,对于一个市长而言,他不太会关心前方500米究竟是通畅还是拥堵,他更关心的,或许是一场暴雨后如何将外部的食品更为高效地运送到城市中来,这就要求他(或者他的决策部门)拥有更大的实时数据。

不过,智能汽车也有些让人们需要警惕的地方。正如电脑和智能手机会有病毒和木马一样,智能汽车一旦“智能”起来,联通起来,不得不要考虑病毒和木马的问题。电影中会有这样的场景:一个坏蛋弄坏了一台车的刹车系统来害人,而未来,有可能这个坏蛋根本就没有碰过这台车就会造成车毁人亡。

美国一位著名调查记者麦克·黑斯廷斯近期死于一场车祸。他在死前曾向亲友发出邮件称自己正在做一个大新闻,而自己正被FBI调查,需要消失一段时间。15小时后,他开车撞树引燃大火而身亡。黑斯廷斯的跑车爆炸起火非常罕见,有人认为,黑斯廷斯的汽车有可能是有黑客入侵汽车系统造成车祸。

智能汽车并非是未来的新事物,它其实已经走入人们的生活。2010年的时候,美国奥斯汀市的一百多台车就由于网络制动系统软件遭到黑客入侵,瘫痪或无法启动,科技这个东西,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烦恼也就必然会应运而生。

但无论如何,正如能联网导致病毒木马有了用武之地的电脑依然大行其道一样,智能汽车,在不长的未来中,将大范围地渗入到人们的生活中。而开车,也不再是仅仅把握方向盘和踩刹车油门那么简陋了。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