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5日

房子关系到千家万户,每个人不得不非常重视。说到房子,不得不说说房地产开发商,我一直在困惑,房地产开发商的功能是什么?有生存的必要么?

看了很多方面的资料和相关报道,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也就是房地产开发商除了跑地,把土地搞定之外的功能外,其他功能好像并不存在。房屋建筑是由建筑公司建设,建成后管理有物业公司管理。而且更为可怪的是房地产开发商甚至不需要,或者只需要少量的跑地攻关费用(相对于房屋价格)就可以开张,建筑企业要垫资,业主要预付,这就在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很多的空手套白狼的现象。一个房地产开发商,搞一个项目,就可以赚上千万,上亿,收益率达N%。

为什么国内房地产开发商盈利水平如此之高,一个重要的原因我认为就是土地拍卖没有公开化,我就想不清楚,为什么土地不能让需要者自己或者建筑企业参与竞标?为什么一定要房地产开发商竞标?

如果没有灰色交易,那么房地产开发商还有生存的必要和可能么?如果土地任何一个企业都可以参与竞标,那么房地产开发商这个社会畸形儿必然被社会所抛弃。

那个冬天,他的事业几乎遭受到灭顶之灾。由于贷款没能在限定的时间还清,他们不得不搬出了那个豪华且温暖的住宅。

他们在市郊另租了一处简陋的房子,房间里阴冷潮湿,一如他们那时的心情。他对她说,相信我,会好起来的。

她信。

白天的时间里,他在外面玩命地奔波,有时一整天不打一个电话回来,留下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她理解他。她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

晚上回到家,大部分时间里,他总是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查看资料,整理信息,打各个客户的电话,然后,沉沉睡去。他很少和她闲聊。她理解他。她知道他很累,她知道他需要休息。

不管怎么累,他都要天天洗澡,那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浴室里只有简陋的淋浴,这让她很是怀念那个曾经温馨的豪宅。想起从前的日子,她有些伤心。

因为她突然发现他不在乎她了。他不再对她嘘寒问暖。这从洗澡这件事就能看出来。她记得在以前,不管如何,他总是让她先洗。他们一起从外面回来,他会微笑着说,你先洗吧,沾了一身的臭汗,不舒服。然而他自己却顶着一身臭汗候在客厅或者书房,直到她洗完。这样的细节,曾很令她自豪和感动。

可是现在,他却总是要先洗。当然他从来不和自己争,只是当她要走进浴室的时候,他会突然说,我先来吧。然后她便听见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她认为生活的磨难磨去了他的绅士风度,改变了他们的相敬如宾,更削减了他对她的爱恋。

她想,他为什么不能继续让着自己呢?他白天不给她打一个电话,晚上不和她说半句情话,总是急不可耐地去浴室洗澡,这是不是说明,他已经不再爱她了呢?后来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了,她问他为什么,他愣了半天,才说,在外面跑了一天,沾一身臭汗,不舒服,所以着急冲一下。

她几乎绝望了。她想,他终于不再疼她了。现在她认为自己不仅失去了以前那个豪华的住宅,并且正在失去丈夫的爱情。

那一天,照例,他出去了。她百般无聊,于是打开他的电脑。她惊奇地发现,自己的丈夫竟然天天在电脑上写日记!她慢慢地读着,读着,然后,便泣不成声。

她看到这样一段:

……今天她问我,为什么总要抢在她前面洗澡,我没有说实话。因为,我怕她为我难过。

……浴室里很冷。但我知道,在一个人淋浴完以后,那里面的温度,便会升高一点点。三度,两度,或者一度。

我想,那样的话,她在洗澡的时候,应该会感觉暖和一些吧?

……在这段艰苦和寒冷的日子里,我想,至少,我还能多送她这一度的温暖。

 

        不知谁说过:“做女人难,做女人苦”。其实,做男人更难,做男人更苦!
  常说女人虚伪,但男人比女人更虚伪。在这个社会,真正要做到知足常乐的男人很少见,男人在暗中较量着自己在社会上活着的价值,而男人的虚伪是比活着的尊严,没有社会地位的男人会被骂为窝囊废;而女人的虚伪是生活中简单的比吃比穿,比丈夫的能耐(注意,是男人的能耐)。
  女人的生活不如意,她可以以各种方式表达出来,结婚的女人可以将自己的不如意归咎于自己丈夫的无能;而男人的不如意是不可以表达出来的,一旦说出来,只能更加表明自己的无能,男人只能将这些嚼成血,吞咽下肚,自己舔尝。
  男人是不可以流泪的,流泪是男人软弱的代名词,即使遇见足可以让男人流泪的情和事,男人只能在内心感动,而外表仍会装出冷酷无所谓的外表,而“硬汉”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苦涩的心;女人的哭则能引起人的怜悯,因为这是她的天性,并被美称为“楚楚动人”。
  提到家庭暴力,人们通常想到男人是施暴者,而现在的家庭暴力中,男人早沦落为受害者了。只不过最先动手的是男人,但最先停手的也是男人,以挨拳头的数量衡量,男人至少要多挨一拳头;女人受到了丈夫的暴力,会有“妇联”为其撑腰讨伐男人,而男人受到了妻子的暴力,永远没有“男联”存在为其说上半句不平话。
  女人在外面受到了委屈,回家可以找男人哭诉甚至将愤怒发泄到男人身上,而男人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永远不能说出来,如果说出来得到的不是安慰反而可能遭到的是一顿臭骂。
  女人可以没有工作而靠男人生活,大家也都认为是这是天经地义的;而男人没有挣钱的工作是万万不能的,一个男人不能挣钱而靠女人生活的话,会被人们耻笑“吃软饭的男人”。
  女人说自己真苦会被人们同情,而男人说了上面这些苦会被人们耻笑!

       今天又看到一篇关于买房难的报道,心里揪得慌慌的难受。普通的工薪阶层辛苦一辈子,不靠父母不靠朋友不贪污不走私的情况下,有一部分人可以买得起房,而这笔钱往往也叫他的银行存款变为零。吃掉这笔钱的人不是你的房子,不是你的老婆孩子,是腰包里鼓得足以买成百成千套房子的房产商,还有在他背后的无数个地产商、中间商、批条子的官员、建材商……

        一个男人,要有房子———(才能有)老婆———(才能有)孩子———(才能有)天伦之乐,所以人的快乐是有成本的。很多童话故事中,主角们在树林或海边搭起一间屋子,就是自己的房子了,用现在的话说,环境好还是海景房呢;或者像拇指姑娘那样,住在豆壳里就够了,这叫节约型社会。可惜童话总有说完的时候,就算说《一千零一夜》,那第一千零二夜还是会到来,而房子,在漆黑的夜里,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