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0日
10月20日
关于网恋和我爱的巴萨

中国最早的网吧在南京

当时我就在南京读书,那时就经常去网吧

主要是打帝国时代,现在年轻一点的只知有星际魔兽可能玩帝国的不多,但那时是我的最爱

也经常上上网,在没有人和我联机的时候,开始了网上交友,用QQ

那时的腾讯QQ刚出来不久,清晰的记得当时同学买的电脑商情报上还有OICQ的名词解释和QQ的使用说明

开始了网上聊天,网恋还远吗

在学校一直没有过恋爱,在网上倒是憧憬起来

记得我的第一个网友叫小糖,北京的,学跳水,呵呵,我的记忆还真好

我的网络生活历程直接就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历史啊,晕

7年多了,网恋也进行过有5次,轰轰烈烈,非卿不娶,非君不嫁,但每次都是被现实的鸿沟把梦想击得破碎,渐渐有了游戏的意思

工作了以后,来了上海,从事了互联网行业,就再有没有时间谈感情,无论网上还是网下,一个人漂在异乡,像无根的萍,没时间没精力也没本钱,寂寞的心长满了孤独的荒草

人在现实的苦难磨砺中没有被生活同化,这是我还比较欣赏自己的地方,从前感性,现在还一样的感性,从前有许多美好的理想,现在则还在向理想靠近

如果现在要我相信网恋能成功,我宁愿相信自己马上就能成为亿万富豪。

经历,就是人生。

我在路上。]

 

我是一个巴萨的忠实拥护者,但历史并不是很长。

我在97年才开始看足球,自己踢球甚至是直到进了大学以后。

我一开始最喜欢的是意甲,AC米兰,也不知道,朦胧的,或许是体坛周报那时米兰的版面比较大罢。关于这一点,媒体对于品牌,对于文化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孤芳自赏,酒香不怕巷子深是一种保守的思想。现在中国的主流媒体对巴萨的报道总是负面的多,正面的少,很不利于推广巴萨的文化,希望以后能做些力所能及的推广,好的东西应该让世界认同,让世界拥有。

后来是喜欢皇马,呵呵,那时也不懂球,完全的球星崇拜而已。但也正是喜欢皇马才熬夜看比赛,才会偶尔的看了几场巴萨的比赛,才逐渐的爱上了巴萨。

最早,我还是觉得自己喜欢小罗比喜欢巴萨多,但在小罗发挥不好影响巴萨时,脑子里的念头是换小罗时,我才知道,我现在的身心已完全属于巴萨,小罗是巴萨的一部分,而已。

我喜欢小罗,是因为小罗的笑,在球场上的笑,在享受足球的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我喜欢。

人生是要快乐的,生老病死怨憎恚,已经足够多的痛苦,所以,我们一定要快乐,快乐的享受人生,并把自己的快乐给更多的人。

所以,我们要快乐的巴萨,拒绝忧郁,拒绝过分的功利。

2005年10月19日
人比烟花寂寞

烟花在空中绽放的那一刻

我在想,你我初次的邂逅

瞬间的燃烧,刹那芳华

短暂却永恒

 

不甘寂静的离去

不甘落寞的走

生命绚烂地消逝,伴随怒火

振人耳膜

 

美丽化作尘土散落

在空中无助地漂移

从此,来去随风

把回忆当作行囊,一起带走

伴随的只有寂寞

 

我的灵魂亦在游走

游走于你我之间似有似无的迷离

 

回望霓虹都市,星灯万家

我在找寻你的身影

你独坐窗前,支颐 凝眸

人比烟花寂寞

 

人的一生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
但在一切的不确定中不停地在诞生着确定
我从出生那一刻起,便在一切的不确定中蕴涵了个确定,
“天呐,怎么那么小一点,简直就是一只老鼠!”
当刚出生一分钟的我被抱到我母亲跟前时,她如是说到,
从此,我便注定,这辈子是要被”轻“视了!
 
这也几乎注定了我的一生都是在忧郁的基调下发展
忧郁的我却有一个极端的掩护的面罩
我很喜欢笑
笑得没心没肺的那种
是个极端感性的人,性格接近女性,但思想总是过于大男子主义
 
我无法考证,但据我母亲及以前的街坊回忆
我在小时侯基本是属于离弱智不远的孩童类型
1岁快2岁才会走路
3岁才会说话
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刚学会了些基本的单词
以至于我被寄养到外婆家的时候,送给外婆的一个见面礼就是一个笑话
关于我的笑话,我第一声叫外婆的发音是”婆洋“,(准确的是”婆娘“,方言)
一直到我N年后考上大学到她的村子里,大家能对我怀念的第一个事迹便是这个笑话
 
似乎,我是应该有些幽默感了
但悲哀的是,这属于是那种被动的幽默,无奈的幽默
幽默是分主动和被动两种的,这个道理我直到最近才想通
主动的幽默是类似本山大叔或相声演员这种,主动创造出幽默大家来笑
被动的幽默是类似憨豆先生或潘长江这种,做了些惹人笑的傻事而不自知,还不小心被冠以幽默的封号
于是,我一直是在这条被动的幽默的路上发展和前进着
也许曾经有很多的人看着我感受到了些许的快乐,幸好他们也都没告诉我真相
 
忧郁的我在晚上会失眠
幽默的我在说笑话给人听时会自己笑得喘不过气来
忧郁的我在看电视看电影看小说看与我不搭噶的事时会热泪盈眶
幽默的我则一直在现实的舞台中表演着成功和失败
忧郁的我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做个真正的隐士
幽默的我还在一心做着个不平凡的梦
 
前面说了,总的说来,我基本上是个感性的人
喜形于色,悲怒却不敢现于表
喜欢被人说是个君子,却总被人加个”伪“字做前缀,不小心就做了伪君子
我于是就干脆堕落了,自封为伪君子,敢于自我牺牲成为伪君子的还真不多,我怕是真的有些真君子的胸襟
君子总是能给人以好的形象,而我属于被”轻“视的人,形象自然过不得关,君子的称喂自是渐行渐远
我只好单独做个不为人知的君子了,幽默了很多年,我学了低调
 
又总有人说我是个色君子
我似乎真的很色
到现在没有一个女朋友,离结婚更早
有一句话,男人结婚前是拥有整个花园,结婚后只守护一朵待谢的花儿
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的确是很色了
我”色“的野心很大,定位于整个花园
 
我的命题总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存在,虽然我今天提出来也是想考证以至确认,但似乎很难
以至于我关于自己的一切都不能确知
我想做平凡人,却不甘心做一个平庸的人
我想做一个拥有完美爱情的人,可是完美的爱情对我似乎没什么兴趣
我只好守着自己能看到的部分,心里,也只有一个小角(我的心里也已经有太多的不确定)
守着我的那点可怜的梦想,在忧郁和幽默中潜行
 
梦想也是一个阶段
每一个男人,在30岁前称为理想
30岁后40岁前叫梦想
40岁以后,那心底的一隅便只能叫幻想了
没有一个人能真正实现这心底的一隅,正如这世界不可能存在完美一样
 
好了,睡了
一切都没有真正的结尾,这和我的这篇小文一样
生命都有可能在下一秒噶然而止
睡是一种自我安慰,更是逃避
可以不用看到那一隅
便如阿甘跑着跑着,突然就可以停了
为什么停了
因为本就没有为什么,一切都是不确定的
生活,事业,荣誉,金钱,爱情,生命,………一切
从今天起,让我们每天问自己一次

人,在四季的更替中走过

逐渐适应了温度带给我们的冲击

人,看多了世态炎凉

心也就慢慢麻木了

 

电视从纪实频道转到时尚频道

一边是非洲忍受饥渴的孩子无助的眼神

一边是灯红酒绿T形台上模特摇曳身姿闪烁的鞋根

贫穷和繁华,荒凉和富足,生存和欲望

只需1秒,在我们面前便走了个轮回

刚才在电视里看到几则新闻

一个老汉要跳楼,生活所迫,感觉走投无路

一个悍妇用剪刀刺瞎了隔壁男子的左眼,因为怀疑偷窥其洗澡

一对夫妇因对孩子的抚养费而对簿公堂

。。。。。。。

 

众生万象,一一在眼前上演,每月每天每时

我们的心,在纷繁的剧目前慢慢沉沦

迷失

廉价的同情,无聊的奚落,

爱,憎,恨,怒,喜,悲,惆怅,失望

人生百态,各自在自己的一方天地演绎

问问自己

你还知道自己曾做过什么,在做什么,将做什么?

从今天起,

让我们每天问自己一次

10月17日
巴金去世&神六安全着陆&可恶的小日本
巴老辞世,神六安全着陆,小日.本的小泉纯一狼又参拜靖.国.神.社
 
一悲,一喜,一怒!
 
悲者神州色变,喜者普天同庆,怒者人神共忿!
 
巴金去世了,上海,10月17日,多云
 
今天上海的天是混沌的,因为又一位给我们的思想带来清明世界的灵魂大师离我们而去了;
 
振宇兄说,这样的"活招牌"早该去了,吾深不以为然。
 
以人性的角度,或许巴老活着比去安乐世界呆着要更痛苦;口不能言,心如明镜,遭受躯壳病痛的万般折磨已达数年之久,任何一个有同情心的人恐怕都希望巴老能早日安详地离去。但任何一个受过巴老精神恩泽的人又都是矛盾的,不忍心看到一位文学的巨匠,永远的离开我们。
 
今天不想多说什么,让我们缅怀(从此也只能缅怀了)巴金——我们真正的文学MASTER。
 
致哀。。。。。。
 
 
神六安全着陆,连战先生得到这个消息的言辞是连声,“值得恭喜值得恭喜”
 
窃以为不妥,很不妥。
 
中国俗礼,邻居、亲戚家有喜事,才会上门手执贺礼口称恭喜。
 
如果连战先生代表台.湾民众,台.湾大陆本一家,同为中国,何来恭喜之说?
 
如果连战先生代表的是中.国.国.民.党,那么他要恭喜的是共.产.党,似乎说得通,但其实更错,神五神六六上天,是全国人民的功劳,是全国民众努力的结果,并不是某一党某一派的功绩,所以,连战先生想代表国.民.党对共.产.党说恭喜也是很不妥的。
 
总之是很不妥。
 
既是一家,有喜事临门,自然是同喜同贺也!!
 
小.日.本的首相,小泉纯一狼又去参拜供奉着一群丑恶魔鬼的靖.国.神.社(近日有网友倡议,把其称为公共厕所,深得我心),就是说,这条狼又去公共厕所参拜了,预备把那厕所里的恶魔又放出来害人,实在是无耻,可恨,我如果有一颗原子弹,今天晚上就偷渡去日本,去炸了个臭气熏天的厕所,轰烂那条狼的丑恶肛门。
 
可惜,我们的政府,又一次代表我们全国人民对此表达了严厉谴责。
 
有遭一日,严厉谴责将是我们国家的最具威力的武器了。此武器世间独一啊,威力无穷的,厉害到没人知道他的厉害,所以没有一个人会被吓到,何况那条狼?!!
 
真强!
10月15日
你要像虫子一样活一生么?!
      今天早上,地铁站里,买了一份南方周末,最初的动因是头版头条的标题是,“一个发廊小姐的生前怆日记”,抱着猎奇的思想要看这篇文章而买了这份报纸。说的是一个发廊卖淫女在准备干最后一票人肉生意,却被一个同样生活困苦的搬运工嫖客用铁丝勒死于家中的事,并详细摘录了这位小姐的生前日记。
      在看的过程中,我一次又一次的被文章的内容所感动,有感于这位“苟丽”(化名)一家的艰辛生活;有感于日记中苟丽对丈夫陈小林的深切而真挚的爱情;有感于当地甚至整体弱势群体的艰难的生存状况;有感于丈夫陈小林在失去挚爱妻子后面对的惨痛人生以及乡亲们给他一家的冷眼。我好几次感觉窒息,并有酸痛在鼻根处蔓延,随之泪水在眼眶中凝聚,我几近于地铁中于一群陌生人中倜然泣下,只好一次又一次的停止阅读并翻到其他版面来掩饰丑态。
      我无法准确的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但我知道,这样一个在普通的人心中一个不太出奇的故事却已深深震撼了我的心。我开始一路在问自己,
      问自己,如果是自己面对这样的一些困境是否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会不会误入歧途?
      问自己,何以一对社会最底层的人的爱都可以这样的刻骨铭心,而我却似乎与这样的爱情无缘?
      问自己,每天做的事情都有问过自己的心么?
      问自己,面对这样的一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每天接受着苦难折磨的人都有怎样的心态?
      问自己,曾经的理想,还在么?
      这些都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虽然看似没有联系,却都是我内心的罩门。我一路被拷问着,一路颤抖着。
      也许,我这一辈子再也不可能遭遇这样的困境,也不太可能再回到曾经生活过的底层社会,但问自己的内心,自己现在活着是为了什么?每天都在做着什么?活着能对社会有什么影响?除了对自己的家人和私密的朋友,自己的存在与否对社会来说和一条小毛虫的存在价值没有任何的差别,难道我一辈子就要像一条小毛虫一样的过活么?我曾经的理想到哪里去了?
      我一直认为,其实人的理想应该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个人的理想,也就是所谓生活的理想是为了理想的生活,一部分是基于社会的理想,也就是所谓的生活的理想不仅是为了理想的生活。有些人一生的理想就是为了构筑一个属于自己的安乐窝,蝇营狗苟,追名逐利,这完全就是把个人理想当成了人生理想;有些人则完全为了社会的理想能够牺牲一切,甚至最宝贵的生命,如史可法如谭嗣同如无数的革命先烈们。人生理想的最好的生存状态应该是把个人理想很好的结合到社会理想里去。
      现在的社会呢?只有物欲,人们几乎只有基于自身需求的个人理想,只是依靠着一些道德或良心的束缚来不做有害于大众的事,但只要稍加引诱或压力,就会完全放弃社会理想。现在的社会,是一个没有信仰的社会,是一个压制人思考的社会,是一个要人们放弃社会理想的社会,是要大家甘于生活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甘于被金钱驱使的社会。其实今天的报纸上还有一个版面是硕大的几个字,描述的是党中央某大某中全会的精神的字,“要更社会主义,要更市场经济”,更社会主义就是要更民主,社会更易于生存,要更能体现公平;更市场经济就是要更提倡竞争优胜劣汰,更加剧社会贫富差距,更不可能实现社会各阶层的平等。首先说,这是一个好的愿望,但这样的愿望最终的结果却只可能是灾难性的。这是社会发展的两个方向,是互相矛盾的,强行扯在一起,就只能成为政治的术语,是悲哀,是中国民众的悲哀。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能够做什么?首先思考我能做什么。
      我要有钱,我要有用不完的钱,我要有不停的在自己生产钱的钱,这样我才能更好的直接帮助受苦的人;
      我要有地位,我要有足够高的地位来影响政策的产生,这样才能让我更好的为低下阶层的人谋福利;
      我要有舆论,我要有能影响社会思维的舆论,所以我很感谢南方周末,在我不看她两三年后重又引导我的思维,所以我要做媒体,做比南方周末更好的媒体;
      在做到这一切之前,我最先要做的是时时告诉自己不要得妄想症,要塌实的做好身边每一件事,只要我能朝这个方向做,无论最终我能实现多少,都是我的胜利。所以,我也不怕贴出来给大家看,或许这将是一个笑话,但我不怕。从此,我要把我的个人的理想融入到我的社会理想里去!
     以前,我关于社会的理想基本上是这样的,大同社会里没有党派,没有阶层,没有无穷尽的私人欲望,但实际上没有党派将会没有中心,没有中心将失去发展的原动力。而人性又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现在,我关于理想社会的描述会是这样的,公平民主的政治环境,社会分工极其人性,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这文章扯得实在太远了,但这是我意识的真实体现,所以我要继续下去。
      在现阶段,我要在业余时间反对铺张浪费,提倡慈善捐款;反对无意义的消磨时间,提倡多做有益公众的社工,尽可能的发展民间社工服务网络。
      我要在不久的将来建设一个网站,宣扬我的所有提倡和反对,组织大家来做社工,并组织合理的募捐活动。
      我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多多关注类似的报道,并把他们贴在所有我能去的网站上,提倡大家不要虚度光阴,不要到处腐败浪费,有空闲时间不如多做些对未来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从今后,想问题和做事情要多从自己的社会理想角度出发。
      要多看有益的书,少看电视。
      要多运动,但要少沉迷于足球比赛。
      从今天起,每天都要做与众不同的我,每天都有进步的我。
      从今天起,要多按时作息,按时吃饭,做健康的我。
      从今天起,要多说话,要多带笑容,要把快乐传递给身边人的我。
      从今天起,要好好的对爱我的人。
     
(注,凌晨的想法比较凌乱,虽然扯得远,但却都是我自己意识的再现。)
 
       苟丽有篇日记中写道“虽然我们现在生活得很艰难,但是我却认为我们是幸福的,至少我找到了深爱着我的你,你找到了深爱着你的我”,——我甚至羡慕他们了。
2005年04月08日

以前,喜欢看算命的书,其中有一种是看皱眉时眉间的纹路是“川”字还是“几”字来测定人的命运,于是,就经常自己对着镜子装出很烦恼的样子,用以看看自己皱眉时的模样。现在,早上洗脸时,一不小心就能看到镜子里我眉间那个明显的“川”字。于是就经常对着镜子展颜而笑,傻傻的笑,希望那个可恶的“川”字远离我。

 

我长得比较嫩相,因此不得不在行为举止上表现得成熟些。以

前,刚认识的朋友偶尔会说,“恩,你很老成啊!”我会很高兴,从心底涌上来的高兴。现在,新认识的朋友在猜测我的年龄时会故意把我说得年轻些,然后在一旁用悲悯的目光看着我沾沾自喜。

 

以前,买衣服喜欢买得老成些;现在,偶尔看到一件穿上能使自己看起来年轻些的衣服会非常开心,然后非买不可。

 

以前,喜欢早上起来回想自己前晚的梦,不论美梦还是恶梦,是有情节的梦还是没情节的梦;现在,早上起床已经没有时间去回想梦,赶着刷牙赶着洗脸赶着工作赶着生活,偶尔在嘴里哀叹,“该死,昨晚又做梦,今天又要精神不好了!”

 

以前,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会很快忘却,甚至几年后再见面连名字也回忆不出来;而现在,会因为大学同学或新认识的朋友打来的问候电话感动不已,会越来越珍惜和朋友相处的时光,会越来越喜欢回忆往事,会因为看到一次日出或日落而感到惊喜。

 

以前,喜欢别人给自己拍照;现在,喜欢自己给别人拍照,喜欢把自己所见的一切都记录下来,生怕会遗漏了什么。

 

以前,喜欢唱流行歌曲;现在,去KTV唱歌被人说是去怀旧,唱的都是老歌。

 

以前,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特别是初中时,想想好不容易读完小学,还有两年的初中,还有三年的高中,天啊,还有四年的大学,我要熬到什么时候才算出头?!现在,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春节过完马上就是清明,清明才过又是端午,转眼就是中秋,转眼,天啊,又是一年,又老了一岁!

 

以前,庆幸自己远离了家乡,远离了父母长辈;现在,会刻骨铭心的思念他们。

 

以前,总是盼过年;现在,讨厌过年。

 

以前,不用闹钟起不了床;现在,想睡懒觉也睡不着。

 

……  ……

2005年03月21日

《思念成灰》

看不清  

梦里,你的模样

庭院的墙外  爬满了蔓草

渐渐覆盖整个墙壁 

对你的思念

原以为会象这蔓草

长满我的心田

却没料到

它只是风中的蛛网,烈日下的浅滩

随着时间而成灰

留不下半分痕迹

梦里,我再也看不清

你的模样

走在街上,满眼都是别人的幸福

我双目低垂,行走在寂寞里

灵魂渐飘离卑微的身躯

在半空中独自怜悯,独自怨艾

人生没有选择,只有经历

无论一路是悲是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