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1日

一段时间以来blog.donews.com的服务越来越不稳定,经常出现“Service Unavailable”、“链接出现错误”之类信息,让人不胜其烦。看来是时候挪一挪窝了。

幸亏之前我已经在 my.donews.com 放了一支伏兵,从今天起就搬过去。新的blog地址是:http://my.donews.com/windrose/,用feedburner订阅的用户不用操心,我已经将它的feed指向 my donews的输出了。

从此以后可以在writely里面编辑完就直接发送到wordpress,不必再copy & paste,想想都觉得爽。呵呵。

读了keso的《从注意力稀缺到注意力旁落》。对其观点和结论我基本认同,但是对其中“注意力供给增加”的论述,我觉得有讨论的余地。



keso说:

在信息生产成本降低的同时,注意力的制造成本也大幅降低了。当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能够吸引一些读者的时候,注意力的总供给实际上
增加了。5年前,你上网可
能只去新浪,现在,除了新浪,你还会去搜索,去订阅一些blog。而且,随着制造注意力的手段越来越简单,越来越普及,甚至越来越粗暴,注意力本身也就毫
无意外地贬值了。美女图、准色情、流氓式推广,这些已经被中国互联网普遍采用的注意力制造工具和手段,迅速拉低了注意力的平均价格,在很短的时间内,曾经
稀有的注意力,大幅度地贬值了。

这段话在我看来,有点别扭。我认为,这段话说的不是“注意力”的供给增加,而是“信息”的供给增加,试着把文中的“注意力”全
部换成“信息”,读起来似乎更为顺畅。光从字面上看,“注意力”用在这里好像没什么不妥,但从整篇文章前后一致来看,我理解的“注意力”对应于“信息的消
费者”这个概念,假如这一点成立,那么上文有把“产品”与“消费者”混为一谈的嫌疑。



其实我同意注意力的供给在增加这种观点,但我认为造成注意力供给增加的部分因素在于:

  • 上网设备的普及、上网费用的降低,即获取信息的成本降低,吸引了更多的人上网消费信息;
  • 网上信息数量的增加,吸引更多人上网消费信息;
  • 上网的人数增加,意味着物理的“眼球”增加了,也就是注意力增加;
  • 注意力供给增加的边际成本很低,就是keso在文章后面提到的“我可以看你一眼,也可以看你两眼;我可以看你一眼,也可以看你和张三、李四各一眼”,多看几眼几乎不增加用户的成本。



尽管我认同总体上注意力和信息都在迅速贬值的看法,然而我不太同意由于注意力的供给增加而否定其稀缺性。因为注意力的增加还是会受到一些因素的制约。首先
从总体数量看,人的“眼球”毕竟是有限的。即便把google爬虫之类各种各样自动的信息收集、处理程序都算作注意力,相对于具备近乎零成本无限复制能力
的信息,注意力仍然是稀缺资源,而且爬虫的注意力价值要远远低于“眼球”的价值。其次,要考虑时间因素,每个“眼球”每天只有24小时,每个眼球同时消费
信息的能力也是有限的,keso的blog程序能够同时向10000个“眼球”提供信息,一个“眼球”大概做不到同时处理10000个keso。所以,我
的看法是注意力仍然有其稀缺性,只是稀缺得不那么厉害罢了。

2006年06月19日

最近在网上买了几本书,再一次比较了一番当当卓越

我的感觉是,这两个网站越来越趋向同质化了(我这里说的是图书和影音,其它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没有关心)。以前,当当的图书品种比较多,卓越在影音方面比较强,但现在我的主观感觉是在这两方面互相的差距都在缩小,不仅品种越来越趋同,而且价钱也一致了,以前偶尔会出现的商品差价现在几乎看不到了。我在广州,一贯选择的是货到付款,从下单到拿到货哪家网站都得2、3天时间,所以在送货服务上,对我也是没有差别。

当然,它们俩毕竟不是双胞胎,在有些地方还是有差异化的,可惜都不能带给我好的用户体验。当当,如很多国内的网站一样,对firefox的支持不好,这一点让我很不爽。主要表现在收藏夹不好用,没法直接把商品加进去,加进去之后又没法删掉,所以先收集一些商品以后再下单的做法变得极其不方便。抱怨这一点可能有些人觉得我矫情,用IE不就得了?但是我平时基本上用的都是Linux,如果用IE得再启动一次转到Windows,还是比较麻烦的。

相比之下,卓越对firefox要友好得多,起码目前我还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你大概会认为:我是卓越的忠实用户。可惜,实情并非如此。网上购书比逛书店,除了价钱实惠一点,能够直接搜索到想要的书而不必在书架上找来找去是一个很大的好处,所以强大的搜索功能是个必备的条件。卓越让我难以容忍之处,是它弱智的搜索功能。卓越的搜索看似简单,输入关键字就能搜,最多让你指定想搜索的商品类别。从搜索结果看,它大概用的是全文搜索,无论在商品名称还是说明里面出现了关键字,都作为结果。但不知道基于什么算法,搜索引擎会把中文的关键字拆得支离破碎,返回一大堆毫无相关性的垃圾。假如搜不到我要的东西,我很难判断到底是没有这个商品还是那个弱智没有搜索出来。当当的搜索也有类似的毛病(它们为什么不去请教一下那个“最懂中文”的?),但它毕竟有个“高级搜索”的功能,可以指定商品名、作者、出版社等限制条件,可惜的是不能用ISBN这一具备唯一性的搜索条件。说到这里,不能免俗,又要提到豆瓣了。豆瓣的搜索功能尽管也很简单,但总能得到想要的结果。所以,有时候我不得不采取在豆瓣搜索,然后通过豆瓣到达某个网上书店的路径。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虽然也能解决问题,但总归不是正道。

由于在当当和卓越都能体验到种种不便,我无法成为任何一个的忠实客户。作为解决方案,我曾经为豆瓣设想过一个与购买行为直接挂钩的“购书篮”功能,目前豆瓣还没有走这一步,其他人会不会有想法呢?

2006年06月12日

昨天去听了一个讲座。那个场合其实是某大学EMBA的招生说明会,尽管一开始有招生单位的自我推销、在读学员的现身说法,但其后的讲座可以说与招生没有直接关系,或许是主办单位想show一下强大的师资阵容。主讲的嘉宾是现任湘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博士,据介绍是索罗斯的弟子,讲的题目是“华尔街的股权文化和中国证券市场”。



金博士简单介绍了西方证券市场的发展历史、证券市场的演化与现代化企业制度的形成之间的内在关系。谈到证券市场的时候,他主要以行为金融学的观点来解释市
场中的非理性现象,当然也离不开索罗斯的“测不准定理”。按照行为金融学的观点,人们在证券市场中交易的并不是股权而是预期和人性。你之所以去买股票,是
因为你贪婪,买的是获利的预期;而卖股票则是因为你恐惧,卖掉的是股价下跌的风险。股票市场就是在不同参与者的贪婪和恐惧推动之下不断演进。“测不准定
理”(不是物理学的那个)则是有三“不”:市场行为不确定、信息不对称、走势不可测,因此市场是不可战胜的,任何人都要对市场抱着敬畏之心。基于这两个理
论,在股票市场中生存的关键不在于能够赚多少,而在于风险管理。风险管理的本质,就是让其它人分担你的恐惧。



金博士认为,产业的发展是处在一个类似于“春秋-战国-三国”这样的一个循环之中,华尔街投资人的成功就在于找到未来的那个“三国”,当他们预期你能成为三国之一的时候,你就是投资人的宠儿,反之就是弃儿,华尔街有句行话:“Never
fall in love with any
stock(绝不和股票谈情说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听到这里我想起来,有些人说华尔街不懂中国市场,而实情更可能是华尔街有自己的规则。)



他谈到股票投资者成长的几个阶段也很有意思。一开始是“道听途说”,到处打听各种消息,看专家的点评。由于到底是别人的意见,所以还是半信半疑,不会孤注
一掷。第二个阶段是“看图说话”,对市场有了感觉,自己学着看图表来技术分析。这个阶段比较危险,因为做分析的是自己,一个人信了自己就可能把全部身家赌
进去,一旦输了就输得很惨。第三个阶段则是风险管理,不看赚多少,而是看自己能够赔多少,控制好了风险自然就能有收益。所以职业投资人做的事情就是把风险
一块块分割开来,设计成各种金融投资产品往外推销,通过增加外部参与者的风险、减少其收益,从而达到自身的利益最大化、风险最小化。



对于中国证券市场,他的看法是“牛市”刚刚开始,前提是证券法的颁布、股改的完成和全流通。全流通将把中国股市放到世界市场当中,股权主体、投资主体和估
值标准的国际化,将使中国股市的投资价值得到重新估计。对于华尔街来说,目前中国市场40000亿人民币的市值仅相当于5000亿美元(google一家
的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实在是便宜。中国市场上有些公司单纯从效益来看,股价显得过高,缺乏投资价值,但如果它在国内市场上占据了领先的地位或者有
渠道的优势,那么它的价值将会被重新估计,成为国际资本投资的宠儿。金博士还说,他估计中国迟早会有一次金融危机,但危机的来源不像上次亚洲金融风暴那样
由国际资本引起,而是来源于国内自身的问题。然而,他也估计最近3年内还不会出事。



听过讲座的结果,一是激起了我的贪婪之心,二是发现有几本书值得一读:《非理性繁荣》、《并非有效的市场》和《超越恐惧和贪婪》。





2006年06月08日

Google推出spreadsheet,为各种Google Office的揣测又添了一把火,对此keso已经有了精辟的分析

事实上,在web平台上提供类似桌面软件的功能,并非自Google始,走在前面的反而是一些创业的小公司。很久以前,Sun提出过“网络就是计算机”的口号,大力鼓吹过以网络为中心的应用,但似乎有些曲高和寡,叫好不叫座。目前这一拨将桌面应用向网络转移的热潮,是随着机器处理能力的大幅提高、宽带连接的普及和AJAX的大行其道而应运而生的,其实现的应用也更为贴近普通用户的需要。

实事求是地说,现有的这些网络办公软件,在功能上还根本不足以与微软的Office套件抗衡,相形之下OpenOffice更像一个合格的对手。同时,它们还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要真正形成对桌面软件的挑战,必须丰富在线软件的功能,于是其体积必然变得越来越庞大。然而尽管带宽越来越便宜,但毕竟与硬盘存取的响应速度有数量级的差别。加载时间的延长对于用户的耐性是个极大的挑战,与本地软件相比的反应延迟也造成非常负面的用户体验,于是丰富软件功能反而成为吃力不讨好的事情。Gmail增加gtalk功能之后Loading过程的大大增加可以作为佐证。

尽管目前还有这些不足,但是桌面软件的在线化已经是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现有的那些劣势并不是技术上无法解决的问题。而我想提出的是,这些在线软件的兴起,将从根本上改变竞争的战场。占领用户的桌面,不再能依靠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因为操作系统已经不那么重要,能够正常运行那些软件的浏览器才更重要。更进一步,甚至可以说究竟用IE还是firefox,乃至Opera都不再重要,只要在线软件的编写符合公认的标准,那么任一款符合这些标准的浏览器都可以担任在线软件运行的平台。于是竞争的战场转移到网络之上,先前建立的操作系统的垄断或者浏览器的垄断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也就是说,在网络上竞争,微软的先发优势将不再明显,反而是Google、Yahoo!们更加熟悉战场的状况,竞争门槛的降低使得即便是刚创业的小公司也具备了向这些巨人挑战的能力,这是因为,套用The world is flat里面的一句话,The battle playing field has been is being leveled.

Update:更正引用。

2006年05月29日

话要从Google软件说起。

Google这几年来推出了一系列免费好用的软件,如Google Earth,Google Desktop,Picasa等等,但它们都只能运行在Windows环境里。目前坊间流传的说法是Google打算和微软争夺用户的桌面,这些软件就是 Google发起的攻击。最近,Google和Dell达成了预装软件的协议,更是向着它的目标迈进了一步。然而,若是Google软件只能在 Windows环境运行,那么Google的一举一动都逃不了Windows的牵制,在Windows环境中与微软竞争而失败的前车之鉴数不胜数。同时, Google软件还面临一个悖论:Google软件越好用,越让人离不开Windows,结果越是加强了微软的垄断力量。因此,Google软件在 Windows中发展下去,就如同与狼共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微软反噬一口。

另一方面,开源社区很多人在抱怨,Google利用了开源社区的成果却没有适当的回馈。于是,Google开始向Linux移植软件,前两天终于推出了Picasa for Linux。这款能在Linux中运行的Picasa,不是原生的Linux软件,也就是说不依赖于Linux本身的开发环境、库文件,而是运行在虚拟Windows的WINE环境中。目前,在Linux系统中运行Windows程序,主要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安装vmware, qemu之类的虚拟机,然后在其中再装上Windows系统,这样可以运行几乎所有的Windows软件,缺点是虚拟机对硬件的要求比较高,还必须要有一个合法授权的Windows(先不说盗版的事)。再一个途径就是用WINE。WINE不是虚拟机,而是Windows的仿真器,如同很多人常用的街机游戏仿真器那样,它为应用程序提供了虚拟的Windows环境,实现了Windows的API,使得没有Windows也能运行Windows应用程序,也就是说如果WINE足够完善,那么所有针对 Windows开发的软件都不再需要Windows也可以运行了。

Google在向Linux移植软件的时候,也选择了WINE。一些Linux用户吃着肉骂娘,对Google没有开发原生的Linux软件表示不满。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将Windows环境中的Google软件通过WINE在Linux系统中运行,相比于在Linux环境下从头开始,牵涉的工作量比较小,进度也可以比较快。许多人推测Google的其它软件也会用这种方式移植到Linux中。除了这种技术上的解释,我用阴谋论的观点认为Google此中大有深意。

WINE本身已经有10多年的历史,最初由模拟Windows 3.1开始,功能不断完善,能支持的Windows程序也不断增加。然而,由于Windows本身的封闭性,WINE还做不到实现Windows的所有API,也曾一度进展缓慢。现在财大气粗的Google搀和进来,对于WINE的发展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推动。在将Picasa移植到Linux的过程中,Google保持了与WINE开发团体的紧密合作,还向WINE项目贡献了200多个改进补丁。许多用户离不开Windows不是因为甘愿忍受Windows的不稳定、不安全等特性,而是在Linux平台上找不到对于他必不可少的某些Windows软件的替代品。如果Google今后持续不断地推动WINE的发展,使得大多数Windows软件能够脱离Windows运行,对于微软在PC平台上的垄断可算是釜底抽薪的一击。

单纯从技术上考虑,Google推动WINE或许只是为了方便移植那么几个程序。但是,看在Google和微软越来越水火不容的份上,你敢说Google不会趁机把WINE酿成微软的苦酒?

用co.mments跟踪本帖评论

2006年05月26日

刚刚在Newsforge看到一则新闻:Google releases Picasa for Linux — and 100+ Wine patches,说是Picasa for Linux已经放出来了,而且果然是通过wine模拟器运行的。



报道中还说,Google在将Picasa移植到Linux环境的过程中,向Wine项目贡献了100多个软件补丁。Picasa的Linux版本还缺少
CD烧录、对TiVO的支持以及聊天功能,而且目前只有英文版。虽然还是beta版,但Google的开源项目负责人Chris
DiBona说,将它作为日常使用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新闻最后给出了下载链接:http://picasa.google.com/linux/,但是我得到的却是404,难道还有什么波折吗?


Update: 看来是那个目录没有对中国的IP地址开放,用了穿墙术才可以访问。
cathayan那里得到的下载地址倒是可以直接访问,速度也很快。没有针对Slackware的包,所以我下载了通用的http://dl.google.com/linux/standalone/picasa-2.2.2820-5.i386.bin ,然后用命令:

sh picasa-2.2.2820-5.i386.bin

进行安装。我用的是普通用户身份,它在我的用户目录中新建了一个picasa目录,程序就装在那里面。安装过程很顺利,硬盘中的照片也都导入进去了。果然只是支持英文,中文输入法不能激活,因此无法输入中文。因为是在wine模拟器中运行,其界面和功能与Windows版本没什么大的差异。

Update2: 现在(5月29日)Picasa for Linux的网址可以直接访问了。

用co.mments跟踪本帖评论


2006年05月20日

很多人知道,中国移动有两个接入点,cmwap和cmnet,前者用于访问WAP网络,后者可以访问互联网。资费方面,cmwap有20元的包月套餐,cmnet的包月费用则是200元,相差10倍。所以,要做到价廉物美,手机上网方案必须建立在cmwap之上。



我的Motorola A1200手机内置了Opera,既能浏览WAP网页,也能直接浏览HTML网页。它还内置了email软件,但是必须通过cmnet接入才能实现pop和smtp的收发邮件功能,流量一大就不划算了。经过一番研究,我找到了一些服务和软件的组合,逐个说一下:


  • 即时通讯:我不用QQ,用MSN。Motorola有一个专用的移动MSN软件,但要通过cmnet接入,还要收包月费用。我在 www.getjar.com (强烈推荐,那里有数百个可用的J2ME软件。手机可以访问 wap.getjar.com )找到一个完全免费的 eMSN,可以通过cmwap使用,对中文的支持也没有问题,只是登录时有少量文字广告,不支持同时多人开聊。

    gtalk用户可以试试MGTalk,它是一个开源的手机gtalk软件,我自己还没试过。


  • RSS阅读:在getjar.com能找到一些手机rss阅读软件,但普遍对中文的支持不好,下载到的内容都是乱码。幸亏我一直在用bloglines,可以访问它针对手机的页面 http://www.bloglines.com/mobile


  • Email:中国移动给全球通和动感地带用户免费提供手机邮箱服务,邮箱地址是:手机号@17288.com,开通后可以从 wap.17288.com 登录收发邮件,但是这样的邮箱毕竟没有gmail那么爽。

    gmail的手机页面是 http://m.gmail.com ,但如果一开始就通过cmwap接入去访问会出错。我找到的窍门是,先通过cmnet接入打开gmail的登录页面,输入帐号和密码后选中remember me,退出时记住不要 log out,而是直接关闭浏览器,留下一个cookie,然后再用cmwap去访问就能直接进入邮箱了。这种做法的缺点是拿到手机就能打开邮箱,所以记得看好自己的手机。



最后介绍一下UCFLY公司的两个产品,
ucweb和ucmail,服务和软件都是免费的。ucweb是一款基于java的手机浏览器软件,实现了通过cmwap接入访问互联网的功能;
ucmail则是能够通过cmwap实现pop和smtp协议的手机邮件程序,内置对国内常见邮件服务的支持。值得注意的是ucweb和ucmail实际
上是通过ucfly的服务器作为代理来实现相应功能的,所以对其安全性是否放心,用户需要自己把握。

2006年05月13日

前两天刚刚练成,做个简单的记录。用debian的不用这么辛苦,apt-get就是了。我用的是Slackware,没有现成编译好的可以下载,但是用源代码自己编译也不复杂。

主要参考的是EFF提供的安装说明。分别下载libevent-1.1a.tar.gztor 0.1.0.17privoxy-3.0.3-2-stable.src.tar.gz ,解压缩。libevent和tor都可以很简单地用

configure
make
su
make install

进行安装。

privoxy
有点怪,按照说明文件直接用make进行编译,如果接着make
install,到最后会出错,告诉我要先建立privoxy用户组和privoxy用户。考虑到这东西也就是我一个用户在用,所以没去管它。直接在
$HOME 下创建了一个privoxy的子目录,把编译好的privoxy文件cp进去,然后建立一个config文件,内容是:

debug   1    # show each GET/POST/CONNECT request
debug   4096 # Startup banner and warnings
debug   8192 # Errors – *we highly recommended enabling this*
listen-address  127.0.0.1:8118
buffer-limit 4096
forward-socks4a / localhost:9050 .

注意文件最后一行最末的那个“.”不要漏了。

在用户目录下创建一个简单的脚本torstart,内容是:

/usr/local/bin/tor &
$HOME/privoxy/privoxy $HOME/privoxy/config &

然后,chmod +x torstart 设置好它的可执行属性。需要穿墙之前,运行torstart即可。也可以把那些命令放到 $HOME/.bash_profile 里面,当用户一登录就自动启动穿墙术。

最后,在firefox里面安装Torbutton
plugin
,方便在firefox中切换。

有人问穿的是什么墙?当然是GFW啦。

用co.mments跟踪本帖评论

2006年05月11日

曾经,我以为还是有个规则的,

尽管没有人明说是什么样的规则,但在我的心目中,即便是潜规则也算是有迹可循的东西。你按你定的规矩来
办,我小心地不去触动你的底线,或者说是我臆想的那条底线,这样子大概就可以相安无事了。于是,我不去搜索什么功,我只看你让我看的新闻,我埋头在“安
全”的技术网站。就好像电影Matrix一样,只要我不去吃那颗红色的药丸,我大概就可以一直幸福快乐下去。

然而现实实在是没有
Matrix那么完美。且不说google这种妨碍建立和谐社会的东西,就算sourceforge这种纯粹的技术网站也曾经让人不得其门而入,
freebsd.org也不知怎么地倒过霉,现在轮到了Technorati。在许多传统媒体热烈报道徐博客排上Technorati首位的时候,在
Technorati被更多人知道的时候,我失去了在那里沾沾自喜地查看自己排名的权利。

看来,潜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我曾经嫌麻烦不想去做那凿壁偷光之事,但是看着这个势头不断发展下去,我不得不认真考虑跟崂山道士学一学穿墙之术了。幸好现代穿墙术不需要千里跋涉去拜师,然后苦呵呵地天天砍柴挑水熬修行,Windows用户有tor和firefox合体的Torpark,Linux系统稍微麻烦一点,不过我也炼成了 tor + privoxy + firefox + torbutton extension 的法术



感谢那些在墙外默默照应的有识之士之余,我在想,这个抢救性发掘出来的穿墙术,能不能申请个世界文化遗产呢?


用co.mments跟踪本帖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