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26日

我已经习惯了用firefox上网,无论在linux还是windows。

用firefox时,用google搜索是很方便的,只要在搜索栏直接输入关键字就可以了。但是,最近firefox频频告诉我,“The document contains no data.”,这样我就知道,一定是我所在的局域网里面哪个天杀的犯了GFW的忌讳,结果要我们一众良民一起承受这个后果,颇有古来“连坐”的遗风。

郁闷之余,想到要考证一下“避讳”的前世今身,google的结果让我“眼前有景道不得”,原来“老摇博客在上头”。

有时候我想,假如google没那么多人用,多好!

2005年09月14日

听前辈讲故事,当年反右的时候,各个单位都有名额。开会动员大家揭发,碍于同事情面,皆缄口不言。僵持良久,有人憋不住去了厕所,乃众口一词:就是他!

2005年09月09日

钱锺书老先生说:鸡蛋好吃就可以了,不必看下蛋的母鸡。但是,假如那些蛋不是一般地好吃呢?读《十年》这本书,对于《三联生活周刊》的粉丝,就是不但看到了下蛋的母鸡,而且亲耳听到母鸡告诉你那些好吃的鸡蛋是怎么呕心沥血地下出来的。

这本书从实质上说,是几十篇为了纪念《三联生活周刊》创刊十周年而组织的一次“命题作文”的作品结集,提供文章的都是周刊曾经或者现任的主编、主笔和记者等,说的也都是他们在周刊工作、生活的经历。虽然是“命题”作文,但是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描述相同或不同时期的人物和事情,既独立成篇又相互有内在的联系,时而有令人会心一笑的妙语,读起来倒也不会觉得沉闷。看完这本书,给我最深印象的就是周刊对自己的编辑方针和刊物风格的坚持,即使在最困难的时期也没有放弃。一众编辑、记者反反复复提到的“选题会”和刊物早期那种自由散漫的工作氛围也都令人神往。

在我看来,“命题作文”自然免不了唱和之作。凡是曾经与周刊有所瓜葛的人,既然愿意提笔,当然不会拂主人的面子,洋洋洒洒的篇章,几乎全部都是对“the good old days”的田园牧歌式的回忆,偶尔的峥嵘也淹没在赞颂的主旋律之中了。尽管我也愿意相信大家的美好回忆,但是作为一部资料性的书籍,看不到月亮的另一面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一直以来,从来没有买过《三联生活周刊》,但是读过《真实的生活》,那是周刊“生活圆桌”栏目文章的选集。《十年》引起了我订阅周刊的冲动,还发现“生活圆桌”的另外两本选集──《上半截与下半截》《玫瑰花与肉丸子》。仅从广告效应来说,这本书就是成功的,何况还有几个小时的愉快阅读体验。

最后说几句题外话。周刊的网站的shtml代码对firefox的支持不好,点击打开的网页只能够显示源代码。从《十年》这本书里,我知道周刊的网络部负责人叫钦峥,有空我一定给他个邮件提提意见。

链接:新浪读书栏目《十年》的部分篇章

2005年09月04日

老白开始拍keso的长尾了。

一上来,老白就引用了会计中的“量本利”概念,主要是要表达固定成本在不同产品的摊分上是不同的,畅销产品在单位产品上摊分的固定成本要比“长尾”产品低得多。老白的砖头还有一块没有拍出来,但我估计他的思路就是从固定成本的摊分上来推导出“长尾”产品不一定能赚到钱。

为了说明问题,老白编写了一道应用题,用keso和laobai两种产品来解释“量本利”的概念,但是题目本身有值得商榷之处。为方便说明,以下大段引用老白的原文。


假设我们经营两种商品:keso和laobai,售价都是110块。

再假设他们的变动成本都是一样的,即采购费用+配送费用都需要100块。

而企业的固定成本支出也算出来了,是10万块,其中5万块宣传广告费,5万块仓库管理费用。

广告费用是这么支配的,其中25000用来宣传keso、另外25000用来宣传laobai。

仓储费用也同样平均分配,25000用来保管laobai、25000用来保管keso。

上面是老白给出的初始条件。


第一个月
分别购进10000个laobai、10000个keso。采购成本支出各100万。
月末,keso属于畅销产品,销量达到10000个,那么keso的固定成本摊销等于50000/10000=5块钱。(25000广告+25000仓储)/进货量。


那么,经营keso的总成本=进货价格*采购量+单位固定成本*数量=100*10000+5*10000=105万
经营keso的总收入=110*10000=110万

经营keso的利润=5万
不幸的是,laobai的销量只有keso的一半,那么老白的单位成本也等于50000/10000=5块钱(25000广告+25000仓储)。
那么,经营laobai的总成本=100*10000+5*10000=105万
经营laobai的总收入=110块*5000=55万。
经营laobai的利润=-50万。
最终合并后,企业第一个月亏损45万。

在这里出问题了。laobai卖出了5000,还有5000的存货。除非laobai的保鲜期只有一个月,过了一个月必须全部处理掉,否则按会计准则来说,laobai的购货成本是在销售时才予以结转,因此,本月经营laobai的成本应该是 100×5000+50000=55万,经营收入也是55万,经营利润为0。合计总利润为5万元。


第二个月

既然我们发现laobai不好卖,决定只卖keso了。因此,我们不再支出老白的进货费用,但由于仓库租用合同和广告合同的原因,我们并不能降低广告和仓管的支出。
月末,如果keso的销量仍然维持在10000个,keso的固定成本变成了10万/10000=10块。(5万广告+5万仓管)
keso的总成本是100*10000+10*10000=110万
总收入=110*10000=110万
利润=0

这里的问题是:忘记了仓库里面还有5000个laobai,除非如前面所说,已经把laobai清理掉了。因此,这个月的情况应该和第一个月是相同的:卖掉10000个keso利润为5万元;又卖掉5000个laobai,利润为0;合计总利润还是5万元。

另外,这个月如果只进了10000个keso,仓库并没有实现满负荷运转(还有上个月卖出5000个laobai后空出的地方),因而这个月的效益并没有达到最优。假如市场调查表明还能卖出更多keso,那么多进一些keso就可能有更好的利润。

下绊子之余,给老白提个建议。题目里面把采购费用和配送费用合并在一起,但我建议把发货的费用单独列出来,因为如果没有销售,发货费用是不存在的,这样计算起来也能精确一点。

2005年09月01日

老白要向百度拍砖,我顺手拣了几块砖头。

有人引用的李彦宏话说:“中文搜索与英文搜索是完全不一样的。英文搜索,遇到的是以一个个以空格相隔开的词,而中文的词与词之间是需要进行“切词”的(即将一个句子中的词合理分隔开)。如何让机械的搜索引擎准确地按照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将词“切”好,而百度在这方面已经走得太远了”,以此标榜百度中文搜索技术的先进,具体地说是分词技术的先进。而老白则公开征集百度的分词错误。

带着一丝阴暗心理,我分别用“省长”、“市长”和“县长”分别测试了百度和Google,结果是百度在第一页甚至是第一项就出现了分词错误。以搜索“省长”为例,百度的第一项结果就是“湖南省长沙市第一中学”,“市长”和“县长”的结果也不能幸免,直到“乡长”和“村长”才打住。Google的情况要好一些,起码在第一页没有发现分词错误。又试了试“人为”和“为人”,这一次百度和Google的结果不相上下,都出现了分词错误。仅从这区区几个词的搜索,我以偏概全地推论,百度走得并不太远。我不是百度的用户,早就习惯了在firefox的搜索框直接输入关键词访问Google的方式。有限的使用百度的机会,再次套用李彦宏的话说,都带着对百度的偏见[注],可见我应该不具备批评百度的资格。

其实我并不是想向百度拍砖,我想拍的是那种认为中文还是保护国内IT行业的天然屏障的看法。这种看法放到10多年前的DOS时代,似乎还有些道理,当时的普遍看法认为中文处理还是要中国人来搞,洋鬼子搞的东西不地道。直到后来WPS与Word竞争的时候还是打这张牌,结果如何则是有目共睹的。在目前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技术、人才、资金都在流动,百度能自己开发中文分词技术,Google也可以请到甚至更好的中文处理专家,再提中文的独特性使国内公司具备先天的竞争优势则近似于痴人说梦了。

[注] 百度解密之二:李彦宏365天解决方案

《21世纪》:要搜东西第一个选择会去Google,当Google被屏蔽时,会转到百度,这是一年前的情形。如果用百度查一家银行,有可能出现的第一个链接不是这家银行的正式(官方)网站,而是与其相关的一次商业活动。现在百度跟Google是怎么竞争的,介意国外投资者说“百度是中国的 Google”吗?
李彦宏:我认为这是对百度的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