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9日

这两天IT圈子里最大的新闻要数Mop和Donews搞到了一起。今天我订阅的blog之中、Donews的首页和Donews blog首页充斥着议论这件事的标题,顺着那些链接兜兜转转看了一整天。

很多人认为Mop将和Donews合到一起,于是在担心猫和牛能不能嫁接到一块。但仔细看了新闻和陈一舟的文章,我的理解是:千橡收购了Donews,而Mop是一个工具,Mop的股份或期权是千橡收购 Donews的对价。如果这么看,那么实际上猫和牛并没有什么直接的瓜葛,担心Donews前程的人更应该关注的是他们的共同主人千橡今后的举措。陈一舟说:“Donews与猫扑的将来,他们会成为千橡公司并列且相对独立的两大网站。二者的用户群体及给用户创造的核心价值有很大不同,我们绝不会将二者强行融合”,这一点起码在目前看来我是相信的,但是一旦千橡为了上市而启动资本运作的机器,Donews必然会发生一些顺应资本声音的变化。这种变化是好是坏,我不知道。

猫牛之恋对于他们二者,或者他们背后的那些人意味着什么,由于我不在IT这个圈子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从一个用户的角度做个推测。如果“千橡会在 Donews上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特别是最新的互联网技术”,那么Donews blog服务的响应速度和稳定性应该有所提高,网站被攻击的后果也应该不至于像前段时间那么严重,这些对于用户体验来说无疑是很大的改善。所以对于猫牛之恋,我短期内看好,特别是在二者的蜜月期内。

假如Donews发生一些变化,我会不会选择离开呢?对我和Donews双方的价值交换进行比较,Donews的blog服务给了我一个发表看法的场所,给了我首页直通车,更重要的是给了我一个阅读许许多多IT人士思想的机会,而我给Donews带来的流量则可以忽略不计。因此,目前Donews给予我的价值大大超过我给Donews的价值,无论从任何庸俗经济学的观点看,我都会选择在一段时间内先留下来静观其变,这就是所谓网站对用户的“粘性”吧。尽管如此,我还是绝不想看到Donews的价值逐渐消磨的那一天。

2005年12月26日

进入blog圈子,碰到一些新名词,一开始颇有些摸不着头脑。经过一段时间,明白了一些,但是trackback这个东西让我一直晕菜,到现在才似乎明白了一点。



说起来trackback的概念并不难懂,简单地说就是我写的blog中的一个A帖引用了别人blog的B帖,trackback机制就会在B帖后面的评
论或者专门的trackback区域显示出A帖对B帖进行了引用,还可能将的A帖的摘要显示出来。据发明这种机制的人说,trackback可以增强各个
独立的blog之间的联系,把点状的信息织成网状。在我看来,这个功能确实很好,建立了一种跨站的交流渠道,让不同blog的读者群有机会互相沟通。但
是,好的机制在实践中并不一定能有好的效果,trackback是又一个例子。前段时间,很多大拿对trackback该死还是该活争论不休,着眼点多数集中在技术层面,对于用户体验则涉及不多。今天,我作为一个普通用户想啰嗦几句。



以donews为例,一个帖子显示出来是这样的:




在google
上百度一番,我终于明白了几个概念。标题那里的链接叫做permalink,有人把它翻译成“永久链接”,以我的驽钝,还没想明白这个permalink
和我们平时说的link有什么区别;帖子最下面的那个链接地址叫做trackback address或trackback
link,有人翻译成“引用地址”,就是这“引用”二字让我迷糊了很久。

Trackback应该是这么用的:如果在blog正文里面要引用上面那个帖子,链接地址应该用permalink,也就是 http://blog.donews.com/windrose/archive/2005/12/25/670426.aspx 。帖子写完之后,假如你的blog程序支持trackback功能,它可能会提供一些输入框,允许你输入trackback地址,那么你就应该在那里输入 http://tb.donews.net/TrackBack.aspx?PostId=670426
,理论上你的blog程序会向那个trackback地址发出一个通知,告诉它这个帖子被引用了。如此这般,可能要再加上几句祈祷,若是一切顺利,在那个
帖子后面的评论部分就会显示出“Trackback来自于…”之类的信息。Donews的blog程序没有提供单独的trackback输入框,所以
发表文章时并不需要操心别人的trackback address。听说程序有自动发送trackback的功能,我引用blog of helios的帖子时,在对方出现了我的trackback,似乎证明确实是有这个功能,但是对于其它的站点是否有效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看来,trackback
address这种概念根本就不应该和用户见面。我想要的是,一旦我在帖子里加入了别人帖子的链接,blog程序就会自动去找对应的trackback
address,并自动完成trackback过程。大拿们可以用各个blog程序之间缺乏统一标准为由来开脱,但这恰好说明目前该做不是抱怨用户,而是
统一标准,让机器做好机器该做的事情。让用户自己copy然后找地方paste那个所谓的trackback地址的做法,是把本来应该由机器做的事情推给
人来做,完全不具备用户友好性。假如不改变这种做法,trackback就是鸡肋,死不足惜。

2005年12月25日

电视上学到几个和圣诞节有关的小知识,记下来,以免忘了。

  1. 根据圣经,耶稣出生那年,他的名义老爸约瑟正带着玛利亚往家乡赶路,耶稣就出生在途中。约瑟和玛利亚之所以要赶路,是为了参加古罗马组织的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的人口普查。据此查证历史,耶稣出生的年份应该是公元前4~5年,而不是公元元年。
  2. 耶稣出生的确切日期无法考证,各地曾经有很多不同的耶稣诞生纪念日,现在的12月25日是经过很多年才逐渐统一下来的。
  3. Christmas来源于the Christ’s Mass,即纪念耶稣出生日的弥撒,后来就合起来称为Christmas。
  4. Christmas之所以缩写成Xmas,是因为希腊文中Christ一词是以X开头的。
2005年12月20日

近段时间,我订阅的blog中有很多关于流氓网站、流氓软件的讨论。既然IT界的专业人士都为流氓网站和流氓软件而头疼的话,那些菜鸟级的普通用户可以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我在blog of helios 那里也读到了一个故事(之一之二)。
Helios说,既然计算机销售时强制捆绑的Windows系统的费用被大家称为“微软税”(Microsoft
Tax),那么为了保证Windows正常工作所需的购买反病毒软件、清除Spyware和Adware的软件、防火墙软件之类的花费就是“微软愚蠢税”
(Microsoft Stupid
Tax)。为了向一个铁杆Windows菜鸟展示Windows系统是如何的脆弱,Helios让他去访问了一个网站,结果他遭受了无数弹出窗口的轰炸,
注册表被改得面目全非,一堆病毒在他的系统里找到了归宿。最后,那家伙重新买了一台电脑。

看着这一切,作为一个Linux用户,我真有一
种隔岸观火的感觉。我用firefox,不用IE,所以那些修改IE的流氓网站对我不起作用;我不用Windows,所以那些针对Windows的入侵在
我这里无效;在Linux中我也根本不需要去下载那些捆绑了流氓软件的小工具,因此流氓软件的肆虐与我无关。当然,我并不认为Linux就是刀枪不入的,
Linux存在的安全性问题也时有所闻。从本质上说,冯·诺曼体系的计算机系统中,病毒是无可避免的,差别在于哪种系统的抵抗力更强。在目前的条件下,我
有配置Linux的能力,Linux也能满足我绝大部分的桌面应用需要,针对Linux的恶意网站、软件要稀有得多,撇开正版/盗版、自由/专有的问题,
仅从实用、安全的角度看,Linux也是我最好的选择。

相比于几年前的情况,Linux在桌面应用上的进步有目共睹,中文用户最关心的中文处理问题也早就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碍。我建议凡是有一定技术基础的人都可以客观评估一下自己的实际需求,认真考虑给Linux一个机会。

对于那些实在摆脱不了Windows的用户,只能道一声珍重。就像在生活中,假如明知自己的性伴侣交游广泛,做事的时候却不采取安全措施,一旦中了招也怪不了别人,只能怨自己自作自受了。

2005年12月19日

事情源于袁越blog中的帖子:《太令人震惊了》,谈的是韩国科学家黄禹锡克隆人体干细胞的事情,帖子最后说道:

最后,我想对所有那些不懂科学而又不愿去学习科学的文科生们,以及所有那些貌似公允的专栏作家们提一句忠告:别来瞎搀和,科学的领域你们搀和不起。理科生也有可能搞不好科学,但文科生来搞,一定搞不好。

于是,朱步冲跳出来《反对科学拜物教》:

有些仁人志士就跳出来充当基督弥塞亚,要把这些伪知道分子从科学的雅典学院里扫将出去卖红薯,两句话就是
"别来瞎搀和,科学的领域你们搀和不起",以及"理科生也有可能搞不好科学,但文科生来搞,一定搞不好"颇有点伪托关老爷第一人称名义书写的"太上感应心
经"里"不信吾教,请试吾刀"的口气.

袁越接着炮制出来的《纽约时报为什么牛比》引发了鲁伊的《考据癖》:

给某些理科生补补新闻史的课。Carr Van Anda,(注意,不是Carl Vananda,众多中文媒体津津乐道人家的逸闻,可却连名字都写错了,然后就互相抄来抄去,居然没有人去核实一下,真够丢人的)
……
一个做新闻的人,居然不知道最重要的是个体差异和个案分析,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凭空划分出两大阵营,还好意思言必称Van Anda,真让人无语。。。


和杂志上规规矩矩的文字比起来,这样的掐架要有趣得多。我想,blog的乐趣就在于此吧。

Update:苗炜出手了,《内部斗争》,呵呵。
Update2:袁越的《几点说明

2005年12月14日

尽管自由(free)/开源(open
source)软件越来越为人所熟知和接受,但是许多人对于它们之间的区别并不清楚。还有很多人把与它们相对的另一个概念──私有软件
(proprietary software)错误地等同于商业软件(business software)。Free
software
Magazine
第9期上Tom Chance的一篇文章Free,
open or proprietary?
,从哲学的角度分析了这三种软件许可证的区别。


有软件的目标在于“生产好的软件”,技术上是用版权来保护软件免受外来干扰,并保护软件作者的经济利益。虽然很多私有软件的支持者宣称版权的作用在于给予
软件作者以回报以及鼓励创造能力,但是取得回报这一点并不是私有软件与自由/开源软件的本质区别,因为很多私有软件是免费发布的(freeware),而
自由/开源软件也并不禁止取得回报。私有软件与自由/开源的本质区别在于它的支持者认为软件的高质量来源于封闭源代码,只允许被授权人士接触源代码。



开源软件的目标也是“生产好的软件”,但是采用的是与私有软件不同的解决途径。开源软件组织认为当程序员能够阅读、修改和传播源代码时,软件本身就得到了
进化,人们能够改进它、改造它、清除bug,而这些都能够比封闭源代码的开发方式更快地实现。开源软件倡导不受限制地使用、修改和发布软件,只是因为这样
能够产生更好的软件。



可见,开源软件与私有软件在目标上是一致的,只是实现的方式大相径庭。



自由软件的目标是创造能够实现某种社会自由的好软件。自由软件的目标主要出于伦理上的考虑,而不是从实用上考虑,软件是作为实现伦理目标的载体,这是私有软件和开源软件都没有涉及的内容。根据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定义,自由软件要达成4种自由:

  • 为任何目的而运行软件的自由;
  • 研究其工作原理、修改之以符合自己需要的自由,接触源代码是实现这种自由的前提;
  • 发布软件的拷贝以帮助他人的自由;
  • 改进软件、向公众发布以使社会受益的自由,接触源代码是实现这种自由的前提。

因此,尽管看上去开源软件和自由软件都采用同样的开发方式,甚至共享许多开发人员,但是它们的目标是截然不同的。自由软件运动从本质上说是政治运动,着眼
点在于“自由”,而开源软件是从实用的角度将自由软件运动的载体当作了目标。为了实现商业推广的目的,开源软件刻意避开了自由软件的政治意味,转而把着眼
点放在软件本身,强调软件实用性的目标。正是在这一点上,自由软件运动的领袖Richard
Stallman(RMS)与开源软件运动的创始人Eric Raymond(ESR)产生了根本性的分歧,从而分道扬镳。


2005年12月13日

http://news.163.com/05/1213/01/24QJQGKP0001124T.html

昨日听证会上,乘客代表卢晓曌代表一位来电市民提出质疑,“地铁公司除了政府规定的票价优惠
政策以外,对地铁员工也实行免票政策,每个员工还有3名直系亲属的名额可以免票。根据地铁公司的介绍,共有员工6000余名,这样算来就有18000名地
铁直系亲属可以享受免费乘坐地铁的待遇。如果地铁员工因为工作需要可以免单,那这18000名地铁的直系亲属免费也是保证地铁正常运营所必须的成本吗?”

广州地铁公司总经理卢光霖在会后回应,“众所周知,目前国际恐怖势力猖獗,地铁又是恐怖分子
的重点袭击对象,所以必须加强地铁车站、月台、车厢内的反恐力度,地铁员工的力量毕竟有限,而地铁公司又希望每趟列车在碰到任何情况时都有人能够及时地指
导救援,那么这些地铁家属就义不容辞地担负起地铁义务安全员的重要职责。”


2005年12月11日

读过 “三联十年”这本书之后,我开始买《三联生活周刊》来看。随后,通过按摩乳的链接,我先后订阅了以朱伟为首的三联男女的blog,进一步满足我吃鸡蛋的同时也关心下蛋的母鸡的八卦欲望。但是,最近我发现,在这些blog里面我已经能提前吃到新鲜的鸡蛋了,比从市场上买回来的还新鲜。因为,三联的博客们常常在blog之中发表他们写给周刊的稿子,而且是在周刊还没上市时就发表了。

以前有没有这种现象我不知道,但是在44期中我发现了一些熟悉的文字,看到46期时我几乎以为买的是过刊。简单统计一下,封面故事的许多内容首先出现在尚进(12月6日)和马戎戎(11月30日)的blog之中,《餐桌上的恐怖》是对贝小戎blog的全文照录(12月5日),《成也卵子,败也卵子》我在袁越的blog里面读过了(12月6日),“生活圆桌”里面苗炜的《落地签》和困困的“牛仔裤”也不新鲜,《击鼓骂人秀》在12月3日已经上了按摩乳,最后,连朱伟的“一个蛋”我也早在12月6日在他老人家的blog中吃掉了。您说,我花8块钱跑去报摊上买一份周刊,这钱花的是不是有点儿冤?

长此以往,这种事情对周刊有什么不利影响,相信大家都可以预见。这里可以引出一个也不新鲜的话题,就是如何处理好工作与blog的关系,尤其当工作的性质和blog写作紧密联系的时候。我的建议是朱伟老大应该立个规矩了。

想深一层,还有一个不那么明显但迟早会引起麻烦的问题──版权。三联的博客们落户的地盘最集中的是blogcn,也有在歪酷和新浪的。在这些BSP的服务条款中都有对于用户作品的版权规定,xba在《我们不是名人,所以更要选好自己的BSP》中进行了一番分析,我也特地去查了blogcn和歪酷的协议。

blogcn免责声明中提到:

第三条 除我们另有明确说明或者中国法律有强制性规定外,本网站用户原创的作品,本网站及作者共同享有版权,其他网站及传统媒体如需使用,须取得本网站的书面授权,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用于其它商业用途。


歪酷博客服务协议中则有:

C.您同意和歪酷网共同拥有原创文章的版权、发布和转载权利。原创文章包括发布各附属服务项目中的文章,及其附带的图片音乐等。任何人需要转载歪酷网的文章,必须征得原文作者或歪酷网授权。

如此看来,三联的博客们想在周刊上发表文章还要取得网站的授权呢。

2005年12月09日

blog of helios 看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Helios,blog的作者,住在美国得州的奥斯汀。他常常在十字路口上见到乞丐,人人手里都举着一个牌子,内容无非是自己的凄惨身世、乞求帮助之类。 Helios突发奇想,要试试反其道而行之,把自己也扮成乞丐的样子,但不是乞讨而是给予。他也举了一个牌子,但是牌子上写的是:用电脑不必再花钱,这里有免费的Linux光盘。尽管最终Helios把辛苦了两个晚上刻录的60张Linux光盘都送了出去,但是事情发展到最后和Linux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反而是在这件事中反映出来的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值得反复回味。

Helios的blog里面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尽管每个乞丐都在牌子上写着自己的凄惨身世以博取同情,但急着赶路的人们根本就不会去注意牌子上写着什么,即便Helios写的是“送Linux光盘”,可是多数人还是把他像普通的叫花子那样打发,给他钱、给他烟、给他免费的餐券。于是我就想到,之所以经常有人抱怨广告的钱花了但并没有什么效果,是因为人们根本就没有去看。

前些天我写过网络广告的问题。通过上面的例子我想到,当一个普通的用户面对越来越多、越来越野蛮的广告时,如果在技术上没有能力摆脱,他可以选择的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眼不见为净”。于是尽管发布网络广告的网站费尽心机地争夺用户的注意力、花样翻新地骗取用户的点击或者强制安装流氓软件,但是只要用户一旦建立了对于网络广告的不良印象,他就可以简单地用“视而不见”的策略来进行免疫,就像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所有叫花子打扮的人都是要钱的,而根本不去关心他在牌子上标榜什么。

看到我总是提及广告,可能有人会认为我和广告界有什么瓜葛。实际上,只是最近这类话题比较集中罢了。

2005年12月07日

这个帖子的灵感来源于这里。我特地关闭了帖子的评论,但是只是在首页上没有显示出发表评论的链接和评论的数量,但是进到帖子里面,评论还是能够照常使用。这个帖子的评论我也关闭,请大家来试试能否重复这个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