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28日

人类的近代史告诉我们,一项先进的技术能够转化成产品服务于社会,在它的后面肯定有一个商业公司默默的付出。因为后现代的社会更多需要的服务于我们的产品,各种高新技术在普通人眼里仅仅是被科学家束之高阁的梦想而已。这个规则在Linux世界里面也适用。试想 Linux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如果不对其加以产品化(或者说商品化),提高其稳定性和易用性,那她只会变成少数高手手中的玩物,逐渐的丧失市场,丧失用户对其的信任,失去发展的源动力,那么她很快就会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所以我可以断言,如果Linux还要保持其快速的发展,必须调整生产关系――即 GPL公约对她的限制。如何调整好GPL公约和商业公司之间的利益,将是交给每一个Linux从业者最大的挑战。


上面那段话来自中科红旗软件公司副总裁白柯的文章《Linux的“原罪”》。关于GPL,这段时间在开源/自由软件社区也是一个热点话题,但谈论的焦点多数集中在如何对10多年没有更新的GPL 2.0版本进行修改以适合当前的发展形势,尤其是应付来自软件专利等知识产权法规的挑战等方面。从影响商业利益实现的角度看到改进GPL的需要,倒是比较新鲜,尤其当这段话来自于一个仰赖GPL产品维生的公司负责人的时候。

GPL(General Public License)是最常见的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许可协议,可以称之为自由软件的基石。无数的自由软件在GPL的庇护下成长起来,许多软件开发者在发布自己的软件时也会不假思索地采用 GPL。GPL最基本的要求之一就是发布软件二进制编码的同时,必须要发布源代码,所谓自由软件的“自由”二字包含了4种含义,而获得源代码是实现这些自由的前提。

GPL尽管已经广为接受,但围绕着它还存在一些争议。争议集中在GPL的“病毒”(viral)特性,也就是传染性。这里所说的“病毒”和“电脑病毒”没有任何联系,它的意思是这样的:如果软件A以GPL发布,软件B是软件A的衍生产品,使用了软件A的部分或全部源代码,那么软件B发布时就必须遵循 GPL,否则就是违反了许可协议。这个过程,我们可以理解成GPL“感染”了软件A之后,通过源代码从软件A“传染”给了软件B。有人借此抨击GPL,说它不代表真正的自由,因为软件B是“被迫”采用GPL的。而依我看来这正是对自由的一种保障,它有效地避免了某些人用了GPL软件的成果却逃避回报自由软件社区的义务。相比之下BSD许可证更为宽松,它允许你用BSD许可的软件做几乎任何事情,不公开源代码也行,改头换面变成私有软件(proprietary software)也没人追究,这一点恐怕很对一些商人的口味。

古语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照理说如果没有遵循GPL的Linux,红旗Linux也不会存在,那么红旗为什么不爽GPL?以我的揣度,无非一个“利”字。前几年,以红旗为代表的 “国产”Linux厂商已经在开源/自由软件世界落下了一个违反GPL的坏名声,各厂商的惯常做法是只发布编译好的系统,源代码欠奉。对于这种做法有各种各样的冠冕堂皇的托词,但归根到底无非是为了保证自己的所谓技术优势,GPL暂时就放到脑后了。这种做法,无视自己占用了开源/自由软件社区无数志愿者的辛勤劳动的事实,是地地道道的只顾掠夺而没有丝毫回馈的流氓行径,更有甚者有人还恬不知耻地自称是什么“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操作系统”,视天下人如无物。

客观地说,近两年来,国内的Linux厂商在遵守GPL方面还是有一些进步。仍以红旗为例,先是没有源代码,然后是只提供旧版本的源代码,现在基本能同步提供最新版本的源代码了。我不知道它是真的有所觉悟还是迫于开源世界舆论压力的权宜之计,因此白副总裁的文章,让我想起了红旗的前科而不自觉地提高了警惕。白副总裁说得比较隐晦,但我总觉得他的逻辑是:红旗就是一个默默付出的商业公司,红旗对于推广Linux居功至伟,所以理应取得相应的商业利益。可惜,GPL阻止了红旗像微软那样以封闭源代码的方式成功,所以必须调整GPL。果真如此,倒也没什么新鲜,不过是让我们更加认清了商人逐利的本性。

不要误解,我并不是说遵循GPL就要排斥商业利益,GPL本身也并不排斥任何人用自由软件获取金钱利益,只不过GPL内在的逻辑使得人们不能像私有软件那样把盈利建立在封闭源代码的机制之上。通过GPL软件获利,需要更多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成功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但绝不是仅仅打着“国产”的旗帜、依靠政府采购就能做到的。你可以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我给红旗的建议是先别想着从开源社区得到什么,想想自己能给开源社区奉献什么,有了一种共享和回馈的良性循环,或许能发现GPL不仅是一种束缚,更多的是一种保护。

假如红旗真的非常不爽GPL,大可以基于BSD系列开发出一种类似“麒麟”那样的操作系统,好处是不必受GPL的约束。反正按照红旗最大限度模仿Windows界面的策略,那华丽界面后面到底是Linux还是BSD,红旗的用户根本无需关心。

2006年02月25日

通过feedburner的rss订阅了我的blog的读者大概会发现我的blog一下子更新了10多篇,但内容绝大多数都是读过的。原因很简单,我的 donews blog的rss ( http://blog.donews.com/windrose/Rss.aspx ) 自从2月23日以来(或许更早,但我没发现)就没有再自动更新了,到我写这个帖子的时候还是没更新,所以我只好暂时把feedburner指向 http://my.donews.com/windrose/feed/ ,我现在同步维护这两个blog,互为备份。

发现blog出问题之后,我就想着能找什么人反映一下情况,看看能不能解决,但是找了一番之后,发觉还是找不到该找的人。看Donews首页和blog首页最底下的合作联系那里的内容,技术支持的问题我应该找林兴陆,可是我这样的小问题去麻烦人家CTO似乎不妥,同理,打搅刘韧、keso也不太好意思。于是我想起好像徐新事是和blog管理有关的,google一番找到他主页上列出来的各种联系方式。发了个邮件,没有回应;在MSN上找到他,跟他说了情况,他说不懂,于是请他转告技术人员。但是,今天看还是没有解决,大概技术人员周末也要休息的。

刘韧前几天写了《DoNews 为什么这样》,看得出来,现在挺忙,或许还挺乱,所以就发生了这样那样的小问题。我想说的是,出了问题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不是应该有一个与客户沟通反馈的机制?现在这样子,想反映一点小小的意见似乎没什么合适的渠道。以前没有和千橡合并的时候,什么杂事都是刘韧一个人在做,忙不过来,还可以理解。现在呢,钱也有了,人也有了,安排一个人专门做客户服务应该不太困难吧?再退一步,即使人手紧张,弄一个“小强”那样的MSN机器人专门接受意见,然后定时有人查看总能做到吧?

Donews想做一个“全内容”的BSP,推出了基于wordpress的blog服务,最近又推出了SNS管理系统,确有积极进取的态势。然而,产品的开发固然是一个方面,但不要忘记产品推向市场之后,后续的服务要跟得上才行。现在连一个简单的反映问题的email或IM地址都难找,Donews又怎么应付今后不断增多的服务内容和不断扩大的客户群体呢?

Update:今天(2月26日)早上,发现donews的rss已经更新了,将feedburner又转回donews。如果这样让读者们又迷糊一次,抱歉了。
Update2:刚刚发现,donews这里更新的rss丢掉了一篇文章:百度大厦到底有多大
Update3:看来有怨言的不止我一个-donews不理会我的帮助请求

2006年02月23日

keso今天评论百度盖楼的事,引用了安普若的估算,质疑百度投资一个8亿多元的房地产项目,到底还算不算一个互联网公司。

问题的关键在于,安普若的估算依据是否充足。如果那个估算的依据不足,那么keso的质疑也就难以站得住脚。要搞清楚安若普的估算是否准确,首先要搞清楚的就是:百度大厦到底有多大,也就是说百度大厦的建筑面积是多少,这是因为投资估算和收益估算都要以这个数据为基础。

在这里我先简单解释一下几个概念。首先是用地面积或土地面积,这两个不用解释,顾名思义就是了。第二个,建筑面积,意思是建筑物里面所有楼面面积的总和,这个定义不太严格,但在这里够用了。第三个概念,容积率,意思是地面以上的建筑面积与用地面积的比率。几个概念之间的数学关系是:地面以上的建筑面积=用地面积×容积率。举例来说,假如一块地占地面积是1万平方米,规划的容积率是3.0,那么建成后的建筑物地面上的建筑面积就是3万平方米。之所以一直强调地面以上,是因为卖地的时候,地下室的建筑面积是不计算在容积率之中的。

回来看看百度大厦。按照百度官方公布的文件:“…recently entered into an agreement to acquire the land use right for approximately 44,000 square meters of land in Shang Di Information Industry Zone in Haidian District, Beijing.”从字面上看,百度购买了4.4万平方米的土地,但公告里没有提到将建成的建筑面积是多少或容积率是多少。这里存在信息披露不充分的问题,因为建筑面积的多少是决定这块土地价值的至关重要的因素,百度不披露建筑面积或容积率的数字,投资人和监管机构无法估算出土地价值到底有多高。极端地说,假如买的这块地只允许建1平方米的小房子,百度能做的只是搭个窝棚看住这块地罢了。正因为没有这两个重要的数字,所以安普若按容积率为3.0估算出总投资8亿多元,而我也可以按4.0,5.0的容积率算出更大的天文数字。

那么百度大厦到底有多大?用“百度大厦”和“建筑面积”两个关键词,分别在百度和google搜索,我看到的消息是:用地面积3.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 4.4万平方米,和百度官方公告的数据有矛盾。再深入分析一下,目前唯一各方一致的数据是百度买地的价钱:9240万人民币。假如建筑面积是4.4万平方米,那么每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土地成本是2100元,以我的常识,这符合当地的土地价格。假如按土地面积4.4万平方米,容积率3.0计算,每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土地成本只有700元,如若成立,上地集团逃不了国有资产流失的干系。

尽管我判断百度大厦的建筑面积是4.4万平方米较为可信,但是和它官方公告不符,因此还可以存疑。但是,无论如何,安普若假设容积率为3.0是站不住脚的,而keso以此对百度提出质疑,难免堕了威名。

Update:改正“安普若”,原误为“安若普”,sorry.

2006年02月20日

昨天,一不小心又中了donews blog程序bug的招,还被tinyfool当作了一个宣传aigaogao反面教材。我在tinyfool那里留言,结果他劝我“所以windrose你用aigaogao好了”。

既然满城争夸aigaogao,我为什么还不搞呢?

第一个原因,aigaogao是个Windows程序,而我现在基本上都待在Linux里。对于好的Windows程序我并不排斥,例如Picasa,而且那些需要和家人共享的一些应用,我还不得不使用Windows。但是,写blog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完全可以在Linux里面做。aigaogao尽管在Windows里很方便,但还不足以吸引我专门为了写blog而启动到Windows环境。

更重要的原因是,离线的编辑器不适合我的需求。我工作时用一台电脑,家里还有两台电脑,每台电脑都是Linux和Windows双重启动,于是在某个时刻我可能处于这些电脑和操作系统的6种组合之一的状态。假如我用aigaogao,恐怕只能在某一台电脑的Windows环境里面搞,做不到在家或工作间隙的想搞就搞。如果每个Windows环境都装个aigaogao,我又将面临3个aigaogao的同步问题。俗话说:“三个女人一个墟”,三个爱搞搞恐怕比一个墟更热闹几倍。因此,在线的编辑器是我最好的选择,而我选择了firefox + writely

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aigaogao本身好不好,而是它不适合我的需求。不单aigaogao如此,对我来说,最方便的一定是能在一个跨平台的浏览器 ——目前是firefox——里面完好实现的各种在线应用程序。所以,email要选择web邮箱,rss要选择bloglines这样的在线阅读器,如此等等。记得前段时间blog圈子里讨论过,浏览器的重要性是否已经超越了操作系统,以我的情况来说,是的,而且我相信像我这样情况的还大有人在。

回头再说说aigaogao。假如aigaogao变成了一种在线服务,能在firefox里使用,多支持几种blog发布协议,我想我会有兴趣去试一试的。其实目前我最想要的是利用gmail的2G空间做备份、通过gmail编辑和发布blog。假如donews能够提供email发布的接口,或者 gmail提供直接发布blog的功能,我也许会考虑转到gmail里面去写blog。

2006年02月19日

翻着《新快报》,有个标题看着眼熟──“苹果的1984”,内容读起来也似曾相识,眼睛忙往最后瞄,见到落款──“部落居民:老白”,哦,原来如此。




老白
的blog侧栏里面显示,“除非特别声明,本站采用


许可。”,简单地说,可以自由散发,但是要求:1.署名──这一点做到了,文章后面有老白的名号;2.禁止改变──似乎没什么修改,但改掉错别字之类应该
是理所当然的;3.非商业用途──这个有可疑,因为报纸发行就是一种商业行为。所以,《新快报》是否侵权,关键在于是否事先取得老白授权。

这一点,我没问
过老白,不了解实际情况,这个帖子算是立此存照吧:2006年2月19日,《新快报》B3版。





Update:根据tinyfool的trackback,把帖图地址改为绝对地址。又是donews程序的bug。:(

儿子问妈妈:“你一个人用一间办公室,会不会很孤单?”



小经理有单独的小办公室,大经理有自己的大办公室,总裁、总经理用的是空荡荡的硕大无朋的办公室。小孩子哪里懂这里面所隐含的等级、待遇和体面?



但是,你一个人待在里面,会不会很孤单?

2006年02月14日

据消息人士透露,Google开始向Linux移植程序了
第一个对象是Picasa。目前让我觉得还离不开Windows的就是这个Picasa。相对于许多其他的照片管理软件,无论是Windows版的还是
Linux版的,Picasa确实非常好用,它的组织方式很适合管理大量的照片,按Tag管理也是时髦、灵活而强大的一种手段。当然,Picasa还有一
个难以抵挡的特性——免费。



Google的技术基础完全建构于开源软件(尤其是Linux)之上,这早就不是一个秘密。一直有传闻说Google有一种自己定制的、适应它数量庞大的
服务器集群的Linux版本,但它并没有将之反馈到开源社区;很多Google内部的员工用Linux作为日常使用的桌面操作系统,但Google发布的
所有桌面软件和工具,像Picasa、Google
Desktop、Google Earth、Google
Talk等等,居然都只能运行在Windows上。对此,很多人不免发出怨言,Google
- What Have You Done For Us
Lately
,质疑Google什么时候才能对开源社区作出更多回报,不仅仅是投资支持一些开源的开发项目,而且还要开发出广受欢迎的Google软件的Linux版本。对此,Google的开源软件负责人Chris
DiBona(OPENSOURCES:Voices
from the Open Source
Revolution
一书的编者之一)作出回应说:他已经听到了这些抱怨,所有Google软件工具的移植都正在进行中,都会有Linux的版本。



现在Linux用户的等待似乎有了比较明确的盼头。报道中提到向Google求证时,Google的回答是“We don’t have any information to share at this time”,不同于前几天Google对传闻将发布自己的Linux系统Goobuntu时的直接否定,让我想起前段时间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对金正日访华一事的回应。报道里面提到的技术细节有鼻子有眼,从侧面进一步印证了消息的可靠性。



如果Picasa for Linux推出,我一定是积极的拥护者。gtkpod已经解决了Linux环境里我的iPod与PC同步的问题,Picasa将解决我管理数码照片的问题。目前来看,我几乎没有什么离不开Windows的需求了。

2006年02月13日

最近在琢磨着给儿子,一个小学二年级学生,买一台手提电脑。既然他还小,电脑在他手里能用上的功能也有限,所以考虑的首先是以节俭为原则,只要硬件上不太落伍就行了。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愿望──能用上正版的Windows。



浏览了一系列广告之后,我发现想找到合适的机子还真不太容易。硬件上好说,那些低端低价的型号基本上都能满足我的要求,但是要找预装了Windows的低
端机型就难了,厂商们预装在这些机子上的竟然都是DOS,而且还不一定是微软的MS-DOS,而是开源的FreeDOS。据说没有装软件的机子叫裸机,
20年前的古董DOS尽管也算是操作系统,但装在现代的奔腾机器上,充其量只能称之为“裸奔”。机子如果是我自己用,那很简单,再装个Linux就是了,我去
年从Dell买了手提电脑之后就是这么做的。但是,儿子要用的课件都是运行在Windows里的,追求自由和儿子的学业比起来,我只能庸俗地选择学业为
重。



尽管给一个8岁的孩子买笔记本电脑有点烧包,但我还不至于烧包到购买零售版的Windows
XP来体会“我自豪,我用正版”。既然享受不到厂商提供的OEM版Windows,又不肯出更多的钱赎身,从良的愿望眼看就要破灭。指责这些厂商逼良为娼
未免小题大作,它们都在广告上尽责地“向客户推荐购买预装了正版Windows XP
操作系统的电脑”,而且它们确实也有预装了Windows的高端机型,要怪只能怪自己钱包还是不够鼓。



还有比从良不成更不爽的事。我在那个自曝140亿家产组合
老板开的店里看过它卖的电脑,都是品牌机,但用鼠标右键点开“我的电脑”,看见它们预装的Windows
XP却都是一个叫做“番茄花园”的版本。我问了店员,他才说,这些机子出厂的时候是不带操作系统的。在我追问Windows来源的时候,他告诉我,是从论
坛下载的。但是,假如买电脑的不懂得这么看、这么问呢?尽管那家店卖的以小品牌为主,但就算是大品牌也不保险,被查出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假如我花了从良的钱,以为能干干净净重新做人,结果却发现还是跳不出火坑,那我还不如一早直接投奔“番茄花园”呢。

2006年02月07日

最近开始玩我的iPod。经过查阅网上的资料,我现在知道我的iPod应该叫做iPod with video 或者 iPod 5g,5g的意思是第五代。



假如iPod只能用于播放音乐、视频或者看看数码相片,就像市场上无数的其它mp3或mp4播放机那样,恐怕不会出现一种被称为iPod膜拜(the
cult of
iPod)的现象。撇开文化、流行这些因素,仅从技术角度看,我认为iPod之所以能够胜过市场上很多其它产品,关键在于它给我们提供了除播放音乐、视频之外的更多可能
性,也就是更多的玩法,令人有种充分掌控的感觉。对于高级用户来说,iPod可以用来看电子书、做演示,阅读电子邮件,还有许许多多有趣的应用,甚至有强人把linux装到了iPod中,并且为本来不能播放视频的iPod增添了视频播放功能。iPod已经成为geek的玩具,每个iPod用户都可以在把玩过程中不断体会到创新和发掘的乐趣。

但是,iPod目前如此火热,光依靠技术因素是不可能达到的。从商业的角度看,除了苹果品牌的光环效应和iPod本身出色的产品设计之外,我认为,更重要的是iPod创造了一个产业链。



比较一下Apple在“软”和“硬”两个市场上的价格策略是很有意思的。在“软”市场,即提供播放内容的市场上,它采用的是廉价促销的手段。99美分下载
一个节目,与花十几美元买一张CD却只有几首自己喜欢的歌比起来,拆零出售的方式无疑更得消费者欢心。之所以节目能够如此廉价(以发达国家的市场标准
看),其原因一方面在于,能否廉价获得各种节目将极大地影响用户购买iPod的决策。另一方面,Music
Store的销售对于内容提供商来说边际成本很低,即使低价出售也有利可图。网络上的盗版给内容提供商所造成的压力也许是第三个原因,就算便宜一点卖给
Apple,也比被人盗版到网上免费下载强,少赚点比一分钱赚不到还要费劲打官司强。于是,iTunes Music
Store廉价提供取之不尽的节目,以打消用户的后顾之忧,直接刺激了用户的购买意欲。同时,iPod卖得越多,节目出版商的收益也越多,它们也更愿意为
Music Store提供内容,反过来又进一步促进了iPod的销售。



在“硬”的市场上,Apple的价格策略则完全不同。即便iPod本身勉强算是定价适中,它的各种配件的定价则完全是形同抢钱了,也就是我前些天说过的“豉油贵过鸡”。这种策略也不难理解,既然买鸡的钱都花了,再多花点钱买酱油,为了方便使用,很多人咬咬牙也就认了。我刚刚买了个camera connector
就那么一个USB转接口,居然卖了210元。尽管一开始心有不甘,但有了这个玩意儿,iPod就能变成数码相机伴侣,算起来总比另外买一个强。Apple
就是抓住了用户这种又爱又恨的心理,既用高定价攫取更多的利润,又以定价的标杆作用给兼容配件的厂商提供了发展空间。稍一比较就可以发现,iPod的兼容
配件即使价格稍低,但也决不便宜。经过Apple和这些厂商的共谋,市场上已经有了过千种iPod配件,既极大地丰富了用户的使用体验,各个厂商也赚得盆
满钵满。New York Times最近有篇文章专门研究了iPod的“生态系统”,其中提供了一些数字:iPod配件的市场规模达到了10亿美元,在iPod上花的每3美元其中就有1美元是花在了配件上。


有句广告词说:“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从iPod这一成功的例子,我们可以好好地体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