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听了一个讲座。那个场合其实是某大学EMBA的招生说明会,尽管一开始有招生单位的自我推销、在读学员的现身说法,但其后的讲座可以说与招生没有直接关系,或许是主办单位想show一下强大的师资阵容。主讲的嘉宾是现任湘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博士,据介绍是索罗斯的弟子,讲的题目是“华尔街的股权文化和中国证券市场”。



金博士简单介绍了西方证券市场的发展历史、证券市场的演化与现代化企业制度的形成之间的内在关系。谈到证券市场的时候,他主要以行为金融学的观点来解释市
场中的非理性现象,当然也离不开索罗斯的“测不准定理”。按照行为金融学的观点,人们在证券市场中交易的并不是股权而是预期和人性。你之所以去买股票,是
因为你贪婪,买的是获利的预期;而卖股票则是因为你恐惧,卖掉的是股价下跌的风险。股票市场就是在不同参与者的贪婪和恐惧推动之下不断演进。“测不准定
理”(不是物理学的那个)则是有三“不”:市场行为不确定、信息不对称、走势不可测,因此市场是不可战胜的,任何人都要对市场抱着敬畏之心。基于这两个理
论,在股票市场中生存的关键不在于能够赚多少,而在于风险管理。风险管理的本质,就是让其它人分担你的恐惧。



金博士认为,产业的发展是处在一个类似于“春秋-战国-三国”这样的一个循环之中,华尔街投资人的成功就在于找到未来的那个“三国”,当他们预期你能成为三国之一的时候,你就是投资人的宠儿,反之就是弃儿,华尔街有句行话:“Never
fall in love with any
stock(绝不和股票谈情说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听到这里我想起来,有些人说华尔街不懂中国市场,而实情更可能是华尔街有自己的规则。)



他谈到股票投资者成长的几个阶段也很有意思。一开始是“道听途说”,到处打听各种消息,看专家的点评。由于到底是别人的意见,所以还是半信半疑,不会孤注
一掷。第二个阶段是“看图说话”,对市场有了感觉,自己学着看图表来技术分析。这个阶段比较危险,因为做分析的是自己,一个人信了自己就可能把全部身家赌
进去,一旦输了就输得很惨。第三个阶段则是风险管理,不看赚多少,而是看自己能够赔多少,控制好了风险自然就能有收益。所以职业投资人做的事情就是把风险
一块块分割开来,设计成各种金融投资产品往外推销,通过增加外部参与者的风险、减少其收益,从而达到自身的利益最大化、风险最小化。



对于中国证券市场,他的看法是“牛市”刚刚开始,前提是证券法的颁布、股改的完成和全流通。全流通将把中国股市放到世界市场当中,股权主体、投资主体和估
值标准的国际化,将使中国股市的投资价值得到重新估计。对于华尔街来说,目前中国市场40000亿人民币的市值仅相当于5000亿美元(google一家
的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实在是便宜。中国市场上有些公司单纯从效益来看,股价显得过高,缺乏投资价值,但如果它在国内市场上占据了领先的地位或者有
渠道的优势,那么它的价值将会被重新估计,成为国际资本投资的宠儿。金博士还说,他估计中国迟早会有一次金融危机,但危机的来源不像上次亚洲金融风暴那样
由国际资本引起,而是来源于国内自身的问题。然而,他也估计最近3年内还不会出事。



听过讲座的结果,一是激起了我的贪婪之心,二是发现有几本书值得一读:《非理性繁荣》、《并非有效的市场》和《超越恐惧和贪婪》。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