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keso的《从注意力稀缺到注意力旁落》。对其观点和结论我基本认同,但是对其中“注意力供给增加”的论述,我觉得有讨论的余地。



keso说:

在信息生产成本降低的同时,注意力的制造成本也大幅降低了。当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能够吸引一些读者的时候,注意力的总供给实际上
增加了。5年前,你上网可
能只去新浪,现在,除了新浪,你还会去搜索,去订阅一些blog。而且,随着制造注意力的手段越来越简单,越来越普及,甚至越来越粗暴,注意力本身也就毫
无意外地贬值了。美女图、准色情、流氓式推广,这些已经被中国互联网普遍采用的注意力制造工具和手段,迅速拉低了注意力的平均价格,在很短的时间内,曾经
稀有的注意力,大幅度地贬值了。

这段话在我看来,有点别扭。我认为,这段话说的不是“注意力”的供给增加,而是“信息”的供给增加,试着把文中的“注意力”全
部换成“信息”,读起来似乎更为顺畅。光从字面上看,“注意力”用在这里好像没什么不妥,但从整篇文章前后一致来看,我理解的“注意力”对应于“信息的消
费者”这个概念,假如这一点成立,那么上文有把“产品”与“消费者”混为一谈的嫌疑。



其实我同意注意力的供给在增加这种观点,但我认为造成注意力供给增加的部分因素在于:

  • 上网设备的普及、上网费用的降低,即获取信息的成本降低,吸引了更多的人上网消费信息;
  • 网上信息数量的增加,吸引更多人上网消费信息;
  • 上网的人数增加,意味着物理的“眼球”增加了,也就是注意力增加;
  • 注意力供给增加的边际成本很低,就是keso在文章后面提到的“我可以看你一眼,也可以看你两眼;我可以看你一眼,也可以看你和张三、李四各一眼”,多看几眼几乎不增加用户的成本。



尽管我认同总体上注意力和信息都在迅速贬值的看法,然而我不太同意由于注意力的供给增加而否定其稀缺性。因为注意力的增加还是会受到一些因素的制约。首先
从总体数量看,人的“眼球”毕竟是有限的。即便把google爬虫之类各种各样自动的信息收集、处理程序都算作注意力,相对于具备近乎零成本无限复制能力
的信息,注意力仍然是稀缺资源,而且爬虫的注意力价值要远远低于“眼球”的价值。其次,要考虑时间因素,每个“眼球”每天只有24小时,每个眼球同时消费
信息的能力也是有限的,keso的blog程序能够同时向10000个“眼球”提供信息,一个“眼球”大概做不到同时处理10000个keso。所以,我
的看法是注意力仍然有其稀缺性,只是稀缺得不那么厉害罢了。


1条评论

  1. 上网人群在增长,信息量在增长。

    上网人群数量的增长意味新的注意力的增长。

    信息量的增长伴随信息量的越来越细分化,意味着注意力的聚焦更加分散。

    那么注意力相对于信息量是否增加或者减少,则要看注意力分散在细分信息上的数量是否相对于该细分信息量增加或者减少。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