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1日

一段时间以来blog.donews.com的服务越来越不稳定,经常出现“Service Unavailable”、“链接出现错误”之类信息,让人不胜其烦。看来是时候挪一挪窝了。

幸亏之前我已经在 my.donews.com 放了一支伏兵,从今天起就搬过去。新的blog地址是:http://my.donews.com/windrose/,用feedburner订阅的用户不用操心,我已经将它的feed指向 my donews的输出了。

从此以后可以在writely里面编辑完就直接发送到wordpress,不必再copy & paste,想想都觉得爽。呵呵。

2006年06月12日

昨天去听了一个讲座。那个场合其实是某大学EMBA的招生说明会,尽管一开始有招生单位的自我推销、在读学员的现身说法,但其后的讲座可以说与招生没有直接关系,或许是主办单位想show一下强大的师资阵容。主讲的嘉宾是现任湘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博士,据介绍是索罗斯的弟子,讲的题目是“华尔街的股权文化和中国证券市场”。



金博士简单介绍了西方证券市场的发展历史、证券市场的演化与现代化企业制度的形成之间的内在关系。谈到证券市场的时候,他主要以行为金融学的观点来解释市
场中的非理性现象,当然也离不开索罗斯的“测不准定理”。按照行为金融学的观点,人们在证券市场中交易的并不是股权而是预期和人性。你之所以去买股票,是
因为你贪婪,买的是获利的预期;而卖股票则是因为你恐惧,卖掉的是股价下跌的风险。股票市场就是在不同参与者的贪婪和恐惧推动之下不断演进。“测不准定
理”(不是物理学的那个)则是有三“不”:市场行为不确定、信息不对称、走势不可测,因此市场是不可战胜的,任何人都要对市场抱着敬畏之心。基于这两个理
论,在股票市场中生存的关键不在于能够赚多少,而在于风险管理。风险管理的本质,就是让其它人分担你的恐惧。



金博士认为,产业的发展是处在一个类似于“春秋-战国-三国”这样的一个循环之中,华尔街投资人的成功就在于找到未来的那个“三国”,当他们预期你能成为三国之一的时候,你就是投资人的宠儿,反之就是弃儿,华尔街有句行话:“Never
fall in love with any
stock(绝不和股票谈情说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听到这里我想起来,有些人说华尔街不懂中国市场,而实情更可能是华尔街有自己的规则。)



他谈到股票投资者成长的几个阶段也很有意思。一开始是“道听途说”,到处打听各种消息,看专家的点评。由于到底是别人的意见,所以还是半信半疑,不会孤注
一掷。第二个阶段是“看图说话”,对市场有了感觉,自己学着看图表来技术分析。这个阶段比较危险,因为做分析的是自己,一个人信了自己就可能把全部身家赌
进去,一旦输了就输得很惨。第三个阶段则是风险管理,不看赚多少,而是看自己能够赔多少,控制好了风险自然就能有收益。所以职业投资人做的事情就是把风险
一块块分割开来,设计成各种金融投资产品往外推销,通过增加外部参与者的风险、减少其收益,从而达到自身的利益最大化、风险最小化。



对于中国证券市场,他的看法是“牛市”刚刚开始,前提是证券法的颁布、股改的完成和全流通。全流通将把中国股市放到世界市场当中,股权主体、投资主体和估
值标准的国际化,将使中国股市的投资价值得到重新估计。对于华尔街来说,目前中国市场40000亿人民币的市值仅相当于5000亿美元(google一家
的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实在是便宜。中国市场上有些公司单纯从效益来看,股价显得过高,缺乏投资价值,但如果它在国内市场上占据了领先的地位或者有
渠道的优势,那么它的价值将会被重新估计,成为国际资本投资的宠儿。金博士还说,他估计中国迟早会有一次金融危机,但危机的来源不像上次亚洲金融风暴那样
由国际资本引起,而是来源于国内自身的问题。然而,他也估计最近3年内还不会出事。



听过讲座的结果,一是激起了我的贪婪之心,二是发现有几本书值得一读:《非理性繁荣》、《并非有效的市场》和《超越恐惧和贪婪》。





2006年02月25日

通过feedburner的rss订阅了我的blog的读者大概会发现我的blog一下子更新了10多篇,但内容绝大多数都是读过的。原因很简单,我的 donews blog的rss ( http://blog.donews.com/windrose/Rss.aspx ) 自从2月23日以来(或许更早,但我没发现)就没有再自动更新了,到我写这个帖子的时候还是没更新,所以我只好暂时把feedburner指向 http://my.donews.com/windrose/feed/ ,我现在同步维护这两个blog,互为备份。

发现blog出问题之后,我就想着能找什么人反映一下情况,看看能不能解决,但是找了一番之后,发觉还是找不到该找的人。看Donews首页和blog首页最底下的合作联系那里的内容,技术支持的问题我应该找林兴陆,可是我这样的小问题去麻烦人家CTO似乎不妥,同理,打搅刘韧、keso也不太好意思。于是我想起好像徐新事是和blog管理有关的,google一番找到他主页上列出来的各种联系方式。发了个邮件,没有回应;在MSN上找到他,跟他说了情况,他说不懂,于是请他转告技术人员。但是,今天看还是没有解决,大概技术人员周末也要休息的。

刘韧前几天写了《DoNews 为什么这样》,看得出来,现在挺忙,或许还挺乱,所以就发生了这样那样的小问题。我想说的是,出了问题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不是应该有一个与客户沟通反馈的机制?现在这样子,想反映一点小小的意见似乎没什么合适的渠道。以前没有和千橡合并的时候,什么杂事都是刘韧一个人在做,忙不过来,还可以理解。现在呢,钱也有了,人也有了,安排一个人专门做客户服务应该不太困难吧?再退一步,即使人手紧张,弄一个“小强”那样的MSN机器人专门接受意见,然后定时有人查看总能做到吧?

Donews想做一个“全内容”的BSP,推出了基于wordpress的blog服务,最近又推出了SNS管理系统,确有积极进取的态势。然而,产品的开发固然是一个方面,但不要忘记产品推向市场之后,后续的服务要跟得上才行。现在连一个简单的反映问题的email或IM地址都难找,Donews又怎么应付今后不断增多的服务内容和不断扩大的客户群体呢?

Update:今天(2月26日)早上,发现donews的rss已经更新了,将feedburner又转回donews。如果这样让读者们又迷糊一次,抱歉了。
Update2:刚刚发现,donews这里更新的rss丢掉了一篇文章:百度大厦到底有多大
Update3:看来有怨言的不止我一个-donews不理会我的帮助请求

2006年02月23日

keso今天评论百度盖楼的事,引用了安普若的估算,质疑百度投资一个8亿多元的房地产项目,到底还算不算一个互联网公司。

问题的关键在于,安普若的估算依据是否充足。如果那个估算的依据不足,那么keso的质疑也就难以站得住脚。要搞清楚安若普的估算是否准确,首先要搞清楚的就是:百度大厦到底有多大,也就是说百度大厦的建筑面积是多少,这是因为投资估算和收益估算都要以这个数据为基础。

在这里我先简单解释一下几个概念。首先是用地面积或土地面积,这两个不用解释,顾名思义就是了。第二个,建筑面积,意思是建筑物里面所有楼面面积的总和,这个定义不太严格,但在这里够用了。第三个概念,容积率,意思是地面以上的建筑面积与用地面积的比率。几个概念之间的数学关系是:地面以上的建筑面积=用地面积×容积率。举例来说,假如一块地占地面积是1万平方米,规划的容积率是3.0,那么建成后的建筑物地面上的建筑面积就是3万平方米。之所以一直强调地面以上,是因为卖地的时候,地下室的建筑面积是不计算在容积率之中的。

回来看看百度大厦。按照百度官方公布的文件:“…recently entered into an agreement to acquire the land use right for approximately 44,000 square meters of land in Shang Di Information Industry Zone in Haidian District, Beijing.”从字面上看,百度购买了4.4万平方米的土地,但公告里没有提到将建成的建筑面积是多少或容积率是多少。这里存在信息披露不充分的问题,因为建筑面积的多少是决定这块土地价值的至关重要的因素,百度不披露建筑面积或容积率的数字,投资人和监管机构无法估算出土地价值到底有多高。极端地说,假如买的这块地只允许建1平方米的小房子,百度能做的只是搭个窝棚看住这块地罢了。正因为没有这两个重要的数字,所以安普若按容积率为3.0估算出总投资8亿多元,而我也可以按4.0,5.0的容积率算出更大的天文数字。

那么百度大厦到底有多大?用“百度大厦”和“建筑面积”两个关键词,分别在百度和google搜索,我看到的消息是:用地面积3.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 4.4万平方米,和百度官方公告的数据有矛盾。再深入分析一下,目前唯一各方一致的数据是百度买地的价钱:9240万人民币。假如建筑面积是4.4万平方米,那么每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土地成本是2100元,以我的常识,这符合当地的土地价格。假如按土地面积4.4万平方米,容积率3.0计算,每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土地成本只有700元,如若成立,上地集团逃不了国有资产流失的干系。

尽管我判断百度大厦的建筑面积是4.4万平方米较为可信,但是和它官方公告不符,因此还可以存疑。但是,无论如何,安普若假设容积率为3.0是站不住脚的,而keso以此对百度提出质疑,难免堕了威名。

Update:改正“安普若”,原误为“安若普”,sorry.

2006年02月19日

翻着《新快报》,有个标题看着眼熟──“苹果的1984”,内容读起来也似曾相识,眼睛忙往最后瞄,见到落款──“部落居民:老白”,哦,原来如此。




老白
的blog侧栏里面显示,“除非特别声明,本站采用


许可。”,简单地说,可以自由散发,但是要求:1.署名──这一点做到了,文章后面有老白的名号;2.禁止改变──似乎没什么修改,但改掉错别字之类应该
是理所当然的;3.非商业用途──这个有可疑,因为报纸发行就是一种商业行为。所以,《新快报》是否侵权,关键在于是否事先取得老白授权。

这一点,我没问
过老白,不了解实际情况,这个帖子算是立此存照吧:2006年2月19日,《新快报》B3版。





Update:根据tinyfool的trackback,把帖图地址改为绝对地址。又是donews程序的bug。:(

儿子问妈妈:“你一个人用一间办公室,会不会很孤单?”



小经理有单独的小办公室,大经理有自己的大办公室,总裁、总经理用的是空荡荡的硕大无朋的办公室。小孩子哪里懂这里面所隐含的等级、待遇和体面?



但是,你一个人待在里面,会不会很孤单?

2006年01月27日

自短信风行以来,手机就成了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广告媒体。每隔一段时间,中国移动就会用短信、彩信诚挚地告诉我它又想出了什么赚钱的主意。更多的是欲火焚身
的MM或是绝望的主妇想起了我,让我回复短信去看她们的艳照。还有好心人提醒我用子虚银行的乌有信用卡消费了一大笔钱,让我赶紧跟他们联系。凡此种种,与
网络上的垃圾邮件何其相似乃尔。不同的是,对付垃圾邮件我们可以设置过滤器,但我们无法指望坐收短信费的移动服务商会有采取过滤措施的自主动机,能够指望
的大概只有手机的生产商了,不知哪位独具慧眼的能够开发出一款内置过滤器的手机,想必会受到欢迎。


近发现中国移动已经在打手机铃声的主意,就是通过彩铃做广告。它宣称集团用户可以把所有人的彩铃设置成公司的广告,上班时间只要有人打手机,就要听广告,
跑都跑不掉。因此,假如某天你拨刘韧、keso的手机,听到的都是“我们是猫扑,我们是猫扑……”这样的歌声时,一定不要惊诧莫名。

前两天,我还发现了手机广告的另一个新动向。有两个电话打进来,我还来不及接听它们就收线了,来电显示的都是手机的号码。当我打回去的时候,听到了广告,广告播完自动断线。这种事情告诉我们,假如你不回复陌生的短信,今后也不要回复陌生的电话。

当手机广告手法不断翻新下去,某一天也许会出现这样一种情景,当你正在和老婆起腻:“哈尼,你说今晚去哪里吃饭好呀?”,话外音响起:“香格里拉西餐厅,环境高雅,浪漫温馨。订座热线1234567。”

2006年01月23日

小强历险记》本来是一场玩闹。



估计当初王小峰
撺掇一拨人开始这个游戏的时候,确实只是想自得其乐,但结果是搞大了。尽管他一再说明整个过程只是一个“玩”字,但是近乎零成本(只是现金投入,不算人力
成本)的制作,没有红包的发布会都让我们感到对现实的反讽,尽管这拨人主观上并没有刻意,但是搞着搞着就被人看成了一种文化现象,也有人说是行为艺术。众
所周知,一沾上文化、艺术这么些字,再简单的事情也变得复杂了。如果你在吃饭的时候宣称在做“行为艺术”,估计每动一下筷子都会让大家不由自主地琢磨个中
深意。



尽管在整个操作过程中,王小峰刻意地避开商业行为的介入,但最终还是逃脱不了商业的魔爪。假如说博客网提供发布会的场地,只是想顺便沾光,万众传媒发布“小强”的手法
可以说是一次对小强的强暴。一切的煞费苦心只是为了推广它的所谓阅读器,我们根本看不到如此作为对“小强”的传播有什么好处,根本看不到“小强”身上那种
娱乐精神的延续,能看到的反而只是赤裸裸的商业嘴脸和目中无人的自私自利。有人说“小强”诞生乃至发布的整个过程是一场炒作,但是依据从blog后面看到
的人,我更相信王小峰是所托非人。



从这件事我们也看到了王小峰是如何不辜负朋友,而给他下套的那个人则无愧“损友”的称号。

2006年01月18日

革命,就是请客吃饭。虽然很多人夜夜笙歌,但在广州总的来说每年还是有两个请吃的旺季,中秋前和春节前。中秋前小旺,春节前大旺。

人在江湖,逢年过节的,总是有上下前后左右的关系要打点。且不说外面和公司业务有关的机构,光是母子公司之间的迎来送往也让人应接不暇,尤其在公司大、单位多的情况下。请外面的人吃饭有讲究,请自己公司圈子里的人吃饭更是有学问。



作为子公司,上级领导当然是要请的,母公司管钱的、下指标的、管考核的、控制资源的要害部门自然也要请。问题是不那么要害的部门请不请?请吧,毕竟席位、预算有限;不请吧,风水轮流转,谁知道什么时候本来不要害的也变成了要害,或者人从不要害转到了要害?



吃请的也不容易,天天做着推杯换盏、强颜欢笑、你出钱我出命的事,早就不胜其烦,然而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决定。吃请还是不吃请,要看领导吃不吃,要看是谁请,同样要考虑风水轮流转,偶尔可以看看自己有没有心情。



总结一下,请与不请关乎态度问题,吃与不吃关乎面子问题,好不好吃关乎水平问题。当然,若是太不好吃就不光是水平问题了。

2006年01月17日

很多人都听说过KISS准则——Keep It Simple,
Stupid,意思是说凡事要保持简单明了。我所钟爱的Linux发行版Slackware的设计思想,一直以来都体现着KISS准则



写blog时,我有自己的KISS——Keep It Short,
Stupid,不要写得太长,尽量做到在一个页面里面能够显示整个帖子。不写长文章,倒不是说我有什么炼字、炼句的功夫,也不敢和大牛们比什么言简意赅、惜字如金。
写得短的原因,一方面肚子里存货有限,少写一点可以细水常流。再一方面,古人云“言多必失”,少写可以藏拙,免得前言不搭后语,惹各位看官笑话。还有一个
原因,是降低“网络不阅读综合症”的发病率。我自己上网,遇到太长的文字时,就会把鼠标滚轮滚得飞快,比走马看花还快。推己及人,既然太长的东西大家都不感冒,我还不如少写两句,既节省带宽,也节省Donews的存储空间,还能节省大家的时间。



写这个帖子的灵感,来源于英国《金融时报》Sathnam Sanghera的文章:《爽快点,简短点
。我昨天在bloglines的订阅里看到苗炜推介这篇文章,今天再找上门去,却找不到,大概是被删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