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21日

老爸的好赌、倔强和死性不改,不只一次的让我心疼不已。知道他的性格如此,知道要让他从此不踏上赌博的路是不可能的,同样知道他现在的身体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过日子的,不止一次,我劝他不要每天把20个小时都泡在里面,劝他回家多休息,劝他不要再在外面借钱来赌了……不止一次的,他总是叫我放心,他现在没有像以前那样了。也不止一次的,我努力的说服自己,老爸到了这个年纪,他自己会处理的。可是,情况一点都没有改变过。看着债主越来越多,债务越来越高,真叫人心寒!幸福生活,我曾经在心里探索过,是家财万贯?还是平平淡淡?很多人都希望家财万贯,我也不例外。小学时候,我家里还算是当地的有钱人,虽不能算家财万贯,但算是先富的一批了。那又怎样?钱一旦多了,就成为了老爸的动机。生意丢在一边,在他心目里只有赌,甚至是无赌不欢。他就这样的在他的国度里度过了几年,生意的老本在他的手里丢了,生意的货款也同时在他的手里丢了,只剩下一堆废收据,无从追回的货款。叔叔们不能一忍再忍老爸的做法,生意也就分了。这时的老爸就只剩下一个空名声,其实是身无分文。资本没有了,还欠叔叔们很多万的货款。生意分开后,叔叔们自己做生意,而老爸就只能回家,挨日子。原以为经过这一役后,他会收敛一点。于是,老爸又开始借钱当本做生意,跟一个亲戚一起。本来他还在这个亲戚面前发誓不会在重蹈覆辙,一定会把生意搞得红红火火。哪知,生意还没有做到半年,又吹了。原因很简单,老爸。彻底的,他要留在家了,没有人会再信任他了。可能是他的性格,也可能是做惯了老板,呆在家后,也没有去打工,只想着有朝一日,有资本再做生意。于是,日子也就一天一天的过,皱纹也就在麻将、扑克的相碰声中慢慢爬到他的脸上。叔叔们劝他,我们姐弟劝他,一切在他看来都是耳边风。在大学二年级的暑假里,我跟他吵翻了。一旦他坐在赌台上,赌博外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其次,连亲情都不例外。在一个晚上,两点多了,他还在外面赌钱,我第二天就要回学校,我去叫他回家。他甚至把赌钱的地方的门都给关上,不让我进去打扰他,还大声怒吼我。就这样,我跟他之间半年没有说话,见了面也不打招呼,完全没有父子关系。我的学费也不是他给的,事实上他都身无分文了,哪来钱给我当学费。我心痛,最终还是在亲情面前低头。回家过年时,我才开始跟老爸说话,而且是我主动。老爸的性格就是如此的倔强,不受硬来。但是,来软的对他也没有用。他只会在你面前说“知道了,我这么大的人难道还不会想,难道还用你来教吗?” 父亲,儿子,这两者之间,永远都有着世界上最亲密的血缘关系。他就算一错再错,他还是我的父亲,我还是他的儿子。就这样,日子又过了两年,我快要大学毕业了。后来我进入广州供电分公司工作,就是我现在的单位。这里,老爸为我的工作花了不少心机,可以说是他最有恒心的一次。因为进入供电局工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况且我读的专业也不是电力,只因广州供电分公司的老总是老乡。但是,老总和我们家根本上又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关系。当父母的,最开心的莫过于看见儿子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我的工作稳定了以后,老爸也放心了很多,心情也开朗了很多。不过他却得了胆结石的疾病。大家都劝他现在更加需要多加休息,尽量少些出去赌钱。他也就是听了之后就算了。我知道我们家欠外面很多钱,究竟是多少,我也不知道,可能问老爸,他也说不清楚,因为他在外面的糊涂债实在是太多了。银行债、高利贷、私人债、赌场债……不过,以前赌钱时借的高利贷应该都还了,因为家里以前的货车给他拿去卖掉了当还债用。现在最大的债主就是银行,因为有十几二十的贷款没有还,每年都要还上万元的利息,而现在家里几乎是没有生意,空过日子,何来钱?前几天的一个中午,家里来电话(本来家里还不想给我电话的,怕影响我的工作,但是实在不能不给我电话了,因为老爸的做法太过分了)。我之后就通电话给老爸,本来是想跟他慢慢谈的,谁知道两个倔强脾气的人撞到一起,火药味就浓了。我在电话这端说,他的电话那端的麻将声一直在响,而他一直很不耐烦地在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接着他挂了我的电话。接着,我第二次拨通电话,我说了“如果你真的不要我管你的事情,那我以后就不回家了,不会再管你的事情了!” 就这样,我跟老爸第二次吵翻了。我知道他心里难受,会责骂我,不用再把他放在眼里。我想跟他吵翻吗?我想有个这样的老爸吗?我究竟要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2004年06月27日

2004年6月27日5点28分,橙色军团荷兰队终于凭借点球大战5:4击败瑞典队,进入四强!

这场比赛荷兰队虽然没有穿上他们传统的橙色球服,不过,橙色军团在法定时间120分钟内依靠门梁和门柱挡住了瑞典队最具威胁的两次破门,幸运之神悄悄地站到了荷兰队这边。或许是上帝已经再一次戏弄了英国兰人,所以在这一次点球大战中,以前也是屡次在点球大战中跌倒的荷兰人终于打破了宿命论,凭借一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力量赢得了比赛。点球大战中,荷兰队唯一一个上场的老臣子就是队长科库,他以前在点球大战中跌倒过,我不知道主教练为何还让他上,既然已经不让有点球阴影的西多夫上。结果,荷兰队唯一射失点球的就是科库。

荷兰队的全攻全守打法赢得了球迷们的称赞,球迷们当然不希望橙色军团止步于四强之外。还好,荷兰队出线了,虽然他们这场比赛踢得并不是好看,并没有让我们看到全攻全守的流畅和犀利,但毕竟他们没有覆五大联赛所代表的队伍的后尘。

球迷们喜欢看到真正有实力的球队之间的对碰。

瑞典队并不是差,只不过这次上帝没有向他们伸手。

 

2004年06月26日

2004年6月26日4点50分,法国队被淘汰了。

到现在为止,继西班牙、意大利、德国和英国兰后,加上今天的法国,五大联赛所代表的队伍终于都被打道回府了!

出现这样的结局绝对不是冷门了,自从今年的欧洲冠军杯决赛中出现波尔图和摩纳哥的时候,“冷门”这个词儿就不再是足坛上的奇迹了。所以,虽然赛前舆论说法国队如何强,亨利如何在英超中如鱼得水,到头来都是狗屁!所以说,舆论还是信不过的,他要是说往北走,你就应该往南走。

自从政治在足球当中泛滥后,足球已经堕落了!

听说荷甲是第六大联赛,明天的这个时候会不会是同样的结果——出局,拭目以待吧!不过,荷兰队的fans们,我还是爱你们的!

记住,球是圆的,冷门并不是奇迹,你该回家抱老婆就要走人。

只是,苦了我们球迷们的回忆!

2004年06月02日

从小就不经常在家里住,上了中学后就一直住宿,到现在走上工作岗位还是自个儿租房子住,当然这个是还没有钱买房子的原因,在别人的眼里看来我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实际上应该算是,因为从中学到现在,我身边的事情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去处理,当然有时候发烧感冒还是有同学在身边嘘寒问暖的。但是,打扫房间可能算是一个例外。

大家都知道打扫房间是一件非常繁琐的事情,而且多年来的宿舍生活,一大帮懒男住到一块,你推我卸,长久以来就慢慢的形成了宿舍门口的垃圾一个月都没有人去倒,即使强制性的定了某人去倒,他还是能拖就拖,像是欠钱还债一样,有拖无欠。每每弄得宿管部的阿姨亲自上门来“催命”,我们才能够免受那股垃圾味道“熏陶”。至于蚊帐都是一年才会洗一次,甚至任它“自由发展”,由刚买来时的白色变成灰色,然后变成黑色,再就是连蚊子被打死后粘在上面的颜色也认不出来。而被子可以说同病相怜。

反正大家在的时候就是你推给我,我再推给他,没有人亲自动手。并不是自己不懂得,而是自己不情愿。连刚来时很勤奋搞卫生的也变得懒惰了。不过,如果是一个人独处时,情况可当另论,毕竟,没有人是喜欢在乞丐的房子里住的,哪怕是乞丐本人。因此,在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要搞卫生就只能自己来搞了。

我可以说是这样的一个人,要搞卫生时总是想依赖别人。不过现在的情形不一样了,我自己一个人住,又不会花钱去请钟点工来帮忙,只能自己动手。但是,刚租房子住进去时我还是没有能够脱离以前的习惯,那就是就算我要搞卫生,频率也不高,就像中国足球队踢比赛想要进球那样,可遇而不可求,总是觉得房间实在是太脏了,连自己也看不过去了,更不用说在别人的眼里,这时扫把、拖把才会出现在我的手上。而每当我要打扫卫生时我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整理得整整齐齐,这样以来我又可以很长一段时间后才用再次打扫房间。

但是渐渐的,房屋都不扫何以扫天下的意思老是在督促着我,再随着自己在年龄上的增长,觉得是时候整容一下了。于是,我打扫房间的频率也就越来越密了。当然,并不是说频率密了就等于可以马马虎虎了事。每次打扫过后,自己坐在椅子上看着干净得有点发光的地板、整齐有序的鞋摆放在鞋架上时,心头便有说不出的舒畅,就像看到瀑布由上而下在眼前倾斜而下似的;再看看经常这里一本、那里一本给我乱丢的书这时整齐的并排着,自己有点舍不得去动它们。

不过,我发现我的书摆放得还是有点乱,因为它们现在是让我摆放在地板上,而且灰尘也很大,容易弄脏它们。要是有个书架问题就好办了!

下午下班后想到够书中心走走,于是就在公司门口乘坐了561路车。

上车后找了位置坐下来,观察了一下坐在我旁边的人,于是就沉醉于车上播放的音乐。当时正在播放“right here waiting!”,动人的旋律让我想起了大学期间。正在怀疑司机是否也是一个爱好英文歌曲的人,因为他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外省人,歌曲也随着播放完毕。然而这时候收音机里突然发出“欢迎收听BBC英国广播电台普通话频道”。诶,奇怪,公交车里什么时候开始收听英语广播了?

好奇的心理突然递增,收音机接下来播放的是英语教学节目。“下面我们来讲讲情态动词should的用法”主持人如是说。接着就是should的用法怎样怎样、和ought to的用法又有什么的相同和不同之处,然后又举了一些例子来对比一下。我看了一下车上的乘客,有那么几个人头看者前方,有点聚精会神的样子,像是在收听的模样;而更多的人是在干自己的事情,例如发短信、听电话等等。

半个小时后,节目结束了,我想想也挺有意思的。在公交车上播放一些英语知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虽然收听的人未必很多,喜欢收听的人也未必很多,但是随着社会对公民英语水平提高的要求逐渐提高,我们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额外的吸收一下英语方面的小知识,也可以说是“学习英语,从我做起,从身边做起,一点一滴积累”。

2004年05月17日

这几天天气怪怪的,晴天和雨天像是在“夫唱妇随”,你一句我一句的,今天下雨明天就出太阳,弄得我很不自在。还好我不是那种心情是随着天气变化而变化的人(我觉得广东人很多是这样,而很多外省人就会),所以日子还是直线的走下去,心情也没有什么起伏。


可是,今天晚上的情况另作别谈。昨天是天空明媚,接近热的那种,所以今天就轮到雨天。雨一直的在下,而我就一直的坐在电脑台前,望着雨沿着窗台不停的往下滴,望着望着就不由自主的想去数那雨滴的滴数,不过我失败了,没能数成。不过,这雨滴倒让我想起老家,n年前在家里也经常很无聊的在窗口处看雨滴。而再想了想却想到了那些蹲在监狱里的人,下雨天时在黑暗的牢房里他们应该也会像我这样望着窗外,会不会也在尝试着数数雨滴的数目呢?


思想正随着雨滴不知被风吹到哪里的时候,却突然眼前一黑,房间霎时变成了黑暗的牢房。没电了!


今年广州的用电非常紧张,尤其是夏季,为了控制用电供电部门只好采取措峰渡夏的做法,在用电高峰期适当的拉闸停电,不过这停电是局部的和短暂性的。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想到可能是我这里给停电了。不料,我站起来一看窗外对面的楼房,他们那里通明得很呢。然后我又开门看看楼下,楼下也是灯火四射,接着我再按了我这层楼的楼梯灯,诶,也是亮的。奇怪了,发生什么事?


回来看保险丝,看它是否烧保险丝跳闸了。但是闸还是往上的,根本就没有跳。试了几次拉闸再合闸之后还是不行,依然没有电。这下可麻烦了,难道是哪里线路短路了?如果是的话,那就糟了。这漫漫长夜如何是了!我又一次看到了正蹲在牢房里的人们,只不过他们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在一起,但是我现在却一个人。孤独的心突然被黑暗重重包围了起来,喘不过气。


房间里没有蜡烛,没有手电筒,更没有应急灯,用来照明的只有很多把打火机和一部手机。尝试着把所有的打火机都点着,但是我却只有两只手,加上脚一共也只有四只,最多只能同时点着四把打火机,不到二十秒钟手两只大拇指就觉得很酸了,两只大“脚趾”就更不受控制,于是我就放弃了。剩下的就只有手机了。


于是就开始发短信,但是发了几条短信后觉得还是不够直接,就改成打电话,这样能够听到对方的声音,让我也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蹲“黑箱”。谁知道拨打的第一个电话就没有人接听,真是漏屋碰上连夜雨,黑!正在尝试拨打第二个电话时,房东上来了,于是我就挂了电话。房东检查了两分钟后,说可能是线路短路了,让我耐心等待一会,他去找电线过来然后帮我接对面房间的电。


对面住着的是我的同学兼同事,不过他一般都是很晚才回来。我拨通了他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并催他尽快回来,得到的回答是让我再等半个小时。


好,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吧。房东走了,又剩下了我一个人。刚想拿出手机继续拨打求救电话时,另外一个念头突然浮现在脑海里,于是我又放弃了打电话。


难得今晚停电,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享受”一下这停电后黑暗的一刻呢?所以,我就躺到床上,双手抱着后脑芍,眼睛瞄准天花板,回忆着以前在读小学时晚上点着蜡烛自修的情形。那时学校正常晚自修时间是晚上7点到9点,9点后就各自回家,教室也就停电。而我们几个不想那么早回家的就留下来,各自拿出备好的蜡烛逐一点明,霎时整个教室就被这些星星之火照得通明。然后打扑克啦,聊天啦,当然我们是读书人,也有人在看书写作业。这种时光一直“流传”到小学毕业,而到了初中之后就没有这种机会了,学校教室二十四小时有电,根本不用点蜡烛。但是生活就是“生”的,时刻都会在变。到了高中时,学校又开始控制我们的用电,教室十点半关灯,宿舍十一点半关灯。这就为难了我们这些习惯夜游的人,而且高中可是我们拼命“搏杀”的时候,题海战术让我们体会到了时间就是生命的道理。于是,在宿舍里又流行起了点蜡烛的风气。虽然校方领导一再强调小心防火,但是在宿舍里点蜡烛的人日益增加,还好我在校的三年里没有发生什么打火灾,小的火灾就有过很多次,不过都没有人员伤亡。因为晚上上厕所,有的人怕黑就索性在厕所里烧报纸,还有几次弄得有几个学校领导穿着睡衣跑进来我们学生宿舍里。我们还以为他们要跟我们“共枕一室”呢。


想着想着我自己突然笑了起来,可这一笑却让我回到了现实当中,我的前面依然是黑暗的,对着我的依然是黑漆漆的四堵墙。外面的雨还一直的在下个不停,劈劈啪啪的打在窗户上。正在为着这雨可以帮我把封了几层灰尘的玻璃窗给洗个澡而高兴的时候,我的同学回来了。


哦,原来半个小时这么快就过去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还真是绝到极点!


好了,房东拿来电线,两边一接上,我又见到光明了!

2004年05月11日

“冲击波”戏谑网民的余波还没有平息,“震荡波”接着又来侵袭。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来,波涛汹涌啊!!
据报道,已经有n万网民遭到了它们的攻击,导致电脑频繁重启或不定期的死机,又或者开机后CPU占用100%。这下可苦了没有安装防火墙、安装了防火墙却又没有及时更新病毒库的网民朋友们,甚至有时候连防火墙也抵挡不住。我就是属于这种情况,因为我安装的防火墙对这些病毒没有防御作用,所以它们趁着我上网时就“不请自来”。
自从我的电脑跟它们有了来往之后,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一直以来,我的电脑中了病毒后我都推崇重新安装系统,要来就彻底点!这次也不例外,重装了系统后就接着安装毒霸,但是装完了毒霸后,问题又出来了。其实,如果不上网的话,“波波”它们是不会在你面前荡漾的。不过,习惯了与网络沟通的我如果没有网上,日子总觉得少了色彩。所以我要上网,也所以我要更新我的防火墙的病毒库。问题就出现在这里。更新病毒库要上网,而在病毒库没有更新之前上网却最容易给机会让“波波”直捣我的symstem。
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有以为“波波”们会这么厉害,我想只要又那么一次机会让我可以更新了我的病毒库就可以了,谁知道它一次机会都不给我。第一次重装了后中了病毒,继续重装;第二次重装系统后又中毒,然后又重装。就这样在两天里我重装了系统7次,惊人的7次,也刷新了我重装记录。
我想,既然要上来冲浪就不会让所谓的“波浪”吓倒,于是敌人阻止我就继续努力,一直到成功为止。终于,下午的5点钟,我成功了!
现在可以重新回到网络来,看到形形色色的网页,心头自然觉得很爽。但是,觉得我上网的同时还有那么多网友们还在受着“波波”们的骚扰,心里也很想打抱不平。
希望这些“波波”们能够尽早被干掉!

2004年04月28日

今天下午好开心!在单位的足球比赛里进了两个球还助攻一次,总比分3:0。


我以前是一个篮球爱好者,可以说是痴迷者,烈日下打球叫兴奋,雨天中打球叫刺激!足球是进来单位后才开始踢,因为单位里很多人都是足球的FANS,而与篮球相去甚远,这就苦了我。不过,足球这东西,让我开始踢了它之后,我就上瘾了。运动就是魅力十足!


到目前为止,我踢足球的次数不多,参加比赛的次数就更加屈指可数,而且平时也没有什么时间跟它深入的沟通,没有什么球技好谈的。在场上的表现就凭着运动天赋来吃饭。在这里要多谢我妈妈给了我很好的运动天赋!


由于我们部门踢足球的不多,水平也非常有限,我凭着不够半桶水的水平就成为了队里的绝对主力前锋。这也令我兴奋不已,想起来可以在前锋线上冲锋陷阵,就好像正在感受当年称霸篮球场的兴奋,只不过现在少了以前篮球场上的威风。


在今天下午的比赛里,我竟然成了场上的主角,真正感受到了那种驰骋绿茵场的豪放和痛快!


可惜明天早上9点还要踢决赛,而且对手的实力远远在我们之上。现在想到的办法就是四两拨千斤!

2004年04月15日

昨天晚上,正在上网看文章,突然手机响了,是弟弟打来的。


“哥,你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啊?”


奇怪,怎么弟弟会这样问我呢?


“今天我的眼皮老是在跳,我好担心,所以就打电话来问问你,看你的情况怎样。”


我很简单的回答了弟弟,说我没有事,叫他放心。


在挂电话之前,我也叫他一切小心。


挂了电话后,自己陷入沉思。


我没有想到弟弟会因为他的眼皮跳动而打电话给我,询问我的情况。亲情,世上最为宝贵的一样东西,不需要过于铺张,生活当中无时不在。我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孝,自从离家在外读书直至现在工作后,我给家人的关心越来越少。我很惭愧,对家人的关心和爱护,作为长子的我却要弟弟来提醒我。


工作忙并不是借口,很简单,一个电话,并不需要很长时间,哪怕是两三句话,就能够向家人嘘寒问暖。我发觉一个人对生活的热爱程度可以反映出一个人在亲情,甚至爱情方面的重视程度。想想,整天拼命在工作、应酬、晋升当中让人失去了最初的本性!这样下去会不会很可悲?

2004年04月12日

凌晨两点了,但是在床上翻滚了半个小时后,床板都差不多给我压断了还是睡不着,老感觉胸口给一样东西压住似的;把被子拉开,但是被压着的感觉依然存在,而且没有盖被子会有点冷的感觉,怕感冒,于是又盖上被子。继续说服自己去数绵羊,可是自己没有在睡不着的时候数绵羊的记录,一只、两只……却越数越清醒。外面陆续的传来摩托车经过的声音和不远处的小孩喊叫声(小孩这么晚了还没睡,也难怪我都睡不着!)。


与其在床上打滚,还不如起床写点东西。说真的,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睡觉是浪费时间。


打开电脑,想写点什么呢?对了,前天上网碰到以前的一位师兄,他说找了我好几次,不过每次我都没有上网。这次正给他碰个正着,于是就跟我聊了起来。其实,我也猜到他是想跟我聊什么的了,不过,因为他说找了我很多次,所以我就觉得会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而不是我想象的那件事。


开始,他跟我说了一些有关工作方面的事情,还说到他们单位可能会到我家乡那边去搞活动。那我就跟他说了如果他们搞活动时又碰巧我有空回家乡的话,那就叫他联系我,我当他们的导游。然后,他就开始进入了正题,说他最近心情很不好,不是很想回家(他跟我还算是老乡,不过就是彼此住的地方还相差那么百来公里而已)。


当他说到这的时候,我就肯定了自己先前的想法是对的,他是想跟我诉苦,因为他正跟他的女朋友分手了。而他的女朋友正是我们班的一个女生。


要来的始终都要来!


他一直在说他现在是如何的心痛,生活是如何的没有意义,离开了她会让他没有了人生的目标,没有了她会让他觉得生存不下去。我呢,一边听他说也一边很有诚意的安慰他,不过在他的催眠之下我也慢慢的在寻找我的过去。


最近天气开始回暖,心情也随着好转,暂时告别了阴沉沉的忧郁。好天气会让经常让我回想起往事,尤其是刚离我而去永不回头的大学时代。


别人说读大学没有谈过恋爱,是一种遗憾。见仁见智,不过在我看来,这个观点成立的可能性挺高。话下之意就知道我在大学期间是谈过恋爱的。所以,我就勉强的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安慰了师兄。


我18岁就进入大学校园的第一个学期,是我们班里年纪最小的一个。羞答答的一个农村男孩,见到“姐姐”都不敢抬头正面对着,低下头来只有脸红的份,更不用说跟姐姐聊天了,尤其是PLJJ,害怕的心理早以让我整个人沸腾,唯一想做的就是回到宿舍,躲进洗澡房让冷水由上而下冲个清醒。在宿舍里我也是从不谈爱情,其他兄弟沉浸在风花雪月里时我也只有听的份,好像吃了黄连从不吭一声。因此,“色盲”是我在宿舍里的“美誉”。


寒假回家,我愚蠢的带了很多书回去,又很愚蠢的把它们原封不动的带回来学校,只是在回来学校之前用布把书上面的灰尘抹干净。于是,我总结出了以后放假绝不带书回家,否则就只有一个词:笨球!笨就不用说了,而球呢就是只会滚过去又滚回来,滚的过程当中又多了一些灰尘或泥,而这灰尘或泥就是我所谓的带这些书来回时付出的苦力——累。


回到学校后不久,我谈恋爱了!这新闻一传出去,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宿舍的兄弟们个个都府首称臣。以我在学校的表现来看,我谈恋爱是迟早的事,但他们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的快,而且跟我在一起的还是学院里的一位名花,而且她还是高我一级的师姐。


19岁的小伙子,我当时也被吓坏了,上个学期还是一个“色盲”,而且还满怀着毕业后一定要考研的抱负(当时,一心想着考研是一件大事,考了研究生就可以安享太平。现在想起来真觉得自己的幼稚已经到了极点),现在竟然学会了在树下抱着自己心爱的人谈山盟海誓、天长地久。


不过,我们两个当时还真的在校园里引起了轰动,把学院的“音乐沙龙”变成了示爱场所,酿造了学院的爱情童话,接着其他情侣还真的把这个“美德”继续发扬广大。我们在一起之后还让学院的团委书记反对,说什么学生不准谈恋爱。不过,这对我来说只是耳边风,因为我知道他也是喜欢我的女朋友,只不过跟她在一起的不是他,而是我。


从这以后,胆小并不是我的本性,因为勇气正在我的身上不断的冒出来;学习还是我的任务,因为谈天说地是我每天的必修课。


时间飞逝着,想用保险柜锁都锁不住。别人都说时间如金钱,我却不同意。如果时间能够如金钱的话,那世界真会黑白颠倒了。我能够用保险柜把金钱存起来,试问你能够把时间锁住吗?


两个人在一起后,一直以来喜欢的假期却成为了我们的绊脚石。各自回家就分居两地,相思之苦,只是苦了电话费。


时间永远都是法官,对的始终会是对,错的也始终会是错。在这里我很相信“日久见人心”这句话,也深深被它监督着。当然,在这里我说的“人心”,并不是好坏之心,而是性格,它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适合不适合之分。


当我们之间的沉默越来越多后,我们都觉得彼此的性格相差很远。不在沉默中难受,就在沉默中分手。我们分手了!


再坚强的人也有权利去哭泣,哭泣并不是女人的专利,更不是男人的丢脸。我哭了,第二次为女人哭了,第一次是为我妈妈而哭!


那时,她大四,我还有一年的时间在学校里会遇到她。人家说爱的背面就是恨。不过,我做不到,因为她以前是我爱的人,现在分手了,依然是我爱的人,我找不到恨她的理由。分手后的两个月里我们很少见面,她为她的工作东奔西跑,我也为的游戏通宵达旦。


她毕业前的两个月里,我们见面的机会却多了,她还时不时的叫我跟她出去吃饭。所以,我很支持“再见也是朋友”,笑话还经常在我们身上出现,导致很多人都误会我们两个并没有分手。


最令我刻骨铭心的是,她离校前的一个月,有一个晚上,我正在宿舍里跟兄弟们打游戏,她把我叫了下去,坐在我身边,一直都在说着同一句话“我们就要分开了,以后没有机会在一起了!”然后还在我唇上吻了一下!


这一幕,银幕上生死离别的镜头不断的在我脑海里浮现。这是真的吗?眼睛模糊了……


2003年7月,她毕业了!


2003年9月,大学时代的最后一年开始倒计时。


我依然是单身一人,为了更加彻底的单身,我辞去了班长的职位。


“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可是,毕业那天还没有到来,失恋的人已经都聚在大排挡里,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的神经了。看到很多好兄弟一杯杯“二锅头”往喉咙里灌,我干脆就一瓶瓶的买,然后大家一起“倒”!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喝酒何必怕醉倒!


我点了一支烟,望望窗外,天有点亮了,不远处也有灯亮了,时间已经来到了2004年的4月12日凌晨4点了。很静,只听到电脑的风扇在转动的声音和键盘敲响的声音,还有,自己呼吸的声音也隐隐约约。


想了想,失眠是很正常的!她在我脑海里生活着,我却只能用我的左脑来想象她生活的样子。她的呼吸不曾从我的记忆里消失,我却听不到她呼吸的声音。


想念,并不是我的专长,但却成了我的职业。时间花掉了很多,大家都变了很多;想再拖她的手,只是时间不允许,因为另一个人正在听着她的心跳、她的呼吸……


所以,我深深的了解师兄现在的心情,同情他现在的处境;可是,白天还要上班,日子还是要过。还是要时间法官来判决离合吧!


要面对的始终要去面对,要结束的始终要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