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3月29日

我是一个实习生,在单位的每个部门里客串,在实习差不多结束时我都会请其他同事吃饭,当是谢谢他们对我的照顾。


上个星期五,我请了同事吃饭。但是这顿饭却没有吃好,钱倒是给了。


我在这个部门里呆了差不多三个月,同事们对我很好,不论是平时的生活还是工作,这让我感到非常的亲切,让我有点舍不得离开。其实,我很想经常请他们出去一起吃饭,但是自己的口袋撑不起。只好在拿了薪水后才有机会。


那天,我叫了超哥、何师傅、波叔、盛哥一起,因为办公室里就只有他们在,其他人都出去工作了。何师傅很喜欢赌球,每天聊天的内容都离不开足球,从世界杯到最低级的联赛都会“捧场”,所以我平时跟他很聊得来;盛哥是他的徒弟,也是一个赌徒,因此我们经常在一起边谈“波经”边煲烟。波叔是副班长,但是很少跟大伙一起聊天,不过在酒桌上就大把话说。


上了菜后就当然不能缺少酒。一瓶诸葛酿过后大家的兴致正浓,于是又来了一瓶。很快第二瓶也只需要一支烟的时间就给喝光了。大家在此之前都是有说有笑的,我还想了想,要不要再来一瓶,虽然自己的钱包不是很涨,不过我就是喜欢开心的氛围。突然,波叔和何师傅的声音好像提高了很多。我还以为是酒精的作用,所以没有太大的留意。谁知道这音量就越来越高,我和超哥就开始觉得有点火药味,于是就尝试去停止他们的争吵。


但是,在酒精的催化之下,我和超哥的劝阻只是一阵烟雾,禁受不住他们两个的“对攻”,一吹就散。后来盛哥也加入了我和超哥这个行列,但事实证明也是徒劳。波叔和何师傅的“对攻”已经发展到了对峙的阶段,完全忽视了我们三个的存在。


从他们的吵架中我才发现,原来他们两个之前是有过矛盾的,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我也没机会去知道,因为他们在单位里平时也有说有笑。他们越来越火,我虽然很努力的在当和事老,但内心却在悔恨不已,很想狂打自己几十巴掌。后来,超哥只好拉着波叔往单位走,何师傅就留下来。想不到好端端的一次聚餐都还没有开始吃饭(当时我们只是喝完了酒还没有吃到饭),却让我变成了一个“和事老”。何师傅、盛哥和我回去的时候,盛哥一直在说“没意思,没意思”。


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我当成一个罪人,而我自己也内疚得要命,真是把头撞在墙上都无补于事,不过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这样对待我的。事实上,我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要说错可能是买多了一瓶酒,但是他们的酒量不至于会这样差。


还好,现在在单位里我很何师傅还是照样的谈波经,跟波叔也像以前那样,虽然很少聊天,但是还是有说有笑。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这种事情由不得我来控制。该发生的始终会发生,并不会因为另外一个人的存在而改变。

2004年03月07日

从大学的第三年开始就很少关顾学校的饭堂,实在有点对不起学校,因为我们不支持学校的建设。不过,如果让一个人每天都是吃“豆腐炒豆腐”、“豆腐煎豆腐”,我想这个人很快就会是一个豆腐小贩。但是我们想当商人而不是小贩,所以我们就到校外的大排挡去。


从大三开始我们的课程就很少了,可以说是有的人根本就不用去应付老师的点名了,乐得清闲。尤其是大四毕业前的几个月,大家都是在等着一张纸(学位证书)。说起来就气,TMD一张纸却要我们莘莘学子苦了十年寒窗!在学校里没事,玩游戏就成了维持生命的唯一途径。


我们到外面吃饭,并不是完全怕会变成豆腐小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兄弟们都是酒鬼,学校饭堂没有酒供应,只是能够提供烟草。这样如果我们上饭堂的话,那就是让我们难堪,享受香烟的同时却没有了美酒的陶醉,两端不到岸,真***不爽!不过,饭堂到底还是一个吃饭的地方,我们钱包里没有了“人头”后就只能光顾饭堂。


在外面的大排挡吃饭,一般不会少于8个人,况且除了我外还有一个哥们是超能吃的,“牛”是我们送给他的美誉。民以食为天,理所当然,我们不能让自己的肚子受委屈,革命尚未成功,兄弟哪能倒下呢?因此,两三煲烫刚好能够解渴,十来个菜是免不了的。当然,酒是必上品,不喝酒还出来吃个什么饭呢?


喝酒看气氛!这话不假。我们哥们在一起吃饭,一斤装的“贵州醇”一般不会少于三支,三支过后,摸摸口袋算算消费,“人头”够的话就继续贵州醇,否则就“九江”。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酒量一级一级的升,而钱包却TMD一天一天的变薄,弄得九江的力量越来越大,逐渐的取代了贵州醇的地位,贵州醇只能委屈居第二。酒桌上的气愤越浓,就越能激发哥们的潜能,每人一两斤都不是问题了,最多不就是大骂了一阵TMD,揪着隔离桌的人跟他喝酒,然后倒下,接着让学校其他同学过来打的送回宿舍。第二天中午“爆炸头”的样子起床后又是一条好汉,晚上还不是继续?


哥们喝酒就喜欢两个字:豪爽!要不不喝,要不就尽情的喝,醉了就倒!有位哥们就是“一杯倒”,但是够豪爽,倒就倒,人生难得几回倒!不过他也是我们的重点培养对象,要不以后的日子还长得很呢,怎能背着“一杯倒”的龟壳过日子呢?


当然,我们不只是喝酒,饭还是要吃的,而且还会毫不浪费国家的一米一菜,百分百的良好公民,完全符合良好市民奖的条件!不过有时候十来斤白酒下肚后,哥们有的就吃不下了,就会剩下很多菜。不浪费那就只能够把菜吃光,怎么办?哥们从不会为了这个问题而伤脑筋的。Showhand!


Showhand是哥们在宿舍里经常会玩的一种“赌博”,不过我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知道赌博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辫子”,我们不能像葡京那样风光,也没可能像它那样豪爽,十来万港币就好像倒杯开水那样容易的丢到赌桌上。所以,我们玩Showhand时是用“一角”、“贰角”、“伍角”来下注的,结束后谁的手上的“大钞”多就要请客,完全没有赌博害人害己的现象。有一次,哥们“牛”拿了哥们“龟”四年来的积蓄出来跟我们赌了。哇,靠!真是没有亲眼看见还真的不敢相信,四年的时间通过“一角”、“贰角”、“伍角”的也可以存这么多钱,保守估计“龟”哥们的积蓄不会少于两张“人头”。靠,当时就想,我以后也要养成这个好习惯,说不定百来年后我就是一个百万富翁了呢!后来“龟”的积蓄有一半都交到了我的手上了,弄得我要成为百万富翁的梦想随即破灭,四年的心血还不是在半个小时内输给了别人。后来“龟”哥回来发现,把牛哥按在地上痛揍了一顿。


而,我们在饭桌上的Showhand跟我们在宿舍里的Showhand还是有点不同的,饭桌上没有扑克。扑克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哥们的决心,来,剪刀石头布!先把剩下的菜一碟一碟分好,然后划拳,输的就把剩下的菜干完,不管自己饱不饱或是有几成饱,反正要把菜吃完。


有一次,在高哥家里,他爸妈见到有这么多GG和MM,高兴得忘记了饭量,煮了我们两倍的分量,后来还煲了一大电饭煲的烫,买了十来样的菜。GG和MM吃饱后还剩下半煲(电饭煲)饭、半煲烫和其他一些菜,鱼啊、鸭啊、等等。那次,我成了最大的赢家,我不负众望的赢得了最有份量的两样:半煲烫和半煲饭。左手抱着饭右手抱着烫时,大家狂笑;自己只能在心里狂骂自己,为什么偏偏出布而不出石头呢,为什么不出布而出剪刀呢?自己真想冲着旁边的那堵墙撞过去,后来想想自己是国家的花朵、八九点钟的太阳,所以才没有“自寻短见”,只是过后自己在厕所里烧了四根烟后才出来!不过,自己还算受到了点安慰,因为锋哥赢了一份精品——鸭PP,他后来捏着鼻子用了一口可乐把这快精品送到了自己的胃去。大家狂捏鼻子。


现在,Showhand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招牌,一个人捧着一碟菜在吃、抱着一煲烫在喝的情形经常出现,旁边的哥们狂笑狂倒,再旁边的服务员和其他顾客更是放下筷子,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