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6月27日

2004年6月27日5点28分,橙色军团荷兰队终于凭借点球大战5:4击败瑞典队,进入四强!

这场比赛荷兰队虽然没有穿上他们传统的橙色球服,不过,橙色军团在法定时间120分钟内依靠门梁和门柱挡住了瑞典队最具威胁的两次破门,幸运之神悄悄地站到了荷兰队这边。或许是上帝已经再一次戏弄了英国兰人,所以在这一次点球大战中,以前也是屡次在点球大战中跌倒的荷兰人终于打破了宿命论,凭借一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力量赢得了比赛。点球大战中,荷兰队唯一一个上场的老臣子就是队长科库,他以前在点球大战中跌倒过,我不知道主教练为何还让他上,既然已经不让有点球阴影的西多夫上。结果,荷兰队唯一射失点球的就是科库。

荷兰队的全攻全守打法赢得了球迷们的称赞,球迷们当然不希望橙色军团止步于四强之外。还好,荷兰队出线了,虽然他们这场比赛踢得并不是好看,并没有让我们看到全攻全守的流畅和犀利,但毕竟他们没有覆五大联赛所代表的队伍的后尘。

球迷们喜欢看到真正有实力的球队之间的对碰。

瑞典队并不是差,只不过这次上帝没有向他们伸手。

 

2004年06月26日

2004年6月26日4点50分,法国队被淘汰了。

到现在为止,继西班牙、意大利、德国和英国兰后,加上今天的法国,五大联赛所代表的队伍终于都被打道回府了!

出现这样的结局绝对不是冷门了,自从今年的欧洲冠军杯决赛中出现波尔图和摩纳哥的时候,“冷门”这个词儿就不再是足坛上的奇迹了。所以,虽然赛前舆论说法国队如何强,亨利如何在英超中如鱼得水,到头来都是狗屁!所以说,舆论还是信不过的,他要是说往北走,你就应该往南走。

自从政治在足球当中泛滥后,足球已经堕落了!

听说荷甲是第六大联赛,明天的这个时候会不会是同样的结果——出局,拭目以待吧!不过,荷兰队的fans们,我还是爱你们的!

记住,球是圆的,冷门并不是奇迹,你该回家抱老婆就要走人。

只是,苦了我们球迷们的回忆!

2004年06月02日

从小就不经常在家里住,上了中学后就一直住宿,到现在走上工作岗位还是自个儿租房子住,当然这个是还没有钱买房子的原因,在别人的眼里看来我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实际上应该算是,因为从中学到现在,我身边的事情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去处理,当然有时候发烧感冒还是有同学在身边嘘寒问暖的。但是,打扫房间可能算是一个例外。

大家都知道打扫房间是一件非常繁琐的事情,而且多年来的宿舍生活,一大帮懒男住到一块,你推我卸,长久以来就慢慢的形成了宿舍门口的垃圾一个月都没有人去倒,即使强制性的定了某人去倒,他还是能拖就拖,像是欠钱还债一样,有拖无欠。每每弄得宿管部的阿姨亲自上门来“催命”,我们才能够免受那股垃圾味道“熏陶”。至于蚊帐都是一年才会洗一次,甚至任它“自由发展”,由刚买来时的白色变成灰色,然后变成黑色,再就是连蚊子被打死后粘在上面的颜色也认不出来。而被子可以说同病相怜。

反正大家在的时候就是你推给我,我再推给他,没有人亲自动手。并不是自己不懂得,而是自己不情愿。连刚来时很勤奋搞卫生的也变得懒惰了。不过,如果是一个人独处时,情况可当另论,毕竟,没有人是喜欢在乞丐的房子里住的,哪怕是乞丐本人。因此,在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要搞卫生就只能自己来搞了。

我可以说是这样的一个人,要搞卫生时总是想依赖别人。不过现在的情形不一样了,我自己一个人住,又不会花钱去请钟点工来帮忙,只能自己动手。但是,刚租房子住进去时我还是没有能够脱离以前的习惯,那就是就算我要搞卫生,频率也不高,就像中国足球队踢比赛想要进球那样,可遇而不可求,总是觉得房间实在是太脏了,连自己也看不过去了,更不用说在别人的眼里,这时扫把、拖把才会出现在我的手上。而每当我要打扫卫生时我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整理得整整齐齐,这样以来我又可以很长一段时间后才用再次打扫房间。

但是渐渐的,房屋都不扫何以扫天下的意思老是在督促着我,再随着自己在年龄上的增长,觉得是时候整容一下了。于是,我打扫房间的频率也就越来越密了。当然,并不是说频率密了就等于可以马马虎虎了事。每次打扫过后,自己坐在椅子上看着干净得有点发光的地板、整齐有序的鞋摆放在鞋架上时,心头便有说不出的舒畅,就像看到瀑布由上而下在眼前倾斜而下似的;再看看经常这里一本、那里一本给我乱丢的书这时整齐的并排着,自己有点舍不得去动它们。

不过,我发现我的书摆放得还是有点乱,因为它们现在是让我摆放在地板上,而且灰尘也很大,容易弄脏它们。要是有个书架问题就好办了!

下午下班后想到够书中心走走,于是就在公司门口乘坐了561路车。

上车后找了位置坐下来,观察了一下坐在我旁边的人,于是就沉醉于车上播放的音乐。当时正在播放“right here waiting!”,动人的旋律让我想起了大学期间。正在怀疑司机是否也是一个爱好英文歌曲的人,因为他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外省人,歌曲也随着播放完毕。然而这时候收音机里突然发出“欢迎收听BBC英国广播电台普通话频道”。诶,奇怪,公交车里什么时候开始收听英语广播了?

好奇的心理突然递增,收音机接下来播放的是英语教学节目。“下面我们来讲讲情态动词should的用法”主持人如是说。接着就是should的用法怎样怎样、和ought to的用法又有什么的相同和不同之处,然后又举了一些例子来对比一下。我看了一下车上的乘客,有那么几个人头看者前方,有点聚精会神的样子,像是在收听的模样;而更多的人是在干自己的事情,例如发短信、听电话等等。

半个小时后,节目结束了,我想想也挺有意思的。在公交车上播放一些英语知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虽然收听的人未必很多,喜欢收听的人也未必很多,但是随着社会对公民英语水平提高的要求逐渐提高,我们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额外的吸收一下英语方面的小知识,也可以说是“学习英语,从我做起,从身边做起,一点一滴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