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就不经常在家里住,上了中学后就一直住宿,到现在走上工作岗位还是自个儿租房子住,当然这个是还没有钱买房子的原因,在别人的眼里看来我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实际上应该算是,因为从中学到现在,我身边的事情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去处理,当然有时候发烧感冒还是有同学在身边嘘寒问暖的。但是,打扫房间可能算是一个例外。

大家都知道打扫房间是一件非常繁琐的事情,而且多年来的宿舍生活,一大帮懒男住到一块,你推我卸,长久以来就慢慢的形成了宿舍门口的垃圾一个月都没有人去倒,即使强制性的定了某人去倒,他还是能拖就拖,像是欠钱还债一样,有拖无欠。每每弄得宿管部的阿姨亲自上门来“催命”,我们才能够免受那股垃圾味道“熏陶”。至于蚊帐都是一年才会洗一次,甚至任它“自由发展”,由刚买来时的白色变成灰色,然后变成黑色,再就是连蚊子被打死后粘在上面的颜色也认不出来。而被子可以说同病相怜。

反正大家在的时候就是你推给我,我再推给他,没有人亲自动手。并不是自己不懂得,而是自己不情愿。连刚来时很勤奋搞卫生的也变得懒惰了。不过,如果是一个人独处时,情况可当另论,毕竟,没有人是喜欢在乞丐的房子里住的,哪怕是乞丐本人。因此,在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要搞卫生就只能自己来搞了。

我可以说是这样的一个人,要搞卫生时总是想依赖别人。不过现在的情形不一样了,我自己一个人住,又不会花钱去请钟点工来帮忙,只能自己动手。但是,刚租房子住进去时我还是没有能够脱离以前的习惯,那就是就算我要搞卫生,频率也不高,就像中国足球队踢比赛想要进球那样,可遇而不可求,总是觉得房间实在是太脏了,连自己也看不过去了,更不用说在别人的眼里,这时扫把、拖把才会出现在我的手上。而每当我要打扫卫生时我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整理得整整齐齐,这样以来我又可以很长一段时间后才用再次打扫房间。

但是渐渐的,房屋都不扫何以扫天下的意思老是在督促着我,再随着自己在年龄上的增长,觉得是时候整容一下了。于是,我打扫房间的频率也就越来越密了。当然,并不是说频率密了就等于可以马马虎虎了事。每次打扫过后,自己坐在椅子上看着干净得有点发光的地板、整齐有序的鞋摆放在鞋架上时,心头便有说不出的舒畅,就像看到瀑布由上而下在眼前倾斜而下似的;再看看经常这里一本、那里一本给我乱丢的书这时整齐的并排着,自己有点舍不得去动它们。

不过,我发现我的书摆放得还是有点乱,因为它们现在是让我摆放在地板上,而且灰尘也很大,容易弄脏它们。要是有个书架问题就好办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