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21日

老爸的好赌、倔强和死性不改,不只一次的让我心疼不已。知道他的性格如此,知道要让他从此不踏上赌博的路是不可能的,同样知道他现在的身体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过日子的,不止一次,我劝他不要每天把20个小时都泡在里面,劝他回家多休息,劝他不要再在外面借钱来赌了……不止一次的,他总是叫我放心,他现在没有像以前那样了。也不止一次的,我努力的说服自己,老爸到了这个年纪,他自己会处理的。可是,情况一点都没有改变过。看着债主越来越多,债务越来越高,真叫人心寒!幸福生活,我曾经在心里探索过,是家财万贯?还是平平淡淡?很多人都希望家财万贯,我也不例外。小学时候,我家里还算是当地的有钱人,虽不能算家财万贯,但算是先富的一批了。那又怎样?钱一旦多了,就成为了老爸的动机。生意丢在一边,在他心目里只有赌,甚至是无赌不欢。他就这样的在他的国度里度过了几年,生意的老本在他的手里丢了,生意的货款也同时在他的手里丢了,只剩下一堆废收据,无从追回的货款。叔叔们不能一忍再忍老爸的做法,生意也就分了。这时的老爸就只剩下一个空名声,其实是身无分文。资本没有了,还欠叔叔们很多万的货款。生意分开后,叔叔们自己做生意,而老爸就只能回家,挨日子。原以为经过这一役后,他会收敛一点。于是,老爸又开始借钱当本做生意,跟一个亲戚一起。本来他还在这个亲戚面前发誓不会在重蹈覆辙,一定会把生意搞得红红火火。哪知,生意还没有做到半年,又吹了。原因很简单,老爸。彻底的,他要留在家了,没有人会再信任他了。可能是他的性格,也可能是做惯了老板,呆在家后,也没有去打工,只想着有朝一日,有资本再做生意。于是,日子也就一天一天的过,皱纹也就在麻将、扑克的相碰声中慢慢爬到他的脸上。叔叔们劝他,我们姐弟劝他,一切在他看来都是耳边风。在大学二年级的暑假里,我跟他吵翻了。一旦他坐在赌台上,赌博外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其次,连亲情都不例外。在一个晚上,两点多了,他还在外面赌钱,我第二天就要回学校,我去叫他回家。他甚至把赌钱的地方的门都给关上,不让我进去打扰他,还大声怒吼我。就这样,我跟他之间半年没有说话,见了面也不打招呼,完全没有父子关系。我的学费也不是他给的,事实上他都身无分文了,哪来钱给我当学费。我心痛,最终还是在亲情面前低头。回家过年时,我才开始跟老爸说话,而且是我主动。老爸的性格就是如此的倔强,不受硬来。但是,来软的对他也没有用。他只会在你面前说“知道了,我这么大的人难道还不会想,难道还用你来教吗?” 父亲,儿子,这两者之间,永远都有着世界上最亲密的血缘关系。他就算一错再错,他还是我的父亲,我还是他的儿子。就这样,日子又过了两年,我快要大学毕业了。后来我进入广州供电分公司工作,就是我现在的单位。这里,老爸为我的工作花了不少心机,可以说是他最有恒心的一次。因为进入供电局工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况且我读的专业也不是电力,只因广州供电分公司的老总是老乡。但是,老总和我们家根本上又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关系。当父母的,最开心的莫过于看见儿子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我的工作稳定了以后,老爸也放心了很多,心情也开朗了很多。不过他却得了胆结石的疾病。大家都劝他现在更加需要多加休息,尽量少些出去赌钱。他也就是听了之后就算了。我知道我们家欠外面很多钱,究竟是多少,我也不知道,可能问老爸,他也说不清楚,因为他在外面的糊涂债实在是太多了。银行债、高利贷、私人债、赌场债……不过,以前赌钱时借的高利贷应该都还了,因为家里以前的货车给他拿去卖掉了当还债用。现在最大的债主就是银行,因为有十几二十的贷款没有还,每年都要还上万元的利息,而现在家里几乎是没有生意,空过日子,何来钱?前几天的一个中午,家里来电话(本来家里还不想给我电话的,怕影响我的工作,但是实在不能不给我电话了,因为老爸的做法太过分了)。我之后就通电话给老爸,本来是想跟他慢慢谈的,谁知道两个倔强脾气的人撞到一起,火药味就浓了。我在电话这端说,他的电话那端的麻将声一直在响,而他一直很不耐烦地在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接着他挂了我的电话。接着,我第二次拨通电话,我说了“如果你真的不要我管你的事情,那我以后就不回家了,不会再管你的事情了!” 就这样,我跟老爸第二次吵翻了。我知道他心里难受,会责骂我,不用再把他放在眼里。我想跟他吵翻吗?我想有个这样的老爸吗?我究竟要一种什么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