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4月04日

我身体瘦,怕冷,天气一冷我就觉得做事情都有点力不从心,所以我不喜欢冬天。我喜欢夏天,准确的说应该是春天和夏天的交界期或者是初夏,4、5月份,这个时候天气不冷也不会很热,但是阳光很充足,站在太阳底下时有一阵微风吹脸而过会让人顿觉全身舒畅、精力充沛,棒极了。


清晨起床,窗外的鸟儿早已在奏乐;打开窗,初阳迎面而来,暖和却不强烈刺眼,昨天的疲倦统统被驱赶而去;深呼吸一下,由鼻孔往上到头顶再一直延伸到脚底一下子好像变成一条直线,舒畅无阻。每每此情此景,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家乡,家乡的清晨、家乡的大海、家乡的树林、家乡的田野……


我最喜欢家乡的这个时候,每天都早早起床,冲着我家后面的树上的鸟儿吹口哨,跟着它们一起鸣唱,一起荡漾在风中。跟着大人们到田野上,他们播种等待收获,而我就跟着其他小孩一起在草地上到处奔跑,偶尔骑在牛背上,当“牛背上的英雄”,有时候摔个四脚朝天,回去给大人们教训一顿。烤番薯是我们平时的绝活,有时候场面很壮观,三、四十人一起,像野炊一样,忘记了有多少次就是因为跑去烤番薯而逃课,最后被老师狠狠的教训一餐:见家长。


学校的附近是一大片树林,看起来觉得学校很渺小,却从不会让我们的生活缺乏活力。有树林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捉鸟、捕蝉。尤其是晚上自修时,我们一群小伙子就逃课出来,人手一把手电筒冲进树林里开始捕蝉的行动,然后在自修结束之前回到教室炫耀一下自己的成果,尤其在女同学的面前。


现在到处要保护生态环境,严禁捕杀鸟类。现在想起来当年捕捉了这么多鸟儿还真觉得自己没有一点爱护大自然的意识,一味想着怎样去糟蹋我们可爱的大自然。不过捉鸟这活儿却让我的童年充满了好奇。以前我的个子很小,跟着其他大个子去捉鸟时我都只能是在旁边当助手,他们就爬上树去放置事先做好的钩和虫,第二天再来查收,一般都有很好的收获,不过捉到大点的鸟却很少,因为它们一般都在很高的树顶上,而我们一般都不爬那么高的树去放钩捉鸟,而是用“枪”。我所谓的“枪”是弹弓,而不是气枪,因为那时我们没有钱买得起气枪。我们的弹弓技术真是出神入化,可惜当时却没有什么教练发现我们这帮“绿林好汉”。


黄昏——晚霞——沙滩——情侣——漫步,多么浪漫的一幕。不过发觉一对情侣漫步在黄昏晚霞下的沙滩上是浪漫的一件事情还是在我读大学后的事情了,那时我已经离开家乡来到广州了。虽然当年不懂得浪漫是什么,但游泳、钓鱼、出海却让很多人羡慕不已。钓鱼是我最喜欢的娱乐,我可以为了钓鱼在烈日下猛晒一下下午,连帽子都不用带(没有钱买帽子),现在有黑色的皮肤是有原因的,并不是天生的。我学习的成绩好,大人们没有经常表扬;但是我钓鱼的功夫却经常可以引来大人们赞许的目光。所以我家是经常有新鲜的鱼汤喝。


……


沉醉于这个时候,我忘记了家乡的贫穷和落后。


不过,长大了就要读书,越读越往上,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枯燥。我离开了家乡到了城市,走出了田野进入了高楼大厦里,游出了大海跳进了游泳池,


现在偶尔能够听到鸟儿的鸣唱还要到公园里去,也不敢开枪射击可爱的小鸟了,更难找到一块空地和挖番薯来烤了。至于漫步沙滩还觉得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呢。


现在要酝酿出一份心情来呼吸一下清新空气还得看看天气的脸色!

2004年03月29日

我是一个实习生,在单位的每个部门里客串,在实习差不多结束时我都会请其他同事吃饭,当是谢谢他们对我的照顾。


上个星期五,我请了同事吃饭。但是这顿饭却没有吃好,钱倒是给了。


我在这个部门里呆了差不多三个月,同事们对我很好,不论是平时的生活还是工作,这让我感到非常的亲切,让我有点舍不得离开。其实,我很想经常请他们出去一起吃饭,但是自己的口袋撑不起。只好在拿了薪水后才有机会。


那天,我叫了超哥、何师傅、波叔、盛哥一起,因为办公室里就只有他们在,其他人都出去工作了。何师傅很喜欢赌球,每天聊天的内容都离不开足球,从世界杯到最低级的联赛都会“捧场”,所以我平时跟他很聊得来;盛哥是他的徒弟,也是一个赌徒,因此我们经常在一起边谈“波经”边煲烟。波叔是副班长,但是很少跟大伙一起聊天,不过在酒桌上就大把话说。


上了菜后就当然不能缺少酒。一瓶诸葛酿过后大家的兴致正浓,于是又来了一瓶。很快第二瓶也只需要一支烟的时间就给喝光了。大家在此之前都是有说有笑的,我还想了想,要不要再来一瓶,虽然自己的钱包不是很涨,不过我就是喜欢开心的氛围。突然,波叔和何师傅的声音好像提高了很多。我还以为是酒精的作用,所以没有太大的留意。谁知道这音量就越来越高,我和超哥就开始觉得有点火药味,于是就尝试去停止他们的争吵。


但是,在酒精的催化之下,我和超哥的劝阻只是一阵烟雾,禁受不住他们两个的“对攻”,一吹就散。后来盛哥也加入了我和超哥这个行列,但事实证明也是徒劳。波叔和何师傅的“对攻”已经发展到了对峙的阶段,完全忽视了我们三个的存在。


从他们的吵架中我才发现,原来他们两个之前是有过矛盾的,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我也没机会去知道,因为他们在单位里平时也有说有笑。他们越来越火,我虽然很努力的在当和事老,但内心却在悔恨不已,很想狂打自己几十巴掌。后来,超哥只好拉着波叔往单位走,何师傅就留下来。想不到好端端的一次聚餐都还没有开始吃饭(当时我们只是喝完了酒还没有吃到饭),却让我变成了一个“和事老”。何师傅、盛哥和我回去的时候,盛哥一直在说“没意思,没意思”。


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我当成一个罪人,而我自己也内疚得要命,真是把头撞在墙上都无补于事,不过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这样对待我的。事实上,我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要说错可能是买多了一瓶酒,但是他们的酒量不至于会这样差。


还好,现在在单位里我很何师傅还是照样的谈波经,跟波叔也像以前那样,虽然很少聊天,但是还是有说有笑。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这种事情由不得我来控制。该发生的始终会发生,并不会因为另外一个人的存在而改变。

2004年03月07日

从大学的第三年开始就很少关顾学校的饭堂,实在有点对不起学校,因为我们不支持学校的建设。不过,如果让一个人每天都是吃“豆腐炒豆腐”、“豆腐煎豆腐”,我想这个人很快就会是一个豆腐小贩。但是我们想当商人而不是小贩,所以我们就到校外的大排挡去。


从大三开始我们的课程就很少了,可以说是有的人根本就不用去应付老师的点名了,乐得清闲。尤其是大四毕业前的几个月,大家都是在等着一张纸(学位证书)。说起来就气,TMD一张纸却要我们莘莘学子苦了十年寒窗!在学校里没事,玩游戏就成了维持生命的唯一途径。


我们到外面吃饭,并不是完全怕会变成豆腐小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兄弟们都是酒鬼,学校饭堂没有酒供应,只是能够提供烟草。这样如果我们上饭堂的话,那就是让我们难堪,享受香烟的同时却没有了美酒的陶醉,两端不到岸,真***不爽!不过,饭堂到底还是一个吃饭的地方,我们钱包里没有了“人头”后就只能光顾饭堂。


在外面的大排挡吃饭,一般不会少于8个人,况且除了我外还有一个哥们是超能吃的,“牛”是我们送给他的美誉。民以食为天,理所当然,我们不能让自己的肚子受委屈,革命尚未成功,兄弟哪能倒下呢?因此,两三煲烫刚好能够解渴,十来个菜是免不了的。当然,酒是必上品,不喝酒还出来吃个什么饭呢?


喝酒看气氛!这话不假。我们哥们在一起吃饭,一斤装的“贵州醇”一般不会少于三支,三支过后,摸摸口袋算算消费,“人头”够的话就继续贵州醇,否则就“九江”。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酒量一级一级的升,而钱包却TMD一天一天的变薄,弄得九江的力量越来越大,逐渐的取代了贵州醇的地位,贵州醇只能委屈居第二。酒桌上的气愤越浓,就越能激发哥们的潜能,每人一两斤都不是问题了,最多不就是大骂了一阵TMD,揪着隔离桌的人跟他喝酒,然后倒下,接着让学校其他同学过来打的送回宿舍。第二天中午“爆炸头”的样子起床后又是一条好汉,晚上还不是继续?


哥们喝酒就喜欢两个字:豪爽!要不不喝,要不就尽情的喝,醉了就倒!有位哥们就是“一杯倒”,但是够豪爽,倒就倒,人生难得几回倒!不过他也是我们的重点培养对象,要不以后的日子还长得很呢,怎能背着“一杯倒”的龟壳过日子呢?


当然,我们不只是喝酒,饭还是要吃的,而且还会毫不浪费国家的一米一菜,百分百的良好公民,完全符合良好市民奖的条件!不过有时候十来斤白酒下肚后,哥们有的就吃不下了,就会剩下很多菜。不浪费那就只能够把菜吃光,怎么办?哥们从不会为了这个问题而伤脑筋的。Showhand!


Showhand是哥们在宿舍里经常会玩的一种“赌博”,不过我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知道赌博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辫子”,我们不能像葡京那样风光,也没可能像它那样豪爽,十来万港币就好像倒杯开水那样容易的丢到赌桌上。所以,我们玩Showhand时是用“一角”、“贰角”、“伍角”来下注的,结束后谁的手上的“大钞”多就要请客,完全没有赌博害人害己的现象。有一次,哥们“牛”拿了哥们“龟”四年来的积蓄出来跟我们赌了。哇,靠!真是没有亲眼看见还真的不敢相信,四年的时间通过“一角”、“贰角”、“伍角”的也可以存这么多钱,保守估计“龟”哥们的积蓄不会少于两张“人头”。靠,当时就想,我以后也要养成这个好习惯,说不定百来年后我就是一个百万富翁了呢!后来“龟”的积蓄有一半都交到了我的手上了,弄得我要成为百万富翁的梦想随即破灭,四年的心血还不是在半个小时内输给了别人。后来“龟”哥回来发现,把牛哥按在地上痛揍了一顿。


而,我们在饭桌上的Showhand跟我们在宿舍里的Showhand还是有点不同的,饭桌上没有扑克。扑克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哥们的决心,来,剪刀石头布!先把剩下的菜一碟一碟分好,然后划拳,输的就把剩下的菜干完,不管自己饱不饱或是有几成饱,反正要把菜吃完。


有一次,在高哥家里,他爸妈见到有这么多GG和MM,高兴得忘记了饭量,煮了我们两倍的分量,后来还煲了一大电饭煲的烫,买了十来样的菜。GG和MM吃饱后还剩下半煲(电饭煲)饭、半煲烫和其他一些菜,鱼啊、鸭啊、等等。那次,我成了最大的赢家,我不负众望的赢得了最有份量的两样:半煲烫和半煲饭。左手抱着饭右手抱着烫时,大家狂笑;自己只能在心里狂骂自己,为什么偏偏出布而不出石头呢,为什么不出布而出剪刀呢?自己真想冲着旁边的那堵墙撞过去,后来想想自己是国家的花朵、八九点钟的太阳,所以才没有“自寻短见”,只是过后自己在厕所里烧了四根烟后才出来!不过,自己还算受到了点安慰,因为锋哥赢了一份精品——鸭PP,他后来捏着鼻子用了一口可乐把这快精品送到了自己的胃去。大家狂捏鼻子。


现在,Showhand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招牌,一个人捧着一碟菜在吃、抱着一煲烫在喝的情形经常出现,旁边的哥们狂笑狂倒,再旁边的服务员和其他顾客更是放下筷子,看!

2004年02月24日

“处女情结”这几个字眼最近在网站上面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一场关于处女的大争论,正悄然兴起……


处女,无疑是一个姑娘最为宝贵的东西,“她失去了一个姑娘最宝贵的东西。”这“宝贵的东西”不是什么钱财,就是那一旦失去就不可逆的女儿身。而人们往往就认为一个女性一旦失去了她的贞操就没有什么忠贞可言了。


男人一直以来在找对象时最为重视的就是忠贞,要自己的女人是一个处女。其实,我想问,一个女人的忠贞是否一定与她是否是处女有关吗?不是处女的女人就一定不忠贞吗?现实中并不见得处女就一定会忠贞不移,而有过婚前性行为的女人就缺乏忠贞。


人的一生是一段一段的,此一段需要一个人陪你走完,彼一段则需要另一个人,直到有一天,你找到一个能陪你走完一生的人。在这一段一段中,谁又能保证自己从没有过动情之时、忘情之事呢?只要每一段都是真实的,都是甘愿倾其所有的付出的。她爱过,爱得情深、爱得火热,为她爱的男人献出了第一次,我觉得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行为,反而是一个女的忠贞的表现。


更何况,男人爱过就能够有婚前性行为,而女的爱过就不能有婚前性行为吗?


男人找伴侣是爱她的清纯可人?爱她的温柔婉约?爱她的灵魂和思想?还是爱她的那层膜呢?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感情发展到彼此都成为了对方的另一半时,男人发现女人已经不是处女了。试问男人们啊,你要为了那层膜而放弃你们的这段感情吗?而在这个社会上你又能有多少次机会可以找到你想找的这段感情呢?一份真正的持久的爱,是来自心灵的交会与共鸣,而不是那层单薄的膜可以带来的。


 

2004年02月22日

昨天是星期六,我回到了华文去打篮球。很不幸,我扭伤了左脚。同样的跳起来射球,然后落地踩在别人的脚上就“跨”一声。回想过去的三年中,我曾数十次在球场上听到类似的声音,从我的脚上发出来。想不到,这次回到华文来又好像在寻觅过去的“辉煌”一样,在球场上又一次跌倒。因为以前我在球场的辉煌总是离不开我在球场上的跌倒。


并不是我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也并不是我不会保护自己。我在球场受伤了这么多次,没有一次是因为我自己摔倒而造成的,都是由于跳起来后落地时踩在别人的脚上而扭伤的。多次的受伤以后,我平时都在心理恐惧起来,尤其是在我做梦时,经常会有一种情形在我的脑海里浮现,那就是我在球场上驰骋时又一次的听到“跨”一声!想到这时我全身都会在颤抖,继而感到无比的无助和无奈。可是,自从我在读高二时恋上了篮球后,篮球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了,就算我会在球场上摔倒,我仍然会出现在球场上。“杀手始终要倒在枪口上。”只不过我不是一个专业的篮球运动员。


以前每次受伤后我都要休息一两个月甚至最严重的那次要四个月的时间,还好这次看起来不会像以前那么严重,大概估计应该一个星期后就可以恢复正常走路。读书时受伤我倒不是很担心,耽误上课不会成为大问题,因为我可以跟老师请假;吃饭也不成问题,因为我也可以叫同学帮我打饭。而今非昔比了,现在我一个人住,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已经不是学生了,是工作人员了,要按时上班,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可以随意向老师请假。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上班问题,不过也只有一条路可走,惟有请假。还好,现在我还是一个实习生,工作任务还不是很繁重。


每次受伤时最希望的事情就是身边能够有朋友在,最起码有人跟我聊天,还有就是有人帮我打饭。现在连这种想法都没有了。但这样的时候我往往都会想起吴薇。哎,真是不争气!人家现在都有了新的男朋友了,而且关系又那么好,我却还在想着她,实在是太不像话。但谁叫我就是一个这样痴情的人呢?我又怎么能够这么容易就会忘记我的初恋呢?我又如何能够把自己的这段感情遗忘呢?我想起的人往往就是她!


其实,最近阿俊和他女朋友的事情也把我弄得不是很开心。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晚上不回来,如果他不回来睡觉,那我见到的就是他女朋友哭泣的脸和绝望的眼神。我当不了一个好的安慰者,因为我知道他们是没有可能的了。阿俊并非不爱她,只不过由于他家的原因他不得不选择另外的一条路,就是他现在所走的路,跟明珠在一起,放弃现在的女朋友小花。明珠也是我的初中同学兼老乡,而小花呢,虽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跟她相处的时间也不短,对她的为人和性格也比较清楚了,我也知道她是一个好女孩。从为人和性格方面来说,我觉得小花比明珠好。但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阿俊为了不反对家庭他只能够顺从家庭。


哎,感情就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分不清雌雄;就是让快乐走的快,而悲伤来的更快!


算了,我还是先替我的脚想想办法吧,看看怎样能让自己快点回去上班吧!


                                                                                                                      2004-2-22 晚

2004年02月19日

在我读大学之前,我和老爸是很少在一起聊天的,可能是环境的原因,出身农村的我,从小就很胆小,总觉得老爸很严肃,而我又很顽皮,经常会因为在学校跟同学打架而被老爸打,久而久之就对老爸有了种畏惧的心理,不敢跟他有太多的接触。况且老爸自己的心思都放在他的生意上,也很少有时间教导我,我们之间就几乎没有真正的沟通。


考上大学后,我是我们家第一个大学生,更加是我们村第一个真正的大学生,老爸脸上好像镀了金,光彩异常!他对我的关心也就多了,随着他在生意上的失败,我就成了他唯一的希望,也是他最信任的人。我跟老爸之间的谈话也就多了起来,虽然很多时候都是谈些有关我的学习方面的事情。但是,冰峰已经开始融化,光明的道路就在不远处!老爸也逐渐的跟我谈起家庭的事情,只是我当时年幼,对家庭的事情很少关心。


自从我上大学后,我在老爸的心目中的形象也就升级了,由小孩逐渐变成懂事的年轻人了。这点从他平时跟我聊天的情况中可以看出,他很多时候都会就一些问题问我的意见。而我对老爸也逐渐变得更加关心了,毕竟,自从我背上包囊来到广州时,我就意识到往后老爸的孤独。


说起老爸的孤独就要提到他的日常生活。他有个恶习就是喜欢赌钱,我家以前的生活水平不错,因为老爸的生意很好,这也让我们姐弟感到很自豪。老爸也逐渐的带着几个叔叔们出来跟他一起打天下,他们几兄弟在东南码头的地位也非同一般。可是,就是因为老爸的好赌,随着生意的兴隆,老爸赌钱的机会就越来越多,频率也越来越高,直至他把做生意的本都输了,连叔叔们的本也给赔上了,弄得他们几兄弟不和,生意最终也就分开了。于是,老爸就回家,自己做生意。刚开始还算不错,因为他还会暂时克制自己的恶习,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时间一长,他又犯了。生意也就再次亏本,连唯一的一辆当时值得骄傲的“五十铃”海鲜车也要卖掉,拿来顶还他的赌债。那时,老爸的生意道路已经走到了低谷了,而且叔叔们也不再相信他了。


从那以后,老爸就开始无所事事,每天就只有一个去处,那就是别人打扑克的地方。而那里也就成了他的“家”了。而我们的家就经常空着,姐姐在霞山上班,我在广州读书,惟有弟弟在周末的时候会回来东南码头,在叔叔家睡,都不想呆在家里。我也知道弟弟的难过,一栋五层的楼就他一个人在里面呆着,面对的只有寂寞和难过。


寒暑假的时候我会回家,因为那是我的家,是我妈妈唯一留下来给我们的。


只是我每每坐上回家的车时,总是想下车,总是想逃避那可怕的孤独、那绞心的难过,总是不敢面对空无一人的家。曾无数次想着一个人多好,虽然一个人会感觉到寂寞,然而却不会感到孤独。


回到家后想做的事情就有两样,第一就是看看我的家,那曾经是我妈妈的心血,曾经是我和妈妈一起打扫卫生的时刻,曾是妈妈收到我考上重点中学的消息的时刻,可惜她没有能够看到我考上大学以及走上工作道路的时刻。妈妈离开我们后留下来的除了我们姐弟三人外就是这栋楼了。我痛心当初没有能够在妈妈离开之前让她带走家的照片。第二就是跟老爸相聚几天,因为我呆在家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一个星期左右后就会回学校。老爸已经在岁月的长河中游历了二分之一的世纪了,加上长期的熬夜让他变得有点苍老了,白头发开始爬上他的上访。总想跟老爸坐下来一起说说话,但老爸就是那么的不争气,早出晚归,我跟他见面的机会都不多。我回到家后一般都是呆在家里,很少出去,这让我能够感觉到妈妈的存在,感觉到她正在厨房里为我们做饭,然后喊着我的名字出来吃饭。


大一的学期尾,老爸找了个女人,也就是现在的翠姐。


翠姐的到来,可以说让我家又重新有了家的含义。她跟老爸在一起后,老爸又开始到处借钱来做生意,还开了一间发廊,就在一楼。从那开始,老爸也让他重新成为了家的主人。

2004年02月18日

成为了社会上的一分子后,自己在工作当中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着,很不自在。我担心,因为它会让我困于自我发挥当中;同时我也希望,它能够给我机会,让我驰骋!


我慢慢开始了解自己,但是了解到的结果让自己感到力不从心;


我开解自己,因为我的本性并不是屈服;我寻找回忆,因为以前让我重拾自信和勇气!


我开始明白,自由还是要靠能力来支撑,并不是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