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06日

国防部长亲自下令

3月29日至30日,以色列国防部长莫法兹访问美国,为总理沙龙访美“打前站”。莫法兹会见了美国副总统切尼、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国务卿赖斯及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哈德利等人。在双方会谈的诸多话题中,莫法兹强调,他已严禁以色列军火商向中国出售武器。

据中东媒体报道,为了向“铁杆盟友”美国有所交代,此前,莫法兹下了一道命令,严禁军火商在没有以色列国防部书面允许的情况下访问中国,并限制其他任何方式的军事技术谈判。这还不够,3月22日,莫法兹还将各大军火商的总裁召集到他的办公室开会,亲自下达这一命令。莫法兹说,以色列对美国做出过承诺,任何有关对华军售都必须透明和有案可查。莫法兹警告这些总裁,为了防止出现失误,他们应该最大程度地理解他的话,“因为我反对出现任何差错,即使这些差错是无心的”。

以色列得听美国的

根据以国防部公布的数据,以每年的军火出口达30多亿美元,控制着10%—14%的全球武器出口市场,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位居世界第三。

但在对华军售上,以色列时时受到美国的阻挠,得看美国的脸色行事。按照美以不成文的规定,即使以色列对出口武器拥有完全知识产权,也要和美国方面进行协调。

美国一直反对以色列向中国出售武器。2000年,美国以取消对以色列每年高达2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相威胁,强迫以色列停止向中国出售价值2.5亿美元的“费尔康”预警系统。2003年,美国再次向以色列下达指令,要求其终止所有向中国出口武器和安全设备的合同。2004年,美中经济安全调查委员会公布一份文件称,以色列上世纪90年代曾向中国转让拦截“飞毛腿”导弹这一“很可能危害美国安全的武器和技术”。在美国的压力下,以方停止向中国出售“飞毛腿”导弹拦截技术。但以色列国防部负责对外军工合作事务的局长亚龙2004年访问中国后,又恢复了向中国出售这一技术。为此,美国要求以色列将亚龙撤职。今年年初,美国又对以色列施压,禁止其对上世纪90年代中期卖给中国的“哈比”无人驾驶飞机进行升级。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由于台湾当局的幕后捣鬼,美国还要求以色列扣留卖给中国的“哈比”无人机,因为美国担心中国获得这一先进的飞机后,将对台湾的各种雷达站和导弹阵地构成直接威胁,也会威胁到美国第七舰队。美方明确表示,以色列的防务、贸易和向中国出售美制装备和先进的防务技术,在战略上涉及美国的安全利益。

国防部对军火商控制很严

以色列的军火商有600多家,其中许多大名鼎鼎。如“索尔·艾森伯格”公司(后改名“以色列联合发展”公司),据说它的收入占以色列国内生产总值的约10%。“拉斐尔”公司有官方背景,它不仅卖导弹、飞机,研发水平也很高。它自行研制了一套叫做“ABS—2010”的战争和战术模拟系统,能够提高对战役战术的整体把握能力,该系统卖得特别火。此外,“贝塔提克瓦”公司、“阿维”公司、“西叶”公司等都十分有名。“贝塔提克瓦”公司除了军火交易,还负责培训保镖。总部设在特拉维夫的“西叶”公司,全名叫“安全与情报咨询公司”,它的触角伸向世界各地,现在还在拉美等地培训缉毒和反恐人员。

但以色列军火出口有一整套严格的出口程序。以色列议会设有专门的委员会,该委员会专门核查军火商是否将武器出售给某些“黑名单上的国家”。以色列国防部还设有专门的“武器出口控制办公室”,该办公室负责军火成品、军事技术出口的特别许可审批,拟定可供出口的军用物资清单,开展对国际军火贸易和市场的调研,提供国际军贸情报等。此外,以色列还在世界主要城市设有国防部的办事处,代理国防部的军贸业务,同时监督出口武器的流向和最终用户是否可靠。摩萨德在全球的情报网也担负着监督以军火公司武器出口的使命。

对以色列和中国的影响

但以色列军火商们常常通过打“擦边球”的战术,去扩大出口。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次以色列国防部要“动真格的”了。按莫法兹的说法,以色列目前的首要任务是“结束在对华军售问题上与美国的分歧”。换言之,以色列不能再继续向中国出售武器了。国防部一位女发言人还补充说,莫法兹的这一命令适用于军工企业生产的所有非军用设备。

以色列军火商对国防部长的命令反应很大。当初,以色列取消向中国出售预警系统,负责竞争该项目的军火商“阿维”公司就提出抗议,公司总裁强调这是“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对以色列的国防工业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它意味着美国可以随时随地伤害到我们”。

这次,已有公司表示,政府应更多地从自身利益考虑问题,而不是一味地追随美国。有以色列分析人士说,以色列如此“惟美国马首是瞻”,既毁了以色列军售的信誉,又对以中关系造成负面影响。据称,由于莫法兹的命令,中以双方加强反恐技术合作将受到很大的影响,同时,以色列一些军工企业提出的为北京奥运会提供安全保障和监控系统的计划也可能泡汤。本报驻埃及特派记者黄培昭

来源: 新华网 

 中新网4月6日电据凤凰卫视消息,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刚签署完两国军事合作协议,4月5日,俄国战略轰炸机和掩护机群就进驻到白俄罗斯的前沿机场,据当地媒体介绍,这个机场的各类机群可以不加油地控制地中海地区和欧洲整个空域。

  俄罗斯空军司令和白俄罗斯空军司令双双在机场宣布,当天从该机场起飞的轰炸战斗机将参加独联体合作条约组织成员国的战斗演习。

专家们认为,俄白两国在白俄境内共同组建了野战综合集团军,俄罗斯战略轰炸和掩护机部队的加入,再配上俄军白杨战略火箭军的值班团队,使北约组织感到在肋骨上插了一把利刃。(卢宇光)

 来源: 中国台湾网

屏东县恒春镇台军联训基地
屏东县恒春镇台军联训基地(资料)

中国台湾网4月4日消息据台媒报道,继台军方在“立法院”公布大陆可能以导弹攻击台北政经中心之后,据了解,台军方内部研判,“斩首作战”除以导弹饱和攻击外,还可能以突击部队循淡水河廊道、松山机场和高速公路三大途径,进袭台北政经中枢,瘫痪政军运作能力。

据悉,为因应对岸的“斩首”突袭,台军卫戍台北的部署也已陆续调整,最特别的是,宪兵司令部今天将增设一个炮兵营和装甲营,加强宪兵的作战能力。

根据台军防御作战想定,解放军如果想拿下台北市,最可能三种路线是“沿淡水河溯河而上”,一经西门町袭取博爱特区,一经基隆河攻取衡山指挥所所在的大直;二者是自基隆一带沿高速公路南下,袭攻松山机场和大直要塞;三是直接空降松山机场。

据了解,台军已在基隆一带及往台北高速公路沿线,部署陆军基隆旅(一七六旅);在淡水海岸及淡水河口一带部署陆军淡海旅(一七八旅),并于林口一带调来海军陆战队一个旅,就近防御桃园台地和淡水河防。

已移防林口的海军陆战旅,将担任中枢卫戍的拳头部队,负责八里、林口、桃园一带的反登陆、反突袭任务,兼及支援淡海、关渡一带河防及要地防务。

台军方官员指出,如果解放军突破上述防线,其后将与扩编并强化战力的宪兵部队遭遇。所以,宪兵司令部除了一个装甲营部队部署在圆山附近的大直外,还在“总统府”一带分遣部署一个装甲宪兵排。

中华路台北宪兵队内部,则停驻两部CM三一轮式装甲车,以备随时运送三军统帅前往衡山指挥所。(潇凝)

2005年04月03日

http://military.china.com 2005-04-03 16:22:11

  中新网4月3日电据俄罗斯《明日报》报道,如今在俄罗斯境内22个联邦主体中有43座封闭城市,10座是与战略核武器直接相关的绝密核设施城,仅在车里雅宾斯克州就有斯涅任斯克、奥泽尔斯克、特廖赫戈尔内3处。这些封闭核城自1945年以来就由中央直管,所有开支也有国家预算负担,他们构成了苏联和今日俄罗斯的核盾牌,成为唯一保障俄罗斯居于世界大国行列的战略手段。但是,根据俄政府制订的核设施管理和改革构想,依据1992年通过将从2006年6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的新修改的《俄联邦封闭行政区划法》,这些核设施城将从封闭走向开放,纳入当地联邦主体行政规划,成为普通城镇,脱离联邦预算上。此举将使国家核盾牌受到相当严重的威胁,众多专家对此法案提出质疑,要求废除该项法律。

  斯涅任斯克俄联邦技术物理国家研究所核研究中心主任穆拉什金表示,如果说苏联发展核武器使人类避免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那么维持这些系统是今日俄罗斯维护自己主权的唯一有效途径。多年来,俄罗斯核盾牌实力一直在遭受各种打击。戈尔巴乔夫推行“无核世界”的政策,经常单方面行动,冻结核试验,美国人却每年都在进行15-20次爆破试验,最终在1996年完全更新了自己的核武库。在叶利钦时代,核武器系统主导企业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工资拖欠经常长达6-8个月,大量人才流失。从1999年开始,国家开始重视核设施的发展,核盾牌实力得到恢复,当然,不是增加了发射井中的导弹数量,而是核科学家这个无价的人力资源得到了增强。但是,虽说现在拖欠工资的现象已成为过去,核系统企业仍然面临撤销封闭核设施城这一毁灭性打击威胁。

  专家认为,撤销封闭核设施城将意味着国家主权的丧失。在这些封闭行政区划内,有建立在分裂性物质、辐射研究和防治基础上的非常专业的医学,除联邦预算外,任何一个联邦主体都无法负担这种医学研究开支。城内所有人都具有较高的教育水平,是高级人才中心,保障国家核设施建设人才队伍的定期更新和补充。城内实施特别严格的、制度性的安全和保密措施,新法律的实施将会使其转变为普通城镇,届时城中基础设施会发生什么情况谁都无法预料。

  2004年11月18日,俄联邦委员会就封闭行政区划问题召开了圆桌会议,许多专家、议员都对此法律提出质疑,如果再在这些地方实施福利货币化改革方案,城内生活水平会急剧恶化,人才会再次大量流失,而没有了人才,根本就无法再谈起什么国家安全。

  俄罗斯“祖国”党车里雅宾斯克州分支主席阿利亚京实地考察了奥泽尔斯克封闭城的状况,认为这些城市都是根据“最优秀的人应该在卫星城工作”的原则建成的,聚集了全国最优秀的人才,努力打造俄罗斯核盾牌。60年来,这些城市一直在联邦直接支持下运行,积累了巨大的资源,各种专家倍出,成立了各种研究所,建成了完善的科研和人才培训系统,所有基础设施完备,各种文化机构应有尽有,一旦脱离联邦预算,其生存将受到直接威胁。新法律将破坏这个已实践60年的传统。这些涉及国家高级机密和安全的城市,根本没有做好开放的准备,一旦转为普通市政单位,纳入所在的联邦主体,基础设施将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大量高级专家将会流失,国家积累了60年的核盾牌人力资源将会崩溃,后果不堪设想。

  俄专家表示,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这些城市完全对市场开放,必须想方设法废除这一法律,通过新的法案,妥善解决封闭核城对中央财政构成巨大负担的问题。

  斯涅任斯克核研究中心主任穆拉什金表示,虽然这些封闭行政区划内的企业不能直接用于发展地方经济,创造利润,但仍可为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重要贡献。例如,核研究中心在和平利用核能方面有着独一无二的经验,可以研制辐射水平较小的核弹,利用其爆破威力,制造人工湖泊,进行深达地下2公里的地质勘探,开采矿物,扑灭油井大火,深度掩埋有毒废物等,还可防护地球免受太空物体、行星撞击威胁,借助核爆破使其飞行轨迹远离地球。当然,最大的成就还是在医学领域,特别是在借助中子源治疗肿瘤疾病方面。另外,还可恢复南乌拉尔核电站这一战略工程的建设,最现代化的BN-800核反应堆能安全处理武器用钚。

  2004年11月17日,普京在国防部会议上宣布,无论如何不能削弱核盾牌实力,否则国家将面临比恐怖主义更可怕的威胁。俄专家已开始就这项牵涉到俄罗斯全境内所有封闭核设施命运的问题发出呼吁,请求国家杜马召开专门会议讨论这一问题,要求总统切实关注国家核工业发展问题,保障国家战略利益,维护主权,避免国家核盾牌遭受灭顶之灾。(固山)

http://military.china.com 2005-04-02 13:57:23


  


64_2005040212450945578800.gif

  中新网4月2日电台湾为进行对美国政府的游说工作,由“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邱义仁署名,和华府一家公关公司签订合约,为期三年,金额共四百五十万美元。这是台湾政府首次以官方名义与美公关公司签约,委托进行游说。
  
  综合台湾传媒一日消息:台湾“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三月初曾偕“国安会”咨询委员陈忠信秘密访问华府,除了顺便签署和BGR公关公司的合约外,主要是与多位美方高层官员会面,讨论如何因应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等议题。
  
  据《联合报》报道,根据美国司法部依“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FARA)公布的文件,邱义仁在三月四日,以每年一百五十万美元(约一千一百万港元)的代价共三年,和总部位于白宫附近的BarbourGriffith&Rogers公司(以下简称BGR)总裁罗杰斯签约,聘用BGR替台北进行在华府的游说工作。
  
  根据美国国会和司法部的资料,过去虽曾有台湾政府单位如经济部在美国聘请公关公司游说,但以“国安会”为名还是首例。
  
  邱义仁和BGR的合约中,规定的工作范围包括提供“在华盛顿特区内的明确沟通”、“策略顾问”,以及在美国政府和特定州政府前,就外交事务提供(台湾)战术计划。在司法部登记的文件中,BGR在工作内容中简单点明是要“落实(台湾)和美国政府的沟通”。
  
  “外交部长”陈唐山今天下午证实“外交部”“出钱”,邱义仁“出力”,并称“一切可以摊在阳光下”。
  
  《联合报》说,此次签约具有几个特点,不免启人疑窦。第一,透过这项合约,使台湾“国安会”秘书长的官衔和姓名,首度被列入美国司法部的官方文件。
  
  第二,如果不把过去政府透过民间单位聘用卡西迪公司的经验算进去,邱义仁签下BGR,算是历来由政府具名出面,在海外聘请公关游说的最大手笔。
  
  第三,邱义仁这个约刚好签到陈水扁任满前,不免令人觉得“替陈水扁游说”的色彩浓厚。
  
  根据美国国会公布的游说团体登记资料,自二○○○年七月至二○○三年七月底止,即陈水扁执政期间,以台湾政经研究所具名,聘请卡西迪公关公司及其两家子公司替台湾进行游说所花费的总金额,高达约七百零三万美元(约五千五百万港元)。如果将卡西迪母、子公司合并计算,台湾政经研究所每年平均付给卡西迪约二百三十五万美元,远高于过去传出的每年一百五十万美元。


64_2005040212450945578800.gif

  中新网4月2日电台湾为进行对美国政府的游说工作,由“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邱义仁署名,和华府一家公关公司签订合约,为期三年,金额共四百五十万美元。这是台湾政府首次以官方名义与美公关公司签约,委托进行游说。
  
  综合台湾传媒一日消息:台湾“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三月初曾偕“国安会”咨询委员陈忠信秘密访问华府,除了顺便签署和BGR公关公司的合约外,主要是与多位美方高层官员会面,讨论如何因应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等议题。
  
  据《联合报》报道,根据美国司法部依“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FARA)公布的文件,邱义仁在三月四日,以每年一百五十万美元(约一千一百万港元)的代价共三年,和总部位于白宫附近的BarbourGriffith&Rogers公司(以下简称BGR)总裁罗杰斯签约,聘用BGR替台北进行在华府的游说工作。
  
  根据美国国会和司法部的资料,过去虽曾有台湾政府单位如经济部在美国聘请公关公司游说,但以“国安会”为名还是首例。
  
  邱义仁和BGR的合约中,规定的工作范围包括提供“在华盛顿特区内的明确沟通”、“策略顾问”,以及在美国政府和特定州政府前,就外交事务提供(台湾)战术计划。在司法部登记的文件中,BGR在工作内容中简单点明是要“落实(台湾)和美国政府的沟通”。
  
  “外交部长”陈唐山今天下午证实“外交部”“出钱”,邱义仁“出力”,并称“一切可以摊在阳光下”。
  
  《联合报》说,此次签约具有几个特点,不免启人疑窦。第一,透过这项合约,使台湾“国安会”秘书长的官衔和姓名,首度被列入美国司法部的官方文件。
  
  第二,如果不把过去政府透过民间单位聘用卡西迪公司的经验算进去,邱义仁签下BGR,算是历来由政府具名出面,在海外聘请公关游说的最大手笔。
  
  第三,邱义仁这个约刚好签到陈水扁任满前,不免令人觉得“替陈水扁游说”的色彩浓厚。
  
  根据美国国会公布的游说团体登记资料,自二○○○年七月至二○○三年七月底止,即陈水扁执政期间,以台湾政经研究所具名,聘请卡西迪公关公司及其两家子公司替台湾进行游说所花费的总金额,高达约七百零三万美元(约五千五百万港元)。如果将卡西迪母、子公司合并计算,台湾政经研究所每年平均付给卡西迪约二百三十五万美元,远高于过去传出的每年一百五十万美元。

  


64_2005040212450945578800.gif

  中新网4月2日电台湾为进行对美国政府的游说工作,由“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邱义仁署名,和华府一家公关公司签订合约,为期三年,金额共四百五十万美元。这是台湾政府首次以官方名义与美公关公司签约,委托进行游说。
  
  综合台湾传媒一日消息:台湾“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三月初曾偕“国安会”咨询委员陈忠信秘密访问华府,除了顺便签署和BGR公关公司的合约外,主要是与多位美方高层官员会面,讨论如何因应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等议题。
  
  据《联合报》报道,根据美国司法部依“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FARA)公布的文件,邱义仁在三月四日,以每年一百五十万美元(约一千一百万港元)的代价共三年,和总部位于白宫附近的BarbourGriffith&Rogers公司(以下简称BGR)总裁罗杰斯签约,聘用BGR替台北进行在华府的游说工作。
  
  根据美国国会和司法部的资料,过去虽曾有台湾政府单位如经济部在美国聘请公关公司游说,但以“国安会”为名还是首例。
  
  邱义仁和BGR的合约中,规定的工作范围包括提供“在华盛顿特区内的明确沟通”、“策略顾问”,以及在美国政府和特定州政府前,就外交事务提供(台湾)战术计划。在司法部登记的文件中,BGR在工作内容中简单点明是要“落实(台湾)和美国政府的沟通”。
  
  “外交部长”陈唐山今天下午证实“外交部”“出钱”,邱义仁“出力”,并称“一切可以摊在阳光下”。
  
  《联合报》说,此次签约具有几个特点,不免启人疑窦。第一,透过这项合约,使台湾“国安会”秘书长的官衔和姓名,首度被列入美国司法部的官方文件。
  
  第二,如果不把过去政府透过民间单位聘用卡西迪公司的经验算进去,邱义仁签下BGR,算是历来由政府具名出面,在海外聘请公关游说的最大手笔。
  
  第三,邱义仁这个约刚好签到陈水扁任满前,不免令人觉得“替陈水扁游说”的色彩浓厚。
  
  根据美国国会公布的游说团体登记资料,自二○○○年七月至二○○三年七月底止,即陈水扁执政期间,以台湾政经研究所具名,聘请卡西迪公关公司及其两家子公司替台湾进行游说所花费的总金额,高达约七百零三万美元(约五千五百万港元)。如果将卡西迪母、子公司合并计算,台湾政经研究所每年平均付给卡西迪约二百三十五万美元,远高于过去传出的每年一百五十万美元。


64_2005040212450945578800.gif

  中新网4月2日电台湾为进行对美国政府的游说工作,由“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邱义仁署名,和华府一家公关公司签订合约,为期三年,金额共四百五十万美元。这是台湾政府首次以官方名义与美公关公司签约,委托进行游说。
  
  综合台湾传媒一日消息:台湾“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三月初曾偕“国安会”咨询委员陈忠信秘密访问华府,除了顺便签署和BGR公关公司的合约外,主要是与多位美方高层官员会面,讨论如何因应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等议题。
  
  据《联合报》报道,根据美国司法部依“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FARA)公布的文件,邱义仁在三月四日,以每年一百五十万美元(约一千一百万港元)的代价共三年,和总部位于白宫附近的BarbourGriffith&Rogers公司(以下简称BGR)总裁罗杰斯签约,聘用BGR替台北进行在华府的游说工作。
  
  根据美国国会和司法部的资料,过去虽曾有台湾政府单位如经济部在美国聘请公关公司游说,但以“国安会”为名还是首例。
  
  邱义仁和BGR的合约中,规定的工作范围包括提供“在华盛顿特区内的明确沟通”、“策略顾问”,以及在美国政府和特定州政府前,就外交事务提供(台湾)战术计划。在司法部登记的文件中,BGR在工作内容中简单点明是要“落实(台湾)和美国政府的沟通”。
  
  “外交部长”陈唐山今天下午证实“外交部”“出钱”,邱义仁“出力”,并称“一切可以摊在阳光下”。
  
  《联合报》说,此次签约具有几个特点,不免启人疑窦。第一,透过这项合约,使台湾“国安会”秘书长的官衔和姓名,首度被列入美国司法部的官方文件。
  
  第二,如果不把过去政府透过民间单位聘用卡西迪公司的经验算进去,邱义仁签下BGR,算是历来由政府具名出面,在海外聘请公关游说的最大手笔。
  
  第三,邱义仁这个约刚好签到陈水扁任满前,不免令人觉得“替陈水扁游说”的色彩浓厚。
  
  根据美国国会公布的游说团体登记资料,自二○○○年七月至二○○三年七月底止,即陈水扁执政期间,以台湾政经研究所具名,聘请卡西迪公关公司及其两家子公司替台湾进行游说所花费的总金额,高达约七百零三万美元(约五千五百万港元)。如果将卡西迪母、子公司合并计算,台湾政经研究所每年平均付给卡西迪约二百三十五万美元,远高于过去传出的每年一百五十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