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inue reading hover preload topbar hover preload widget hover preload

别再为范跑跑浪费口舌

Categories: 三言两语  |   Comments(9)

                                                     别再为范跑跑浪费口舌                    

                                                           转载于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石    

无论是批评斥责还是同情呼应,无论是辱骂失礼还是网民倒戈,都无法修改一个最本原的事实陈述:都江堰中学范美忠老师在地震中弃学生而率先逃跑,他解释为本能,同时写道:“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于是人称范跑跑。舆论一轮轮交锋下来,最后竟演绎成“拥跑派”和“反跑派”的场外博弈,如此离题与跑题,让人感到既可笑又无可奈何。

  我以为,范老师还不够坦诚。以他的言行,以他信奉的价值观,推导不出他可以为女儿牺牲自我。“本能”原本就不涵括其他,女儿也应在“本能”之外。留下了女儿的性命,不过是为自己的失德言行兜底。

  当我们说一个人不是人,往往不是因为触犯了刑律,而是指其彻底丧失了耻感或道德感。也许范老师的过去也有过光荣与梦想,但是,无论他曾经是天使还是魔鬼,都不能遮蔽这次逃跑事件的失德内涵,也无法修改事实本身留下的标本遗存。

  范老师显然不愿意孤军奋战。所谓自由主义,所谓主张生命权平等,所谓反专制反道德家,所谓刺激传统等等,将某些紧俏理念与自身整体打包,只是范老师渴求支持的叙事策略。舆论似乎浑然不觉,有人不厌其烦地进行自由主义的版本认证,有人煞费苦心地从欧美找出许多舍身取义的生活实例来指点迷津,有人拿船长、飞行员等遇险的处置方式来说明职业的责任底线……他们实在是低估了范老师高等教育的北大功底。稍感遗憾的是,最后还是范老师自己忍不住亮出了定性谜底:“我以极端个人主义对抗……”否则,还不知有多少跑题的苦口婆心,还不知有多少劳神费力的误读。

  范老师深谙金蝉脱壳技法。他说“我……挑战国民对自己不认可的价值的容忍度。”一句话,就将自己从逃跑事件抽身而出。谁不知道,如今被征用得最泛滥的那句胡适名言“容忍比自由更重要”。批评他,就是在向名言宣战,更要命的是,这句名言背后,几乎站立着所有向往文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的读书人。范老师实现创造性转换的功夫,真的值得舆论界好好学习并适应之。

  范老师事后在电视上依然真实地不改初衷,他因之而收获了部分网民的倒戈投诚,同时也意外因真实而得到他自己都否定了的勇敢称号。真实不等于真理,实话实说也并不是勇敢的代码。人们对于真实与实话实说的期待,也许是源于现实的冲动,也许源于对某种境遇不满的内心需求。渴求真实的人们,竟然从范老师无德的直率表白中找到安慰,倒实在是一件可以引起我们深长思之的另一个更为悠长的话题。

  个人以为,范老师真的没必要道歉,舆论也没必要过多地指责,辱骂更不是战斗。范老师说了:“救是爱,不救也无可指责。”没错,极端个人主义,原本就应是无爱的人。他全招供了,还要实施严刑拷打吗?事实与性质都是清晰的。范老师是中国公民,他有信仰极端个人主义的自由。虽然极端个人主义走遍全世界都会让人皱眉头,范老师认准了这条道,舆论既无须夹道欢迎,也不必一路使绊。至于有校方接纳,有学生认可,有家长愿意将孩子交给他,也没什么说的。打住。               

相信与理解

Categories: 三言两语  |   Comments(7)

纯净柔软的水从我的指缝里、手掌边,就那么不可阻挡地漏光了。怀里的水桶越来越轻,我的心越来越沉重。  蹲在地上那个新水洼的中央,盯着慢慢往下水口蜿蜒而去的水流,我的目光都有些呆滞了。  难道,我的命运就像这桶水一样,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有人递过来一片带香味的纸巾,“擦擦汗吧!”是啊,擦擦汗吧!  也许还有眼泪。  擦了擦汗水和泪水,我却觉得这香味有点熟悉。   扭回头看看,单勃不知什么时候泪流满面地蹲在我的旁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接过我手里的空桶,左手抱住,探身用右手掬起水洼里的水从裂缝往桶里灌。  一边灌,水一边往外流。  我怔了一会儿。  看着她徒劳无功的努力和惨白带泪的脸庞。不知为什么,我有点心痛。好像需要同情的人是她,不是我。  我伸手拦住她,“算了!不用了。”我轻轻地说道。  “胡哥,真的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想害你,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我发誓——”   我心中一热,伸手阻止她往下说,“嘘,我相信你。”   “真的?”她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往下说。  我竟然会那么轻易地重新再相信她?我这人是不是傻瓜啊?也许是吧。  “真的!”我的确是认真的。  我可能是受了谝,但要是从此放弃对所有人的信任,我做不到。我觉得那是对他人的抛弃和对自己的残忍。这种笨笨的迂腐也许就是我愚蠢的地方吧,也可能就是我成为一个窝囊废的根本原因。  可是,我的迂腐就是我的根。  被整之后我已经丢掉了我的工作,我怎么能再扔掉我的品格?所以,我选择相信单勃的眼泪,相信她不是有意的。  在信任与怀疑之间,我选择信任。  的确,被踢出舒适的环境着实很痛。  可是,失掉的还有灵魂的羁绊和人性的枷锁。我现在虽然倍感艰难,可那最起码是我自己可以选择的艰难。如果我坚持下去,我相信早晚可以战胜那些艰难。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刚刚蜕皮的蝉。离开了温暖的地穴,脱掉了能保卫自己的硬壳,也许痛苦万分,也许张皇失措,可是,毕竟我有了张开翅膀的空间,毕竟我发现了自己的翅膀。虽然现在它还很柔弱,但是,早晚会强壮起来的!  我不知道现在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信念,会有这样的信心。也许因为单勃的眼泪,或者因为‘摩的”的豪爽,也可能是因为我内心深处的倔强!  因为我长久地靠在别人的肩上,以至于失去了自己的力量。  现在,我开始慢慢地试着把它们都找回来。  这几个月的磨练已经先让我的身体强壮起来,接下来就应该是我的思想了。    说实话,要是再早几个月,我可能还会痛骂单勃,甚至会忍不住扇她两个耳光。可现在,我却觉得自己理解她,理解她的苦衷,理解一个人辛苦谋生的苦衷。虽然她还没有告诉我她的那个苦衷到底是什么。  “好了,起来吧!”我把她从地上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