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1日

今天,中午,同事们都去吃饭了,清静,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又可以两耳塞豆了,

我很珍视这个独处的时刻,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得自己是个自由的人,

我听着中国火,以及那个时代所有打动我的旋律,开始便是许巍的《一江水》,然后是《这个夏天》,

听到《放学了》,我突然想要写点什么,

从《我是你的罗密欧》到《嘻唰唰》,花儿红了!
开的挺漂亮,也特鲜艳! 他们也“与时俱进”了,

我开始怀念那个“放学了”时代的花儿,
《中国火III》里收录了那首《放学了》,声音真实而纯正,
后来,他们有了自己的专辑,也收录了变了味儿的《放学了》,
配乐用的讲究了,却丢失了纯粹。
这样的事很多见,
还记得沈庆的《青春》,自己出了专辑之后便遗失了那个真实的《青春》,
那青涩的青春淹没在大提琴的烘托里,不见了,让人惋惜!

黑梦时代的窦唯,
只有两天的许巍,
道晚安北京的汪峰,
还有那个瘦小的,让姐姐回家的张楚,
何勇呢?还住在钟鼓楼的后面?
唐朝还梦回吗?

突然觉得想要哭泣,为了告别的纪念!

我哭了,也许是我老了,因为我难受了!

你走你的,跟不上的,只能别了,也许吧!

人们聚会,是为了要告别!

今天,是3月的最后一天,心存盼望,因为晚上有夜叉的演出,我急着去无名高地看自己,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3月写了好多的博,感谢毛毛和月,给我了一些莫名的灵感和想要倾泻的欲望,

每天记录点什么,挺好!自然主义创作!

2006年03月30日

其实,我从来都是比较信自己的人,不经常祈祷,也不相信祈祷真的有用!

今天,我其实也没有祈祷,但是,上帝让我惊喜了!

每个月几万字的任务量是必须完成的,屁股决定脑袋,

这是商务合同里的规定,也是客户付钱的凭证,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不是合理的标准,而我们给客户的价值也不是这区区几万字,

策划,费脑子,也不好价值评估,按小时?按项目?没有标准。

于是,这些其实最有价值的服务,都变成了附加服务,也就是增值服务,免费的!

而能看到的那几万字的传播量,对于客户来讲,也绝不只是简单的买了字数,也是策划的一种表现形式。

要怪就怪国内公关公司的行规,按每个字的单价收费,算总传播量结款。

因为无法制定新的标准,所以,也就无法推翻旧的制度。无奈~

其实,我们自己也是害怕改变的,因为用来做实验的小白鼠,下场一般都是捐躯,为了革命的事业而牺牲,

而我们觉得自己有权利活下去,适应现状的活下去!

从2001年开始做公关行业,也有4年多了吧,其实不到,换了4家公司,每一个转变都让我成长。

每一年我都是“优秀员工”,这是公司的肯定,也是我自己的努力!

我有自己的金字招牌,不知道什么叫不完成任务!

不完成任务,在我的履历上是没有的,

但是,今年开始,上帝一直在和我开玩笑,戏弄我,

1月2月,因为有春节长假,媒体又停刊,也没有和媒体互动的事件,因此,基本完成不了任务,

但是,最后一刻,撑了过去,完成了!也算对客户和公司有一个交待!

3月份面临同样的问题,

策划的事件很多,一个一个的泡汤,对于这种打击,我只能说,习惯了,

冥思苦想,终于策划了一个专访,结果,拖来拖去,3月28日才执行,等到见报,要4月份了,

这回死定了,我的金子招牌就要毁于一旦了,

昨天,是我最痛苦的一天,我必须接受事实,而且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

就好像自己的贞洁之身,要被强奸一样,无力反抗,真的无力!等待着,只希望一切可以成为过去。

下班之前,作最后的一博,还好,紧紧巴巴完成了任务。并且把4月份的计划也作了,按计划执行的话,有成竹在胸。

但是,还有3个预计刊发的媒体不能确定,还差一个版的内容。

起码,还有希望!还可以盼望!

把一切交给未知,不是我的习惯,我喜欢胜券在握,胸有成竹!

这次,我承认,我没有把握!

早上得到噩耗,三中之一没戏了,我知道不管结局有多么悲惨,我也要接受,即使不能改变现在,我还可以相信未来,

但是,这个转折很重要,但是,我打水的时候,瞥见报刊架上最新一期的《电脑商报》来了,

我当时和它的距离只有10.8公分,我飞步拿下报纸,大喊“《电脑商报》来了”

我的搭档冬冬闻声而来,我们两个争抢着,都想提前知道这份报纸里是否有我们寄托的希望!

我们一起翻开报纸,自语“估计够呛”,我们不报希望,

封面报道,没有,说得和我们无关,继续翻,我好像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一页一页的翻过去,我们基本放弃了希望,

这时,我们看到了这个标题——高教信息化的IT“再教育”,作者:王政,

这标题,这作者,都好像在暗示着这跟我们有关!

迅速看完了通篇的内容,是的,确实,和我们有关,一个版内容,我们终于可以胸有成竹的完成任务了!

“上帝真的又一次眷顾了我们”,我对冬冬说。

上帝,他原来没有死掉,也没有睡着,他一直都在。

也要感谢王政,28日,我们还在因为他“老子不买账”和“没工夫”的情绪化语言而气愤,而这次,他确实帮了我们。

原来,我们不能放弃祈祷,因为,他真的会眷顾你的无助!

昨天,18:30离开公司,步行去月坛麦乐迪,

路过月坛体育馆,男孩儿们打篮球,女儿们助威呐喊,

阳光已经不再刺眼,有一些微风,微风吹起了我的头发,

20分钟走到月麦,18:50,约的是19:00,看到了月,一个人,毛毛呢?可能来也可能不来了,

房间号我记得是253,我发了短信告诉毛毛房间号,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出现。

月的开场歌曲我没听过,我的开场歌曲是“将爱”,

他的声音真的很像郑钧,唱歌的气质也像,我都没敢唱“路漫漫”,

可惜点歌单里没有“我的愿望”,我也很想能变快乐,我也很想,他妈的能不沮丧,

我点了自认为没人听过的曲目“是否真的爱我”,月居然也会,还唱得不错,只好合唱了!郁闷!

“百年孤寂”也合唱了一把,不过我唱国语,他唱粤语,

最可怕的是他居然可以唱“暗涌”,而且很王菲,于是,我便没敢张嘴。

他想要点燃最后一根烟,被我折断了,于是,他说我唱歌好难听。

说好禁烟的,怎么就这么健忘呢?

快22点的时候,结束了两个人的演唱会,饿了~

沿街有一个粥店,看起来不错,进去,暴吃!

我把附有我灵气的红绳送给了月,因为今年是他的本命年,

月送我了《三只眼》,居然没有第1集,共19本,到20集,他说,第20集并不是剧终,

不是吧,没头没尾,意淫情节吧。

我怀疑是他故意自己留下不给我的,他否认,我信了!

吃饭间,又都是没谱的论调,从两小儿辩日到社会问题,

步行回家,晚上还是有些凉的,到家不到0点。

安~

没有观众的表演,我们都是主角!

2006年03月28日

在没有他以前,信用卡不过是一个消费的工具而已,太死板,也太生硬!

在今年的2月底,招商银行推出了MSN珍藏版迷你信用卡,仅在2006年限时发行。

这个周一,顶着大风,赶快去申请了一张。

以后我就可以有一张卡上有PUNK个性标志的信用卡了,还会拥有4张附属MINI卡。

已经看到了第一张——工作狂,真的是超级可爱!

第二张是“万人迷”,5月、8月、11月陆续登场,一共4张。

从第二张卡开始,你可以参与创意、设计,将自己的作品传到MSN迷你信用卡网页上,网友投票决定最终的卡片图案。

也许,你会拥有一张自己设计的卡片。

四个主人公还有各自的MSN space,活灵活现!

我要开始我的刷卡之路了,嘻刷刷~

2006年03月25日

今天,购置了无线宽带路由器,

现在,我在家也可以无线上网了,并且构建了家庭局域网,

妈妈的本本和我的本本都可以无线了,

终于可以卧在床上上网了,真好!

感谢私人网管!啵一个!

早上有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没理,

一会儿短信就来了,居然是我原公司总经理谢导的女儿,叫我“阿姨”,岁月不饶人啊,

下次见到她,我一定要纠正她叫姐,她今年应该15了吧,我也不确定!

是要咨询买碟的事,想起来了,我还送过她一张DVD——《再见,列宁》。

必定在人家心里是专家,听听她要什么吧。

上来就说要NIRVANA的NEVERMIND,我噻,果真跟我一个路子,

Beatles、Radiohead的The Bends、Edguy、Blur的Parklife,

Edguy我倒是不知道,查了一下,好像昨天去糖果演出了,

十几岁的孩子,也开始听这些了?

看来,3006年的时候,应该也有人听Kurt吧?

靠,不想了,再想就掉进黑洞了,

Kurt旋律今犹在,不见当年我朋克!

我家窗前有一棵树,不是两棵,是杨树不是枣树,

我刚才偶然看到,他发芽了,嫩绿色的,我要是刷了绿漆,应该也是这个颜色吧,

春天来了,新的轮回,

3月是个好季节,不浮躁,9月再浮躁吧,一切都好,只缺烦恼~

周五,3月24日,我们三个人终于面对面了,

到这天,认识2个星期,约在那个我和毛毛相遇的阜成门地铁A出口,

之前,在地铁上,居然碰到了我的大房——杜荣,

其实我一上地铁,在车窗映照的影子里就看到了她的影子,在我身后,但是我觉得回头挺傻的,就没有理会,

如今的我,一头卷发,有色眼镜,特有范儿,

初中的我,扣边短发,一身校服,特学生妹,

她还能认出我吗?

下车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会跟上来,果真,她走到我的身边,冲我微笑,

我表示也认出了她,她还是上学时的样子,现在做了财务,我给了她我的名片,

我们一起走到地铁出口say goodbye,

一眼就看到了毛毛,红色短外套,毛毛式的灿烂微笑,第二眼才看到了她身边的人,是月!

我们准备去云起,路上,我说他们是80年代的小屁孩儿,他们非说我们是同龄人,

我订的沙发座位,刚坐下,月就走向了另一张桌子的美女,点头、握手,做张磊该做的事,

我和毛毛私语,看来不熟,还握手,

月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点完了菜,

毛毛总是喜欢问“谁呀?”我笑说她像我老妈,总是喜欢打探别人的隐私,而我对老妈的回答经常是“你不认识”,

毛毛开始回忆她3月10日的勇敢行为,我说,我要是不告诉你电话呢?她说,再碰到时她还会问,执著!

之前我说“感激别人,要说谢谢”,月学会了,对毛毛说了谢谢,然后握手,

毛毛说,我们这么熟,不应该握手!

“人生啊,大沙漠”是我最近最喜欢说的短语,“我是个自律的摄影师”是月对于所有对话的回答,

我和毛毛低头吃着好吃的,一般不理会月的自言自语,反正太远,我们也听不见,

后来,我说了些挺恶心的话,我记得我说了浪潮存储、多普达,还标榜自己是“高级商务人士”,

月和毛毛学的是计算机,他们知道什么是存储,而月的公司是随身科技,他自然知道多普达,也不算对牛弹琴了,

但是如此的对话,让我觉得很无聊,如背书,

月和王菲一起诵读了“佛说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还哼了几段王菲的歌,我说,实话讲,真的很难听,所以,当他再要哼的时候,毛毛会说,都说了你唱的很难听,你就别唱了,

月要点燃一支烟的时候,我和毛毛齐声反对,而月也号称头一次绅士的放下了烟,

再后来,我们都挺忙,各回各的短信,各接各的电话,我们是朱薇薇、毛蕾和张磊。

毛毛和我坐在一张沙发,旁边桌的朋友过生日,收到了一只黑色的猪,鼻子里可以抽出手纸,

我和毛毛都喜欢,让月去问哪里买的,月去了,“北京公略”,我怎么没见过?

和月握手的女孩儿过来道别,我们随后也离开了,送毛毛回家——教子胡同,我不是北京人,我不认识。

路上我们关于过去关于未来的谈了好多,也关于爱情,关于遗忘,关于记忆,

毛毛面带笑容说很熟悉平安大道,因为前男友在东四有一家鞋店,每周五她都会去,所以,每周都是盼望周五,

不过,他们现在分开了,而那个男人是个跟她无关的人了,她说恨他,后来又说感谢他,

而他们还不可能陌作路人,她的折叠自行车还在他那,

关于她现在的男友,她提起的不多,只知道他们是办公室恋情、像相声演员、经常打6个小时电话,我好像见过,

毛毛只说对她很好,也许够了,也许不够,谁知道呢?

她家门口有一棵好大的树,我要求吻别,她只在空中啵了我一下,我接到了,月说,我和他变成了情敌,

不到12点,总觉得还应该干点什么,切台吧,之前月代表祖国赢了泰国猛男,我也想较量一下,

输的结账,老规矩,10:3,月结的账,

0点之后走回家,进了铁门,到楼门口的拐点,我回头了,已经没有了月的身影~

我们三个相遇的方式挺离奇,但是不妨碍成为朋友!

原文章链接:http://blog.sohu.com/members/michaelphoto/1610914.html?show=1143260659855

人生啊,大-沙-漠!昨天我朋克总这么说。

我是个自律的摄影师!我以此回应。

第二次和我朋克见面,文言一点,就是再见,见者再。

我们的台词,让毛毛着实感到无可奈何,不过我想她现在大概还是乐于静静欣赏我们上演的话剧。我和我朋克你一言我一语的频繁发表不靠谱的高见。我想大概我在这一特殊环境下才有此兴趣表演一样的逗贫而乐此不疲。她亦然吧,也许。

那戏剧是在云起茶餐厅上演的,一小资情调之处,偶尔这么矫情一下也不错,和有意思的人们在一起倒也轻松自在。

在那里还巧遇一故交,小MM一个,小女孩儿。我惊诧,因此想起谁,谁并也因此打电话给我问情况。

人怎么都这样的?口口声声说永远不理的,却总是做出混乱行为。不明白。

或许从前我还会回想试着比较一下我这二十几年最爱我的人是谁,但是现在想想,谁爱我,这东西有那么重要?你在想着她们谁更爱你的时候,她们一定都不爱你。

你爱我不如我爱你。都抱这种态度的话,也许天下太平,乃至世间天,人,阿修罗,乾闼婆等一切大众,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到不知道几点的时候,在我绅士地不知道让服务员换了多少次茶之后,我们走。

我朋克和我两位“帅哥”成功护送毛毛小姑娘回到家中。然后,我迷茫的清醒着指点去切台的方向,她清醒的迷茫着并拿出指南针查看。我朋克不愧是一个地道的摄影师助理~

然后切台,细节略。

然后她回家,然后我回家。一片安详宁静。她昂首走向黑处,没有回头。我很高兴。

爬上N高的楼梯,安详睡去。初梦。

评论 (1) |  引用 (0) |  固定链接 |  类别 (冰和火的碰撞) |  发表于 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