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23日

廖智勇和王莉,在今天,正式宣布:我们结婚了!

大家都尊敬的叫智勇“廖师傅”,因为他是个做吉他的高手,现在这年头也就他还执著的做手工琴了,

4月22日中午出发,傍晚去龙庆峡转了一圈,没有落日,风很大,河边泛着一股西瓜甜甜的味道,

晚上,大家围坐,和我同桌的是一群迷笛的乐手,可以组一个双贝斯乐队了,

吉他手老杨还拿出了自己的澳大利亚马丁琴给大家看,是2004年做的,里面有签名和时间。

他仔细的介绍,每一个部位用的何种材料,琴边还用贝壳镶了轮廓,十分精致,

上次见到老杨还是2003年在乐杰士,他在那里唱歌,现在他还在继续着这种对音乐的坚持!

4月23日早上去旧县转了一圈,县中心十分豪华,清真式的建筑,如城堡一样,

走出中心地带,便充满了荒凉,路遇一丛桃花或者梨花,我不知道,总之就是白色的花,一丛一丛的,

于是我下车,走近她们!

后来又走了盘山路,但是没有走到山顶,原路返回,准备参加婚礼,

马刚放了第一炮,劲儿挺大,

两个人经历了8年,终于走到了一起,也算不易了,

13:30离开龙庆峡归京,16:00多着陆到家,

回来走的101国道,和一群大货共舞,实在不爽,感觉自己是弱势群体,

眼睛实在睁不开,到家便睡了,睁眼就21点了!

2006年04月17日

4月16日也许是一个好日子,

去年的4月16日,参加了刘畅的婚礼,现在她已经怀孕了,11月份就要做妈妈了。

去年的4月16日,夜叉10周年的演出,我没有去看!

今年的4月16日,也是婚礼,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也许是为了旁观,或者是为了跟随,总之就是去了。

又或许,我把它看成了一个活动,我关注这里面的细节,以及如果我做这样活动需要注意什么,

我觉得自己也许并不在场,而那里的一切也与我无关,我旁观着自己的肉体,她没有跳舞,只是存在在那种氛围里而已,

在场的人很多,必定,这是一场喜筵,我心里也在祝福,希望结合的都不要再分开!

我更喜欢喜筵之后的聚餐,长条的桌子,坐满了人,其实都与我无关!

但是,他们之间都有一些奇妙的关联,把彼此连接在一起,坐在这里。

有的是发小,也有初恋的对象,还有两个外国人,两个少不更事的6岁女孩和12岁男孩,一群可以掏心窝的初中同学。

大家谈着过往,一笑置之,那曾经让自己如此执著追求过的,现在也只不过是谈笑的一个话题,

人们也谈着将来,计划着6岁女孩和12岁男孩的姻缘,看着他们打闹,我仿佛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中英文混杂的谈话不时响起,我一言不发,因为我不觉得这里的一切和自己有关,但也不觉得我应该离开,

我看着每一个人的舞姿,美丽动人,而我却无法一起翩翩起舞,也许我只不过是一个欣赏者而已。

我的存在与消失,其实对于在场的各位也无所谓,我让自己隐形起来。

人们聚会,是为了告别!

最后,舞者们谢幕,退场,旁观结束!

2006年04月14日

昨天,第二次去吃了哈根达斯,这次不是为了拍摄冰淇淋的价格,而是因为月说“想吃”,简单又直接的理由,

月说,这是他第三次吃哈根达斯,每次都是惯例的意大利特浓,这次也不例外,

我只吃过一种叫“蒙地卡罗”,现在没有了,于是,选了“凡尔赛情缘”

······教堂钟声响起,公主嫁给了王子。

一场宫廷婚典,结束了奥地利和法国间的战争。

当天的主角,不仅仅是新婚伉俪,法式泡芙以其甜蜜悠润的回味征服了整个欧洲。

源于这场皇室婚典的浪漫灵感,哈根达斯将法式泡芙和冰淇淋的滋味发挥到极限,

一款华丽奢美的冰淇淋将带来味觉的爱恋······

上次是在王府井,这次是在西单君太,

坐在靠玻璃的沙发椅,回头可以看到路人的行色匆匆,

其间我们聊到了“施华洛世奇”,巧了,那两个和他吃过哈根达斯的女孩儿都得到过他送的“施华洛世奇”首饰,

总是有很多标题,让人链接到过去,甚至过去之前的过去,一级一级页面深入进去,也许是深渊或者是什么未知的境地,都不得而知,

他说怪我,让他想起了已经忘记的事情,

其实,只要没有覆盖,不是都还在吗?

2006年04月13日

楼下的星巴克终于装修完了,我已经受够了那油漆颗粒的渲染,

今天,试营业,

本来我想要来一杯阿芙佳朵摩卡星冰乐加奶油的,

但是,咖啡搅拌着油漆的味道一定不怎么样,

于是放弃了,

还好,他回来了,近期也不会再消失了吧?

2006年04月11日

今年的4月8日,老时间,老地点,纪念同一个人!

我以为自己不会再去了,但还是去了!

去年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是为了告别,但是,今年,如何说再见呢?

去年的4月8日是周五,天空下了雨,今年是周六,天空没有太阳,

下午去798晃悠了一下,晚上便去了豪运!

还是21点多到那里,路上听到有人“嘿,嘿”,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的声音,

闻声而去,是胡松和角落的猫,在我的身后。

进去的时候,演出已经开始了,是个不认识的乐队,

忘了什么乐队,翻唱了Dive,很不错!是我听过的翻唱Kurt最好的,我开始沸腾~

AK-47上场了,还是那带有AK-47袖标的绿色衣服,他们好久没有演出了,也换了阵容,

这时候,才真正开始POGO,我也走进了POGO的人群,

有人拍我的头,回头一看是马刚,这厮身边又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于是我们拥抱!

AK-47的演出很棒!久违了!

沙子演出的时候,马刚喊“靠,深刻”,他好像就会这一句,2年前,就是这句。

扭机翻唱了Come As You Are,还唱了新歌《镜子中》听了想要哭泣,最后一首歌我早已经猜到,是《我们来自地下》。

夜叉演出之前,马刚性感的高喊“快点,我受不了了”,然后说“胡松,我爱你,胡松,我要嫁给你!”,这也是2年以前的台词了!

后来,他对身边的MM说起自己在MIDI上学时候的趣闻,我听过至少3遍了,一有新认识的朋友,他就讲这段,他自嘲的笑说,自己年纪大了。

夜叉那首感动我的歌终于知道了名字,叫《让我们跟随》,胡松喊“拿出你们的勇气,拿出你们的力量”,我觉得自己现在既丧失了勇气也没有力量,懦弱的像个病孩子,

胡松的最后一首歌也猜到了——《化粪池》,在无名高地演出那天也是这首结尾,现在,胡松只唱这一首老歌了。

之后还看了再循环,没有感觉。还有一个画了脸,挂着旗的死亡乐队,实在接受不了这种旋律,于是离去。

凌晨2点半走出豪运,带着我最爱的喜力,半瓶,

走到酒吧门口,听到有人呼唤我的名字,还是胡松和角落的猫。

出租车上,我觉得自己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开始蔓延全身,

到家3点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痛哭,也许是幻觉的捉弄与伤害吧,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2006年04月10日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杜甫

4月8日,去了798工厂,为了捧场贵明的作品展,

路过了很多美好,都没有把他们定格,所以,我还会再去,

也许因为不常见,所以,就觉得新鲜;因为不是哪里都有,就看起来脱俗,

就像现代艺术,大多表达的是没人看得懂的情绪,也许只有作者本人明白,

又或许他自己都昏昏,也没想使人昭昭,看不懂的才叫艺术。

月说,有一个他喜欢的空场,我跟随而至,

一道铁门关闭着,但是没有上锁,遍地都是杂草,好像未开垦的处女地,

是废旧的工地?还是制造飞机的工厂?我不知道,也没有探究!

走到桶形绿色金属的旁边,一条很窄的通道,好像通天梯一样,一步一步,只能向前,不能回顾,

走到平台上,还有更高的通道,通向未知的天空,我没有继续攀登,

护栏很矮,还不到我的腰部,于是,便没有了那种安全感,

站在平台上,才发现自己有些恐高,走在铁板上,腿在不自觉的颤抖,

望着前面的路,踟蹰而行,余光可以瞥见那地上的杂草,人也像飘了起来,好像随时会坠地一样,

停下脚步,望向下面,那时,我有一种想要飞翔的感觉,

我想要向更高的天空奔去,我觉得自己不会落地,而是作一只飞翔的鸟,

可惜,我学过物理,知道由于地球的引力,我只会做自由落体运动,最后被大地拥抱,

不知道为什么,即便这样,我也觉得那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因为我挣脱了一切,短暂的飞翔,

往远处张望,也许我站得还不是很高,并没有不畏浮云遮望眼的感觉,也没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

在平台上走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一步一步的走下来,

走到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心里有一种特别踏实的感觉,人也回到了现实!

2006年04月07日

今天,终于看到了我的MSN信用卡,

有PUNK的ID在信用卡上,

从今天开始我的刷卡之路,

先刷“工作狂”,等待“万人迷”~

2006年04月06日

从昨天开始就没有看到她,隔壁的前台——丽,

最后一次见她是在上周五,她对我微笑,

和她最后一次聊天也是在上周五,她说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去看演出了,

这周,她就不见了,病了?辞职了?

每次路过,我都习惯性的望过去,但是不再有她对我微笑!

好久没有自我否定了,今天,又开始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了。

一切都不在掌握,而我也丧失了想要去掌握的欲望,

必须做的事情,我感到憎恶,而想要做的事情,我也无法心无旁骛的去对待,

我感觉自己被撕扯着,无从选择。

停下来,思考一分钟~

必须做的逃不掉,只有清醒面对,

而那些想要做的,只有暂时放下,

很怀念出走的感觉,因为陌生的城市也许还可以看到一点希望,

其实,当它变得不再陌生的时候,还是会面临同样的境地,无法逃脱。

然后,再换一个城市?

文章初成链接:http://bbs.xilu.com/cgi-bin/bbs/viewgoodbbs?forum=door&message=2950&delno=44
文章初成时间:2004/06/02 17:25

以下文字会随时修改调整:

《不见&不散》的拍摄初衷是短片,就像22分钟的《天桥不见了》,
但是,却拍成了《不见》和《不散》两个长片,
《不见》是李康生的导演,而《不散》是蔡明亮的作品。
之前看过蔡明亮的《你那边几点?》,那时的我处在都市的浮躁之中,
影片整个给我的感觉就是——缓慢,甚至让人无法忍受,
蔡明亮的电影确实缓慢,李康生也继承了他的缓慢情绪,

电影开始:
透过鱼缸拍摄一个老人叫孙子小杰吃饭,但是没有人回应,
鱼缸作为我们和老人之间的屏障,有种隔阂的距离感,
这时,镜头接近老人,他在撕报纸,
镜头停止,看到字幕,背景声音是老人撕报纸的声音在继续,

字幕:
不见,也是用了艺术的表现手法,

电影镜头:
孙子小杰在熨自己的校服,
鱼缸里的鱼死了,在鱼缸里还有被撕碎的报纸,在那些报纸的残骸上,你可以看到“另一场瘟疫”的字样,
这也是昭示着电影拍摄的背景时期是SARS时期,
孙子走过公园,把爷爷为他准备的早餐挂在树上,没有回顾······

镜头切换:
公园的厕所,奶奶拉肚子,十分难受的样子,
这也继承的蔡明亮的拍摄特点——厕所的拍摄,
厕所是一个私密的地方,也是个狭小的地方,充分的表现了人们在这样狭小的空间的生活状态,
这时,点出了电影的主题“不见”,奶奶从厕所出来,小奕不见了,奶奶开始寻找,
其实,之前的镜头也表现了“不见”,从小杰开始熨衣服的时候,爷爷就不见了。

之后的,是长达十几分钟的寻找:
在公园的复杂空间里,只有奶奶是职业演员,
这不同于好莱坞的电影设计,周围的没有一个是设计的路人,都是当时进行时的情景,
这时的奶奶是无助的,她询问着路人有没有看到自己的孙子,
而她能表述的信息也不过是“男孩”“3岁了”“穿了件橙色的上衣”
这也表现了,对于身份的验证,不过是他的性别、衣服的颜色、还有年龄,
难道这样的信息,就证明一个人存在?

奶奶到了公园管理中心广播找孙子,十分喜欢这场戏对于镜头的处理:
玻璃门写着公园管理中心,玻璃上印出公园的倒影,
玻璃里面是焦急的奶奶,情绪化的对着话筒大喊小奕的名字,
这种空间二维的处理,我很喜欢,

最后,奶奶去了警察局,
又是一种心灵二维的表现,
奶奶十分焦急说自己的孙子丢了,
而警察的语气却是没有任何感情的询问他的特征和年龄,没有一丝的安慰,
奶奶走了,继续她自顾自的寻找,

这时是长镜头的拍摄,有一半的画面都是绿色的隔道草,
奶奶还是一样的询问路人有没有见到自己的孙子,嘴里念念的也不过是孙子的特征,
而路人,有的还是做着自己的事,有的热心的询问孩子的特征,
这时候,“无助”的情绪被扩大,
不论是奶奶还是热心的路人,对于寻找小奕基本能做得也不过是询问他的特征而已,
无奈的情绪被渲染到了极至,直到奶奶体力透支,倒在地上,

镜头转到厕所:
奶奶回到家里,身体还是不舒服,在厕所打电话,
最幽默的是,她电话找的他的儿子是“李康生”,
但是,却找不到人,于是,奶奶背起装有小奕杂物的蓝色背包,又走出了家门,
这个蓝色的背包是一直跟随奶奶的,

特写屋里的情景:
空荡荡的,有孩子的玩具——机器猫,没有一个人,

镜头切换到另一个平行发生的场景:
小杰离开公园以后,并没有去上学,而是去网吧打游戏,而他玩的便是CS,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机械的换子弹,开枪,
这时的我,仿佛也回到了自己记忆中的那个时间段,
那时,没有上班,整天泡的就是国图和国图对面的地下网吧,
早上九点,国图开门便去占位子,中午在国图的餐厅吃两荤一素的午餐,
下午便泡在网吧打CS,有时候,走出网吧的时候,已经夜里3点,有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镜头里网吧的色调是暗暗的蓝色,而里面的人,也都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的厮杀,

镜头切换回来:
整个屏幕是漂亮的海报,这时,奶奶走过,撕开一角,
你会发现,这漂亮的外衣的背后,不过是废弃的铁皮屋子,
同时,也让我感到了文明背后的污浊,
公园里没有了来往的人群,只有一个小女孩,在独自玩着秋千,
奶奶因为丢了孙子,觉得这个小女孩儿也可能是走失的儿童,
便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女孩回答:“爸爸回来了,又走了。”
这也表现了一种社会现状,很多的“不见”是由于人们的疏忽,

奶奶来到了一个废旧的工地,没有一个人,
也同时也凸现了奶奶的无助和内心的荒凉,
她费劲的爬上土堆,寻找,但是,一无所获,
站在土堆的顶部,看着周围的处境,越来越无助的表情,
之前的寻找还有公园里的人可以询问,而目前的境地,却更加的孤立,
风很大,更加渲染了凄凉,空荡荡的工地很荒凉,
奶奶坐在土堆上,有点崩溃了,这时,她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水来喝,而盛水的居然是小奕的奶瓶,
喜欢导演这个细节的表达,
这表现了奶奶寻找的心态,是希望随时会找到,因此才一直带着小奕随身物品,

镜头又回到网吧,故事还是平行的在进行:
还是幽蓝色调,一个中年男子在刷牙,表达了他在这里整整一夜,这时,一个人走进来上厕所,
喜欢这种冲突的表现,
同时,也表现了社会上一群人的生活状态,网吧就是他们的家,
刷完牙,中年男子回到座位,在小杰的旁边,他们没有语言的交流,
但是,你会看到他们的交流是通过电脑,
而小杰也说自己的爷爷死了,表现了他对家人的漠不关心,同时也揭示了社会家庭的冷漠现状,

镜头切回来,是有“大视野”的街道,
爱死了这种表现手法,记得自己也拍过“大视野”,
这种情境很市井,很街道,只有在北京的胡同里,才会偶尔看到,
不过,在地铁王府井站,你也会看到“大视野”,
这时的背景声音是烦人的,像念经一样的叫卖声,让人跟着烦躁,
但是,突然一个声音的夹杂,“小奕,你的阿妈在找你”
太棒了,这样声音的夹杂也显出了社会人与人之间冷漠中的温情,

镜头又回到了网吧的厕所:
小杰在打电话,他的语言和措辞,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
走出来,小杰和那个中年男子吃泡面,中年男子往小杰的碗里夹现料,
这一个细节的拍摄,也显出了陌生人之间近似于家人的温情,
在吃泡面的同时,中年男子十分难受、痛苦,这也是为了后来他猝死的铺垫,
中年男子吃完面,慢慢的离去,身后是在玩CS的人们,还有那暗暗的蓝,
他走到过道,吹着风扇,望着外面,这里,也渲染了那种隔阂的情绪,

镜头回来:
奶奶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仿佛也听到了希望,闻声而去,
却不是小奕~

镜头回到网吧:
中年男子手里捧着两碗东西,这个细节表现了,他对小杰的关心,
但是,他开始难受,最后,倒地不起,猝死在网吧的门口,
这时的情绪,很灰,但是,又很现实,这样的死亡,也许每天都在发生,只不过,我们一无所知,
屋里,小杰不知道中年男子的死亡,就像我们对于他的一无所知一样,
这时的细节,
小杰捡起中年男子掉在地上的衣服,叠好,放好,
再一次表达了在共处的环境中,陌生人之间的关心,
小杰离开网吧去买烧鸭,这时,平行的人物第一次交汇,
奶奶没有排队抢先买了小杰的烧鸭,是为了给自己的丈夫,

小杰回到家里,楼梯间都是撕碎的报纸,家里也是,
电视没有关,播放的是关于SARS的报道,再一次点明了当时的时间背景,

奶奶到了忠灵祠,这时,我们知道她的丈夫已经不在人世,
她所求助的也不过是丈夫的亡灵,她的孤立的情绪被扩大,
但是,她找不到入口,
这时的镜头,是装满亡灵的屋子,有些昏暗,透过玻璃,外面是奶奶焦急地寻找入口,
这里又表现了隔阂,是生与死的隔阂,
最后,整个画面大部分是一排排的骨灰存放的柜子,
只有一个很小的空间镜头,在窗户的一个缝隙,奶奶在屋外开始生火,
然后,是长篇的哭诉,喜欢这里火光和烟的运用,
哭诉中也表现了社会的现状:老年人口的依靠,不过是养育孙子,孙子不见了,老人也仿佛失去了活下去的剩余价值,
哭诉之后,也缓解了一部分的压抑,而奶奶也从对孙子丢失的焦急转移到了对丈夫的怀念,
她说:“一个人的生活,真的好寂寞。”
这里又一次扩大了老人的无助,最后唯一可以依靠的也只不过是死去丈夫的亡灵,

接下来的镜头简直是一个突破:
特写小杰的眼睛,眼睛里是他正在玩的电玩游戏的厮杀景象,
也表达了电玩对于小杰灵魂的占据,
生活的全部内容,就是网吧玩游戏,回家还是玩游戏,
当代少年的心理,只剩下虚构的电玩空间,
这时电玩的情景充满了画面,而小杰也不过是上面的一个黑影,
再一次渲染了电玩在少年心中的位置,

然后,是公园的夜景:
小杰喝着可口可乐在玩水,这是蔡明亮电影的又一个继承——水,
此时的他,完全没有觉察到爷爷的“不见”,
到了公园的厕所,这里,是场景的回归,这里也是之前奶奶丢失小奕之前来的公园厕所,
小杰听到了撕报纸的声音,这时,他才意识到爷爷的存在,对着门喊“爷爷”,但是没有回答,
小杰走到厕所门口,这时的镜头右边,看到一个寻狗的启示,很清晰的两个字“寻找”,
这是又一次点题“不见”,动物的不见,
厕所里的人出来,原来撕报纸的声音来自一个街头游民,

又是一次场景的回归,
游民拿走了小杰挂在树上的爷爷给他买的早餐,
这时的镜头处理得很美,平常的公园的回廊在镜头前显得很漂亮,
镜头拉近,是游民在吃别人不要的东西,
镜头平移,在他的身后坐着的正是小杰,
镜头转换,从小杰的角度,看着游民的背影,仿佛也顿悟了什么一样,
最后,镜头结束于地上的垃圾,是人们丢弃的豆浆,

然后,两个平行故事的人物第二次交叉,
奶奶出现在小杰的面前,手里拿着奶瓶,还有小奕的照片,询问小杰有没有见到自己的孙子,
这样的询问,也使小杰觉察到爷爷的走失,开始大呼爷爷,寻找,
奶奶跟随着小杰,仿佛两个人一起寻找才可以看到希望,

又一次的镜头的回归,
工地,也是白天奶奶寻找孙子的工地,还有那个有漂亮海报外表的铁皮屋,
这次,镜头移到里面,空荡荡的,
两个人走进铁皮围绕的空场,蹲坐,面前有一个水塘,映出了两个人无奈的情绪,
这时,两个身影出现,一个是爷爷、一个是小奕,两个人拉着手,一副很悠闲的样子,

镜头拉远,俯瞰,这个镜头太有深度了:
空间尽在咫尺,
铁皮墙里面是奶奶和小杰蹲坐在水塘旁,
铁皮墙外面是爷爷和小奕快乐的步伐,
他们如此的接近,却又如此的远离,
爷爷和小奕慢慢的走进奶奶和小杰蹲坐的地方,
然后,又慢慢的远离,
又是一种隔阂的表现,这时的介质是铁皮墙。

背景音乐起,是《泥娃娃》的旋律,
黑幕,电影结束~
字幕:献给天上的父亲——李康生

整个电影的主题——不见,而结尾也是擦肩而过,也是没有找到,
不见的意义很多:不见面,见不到,
里面人物的平行还有交叉,处理的近乎完美,
奶奶的焦急和小杰的冷漠又是鲜明的对比,
生活中这样两个完全不相关的人,又联系在一起,
让人感觉很自然,不生硬,

奶奶在公园寻找的那场戏,很漫长,
但是,我却好像冲破了屏幕,变成了奶奶身边的一个公园里的人,
在旁观他的寻找,然后,和他一起着急,
心里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也许是导演给了观众和情节交流的空间吧。

生活中,“不见”无处不在,也许是一个人,或是一种情绪、一段感情,
而这些不见,也许是失去了,又或许是因为某种隔阂导致视而不见,
你寻找了吗?也许你可以找到,也许就样失之交臂了!

不见的时候也许我们才开始想念,才开始后悔没有珍惜,
而最可怕的是,你往往不知道为什么许多美好的事物会忽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