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 决定 怒放

2006年6月24日,傍晚,狂风大作,山雨欲来风满楼,
晚上无名高地有夜叉的演出,本来不打算去了,
看到要下雨了,反而有一种想要被浇灌的冲动,
出门,正赶上雨最大的时候,被淋透了,
演出19点开始,夜叉21点上场~

等待 夜叉 5个小时

20点就到了无名高地,人不是很多,我去了二楼,
饿了,点了套餐,黑乎乎的看不清是什么,只记得有广东香肠,
咖啡因的主唱声音很空灵、五四我不太认识,还有什么进化机制,
21点到了,夜叉还没有上场,只看到黄涛在楼下晃悠了几下,
21:40,胡松短信问“现在第几个啊?”他说他们是第5个,
演了5个了,第6个还不是夜叉,
23:23,胡松短信“很抱欠(歉)的通知你,还有2个后才是我们,我也惊了”
除了等待,还有什么?
为什么身处喧闹却感到孤独?
因为灵魂没有归处?因为失掉了什么?因为周围的人不在心里,心里的人又不在身边?
2006年6月25日,凌晨1点,夜叉上场,
第一首《化粪池》,近期的演出,夜叉除了《化粪池》不唱老歌,
那首《我们愿意跟随》,听着还是想要落泪~

POACHERS Kurt 戏果 长岛冰茶

2:00离开了无名高地,无意识的来到了POACHERS,
2:30了,那里还要买票,人不是很多,我拿了喜力,还是去楼上我常呆的角落,
2:55时,居然听到了Smells Like Teen Spirit
3:30,一陌生男子走上来问我是不是一个人
3:35,一句“我喜欢这里的女DJ”让陌生男子离去
3:40,去了WC回来,买了长岛冰茶,外带
3:45,灯火突明,结尾曲《不留》

Melody 个唱 4个小时

4:00,到达月麦,有迷你吗?房间号251
我也《不留》,处女唱
自顾自的唱了4个小时,状态极佳,喝完了外带的长岛冰茶,
忘了几点,CE进来,这都可以找到?上帝眷顾我这个孤独的生灵?
8:00,把点的歌都唱完了,
走出门口,天亮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