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31日

今年的第一个七夕是7月31日,周一,

快下班的时候,收到妈妈的短信,问我中国情人节有没有人约,显然是没有!

爸爸请妈妈吃饭,过七夕,我作陪,吃的挺饱挺开心,肚子都圆了。

错过了一个七夕,却不用等到明年,因为今年是润七月,有两个七夕,

号称38年才一次,不易,再过38年的时候,不知道我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

第二个七夕也刚刚过去,是8月30日,周三,

本来我都忘了,还是在29日妈妈问我“明天七夕回来吃饭吗?”我想了想说“应该吧”,

之所以没有肯定的回答,是因为总觉得应该能有点什么事,就不回家吃饭了。

一天除了忙碌,却终究还是没有遇到什么事,让我能够不回家吃饭。

下班了,一个人走在街上,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七夕啊,是不是应该奖励自己点什么呢?

逛了许久,还是空手而归,吃饭,看连续剧,然后看碟,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

终于把两个七夕都耗过去了,再相会,就真的要等明年了。

人有时候很奇怪,总要把平常的日子挑出几天,作为特殊的纪念,

而在这些特殊的日子,好像就一定要和不一样的人一起,用别样的方式度过,才算对得起自己。

我也希望过,幻想过,设计过,最终还是空蒙。

无欲则刚!

当一个人什么都不需要的时候,给他任何东西都是多余的,

其实,他想要的时候,也没什么人给他!

2006年08月27日

和去年的时间一样,在这个时刻,又开始犯我的过敏性鼻炎,

周五,公司组织去十渡,住在一个叫“普渡山庄”的山间别墅,看上去很美,

我健步上楼,选了3层的单人间,房间空空的,除了一张双人床,啥也没有,

周围都是山,看不到人烟,晚上还真挺慎人的,

景色很美,空气新鲜,只可惜蚊虫太多,被蚊虫包围的有些浪漫不起来。

万利达的卡拉OK,音响效果极差,但是,还是可以一群人high到凌晨,

早上起来,看到窗子上都是蚊虫的尸体,遍地也都是黑色的死尸。

次日,开始惯例的爬山,号称那里是拍摄《萧十一郎》的外景地,没看过,不知道是什么东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不适,所以,也开心不起来,反而有些想要赶快回到喧嚣的城里,

我第一次划了竹筏,这是我认为这次出游最有意思的环节,

午饭后终于返城了,回到家里,才觉得舒服了几分,便再也不想出去,

今天,几乎睡了一天,睁眼看到猪猪,眨着双眼皮的大眼睛望着我!

2006年08月07日

最近发现很多情绪一掠而过,却没有记录的冲动,就这样错过吧,

记忆也许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记忆所以想起,不如随风,

必定,每一个明天都是新的,

想起了《如果·爱》的歌词“现在有多近,未来有多远,回忆有多重,现在有多倦”

《走过的》真的可以记录所有那些被剪掉的片断吗?被剪掉的片断有多少是剪错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