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3日

那天,爸爸告诉我,他看凤凰卫视里说798工厂将要被拆掉,之后重新建立一个艺术区。

现在,798基本已经成了“艺术”的代名词,如果消失了,那些弥留的灵魂将无家可归,

当一个地方已经成就了一种氛围之后,换个地点重新建立也不可能还是原来的味道,

秀水已经不是当初的秀水,三里屯南街也不复存在了,

听说三里屯北街也要拆掉~

当那些记忆里美好的东西都被一一拆掉之后,再建立起来的无论多么完善也无法恢复当初的心情~

今天整理电脑里那些年久未听的歌曲,又一次听到了Run To You,
居然还找到了中文版,是杜德伟唱的《脱掉》,
2001年,BANANA还在蓝岛的时候,经常在零点之后去,
为的就是听这首Run To You,喜欢前面的BASS solo,
而在这之前一般都会泡在三里屯北街64号的DAY OFF,
几次去三里屯,路过DAY OFF都不再有进去的欲望,也许是因为遗失了那些同行的人,
不知道那里是不是还在放着Kiss Kiss?
人们是不是还站在桌子上甩头发?

恶魔又是好久没有联系了,他结婚了;姜磊也结婚了,尚程好像只有在生日的时候才问候了,邓冲不知人在何方······

那些存在过的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
只有当耳边再次响起Run To You的时候,才依稀仿佛记得那些逝去的日子!

《脱掉》

yeah 2004 summer time baby
hit it yo 121234
外套脱掉脱掉外套脱掉
上衣脱掉脱掉上衣脱掉
面具脱掉脱掉龟毛脱掉脱掉
通通脱掉脱掉
脱!脱!脱!脱!

hey yeah
穿上保护色还自以为有看头
想要有点搞头怎么老是觉得很笨重

再也看不下去别怪人口太多那是心事重重
空气污浊有人太过臃肿

了了吧就是想得太多又卡住头
差点要本性流露就不要赢过头

七情六欲仁义道德谁不是天生就有
yeah baby yeah baby
全脱掉换一套就地开窍

我们穿了太多烦恼热到自己受不了
脾气总会莫名其妙冒烟又傻笑
你辛苦我辛苦何必那么苦

yeah baby yeah baby
规矩太多一起脱掉有搞头一起飙
浑身上下清爽畅凉快活着多美好
你知道你想要那样才翘

this aln’t about sex
it’s about love
and if you can feel it
let me hear you say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通通脱掉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外套脱掉脱掉外套脱掉
上衣脱掉脱掉上衣脱掉
面具脱掉脱掉龟毛脱掉脱掉
通通脱掉脱掉
脱!脱!脱!脱!

有冲动没行动那就什么都白搞
没问题干脆我们来分工合作

谁要点那把火谁要火上加油
场子热了谁都不要躲干脆假戏真做

跳进来搅和给你机会放纵
拜讬大家不要败再没事穿太多

123脱得精光锻炼身体有突破
yeah baby ~ i went you …(i need you)
i went you ~ i need you

我们穿了太多烦恼热到自己受不了
脾气总会莫名其妙冒烟又傻笑
你辛苦我辛苦何必那么苦

yeah baby yeah baby
规矩太多一起脱掉有搞头一起飙
浑身上下清爽凉快活着多美好
你知道你想要那样才翘

ha~~~
i don’t know about you
but i’m felling good
and if you can feel it too
just show me what you got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通通脱掉脱掉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外套脱掉脱掉外套脱掉
上衣脱掉脱掉上衣脱掉
面具脱掉脱掉龟毛脱掉脱掉
通通脱掉脱掉
脱!脱!脱!脱!

2006年10月12日

我把自己关起来只留下一个阳台 
每当天黑推开窗我对着夜幕发呆 
看着往事一幕一幕 
再次演出你我的爱 
我把电视机打开听着别人的对白 
也许那些故事可以给我一个交代 
你要的爱我学不来 
眼睁睁看情变坏人怔怔看情感概 
不能给你未来我还你现在 
安静结束也是另一种对待 
当眼泪流下来伤已超载 
分开也是另一种明白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不要一张双人床中间隔着一片海 
感情的污点就留给时间慢慢漂白 
把爱收进胸前左边口袋 
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不想用言语拉扯所以选择不责怪 
感情就像候车月台有人走有人来 
我的心是一个站牌写着等待 

我把收音机打开听着别人的失败 
啃咽的声音仿佛诉说着相同悲哀 
你的依赖还在胸怀 
我无法轻易推开我无法随便走开 
感情中专心的人容易被伤害

2006年10月09日

早上,坐地铁,路上还想起了毛毛,

走下楼梯,迎面走过来的人很多,来不及看清每一张面孔,

这时,一个人跑过来,出现在我的眼前,是毛毛,如此的相遇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一次的相遇可以错过,多次的相遇就是注定了吧。

刚才,好久没联系的82版汪峰突然说,早上看到我了,因为看到我和毛毛谈话才没有走近,

和他的相识更离奇,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的MSN,莫名其妙的就在街上认出了我,

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认识了!

像这样的早晨,同时遇到他们两个,也不是第一次了!

2006年10月05日

初夜,她的灵魂缺席,形式主义的交合,却没有让她失去自己,

初恋,她的肉体桎梏,也许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爱的彻底,仿佛是怕伤了自己,

保留了一些自以为宝贵的东西,幻想着在某个应该发生的夜晚奉献自己,

最后,还是不负责任的把第一滴血交给了机器,

如此的灵肉分离实际上是在折磨自己,

两样,她都不想放弃!

纠缠、撕扯、挣扎、粉碎、放弃······

她让别人伤痕累累,自己也矛盾不已,

前几天,她告诉我,终于知道了自己要的是什么,

和那初夜的男子甜甜密密,这时灵肉合一,成就了完整的自己!

这时,

2006年10月03日

就在刚才,居然翻出了2006年1月23日的视频,

又一次看到了张晨在《唉呀》的音乐声中起舞,

如此的自我,如此的陶醉,如此的美丽动人,

记得那天夜里,我们一个房间,我答应会为她写一首诗,

我想,那夜,我爱上了她,而那首诗却始终没有落笔,

现在想来,好像有好久没有见到她了,居然想要哭泣,

不再有人在我身边不停的说“去你的”,我也好久没有叫她“橡皮擦”了,

也没有人天天跟着我,吃午饭,谈心事······

我只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也许这样已经足够了吧!

2006年10月02日

红酒

一个女孩

初冬的阴霾的小镇

她从遥远的铁轨上走来

11月23日的弗拉门戈来不及悲伤

阿尔汉布拉宫尝试着张灯结彩

超市里的手油向着美人儿眺望

美人儿在凝望牵她手的人

一条小狗在疑惑地嗅查着

是红酒的滋味,还是

在小贩的叫卖声中荡漾的爱情 

2003年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