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6日

凌晨,0:35,在东岸,听到了久违的《日出一样的温柔》,

第一次听是在CD,好像是2002年的时候吧,开始便爱上了那节奏,

第二次听到是在POACHERS,那一年是2003年,

之后再也没有听到过,但是余味一直环绕左右,

今日,在东岸,当熟悉的前奏再次响起的时候,仿佛也唤起了自己的某种情绪,

用笔记本录下了那现场的旋律~

……长岛冰茶没有POACHERS的烈,却也能带来几分晕眩……

……圣诞节,莫瑞诺MORENO就要回意大利了,再回来的时候,应该是春天了……

2006年12月03日

艺术创作的最大好处就是,

当时间老人想要来偷走我们的生命时,我们可以带着近乎坏笑的神情,

因为最好的我们已经安全的转移到自己的作品中了!

我在书店看到一本书,书名很吸引人,

卷首语里表达的情绪,仿佛是我内心的低语,

我爱上了这本书,于是每天翻看,仿佛这是一种精神的寄托,

在读他的过程中,我不想看得太快,

害怕失去这种灵魂共振的过程,而又堕入无尽的空虚,

一本书总有读完的时候,美丽的是阅读的过程,

当看到终结篇的时候,有些不舍,

放在那里吧,还是永远不要知道结局的好,

过了几天,重新翻阅,把最后几页看完,终于看到了结局,

不是我想象的,也不是我希望的,

我希望的结局是什么呢?其实我也不知道,

而作者本就不是我,这结局也与我无关!

重新翻到卷首语,那些吸引我的语句,仿佛也不再唤起我的共鸣,

只能记起零星的几点小感动,但也不再如惊涛骇浪般震撼,

我开始思索,是不是开始就不应该读下去呢,

应该保留着那卷首给我带来的心灵的愉悦,而不应该与他共舞,

现在,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在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