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1月20日

I would never bother you
我从不想打扰你

I would never promise to
我从不愿做下许诺

I will never follow you
我永远都不能陪着你了

I will never bother you
我也永远都不会打扰你了

Never say a word again
(我)再也不会说一个字

I will crawl away for good
I will move away from here
我会永远地,爬着…从这里消失

You wont be afraid of fear
你将不会再害怕恐惧

If I was put into this
再去想这事情已没有任何意义(再投入也没有任何意义)

I always knew it would come to this
我知道这结果总是会来的…

Things have never been so swell
从未有过如此让人兴奋的事

And I have never failed to feel
我的感觉从未错过

Pain…
痛苦…

Pain…
痛苦…

Pain…
痛苦…

You know you’re right
你知道你是对的

You know you’re right
你知道你是对的

You know you’re right
你知道你是对的

I’m so warm and calm inside
我的内心现在是如此的安静和温暖

I no longer have to hide
我不必再隐藏了

Lets talk about someone else
让我们来说说别的人吧

Steaming soup against her mouth
蒸气, 不久就开始消退了

Nothing really bothers her
什么事都不能真正地影响到她

She just wants to love herself
她只爱她自己

I will move away from here
我将从这里消失

You wont be afraid of fear
你将不会再害怕恐惧

No thought was put into this
再去想这事情已没有任何意义(再投入也没有任何意义)

I always knew it would come to this
我知道这事总是会来的

Things have never been so swell
从未有过如此让人兴奋的事

I have never felt so well
而且我从未感觉如此的美妙

Pain…
痛苦… (x5)

You know you’re right
你知道你是对的(x12)

You know your rights
你知道你的权利(x4)

Pain…
痛苦…

 

我听这种音乐的时候最爱你最爱你
我听这种音乐的时候最爱你最爱你
上天实现了我的心愿
我听这种音乐的时候最爱你最爱你
音乐和你都是我呼吸的空气的空气
有了音乐有了你我才能呼吸能呼吸
既然实现了我的心愿
我要和你和音乐永远在一起在一起

瞬间在那银河天之间
路边留下了你的心愿
眼前穿梭过我的画面
天边有人说他很想念
谁会来来我把就路走远
谁会再离开

2007年01月16日

(一)

细数窗前的雨滴,细数门前的落叶,
晚风啊~化为一句一句的低语:
聚也依依,散也依依。
倾听海浪的呼吸,倾听杜鹃的轻啼,
晨风啊~化为一句一句的低语:
魂也依依,梦也依依。

(二)

也曾数窗前的雨滴,也曾数门前的落叶,
数不清的是爱的轨迹,
聚也依依,散也依依。
也曾听海浪的呼吸,也曾听杜鹃的轻啼,
听不清的是爱的低语,
魂也依依,梦也依依。
也曾问流水的消息,也曾问白云的去处,
问不清的是爱的情绪,
见也依依,别也依依!
聚散两依依,依依又依依,
过去已过去,未来可期!
别再把心中的门儿紧紧关闭,
且开怀欢笑,莫迟疑!

2007年01月06日

这本书还是2003年6月30日在南京的时候,郁舟送给我的,

那天,我第一次见到郁舟,到今天也是唯一的一次,

他说那次去南京是为了我,因为想要见到我,他送了我两本书,

一本是他自己的文集,一本就是《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选这本给我,后来才觉得他有点像文中的我,

一个已婚的男人,有一个女儿和一个爱自己的妻子……

村上的书中,总有超过两个的女人在我的周围,

一个是我想要的,一个是属于我的,好像从来这两个人都不能重叠,

其他要不就是错过的,也许是伤害过的,或者是睡过的,

我想要的那个,总是瞬间属于我之后又离我而去,

而她总是来得很自然,不知道从哪里飘来,而走的也特别随意,好像本就该离去,

虚幻与空灵之中带出沉重的现实感和深切的生命体验,

通过扮演“无”的传达者而探求生之意义,

也许写作的时候本就设计好了悄悄话,讲给某一位朋友听,理解的人自然理解,

现实是非现实的,非现实的同时又是现实的,

国境以南是哪里?墨西哥或者是其他的更远的地方……

每一个希望也许都是绝境,而每一个绝境中都能看到希望,

只要坚定信念!

今天,终于看完了《越狱》第一季,本来不想看这种永远没有结局的故事,

在元旦的时候,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因为觉得缺点什么,

本来想先看4400的,听说已经出到了第三季,所以就放弃了,

看过《24小时》之后便知道美国连续剧中每一个结局都不是最终的结局,总会有一季又一季的推出,

虽然你知道被导演设计了,但是,还是情愿一直被他一直锁住,走进他的圈套,

明天的结局没有人知道,有些人一定会死,而有些人必须活着来迎接第二季的故事,

损坏的水管被修好,纹在身上的地图不见了,还是警察知道了你的计划……

所有的一切都在破坏你的计划,使你无法再按照计划好的行事,必须寻找新的方法,

最后的希望,也许你交给了上帝或者一个女人,

赌一个人的感情是最不靠谱的事,也是最靠谱的事,

最后,也许你会赢也许不会,

她爱你,你就赢了,而如果不,你就会失掉全部,还有其他9个人的性命,

你赢了,最后落下5个人,还有5个在一起,

看到的是逃亡的背影,而结局要看第二季才知道!

2007年01月04日

最近,过得出奇的正常,按时上下班,

到家看一张碟,看几页书,不去思考,也无事可想,

今天中午,去了对外经贸大,想要找个学科重新感受一下上学的感觉,没有报上名,秋季再说吧,

忍了很久,还是开始看《越狱》,仿佛是一种心灵的寄托,每天都等待着一个结局或者真相,

现在,每每下午开始脑热,连续4天头疼,仿佛习惯了,也木然了,它疼证明它存在,

手机关了开开了关,发现了一个原理,

那就是你关机是为了不被打扰,而当发现真的没人打扰的时候,才发现也许关机的行为本身就是为了有人打扰!

当你避开人群独处的时候,才发现不是你避开了人群,而是你本就孤独一人~

她让我恐惧却又充满诱惑,我叫她“黑洞”,

好像是从小学开始,我就知道她的存在,在我的左右,等待着我掉进去,

大部分时候,我不去想她,也不去看她,但我知道,她一直都在,

当我在洞口徘徊的时候,她便把我吸进深渊,

我悬在空中,看不到天,也摸不到地,

最终,我还是回到我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