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8月25日

在深夜听着Govi的吉他曲,真的是一种很享受的享受,

Torero,我从来没有在意这首曲子的名字,今天用雅虎字典查了一下,

是名词——徒步的斗牛士,

让人想要落泪的美丽!

又听起了《琵琶语》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主题曲,很好听!
好像她有种能让人平静的魔力,忘记自己所处的世界、纷乱的生活、无尽的困扰、乃至一切的一切……
只有自己~
你具备某种能力,但不是你喜欢的方式,
忘记自己,用这种能力卑微的生存,同时也厌倦着自己,
空房间、敲门声、走出去、身处繁华、迷失自己、走回来、关上门、不再有任何声响,
也许应该静静的睡去如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一样。
2007年08月05日

十年前,仿佛也是个夏天,莫名其妙的就分开了,

那还是个写信的年代,后来,收到一封信,只记得有这样一句“我不想失去你,失去一生的幸福”

一生有多长呢?谁又属于谁呢?幸福如何定义呢?

十年之后,还可以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怎么如此就十年了呢?

算24的游戏、来回走了几年的同一条路、大白兔奶糖、一千只纸鹤……

十年之后,

也许,生日的时候不再记得彼此问候,

也许,路上偶尔碰到也不再说嗨,

也许,忘了彼此的样子,

太多的也许,也许都没有答案,

或者,还可以拥吻,

或者,还可以随便的说出我爱你,

或者,还可以在一起,

太多的或者,或者都不会实现,

被臆想折磨着大脑,分不清梦幻与现实,

也许一切都不曾发生,不过是旧路引起我的错觉,

也许一切都已经发生过,但我已习惯了不再流泪~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 我不会发现我难受

怎么说出口 也不过是分手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 牵牵手就像旅游

成千上万个门口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泪 不是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