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8日

文章首发于: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07289c01000cd2.html

刚从单向街回来,去看了张战庆的纪录片《石头在歌唱》,
也许是……关于汪峰、关于摇滚乐,只是也许而已,
因为我没有看到真正的汪峰,没有看到真正的摇滚乐,
而所谓的配角:
二手呐喊的“大哥你玩摇滚你玩了有啥用?”
谢天笑的“你是诱奸我是卖淫”
甚至峰网的创始人,现在是谢天笑得经纪人,
还有郑钧、胡松和汪峰的孩子
……
他们都显得那么真实,而唯独汪峰,我觉得不太像他,
2002年5月1日那个形象的汪峰看起来比较熟悉,
他说5年后,他会是最火的,现在正好是2007年,他说中了,
他有奥运三部曲:《勇敢的心》、《怒放的生命》、《飞的更高》
香港的音乐人认为汪峰有助于和谐社会的发展,
而峰网的版主觉得,汪峰飞得太高了,以至于飞到了他抓不到的位置。
我很喜欢汪峰,《鲍家街43号》和《风暴来临》是我最喜欢的两张专辑,
《爱是一个幸福的子弹》和《花火》我也买了,
也有几段我喜欢的旋律,《飞的更高》开始,我就没有再买过汪峰的专辑,
只拷贝过MP3,《飞的更高》那张专辑我个人只喜欢《门开了》,
其实其他的歌曲也不难听,但是就是无法触动我的心灵,
也许是我鉴赏的问题或者什么别的吧。
回到这个张老师的纪录片,好像说本来是作为汪峰新专辑的附赠品,
但是后来新公司不买账了,所以,也只能小范围放映了。
我觉得对于影片中汪峰的感觉来讲,很多时候不是纪录,而是演艺,
而那些和他有关的周围的人,感觉却是纪录了一些真实的东西,
我也挺喜欢谢天笑和郑钧,也经常看到谢天笑坐在MAO的门口喝瓶啤,脸微红,
我是谢天笑的“铁托”,却是汪峰的“歌迷”,
老谢觉得汪峰的台风太“软”,应该多一些扔麦克等“硬”的作风,
而汪峰用很书面语的的话语评价了老谢的音乐比以前更“讲究”了,
不管怎么说,我很喜欢这个80分钟的未发行的小东西,
也希望某一天可以在公开的音像店买到并收藏。
现在在电视台里经常看到汪峰,
看到他和一群运动员把《飞的更高》当卡拉歌曲唱的时候,有些心酸,
他只唱了开头,世界冠军们便开始用他们自己理解的方式继续歌唱,
之后便再没有听到汪峰的声音,
当歌曲本身高于歌手价值的时候其实也挺可怕的,
不是因为经典而被人翻唱,而是因为他够大众的品味和接受能力,
甚至没人知道这是汪峰的《飞的更高》,而只知道这是《飞的更高》而已,
觉得他的旋律和歌词适合某一个场景,然后为了尊重他的原唱而找来了创作这首歌的人,
他是不是汪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被大众接受的旋律,就像当年的《心太软》。
其实,一首歌让什么阶层的人都喜欢并不容易,而汪峰可以做到也是个不错的事情,
也许我还是喜欢一种小众的乐趣和孤独中的欢笑吧。
和汪峰最近距离的接触是2007年环塔汽车拉力赛的发布会,我们请了汪峰,
我为可以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而激动不已,
他是个特别认真的艺人,提前到场并跟我们一起彩排、试唱,
我们本计划是“假唱”的,但是汪峰坚持要自己唱,
还嘱咐我提前5分钟,给他麦克并带他到他出场的位置等候,
那天,他唱的是《怒放的生命》,在场的人据我所知没有人是他的歌迷,
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知道他是名人,只不过没有听过他《飞的更高》之前的歌而已,
也有些人议论,这就是那个唱《飞的更高》的人,
如果我是歌手,不为歌迷而演唱是一件挺痛苦的事,
因为在那种境况下,你不过是一个环节而已,没有人真正在听你的音乐,
那天,我在台下,眼睛湿了,
我不明白是怎样复杂的情绪让我如此?
汪峰在北展演出的那次,只有当摘下茶色眼镜唱《小鸟》和《晚安北京》的时候,
我才认出这是我喜欢的汪峰,那个充满无奈、孤独和尘土情绪的他,
汪峰要飞到哪里?我不知道!飞得太高了就飞出了我的可视范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