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6月25日

人们的“偏执”还表现在对于往昔喜爱过的人物的专心致志的怀念

但是,世界在变,貌似始终如一的自己其实也在变化

——多年以后,

当与被怀念者再次相遇,

我们竟悲哀地发现,

所怀念的那个人已经不再是那个人,

他消失不见了,

不知是他成为了另外一个人还是自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在幽暗中长久地冥冥期待的那个人,

他出现的那一刻,

竟成为了在我们心目中消逝的一刻。

 

2007年05月20日

我是一朵柳絮  

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  

因为父母过早地将我遗弃  

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  

不要问我的家在哪里  

愿春风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  

我要给大海的角落带去春的消息

2006年06月02日

作者:刘韧

1、低质量的拥戴,能反衬出被拥戴者的虚弱。
2、最猛烈的谩骂,能反映出,被真的戳到了痛处。
3、小心作者的立场,剥去的他的立场和偏好,看事实。
4、将个别帖子,放到更长时间跨度上去看,放到整个业界中去看,放到公司竞争的格局中去看。
5、“历史碎片法”是逼近真实最好的办法,现实是如此的混乱,只能靠混乱地碎片去逼近它。

现实是如此地没有逻辑,逻辑清晰的现实多是被制造出来的现实。

2006年03月25日

原文章链接:http://blog.sohu.com/members/michaelphoto/1610914.html?show=1143260659855

人生啊,大-沙-漠!昨天我朋克总这么说。

我是个自律的摄影师!我以此回应。

第二次和我朋克见面,文言一点,就是再见,见者再。

我们的台词,让毛毛着实感到无可奈何,不过我想她现在大概还是乐于静静欣赏我们上演的话剧。我和我朋克你一言我一语的频繁发表不靠谱的高见。我想大概我在这一特殊环境下才有此兴趣表演一样的逗贫而乐此不疲。她亦然吧,也许。

那戏剧是在云起茶餐厅上演的,一小资情调之处,偶尔这么矫情一下也不错,和有意思的人们在一起倒也轻松自在。

在那里还巧遇一故交,小MM一个,小女孩儿。我惊诧,因此想起谁,谁并也因此打电话给我问情况。

人怎么都这样的?口口声声说永远不理的,却总是做出混乱行为。不明白。

或许从前我还会回想试着比较一下我这二十几年最爱我的人是谁,但是现在想想,谁爱我,这东西有那么重要?你在想着她们谁更爱你的时候,她们一定都不爱你。

你爱我不如我爱你。都抱这种态度的话,也许天下太平,乃至世间天,人,阿修罗,乾闼婆等一切大众,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到不知道几点的时候,在我绅士地不知道让服务员换了多少次茶之后,我们走。

我朋克和我两位“帅哥”成功护送毛毛小姑娘回到家中。然后,我迷茫的清醒着指点去切台的方向,她清醒的迷茫着并拿出指南针查看。我朋克不愧是一个地道的摄影师助理~

然后切台,细节略。

然后她回家,然后我回家。一片安详宁静。她昂首走向黑处,没有回头。我很高兴。

爬上N高的楼梯,安详睡去。初梦。

评论 (1) |  引用 (0) |  固定链接 |  类别 (冰和火的碰撞) |  发表于 11:27
2006年03月11日

原文章链接:http://blog.sohu.com/members/michaelphoto/1309190.html#comment

确切的说,我和她今晚在网络上的对话是我的幽灵和她的幽灵的对话。

幽灵是我灵魂中的一部分,就像我首页资料的图上的从胸口延出的衍生物一样,存在于我这个客观的有血有肉的存在物中。我今晚和她对话,应该对面也是同样的幽灵。也许是幽灵的一部分。

快乐,痛苦,爱,挣扎,这些东西很少和别人说了,因为没人能听懂或者没人愿意说。我朋克懂,她也愿意说一些。

幽灵是衍生物,又是支持自身存在的源头。它既重要又可有可无。它和智商,才能,长相等等一切没有直接必然的联系,它就在那里默默的指示我们的生命。

我们在网络上可以互相作为自己的幽灵而存在和感知对方的存在。因为没有视觉听觉触觉等等的影响,以其他感觉存在着。她是幻觉,我也许也是。我在幻觉,所以她也在回应我的幻觉

她并没有回应我,她在对一种幻觉做出反应,那种反应并不代表,是代表我对幻觉的反应。所以她也在幻觉着。

我是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类型的人类,作为一个强力个体存在着。我的强力基于我的敏锐和灵性,同时限制我的敏锐和灵性。这种敏锐的灵性得以发挥它最大效力是在它被限制在一个容器中,那容器是我的生理现实的存在性。容器保护我的敏锐灵性不会受到损害。

有些时候,一些环境下,例如有相同共鸣的同类,会把我的敏锐灵性更多的唤起来,使它得以延伸到这个容器外面。那就形成了幽灵,那是过剩灵性的产物。它代表一种肆意的流动散射,导致稍纵即逝的灿烂灵爆(一种印象,就是通过灵性突然生出一些什么,文字语言思想等一些东西)。

饮鸩止渴。这是她对我们的幽灵直接对面的结论。正是这样,如果把痛苦作为单纯的痛苦而言。我们幽灵的接触不会直接产生快乐。因为这种接触后,也许会更加剧沮丧感,加剧现实对我们本身存在的压迫。

不管怎么说,应该是非幽灵的接触更加安全些,即受到某种限制的灵性的接触。因为双方会保持一个正常的有效的面对方式,而不是肆意挥洒这种锋利的所谓灵性。头脑的接触,才华的接触,甚至钩心斗角的接触,都要比无准备的灵性直接对碰更安全些。

灵性是把刀子,最锋利的刃口最易损,如果它们钢性相同的话……

释放完毕,回到现实~

评论 (4) |  引用 (0) |  固定链接 |  类别 (冰和火的碰撞) |  发表于 00:46
2006年03月10日

原文章链接:http://blog.sohu.com/members/michaelphoto/1290680.html?

我没想到,毛毛同志真的就把类王菲女子电话拿到,并得到了她的MSN,我也十分凑巧的认识了一个性情女子,还长得像王菲。做梦呢?好像没有!

两个星期前了吧,她对我提过,我当即表示:你怎么没留个电话呀。她说下次见到一定留下。

今天上午刚刚到了单位,毛毛就给我打电话,十分兴奋,说帮我问了电话。说见了好几次终于鼓足勇气了。

当时形势很有意思:类王菲女子当即拒绝了毛毛的要电话请求,因为她也许不明白一个女孩儿吃饱了撑的要她电话干吗使。

毛毛同志立场十分坚定,并感觉她自己身负光荣使命,为了她的朋友,小月我,而不惜荒唐的冲过去结识一陌生女子。

我感到万分感激,小子我何德何能,让毛毛同学这么为我玩儿命呢。

毛毛同学是一个伟大的经纪人,我对她乐于奉献乐于助人的精神十分十分敬佩。我生于3月5日,却被别人学雷锋了,呵呵。

然后留了MSN,她叫我朋克。聊的很投机,有的我不懂她懂,有的她懂我不懂。挺好一女子,我身边还没有这样的女性存在。

纯熟废话,没有一样的人。给人分类,就是对人这一存在的侮蔑。

其实吧,开始我没太当真,没有指望着能够因此得到一个朋友,加固一份友谊。不过也不排斥这种结识朋友的方式。

我感到惊喜,因为,我朋克长得真的很像王菲。爱唱歌,很文艺,字写的不错。有品位,又迫于现实吧有点“商务”用Waterman的笔,DOPOD的PPC和IBM的Laptop。

出乎我之想像,她与我可以成为朋友,至少我是这么想的。兴趣相投吧算是。

毕竟,也许我们生活中认识人们并不是我们心中欣赏的对象。也许你欣赏的对象距离你很远,甚至擦身而过你也不认识也不知道。这是可惜的。

平心而论,我们理应乐于主动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这种街头邂逅,也蛮美妙吧。看你态度如何了。态度决定一切。

人人都有自由的权利去相识,去和另一个同类认识,产生感情。只不过有人放弃这一权利,有人坚持这一权利。

这种权利给自己,也给别人的生活带来生趣。毕竟生活并不只是挣钱买房子结婚生孩子再挣钱,也不止是吹牛蛋B看电视和性活动,那么过的只是表现了人的动物属性而已。当然,人是的确有动物属性存在的。

反正,今儿很高兴,权且记一笔豆腐帐在这儿。

评论 (6) | 引用 (0) | 固定链接 | 类别 (冰和火的碰撞) | 发表于 1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