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25日

我家窗前有一棵树,不是两棵,是杨树不是枣树,

我刚才偶然看到,他发芽了,嫩绿色的,我要是刷了绿漆,应该也是这个颜色吧,

春天来了,新的轮回,

3月是个好季节,不浮躁,9月再浮躁吧,一切都好,只缺烦恼~

周五,3月24日,我们三个人终于面对面了,

到这天,认识2个星期,约在那个我和毛毛相遇的阜成门地铁A出口,

之前,在地铁上,居然碰到了我的大房——杜荣,

其实我一上地铁,在车窗映照的影子里就看到了她的影子,在我身后,但是我觉得回头挺傻的,就没有理会,

如今的我,一头卷发,有色眼镜,特有范儿,

初中的我,扣边短发,一身校服,特学生妹,

她还能认出我吗?

下车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会跟上来,果真,她走到我的身边,冲我微笑,

我表示也认出了她,她还是上学时的样子,现在做了财务,我给了她我的名片,

我们一起走到地铁出口say goodbye,

一眼就看到了毛毛,红色短外套,毛毛式的灿烂微笑,第二眼才看到了她身边的人,是月!

我们准备去云起,路上,我说他们是80年代的小屁孩儿,他们非说我们是同龄人,

我订的沙发座位,刚坐下,月就走向了另一张桌子的美女,点头、握手,做张磊该做的事,

我和毛毛私语,看来不熟,还握手,

月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点完了菜,

毛毛总是喜欢问“谁呀?”我笑说她像我老妈,总是喜欢打探别人的隐私,而我对老妈的回答经常是“你不认识”,

毛毛开始回忆她3月10日的勇敢行为,我说,我要是不告诉你电话呢?她说,再碰到时她还会问,执著!

之前我说“感激别人,要说谢谢”,月学会了,对毛毛说了谢谢,然后握手,

毛毛说,我们这么熟,不应该握手!

“人生啊,大沙漠”是我最近最喜欢说的短语,“我是个自律的摄影师”是月对于所有对话的回答,

我和毛毛低头吃着好吃的,一般不理会月的自言自语,反正太远,我们也听不见,

后来,我说了些挺恶心的话,我记得我说了浪潮存储、多普达,还标榜自己是“高级商务人士”,

月和毛毛学的是计算机,他们知道什么是存储,而月的公司是随身科技,他自然知道多普达,也不算对牛弹琴了,

但是如此的对话,让我觉得很无聊,如背书,

月和王菲一起诵读了“佛说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还哼了几段王菲的歌,我说,实话讲,真的很难听,所以,当他再要哼的时候,毛毛会说,都说了你唱的很难听,你就别唱了,

月要点燃一支烟的时候,我和毛毛齐声反对,而月也号称头一次绅士的放下了烟,

再后来,我们都挺忙,各回各的短信,各接各的电话,我们是朱薇薇、毛蕾和张磊。

毛毛和我坐在一张沙发,旁边桌的朋友过生日,收到了一只黑色的猪,鼻子里可以抽出手纸,

我和毛毛都喜欢,让月去问哪里买的,月去了,“北京公略”,我怎么没见过?

和月握手的女孩儿过来道别,我们随后也离开了,送毛毛回家——教子胡同,我不是北京人,我不认识。

路上我们关于过去关于未来的谈了好多,也关于爱情,关于遗忘,关于记忆,

毛毛面带笑容说很熟悉平安大道,因为前男友在东四有一家鞋店,每周五她都会去,所以,每周都是盼望周五,

不过,他们现在分开了,而那个男人是个跟她无关的人了,她说恨他,后来又说感谢他,

而他们还不可能陌作路人,她的折叠自行车还在他那,

关于她现在的男友,她提起的不多,只知道他们是办公室恋情、像相声演员、经常打6个小时电话,我好像见过,

毛毛只说对她很好,也许够了,也许不够,谁知道呢?

她家门口有一棵好大的树,我要求吻别,她只在空中啵了我一下,我接到了,月说,我和他变成了情敌,

不到12点,总觉得还应该干点什么,切台吧,之前月代表祖国赢了泰国猛男,我也想较量一下,

输的结账,老规矩,10:3,月结的账,

0点之后走回家,进了铁门,到楼门口的拐点,我回头了,已经没有了月的身影~

我们三个相遇的方式挺离奇,但是不妨碍成为朋友!

原文章链接:http://blog.sohu.com/members/michaelphoto/1610914.html?show=1143260659855

人生啊,大-沙-漠!昨天我朋克总这么说。

我是个自律的摄影师!我以此回应。

第二次和我朋克见面,文言一点,就是再见,见者再。

我们的台词,让毛毛着实感到无可奈何,不过我想她现在大概还是乐于静静欣赏我们上演的话剧。我和我朋克你一言我一语的频繁发表不靠谱的高见。我想大概我在这一特殊环境下才有此兴趣表演一样的逗贫而乐此不疲。她亦然吧,也许。

那戏剧是在云起茶餐厅上演的,一小资情调之处,偶尔这么矫情一下也不错,和有意思的人们在一起倒也轻松自在。

在那里还巧遇一故交,小MM一个,小女孩儿。我惊诧,因此想起谁,谁并也因此打电话给我问情况。

人怎么都这样的?口口声声说永远不理的,却总是做出混乱行为。不明白。

或许从前我还会回想试着比较一下我这二十几年最爱我的人是谁,但是现在想想,谁爱我,这东西有那么重要?你在想着她们谁更爱你的时候,她们一定都不爱你。

你爱我不如我爱你。都抱这种态度的话,也许天下太平,乃至世间天,人,阿修罗,乾闼婆等一切大众,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到不知道几点的时候,在我绅士地不知道让服务员换了多少次茶之后,我们走。

我朋克和我两位“帅哥”成功护送毛毛小姑娘回到家中。然后,我迷茫的清醒着指点去切台的方向,她清醒的迷茫着并拿出指南针查看。我朋克不愧是一个地道的摄影师助理~

然后切台,细节略。

然后她回家,然后我回家。一片安详宁静。她昂首走向黑处,没有回头。我很高兴。

爬上N高的楼梯,安详睡去。初梦。

评论 (1) |  引用 (0) |  固定链接 |  类别 (冰和火的碰撞) |  发表于 11:27
2006年03月24日

三只眼哞迦罗,容态美丽,不老不死,具有三只眼睛的妖怪。法力强大,能够夺取其他生物的灵魂,将其与自己的灵魂合为一体,如此,只要夺取灵魂的三只眼不死,该生物也能得到永生,而成为三只眼永远的仆人—无。

全盛时期的三只眼族,由於具有强大的法力,成为当时世界的统治者,被其他弱小的种族尊为“万物之长—圣魔”!然而,那已是三百多年前的前尘往事······

佩,她是“三只眼哞迦罗”一族仅剩的残存者之一,就外表而言,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张开第三只眼时的佩,被称做帕凡提四世,是出生於“天空白龙飞舞之年”、拥有强大的法力、待成年时用以奉献给鬼眼王的特殊三只眼!

佩与帕凡提四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格,前者温柔,善良的有些无可救药;後者则是果断自信,甚至可说是狂妄自大。帕凡提能够施展多种强大的法术,然而在施术之後,却会因法力耗尽而陷入沈眠。

在印度神话中,帕凡提为湿婆之妻,主掌土地的生产,以及守护人类,佩流浪在中国西藏三百年,对于自己的过去没有任何记忆,只是追寻着生命中唯一的目标“成为人类”。

也许是三百年前的浩劫,使得佩下定决心放弃世人所追求的长生不老?

如果抽掉的只是“命”,那么神经,包括痛觉神经之类,应该还在的。

2006年03月23日

笔记本显示的时间是11:58,

来了公司就开始头脑风暴,为了给客户起一个适合推广的名词,

什么“工程”、“计划”、“行动”、“风暴”之类,再加上一个富有内涵的前缀,

名字标新立异并不是很难,但是契合内涵的阐述却有些难度,

我脑子都想炸了,才想出两个觉得还可以的名词。

想起之前“活性存储”和“Pt渠道”的包装,也是同样的历程。

唉!上帝要一个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2006年03月22日

Never misjudge the most faithful heart of your beloved.

                                                                                                  ——Ludwig Van Beethoven

昨天看了《不朽真爱》,这个电影是关于贝多芬爱情的杜撰。

到了最后的一刻,我才知道,这个贝多芬遗嘱中提及的“不朽的爱人”是谁。

因为错过变得凄美,蝴蝶效应,不能回复,

也许,约定了,但是,一个在等,一个在赶路,错过了见面的时间。

也许,不确定对方的心思,等待已经太久,没有继续等下去的动力,

原来彼此,都还深爱着,但是不确定对方的心,因为对恋人的质疑,失去了坚持的理由。

总之,就这样擦身而过了,也就错过了一生!

2006年03月21日

今天,上班,看到楼下的星巴克消失了,昨天还在,

今天开始装修,到4月11日重新开业,

不高兴了,我最爱的阿芙佳朵摩卡星冰乐加奶油何时再相见?

2006年03月20日

今天,我走到上次遇到毛毛的台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检了票,进了站台,身后的列车进站,我望过去,也许这列车上会有她,没有,我们没有遇到。

地铁的电子表8:39,我想,也许我们错过了7分钟吧,

到公司了,毛毛在MSN告诉我,她看到我在地铁口匆匆而过,而我没有看到她,

我匆忙赶路为了碰到她,没想到却和她擦身而过,

是我算错了我们相遇的地点,原来,我们在任何地点都有可能相遇!

早上一来公司,就发现不能登陆域了,这还算小事!

让所谓的技术人员一搞,连本机都登陆不了了,郁闷!

人生啊,大沙漠!

现在可算能用用户的身份登陆自己的机器了,却不能无线上网了~

唉!我要是一黑客多好!

2006年03月19日

现在有些困了,才发现,发呆了好久~

想什么了?不记得了~

耳边反复“每一刻都存在,不一样的精彩”

人生啊,大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