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2月10日

我不知道十年有多长

我不知道十年是开始还是结束,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呢?

我不相信等待可以十年,也不相信十年之后可以重逢,

在时间面前,人人都变成了弱者,

我还不相信坚定和执着,什么样的信念支持十年的等待呢?

我更不相信十年等待的是我,还有那份非我莫属的感情。

我相信一切都在变化,我相信等待是空蒙,

我也相信最靠不住的是感情,

我还相信没有永远,其实谁都是可以被替代的,

我更相信其实我一无所有!

 

2007年10月28日

文章首发于: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07289c01000cd2.html

刚从单向街回来,去看了张战庆的纪录片《石头在歌唱》,
也许是……关于汪峰、关于摇滚乐,只是也许而已,
因为我没有看到真正的汪峰,没有看到真正的摇滚乐,
而所谓的配角:
二手呐喊的“大哥你玩摇滚你玩了有啥用?”
谢天笑的“你是诱奸我是卖淫”
甚至峰网的创始人,现在是谢天笑得经纪人,
还有郑钧、胡松和汪峰的孩子
……
他们都显得那么真实,而唯独汪峰,我觉得不太像他,
2002年5月1日那个形象的汪峰看起来比较熟悉,
他说5年后,他会是最火的,现在正好是2007年,他说中了,
他有奥运三部曲:《勇敢的心》、《怒放的生命》、《飞的更高》
香港的音乐人认为汪峰有助于和谐社会的发展,
而峰网的版主觉得,汪峰飞得太高了,以至于飞到了他抓不到的位置。
我很喜欢汪峰,《鲍家街43号》和《风暴来临》是我最喜欢的两张专辑,
《爱是一个幸福的子弹》和《花火》我也买了,
也有几段我喜欢的旋律,《飞的更高》开始,我就没有再买过汪峰的专辑,
只拷贝过MP3,《飞的更高》那张专辑我个人只喜欢《门开了》,
其实其他的歌曲也不难听,但是就是无法触动我的心灵,
也许是我鉴赏的问题或者什么别的吧。
回到这个张老师的纪录片,好像说本来是作为汪峰新专辑的附赠品,
但是后来新公司不买账了,所以,也只能小范围放映了。
我觉得对于影片中汪峰的感觉来讲,很多时候不是纪录,而是演艺,
而那些和他有关的周围的人,感觉却是纪录了一些真实的东西,
我也挺喜欢谢天笑和郑钧,也经常看到谢天笑坐在MAO的门口喝瓶啤,脸微红,
我是谢天笑的“铁托”,却是汪峰的“歌迷”,
老谢觉得汪峰的台风太“软”,应该多一些扔麦克等“硬”的作风,
而汪峰用很书面语的的话语评价了老谢的音乐比以前更“讲究”了,
不管怎么说,我很喜欢这个80分钟的未发行的小东西,
也希望某一天可以在公开的音像店买到并收藏。
现在在电视台里经常看到汪峰,
看到他和一群运动员把《飞的更高》当卡拉歌曲唱的时候,有些心酸,
他只唱了开头,世界冠军们便开始用他们自己理解的方式继续歌唱,
之后便再没有听到汪峰的声音,
当歌曲本身高于歌手价值的时候其实也挺可怕的,
不是因为经典而被人翻唱,而是因为他够大众的品味和接受能力,
甚至没人知道这是汪峰的《飞的更高》,而只知道这是《飞的更高》而已,
觉得他的旋律和歌词适合某一个场景,然后为了尊重他的原唱而找来了创作这首歌的人,
他是不是汪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被大众接受的旋律,就像当年的《心太软》。
其实,一首歌让什么阶层的人都喜欢并不容易,而汪峰可以做到也是个不错的事情,
也许我还是喜欢一种小众的乐趣和孤独中的欢笑吧。
和汪峰最近距离的接触是2007年环塔汽车拉力赛的发布会,我们请了汪峰,
我为可以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而激动不已,
他是个特别认真的艺人,提前到场并跟我们一起彩排、试唱,
我们本计划是“假唱”的,但是汪峰坚持要自己唱,
还嘱咐我提前5分钟,给他麦克并带他到他出场的位置等候,
那天,他唱的是《怒放的生命》,在场的人据我所知没有人是他的歌迷,
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知道他是名人,只不过没有听过他《飞的更高》之前的歌而已,
也有些人议论,这就是那个唱《飞的更高》的人,
如果我是歌手,不为歌迷而演唱是一件挺痛苦的事,
因为在那种境况下,你不过是一个环节而已,没有人真正在听你的音乐,
那天,我在台下,眼睛湿了,
我不明白是怎样复杂的情绪让我如此?
汪峰在北展演出的那次,只有当摘下茶色眼镜唱《小鸟》和《晚安北京》的时候,
我才认出这是我喜欢的汪峰,那个充满无奈、孤独和尘土情绪的他,
汪峰要飞到哪里?我不知道!飞得太高了就飞出了我的可视范围了!

2007年09月25日

周日,去海淀公园看了北京爵士音乐节的最后一场,

人没有迷笛多,白天很热,穿的拖鞋,被露水沾湿了,

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真的很蓝,身体跟着放松下来,

白色演出台、蓝色演出台轮番上演,

一群小虫跟着节奏在脑袋上盘旋,

我看到了日落的整个过程,

霓虹亮起时我已经躲在了帐篷里,偷窥着外面的世界,

夜晚,草地的湿漉已经有很深的寒意,

离开的时候白色演出台正在翻唱Come Together,

Come together right now over me!

2007年08月25日

在深夜听着Govi的吉他曲,真的是一种很享受的享受,

Torero,我从来没有在意这首曲子的名字,今天用雅虎字典查了一下,

是名词——徒步的斗牛士,

让人想要落泪的美丽!

又听起了《琵琶语》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主题曲,很好听!
好像她有种能让人平静的魔力,忘记自己所处的世界、纷乱的生活、无尽的困扰、乃至一切的一切……
只有自己~
你具备某种能力,但不是你喜欢的方式,
忘记自己,用这种能力卑微的生存,同时也厌倦着自己,
空房间、敲门声、走出去、身处繁华、迷失自己、走回来、关上门、不再有任何声响,
也许应该静静的睡去如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一样。
2007年08月05日

十年前,仿佛也是个夏天,莫名其妙的就分开了,

那还是个写信的年代,后来,收到一封信,只记得有这样一句“我不想失去你,失去一生的幸福”

一生有多长呢?谁又属于谁呢?幸福如何定义呢?

十年之后,还可以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怎么如此就十年了呢?

算24的游戏、来回走了几年的同一条路、大白兔奶糖、一千只纸鹤……

十年之后,

也许,生日的时候不再记得彼此问候,

也许,路上偶尔碰到也不再说嗨,

也许,忘了彼此的样子,

太多的也许,也许都没有答案,

或者,还可以拥吻,

或者,还可以随便的说出我爱你,

或者,还可以在一起,

太多的或者,或者都不会实现,

被臆想折磨着大脑,分不清梦幻与现实,

也许一切都不曾发生,不过是旧路引起我的错觉,

也许一切都已经发生过,但我已习惯了不再流泪~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 我不会发现我难受

怎么说出口 也不过是分手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 牵牵手就像旅游

成千上万个门口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泪 不是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

2007年07月29日

我不愿在这个世界,我不愿看清这一切

我要个出口去解决,解决这混沌的一切

我不愿再这样生活着,我不愿再这样混沌着

我不愿再这样抑郁着,抑郁我麻木的生活,这麻木的生活

我被你的力量所召唤,我被你的慈爱所围绕着

我被你的宽容所宽恕着,宽恕我麻木的生活

我愿意从此去跟随你,我愿意从此去信仰你

信仰你的力量会解决,解决这混沌的一切,这混沌的世界

神,宽恕我,宽恕我

我麻木的生活

神,救救我,救救我

我愿意跟随

周末他要去新房整理书,我的书也好多,都没有地方放了,

他说可以开车拉上我的书,可我,想要去见许知远,他在三味书屋有个讲座,就在昨天。

“其实我没有指望你陪我做什么,只是习惯性的看看你又想出什么理由”

“在你那里我比不过任何一个理由”

“也就是你,换一个人早就找不到我了”

理由?也许是理由,也许是不凑巧,又或许,是逃避?

最佳距离,豪猪的哲学,在最轻的疼痛下得到最大的温暖,但是不要用后背冲着对方,刺痛对方。

也许,只是也许,不应该有这样两个人,在一起!

在一起谈感觉、讨论哲学问题、谈一个镜头、一个定格的瞬间、还有那灵魂的共振!

也许,也还是也许,应该有这样两个人,在一起!

简单的、不需要共鸣、不需要炙热、也不用燃烧、更不用心心相惜!

理由?可能吧!

总要有一个孤独的理由,

总要有一个逃避的理由,

总要有一个放弃的理由,

总要有一个活着的理由,

还需要一个死去的理由!

昨天,在路上,车里的电台频道里听到了冷血的音乐,

我突然感觉到被触动了一样,充满了力量。

之后是液氧罐头的不插电,很喜欢他们,也看过他们的演出,

还记得在2006年的一个夏天,液氧在燥热的空气中唱起“这个夏天”,特别的动听,让人热泪盈眶,

没错,我不会死在,这个夏天!

夜叉的“我愿意跟随”,扭机的“镜子中”,同样让我有落泪的感觉,莫名其妙,却泪流满面,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