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 28, 2013

当我看完鬼脚七的文章后(iDoNews 小牛注:鬼脚七原文【关于产品经理的四点思考】),真想握住他的手说:“你跟张小龙的群号是多少啊?加我一个呗!”

确实很羡慕:在淘宝做产品经理,又可以和张小龙直接交流,有一个上亿用户的产品,最关键的是,他的产品让用户觉得有用,改善了用户的生活。

这应该是每一个产品经理感到最幸福的事情吧:产品有人用。

iDoNews 小牛问我对这篇文章有没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讨论一下,我说没有。确实,在我产品经理职业观形成的阶段,大量阅读了阿里系产品经理们写的文章,基本上我的世界观是以阿里系“以用户为中心”理念为基础的,所以不太可能有什么反对意见。不过看到鬼脚七的文章,有一些地方给我很大触动,希望能够借此交流一下。

关于产品经理

很久以来,总会有人问我一个问题:什么是产品经理。每当此时,我是羞于回答的。因为我发现几乎很难讲清楚,无论怎样回答都似乎有漏洞。我相信,如果一件事情你不能用一两句通俗易懂的话讲明白,说明你还没完全搞懂它。一想到我做了7、8年产品经理,却连产品经理的定义都说不上来,不免感到羞愧。

而另一方面,我又发现似乎人人都可以当产品经理,只要你上过网,用过一些网络产品,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你总是能对产品指指点点,说说它哪里不好用,应该怎样改进。所以在很多人眼里,产品经理是简单的:如果我什么都做不了,又想在互联网圈儿里混,那就做产品经理吧。

于是造成了现在产品经理泛滥,平均水平低下,烂产品很多,好产品难得一见的情况。在这里,我想跟那些有志于成为产品经理的人说:这个岗位当然欢迎所有人,上手也很容易,但是你应该知道,产品经理就像工程师、设计师、构架师、以及所有你知道的技术工种一样,有自己的专业技能、理论、技巧、伦理道德、工作流程,如果你下决心做这个工作,就下力气多学习吧。借用郭德纲说过的一句话:这是一门台阶在屋里面的手艺

各位产品新人们,以及部分产品老人们,如果你现在还经常隐隐担心,自己的岗位好像是可有可无的,别的岗位的人有可能替代你,那说明你还没有成为一名真正的产品经理;只有某一天,你可以自信的认为,如果这个公司没有了产品经理,就好像没有了开发工程师一样无法运行了,才说明你已经开始变得专业了。当然,具体到个人水平,那是另一回事了。

关于产品经理和工程师

产品经理和工程师的话题就如同男人和女人的话题一样,各说各的理,搞也搞不清:工程师说产品经理瞎指挥,产品经理说工程师不听话。如果你是产品经理,现在正面临着跟工程师爱恨纠缠的阶段,那我只能说:兄弟/姐妹,你的水平还不够啊。

以前专门写过一篇关于产品经理如何与工程师打交道的文章,核心的思想就是,产品经理一定要专业。一个专业的产品经理会给工程师这种感觉:有了这个产品经理真好啊,省了我很多事情,让我少想好多事情,他的想法很有道理。如果一个产品经理能够给工程师这种感受,那又怎么可能引发工程师的反感呢?怎么可能不配合不沟通呢。

所以在产品经理抱怨工程师之前,先审视一下自己,够不够专业。

关于功能经理

鬼脚七提出了“功能经理”的说法,我深表赞同,我管这种角色叫做“产品专员”,我自己也做过一段时间的“产品专员”。这种岗位的确跟人很大的挫败感:没有自己的想法,只能执行上级的要求,成为一个写文案的机器。

但是反过来想一想,除了制度安排不合理意外,“产品专员”自身的才能又如何呢?如果真的给你一个独立的产品和团队,你有多大成功的把握呢?

机遇和才能是并存的。

对于还在做“功能经理”的读者,请努力的提高自己,怀揣“产品”梦想,早日成为真正的产品经理。

关于用户反馈

对于用户反馈,没经验的产品经理会走向两个极端:一个是完全听取,用户说颜色深了就改浅,用户说按钮大了就改小,结果发现无论怎么改用户都不满意,甚至发现改完之后不满意的人反而更多了;另一种极端是完全不听取,闭门造车,还要以名人名言为自己撑腰“如果你问用户需要什么,他会说一匹跑得更快的马”。福特究竟有没有说过这句话本身是要存疑的,即便福特说过这句话也不能成为产品经理拒绝听取用户反馈的理由。

事实上,用户反馈像是一堆原材料,把原材料直接拿来用肯定不行,没有原材料也肯定不行。正确的做法是把原材料正确的进行加工,再把成品拿到合适的地方去用。这个“正确的加工”就是依靠产品经理的专业思考。

产品经理要依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对用户反馈进行分析,剥去用户反馈表面上反映的问题,找到深层的需求。比如“更快的马”这个反馈,用户深层的需求是“快”,而不是马。所以你只要做出来一个更快的交通工具就可以了,外观什么样,用什么作动力不重要。

在我们的用户反馈中,经常会遇到“更快的马”这样的反馈,究竟用户要的是快还是马呢?我自己发明了一个思考方法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叫做“极端法”。既然“快”和“马”都是用户要的,而我们又不知道他究竟要哪个,那就干脆舍弃一个,看看用户还要不要。想象有两样东西:一个是很快但不是马的东西,比如石头;一样是马,但是不会跑,比如没有腿,用户要哪个?

对于汽车的潜在用户来说,应该选很快的石头吧。好了,用户的需求就确定了。

下次你也可以试试,比如用户说我想要一个“能看美女图又积极向上的应用”,那他究竟想要哪个呢?设想一下:一个应用里都是大奶妹、长腿妹、制服妹的照片,一个是十八大报告的扫描照片,你的用户会选择哪个应用,就说明他真正的需求是什么。

关于一亿用户

拥有一亿用户的产品经理是幸福的,因为你的任何一次决定,都会有用户使用,给你反馈,让你感到存在感。对于一个产品经理,至少是我,最怕的不是做出产品来被人骂,而是没人用。但是这种产品只有大公司才会有。

所以,对于一个产品经理而言,如果没有自己创业从零开始的打算,最好还是有机会去大一些的公司,去做一款用户至少过百万的产品。你会感觉到你每次做的决定,每一次的修改,每一次的创新都影响到了很多人,他们为之高兴,或者为之不快,或者为之愤怒,或者为之失望。从此以后你会更加谨慎的对待自己的产品,不会草率的修改或加减一个功能,除非你自信已经打磨的足够优秀,你会不停的扩大试用范围,认真的聆听试用者的反馈,你会积极的使用自己的产品,把自己当做第一只小白鼠,总之,你会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产品经理

关于产品

产品经理是怎样看待自己的产品的呢?至少在我,产品承载的我的梦想,我希望能够做出一款对很多人有用的产品,改变他们的生活,让用户的生活质量哪怕有一点点微小的改善。有用,这是一款产品最高的追求了吧。正像马化腾说的,好的产品应该像水一样,也许你注意不到,但确实是你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就像qq、微博、微信、支付宝、淘宝……这些伟大的产品,从来都不用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Tags: ,.
03月 18, 2013

最近,据说在公信部的主持下,移动、联通、电信三巨头背着微信偷偷的开了个会,主要的意思是“微信把我们给坑了,占了我们带宽还抢我们的业务,必须交点儿保护费,要不然就拔网线!”小马哥听说这个传闻之后很愤怒,他伸出三个手指说,我只有5个字送给那些造谣者:一派胡言!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我们先不急着把这种事情归结于“垄断企业贪得无厌对新兴产品的打压”,先来看一看,微信们与三大巨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

三巨头们说,微信造成带宽资源紧张,所以要收取额外费用。用户们说我们都交了流量费了,凭啥再收一次?
那么微信到底有没有造成带宽资源紧张呢?请听我说:既造成了也没造成。

有人说:我懂了,微信现在处于造成带宽资源紧张的叠加态,结果怎样完全取决于我们的观察,只要我们一观察,他就坍缩到确定态了。

不不不,少年,你激动了,这跟薛定谔的猫真没啥关系。虽然通信业确实是个挺复杂的行业,但是跟量子物理一比还算是基础学科。

我所说的既造成也没造成的意思是,微信确实造成了带宽资源紧张,但是没有造成付费的那部分带宽资源紧张。

如果把3g网络比作一条信息高速公路的话,那么这条高速公路也是有主路和辅路的。每次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发微博、发微信)的过程就像是淘宝的卖家给买家发货,货品就是语音、图片或者文字。但是跟淘宝发货不同的是,发出信息的一方总共派出去两量车:一辆重型卡车,拉着“货物”走主路;另一辆轻便摩托车,空载走辅路。走主路的重型卡车要交高速公路费(也就是流量费),而走辅路的摩托车免费通行,直达收货方。

其实以前的时候没有辅路,只有一条主路,一旦发生交通堵塞,货物就要晚到。而通讯设备都是急性子,你晚来我就不收货了,于是用户通着通着电话突然就断线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增加了一条辅路,相对于主路来说窄了很多,但是如果只跑摩托车的话那还是相当富裕的。这样即使主路堵车了,摩托车也可以按时抵达收货方那里,说一声:您的货路上呢,别着急啊,一会儿就到。这样电话中即使暂时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也能保持线路畅通。这种“摩托车”的专业名称叫做信令,辅路的专业名称叫信令信路。

除此之外,微信还要每隔几分钟就向所有用户派出去一辆自行车,也走辅路。“自行车”的任务是保持服务器和用户手机上的微信应用一直连线的状态,以保证用户能及时收到消息。不仅是微信,很多需要用户及时收到消息的应用都采用这种机制,比如qq、陌陌、微博等等。因此,这种应用也被称为“永久在线”应用。

但是悲剧出现了:信息高速公路的“辅路”原本是为了短信、电话这种业务设计的,基本不可能出现的“堵车”的情况。可是微信的用户有3亿,微博有5亿,qq有好多亿…每隔几分钟就出发的几亿辆自行车大军把原本空旷的辅路挤得满满当当。这样的情况当然会对通话、短信业务造成影响,据说国外已经有因为“永久在线”应用导致一段时间内电话打不通、短信发不出去的情况。

但是少年,如果你认为三巨头哭天喊地要死要活就是因为信路被占导致不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的话,那你就吐森破了。

三巨头们这么大的火气,来源于微信们把原本属于三巨头的语音、短信业务给抢掉了。你想想,本来应该打电话的,现在您微信语音了;原来应该发彩信的,现在您发微薄了;原来应该发短信的,现在您imessage了,三巨头能高兴么。有数据显示,2012全年短信发送量下降了9%。不高兴的不仅是中国三巨头,国外的运营商也不高兴,所以全世界网络运营商们联合起来,把这种业务叫OTT业务,写全了是over the top,意思就是我们的网络做基础,你们就在我们上边儿这么来回跑,也不给我钱的业务。其实我觉得应该叫TOT业务,这样的表情符号才准确的表达了3巨头的心情。

其实全世界的网络运营商都是这个心情,所以他们要么封杀ott业务,要么跟ott业务收费。这就是商业,创新只有在没办法的时候才是个办法,如果可以不创新还大把赚钱,谁去创新啊。所以腾讯也不得不面对这么个局面:反正他也不可能自己去建设3G网络去(他有没有钱建设先放一边,国家肯定不给他这个牌照),所以要解决问题还是得坐下来跟3巨头商量。当然小马哥也没闲着,在两会的时候就提案了:电信网络应该国家建设。这提案多狠啊:你敢断我财路,我就断你官路。

运营商们会不会向微信收费呢?恐怕没那么容易。如果向微信收费了,意味着也要向微博收费,但是像腾讯、新浪这样的企业捆绑起来和三巨头之间还是有一定的谈判资本的。相比较收费,运营商们更应该做两件事:第一把你的网络做好,第二把你自己的OTT业务做好。自己蠢就别怨别人聪明,人民日报这句话放之四海皆准啊!

Tags: ,,.
03月 13, 2013

在SXSW大会上,Mozilla产品副总裁Jay Sullivan表示,火狐将退出iOS市场,因为“火狐浏览器不能在iOS系统中使用自己的复杂渲染技术和JavaScript引擎”。

我们暂时撇开火狐在自我炒作还是苹果在打压竞争对手的争论,仅仅从浏览器开发的角度去理解一下Mozilla的副总裁到底在说些什么。

看看下图,告诉我你的答案:对于一款浏览器,你认为开发难度最高的部分是哪里? A部分还是B部分?

正确答案是B部分,如果你回答错了,说明这篇文章正是你需要的。

对于一款浏览器而言,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正确、快速的显示网页,而其他功能都是附加的。所以,显示网页的部分,也就是B部分,是一款浏览器开发难度最高的部分。这一部分至少由两大模块组成,我们称为渲染引擎和JS引擎。

渲染引擎的作用是将网页代码转化为可视化的网页图形。我们在雷锋网的首页点击鼠标右键,选择“查看源代码”(各浏览器叫法不一样,也可能叫查看源文件),会看到雷锋网的页面源代码是这样的:

对于前端工程师来说,网页做完就是这样子的,一行接一行的代码;但是普通用户是不能接受这个样子的网页的。所以浏览器的渲染引擎就把这样的代码翻译成了图片、色块、带颜色的文字、可点击的按钮等等。

不同的浏览器使用的渲染引擎是不同的,因此即使同一个源文件,使用不同的浏览器看,展示的效果可能也有所不同。比如IE使用的是Trident引擎,不同版本IE的引擎版本也有所不同,IE6的版本是最低、最不规范的。所以有很多网页在其他浏览器下正常显示,到了IE6下就乱了(当然也可能正好相反)。

JS引擎的作用是用来解析JavaScript代码。JavaScript是一种前端语言,它可以让网站呈现出炫目的特效。比如雷锋网首页右侧的“锋神榜”每隔几秒就会换一次内容,这就是用JS实现的。

既然浏览器的核心模块是渲染引擎和JS引擎,那么这两个引擎的好坏会直接影响浏览器能否正确、快速的显示网页—-确实是这样的!而且,进一步说,由于有W3C标准的存在,正确显示网页对于主流浏览器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所以大家竞争的重点在于“快速”。

火狐和苹果的分歧也就在此:在iOS上,Safari使用的是 “Nitro”JS引擎,但是苹果却不许火狐用,也不许火狐用自己开发的“IonMonkey”引擎,而是要求他必须使用低版本的“UIWebView”引擎。事实上,不仅仅是火狐,苹果要求所有iOS上的其他浏览器(比如Chrome)都必须使用这个JS引擎。这就造成了其他所有的浏览器都没有Safari快的情况。这就是文章开头说的“火狐浏览器不能在iOS系统中使用自己的复杂渲染技术和JavaScript引擎”。

世界上虽然有很多款浏览器,但是真正能自主开发渲染引擎和JS引擎的并不多,常见的就是五巨头:IE、Chrome、Safari、火狐和Opera,剩下都是用五巨头开发出的引擎做二次开发,比如国产浏览器基本上用的都是IE的Trident内核,你可以认为国产浏览器就是给IE做一个皮肤。

如果我们把浏览器比作一幢建筑物,你会发现主体工程和内装修都是五巨头在做,国产浏览器厂商只是做做草坪美化,装个喷泉,派几个保安这样的工作。在我的另一篇文章中说不推荐任何一款国内的浏览器,就是这个道理。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