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05日

新的一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临近,留下的又是一年沉积,寂寞无奈的沉积,听着《十年》来过年是我今年打算的开始,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了感觉却越来越孤单,或许是我太不知足.要求太高。身边的每一位朋友对我来说都是都是值得我珍惜一辈子的财富,而我觉得它太多了,真的太多了,多的让我会迷失自己~


上海的九九寒天飘着细细柔柔的雨,如丝,编织出烟雨蒙胧的暧昧,只是它离我很远,落在身上淅淅沥沥似泪,十年,远离我的初恋整整十年,恶梦在重复,重复了一个十年。冷清的街没有生气,没有温暖,没有我的倒影,只有我黑暗的影子。听一个朋友说过,黑夜里才是显露你真实的时刻,深呼吸,刺骨的寒从嘴滑近肺里,冻彻在心里,结晶,凝固,迸裂,破碎。这样的过程我也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碎的总是那么快,快的你来不及完整的拼接它。真实,我并不需要的真实偏偏每一次却都来的那么真实。稍有的那一点憧憬瞬间就化为散落的花瓣,在潮湿冰冷的地面消融,还是一种妄想在操纵着我,我像个被愚弄的傀儡,被摆布在感情的天平上无知的跳舞,陶醉,陶醉……..~


“无心?你其实蛮有心的嘛”这是朋友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我开始厌烦,厌烦自己还有心,那颗讨厌的脆弱之心。一颗次品的心为什么一直纠缠着我,我始终找不到答案,它没有带给我需要的温暖,需要的呵护,需要的依靠。生活是为了生命的延续,生命是为了心可以跳动,而心动又是为了什么?思索这个问题真是很傻,我笑我自己傻的让人鄙视,让人唾弃。傻到可以自己挖个坑跳进去,再等梦中她来救我。“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这是人们常说的一句话,难道活着就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不必去理会其中过程的绝望,不必去理会其中过程的感受吗?如果这些都不那么重要这样的生命难道还有重要的意义吗?


时常找些让自己难以接受的事情去考验自己的忍耐,想用这样的方法去历练自己承受孤独的极限。厌烦,狂躁,无休止的怒骂,把自己逼成疯子,不可理喻,没有思维的疯子,这或许就是我历练的最后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这样自己可以免除死亡以外的最好解脱。母亲说我变了,变的不是那个温顺,天真,快乐的孩子。父亲说我变了,变的不是那个开朗,懂事,听话的孩子。朋友说我变了,变的不是那个自信,洒脱,坚强的男人。可我觉得我还没有变,还没有变的彻底,变的干脆。练习,天天练习,练习如何让自己心如止水,练习如何让自己冷漠如风,练习如何让自己独行如狼~


雨还在飘,脸上已不在有表情,眼睛已不在有神采,步履已不在轻松,晴朗的情绪灰飞湮灭,剩下的是感冒中的头痛,阵阵的抽搐,阵阵的酸麻。还原,还原一个十年前绝望开始的我。海市蜃楼再美,离我距离再短,始终都是虚幻,它永远都在我的身后,遥远的身后。还记得有一朵鲜艳的玫瑰开的是那么的娇媚,那么的绚丽,那么的生机盎然,而如今早已枯萎的它仍静静的躺在书页中,不在有活力,不在有希望,不在有生命的迹象,五年前的情人节它死了,死的那么突然,突然的让我忘记自己还在呼吸。它不在有主人,不在有宠爱它的人,不在有温柔的手捧起它,也不在有一个甜蜜的话语对我说:“我爱你!”~


可以画句号了,到家了,一个至少让我可以休憩的地方,上海的夜还是那么迷人,那么寂寥,我不禁再次回头向它道一声:“晚安!上海,晚安!我的玫瑰!”

2005年01月08日

黄泉路
绝崖路
路现幽梦凤钗头
落缨双黛红

叹无心
怨无心
泪绝眼枯醉朦胧
萧月水中流

2004年12月31日

冬日的阳光把天地经营的惨淡萧条,清晨的时候,在黑暗离别之后,天空泛着通透的明亮,就象对往事美好的回忆一样,在瞬间有一种凄楚的美。游荡在一个自己禁锢的空间里,隔着玻璃看外边渐渐消融的初雪,听着音乐的乍起乍落,突然想到无意看过的一幅对联:“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桌子上摆放着一杯刚刚冲好的咖啡,蒸腾热气的咖啡。小心的品过一口,它是那么的苦。感觉它的在意识里流动,在体内蔓延。等它蔓延成一首惆怅忧郁的诗歌,然后让思想开始尽情的反刍。凝望着咖啡杯中的浓重的棕色发呆,这样的沉默、稳重、浓厚,似乎不符合城市的凌乱张狂的气氛。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城市人都喜欢喝它。从前我不喜欢喝咖啡,因为那时的生活色彩太单纯,组不成咖啡的颜色,所以没办法适应它。时间匆匆流过,而不同的色彩也在心里厚厚地落了一层。也不知从何时,何地,什么原因,开始喝起了咖啡。然后惊讶的发现,曾经以为的苦,竟然这样的好喝,发现—这样的味道,竟然浓稠得如此彻底。甚至让心底那片同样浓重的湖泊也起了波澜。终于发现它们原是同类~.


刚开始喝咖啡的时候喜欢在咖啡里放些糖。这样喝起来才不会让咖啡那样直接的摄人心扉。后来渐渐地明白,原来糖好似城市的白天,张扬的只是表面。白色,也仅是为了掩饰黑夜,所表现来的热闹气氛。它们一挥既散。只留下无人知晓的残夜,只留下寒风在脸上任意吹打。繁华的都市就像人要不断攀登的山,有的人表现的气势高昂,有的人表现的无所谓,眼神却都紧紧地盯住那个指天的高峰,掩不住那颗蠢蠢欲动的心。然而他们不知道,那些爬到高处的人,却只得寂寥地喝着咖啡,感叹着经历的太多风雨,早已把山脚欢跑时的那份无邪和天真冲的一干二净,只能用咖啡怀念。拿起手中的咖啡,咖啡这样的浓密,混杂了多少的滋味和色彩。那幽幽飘来的香气,似乎是诱人,却勾起了多少人的伤痕?原来这纷扰的世间与它,亦是同类~


换一杯清茶,静静地看着茶叶在热水里沉淀是种享受。那是种隔世的静谧。喜欢喝茶的大多是老年人,他们看了太多的世相,看破了情感的纠缠,最后发现与他共享天伦的是那个,同样在水中从漂浮而下的茶,传过一屡静谧的幽香。茶叶的颜色暗淡,并且起皱,甚至抵抗不了一点水的冲击。但是无庸质疑的是,它们原本是绿色的,终究它们也是绿色的。那苍皱的叶子仍然留着无法抹去的,生命的痕迹。它们就像额头爬满皱纹的老人一样,在悄无声息中悠然地讲诉着世间的经验,从漂浮到沉淀,不是悲哀而是升华,是一场绝世表演的谢幕与下一场表演的预告~


茶与咖啡属于不同的世界,但一样显的平淡,寂寥。品一口残存余温的浓茶,还是那样的清新.沁雅,如同初发的嫩叶生机盎然。雪终于都化了,白色的世界化了,如同咖啡与茶的世界流淌在柔弱的水中一样。短暂的停留过后又轻轻的走了,你还会回来吗?

2004年12月30日

不知何时纷纷扬扬的雪花落满了我的眼帘,下雪了。雪,洁白的精灵。当精灵掉落凡尘时,冬的脚步也就遍足了世界的每个角落,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见到雪花是什么时候,但久违的冬精灵终于来了~


伸出双手接一片雪花,看着晶莹的六角精灵在手心跳动,慢慢的融化,本能的蜷缩手掌。冬天真的来了,雪下的很大,很细,扑面的雪花点缀着我憔悴的脸颊,从刺骨的寒冷到麻木的无觉。我没有东西为灵魂取暖,只能孤独的点一支香烟,看它自燃。当思维镇静的悄无声息的时候,我的大脑并没有锈蚀,并不是捕捉不到空间里飘逸的雪花,只是我不愿用粗糙的思想去抚摩精细的冬之精灵。晦色的天空下,跟随雪花一同坠落,直到触及荒芜的大地,融入母亲博大的怀抱,消融,消失,湮灭~


雪花也赤裸自己的灵魂,为冬独舞,让这个世界变的透明。可以和你一起舞蹈吗?我虔诚的再一次向雪花伸出手。我感叹自己的灵异的嗅觉,在雪融的行间吸入清洌,淡忘了所有,尽情奢侈自己仅存的快乐。你的慧眼一定能洞穿我的悲哀对吗?我袖手在这个人世的黑洞,看过客匆匆,期待与你的插肩引燃我的灵魂。不需多言,无须多言。行走在云层之间,保持一段若即若离的距离,让微风捎去我的向往,让星空传递我的无奈,让月光带去我的问候。只要推开窗子,就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此时看着漫天的银白,思绪随雪中滑落,不知自己应该飘向何处。只是拖着颇为沉重的脚,随风而走,似乎自己根本不属于自己,只属于风中那吹动的雪花。暮色中的灯光洒射在地面的积雪灯盏晃动中雪被划得支离破碎,行走于这破碎中只能小心翼翼,生怕一脚落下自己便被碎片碎得面目全非,进而碎掉自己的心。一步一步的悄悄,一不小心就踏进了由精灵主宰的世界。绝望如洪水猛兽般将自己吞噬,也令自己漠名的狂躁。回到现实,可现实仍然是那么的现实,自己依然活在灰色的光中~


雪花渐渐的浓了.密了,我会行走在大地之上,离间冰冷和你的距离,你我很近,也很远,那么今夜,开始在你我的空间植满空灵与纯净吧~

2004年10月11日

至今我都不曾参透什么是缘,但我接受你的指引,感谢你的眷顾。犹如此刻,当水一样的情怀淡淡流淌,流淌成澄澈悠远而绵长的文字,而我可以,可以点击你的名字,发送我的心情~

我沿着记忆的沙滩,仔细的拾起一枚枚贝壳,它们早已被岁月认真的淘洗过,带着浪花的光泽,那就是记忆中那些不肯远去的日子,而那些日子里,有你。 在那花香馥郁的夏日,花朵初开总有着无法言说的美丽,就象那个黄昏,我在网前不经意的一次打开留言,如果那天的网络是一个谜,那么一个“缘”字就是所有故事的谜底,或许相逢从来不需要理由,它只是命里文章的一处伏笔。 并不知道你是谁,或许也不必知道。也许你是我视野之内横亘的远山,在恰好让人感觉美丽的景框之内,让人清澈的注望,注望——而且是无怨的目光;也许,你只是在夜色里陪我孤独走过长街的脚步,是让人在脆弱时容易想起的一种温暖;也许,你只是我精神故园的一棵树,是让人在飘泊中思念归程的一个向导;也许你是另一个我自己,自我重逢的心态才使你成为我眼中曼妙的景致;也许什么都不是,只是云在青天水在瓶的清澈遥望与断想,时空两茫茫~

这一定不是一个故事,因为它从不曾开始,也不会驻足。虽然在美丽而虚拟的世界里,有多少情愫充盈的时刻,就有多少忧伤的心情;有多少对朋友的思念,就有多少无助的时刻。而其实你我之间的灵犀,只是两座山之间花香的款款传递,飘飘缈缈,隐约可闻却不可捕捉,唯美而无助。在一座没有雨的城市,你抬头仰望一下那如洗的晴空,那种纯净就是你我之间的意境。走过聚聚散散的杨柳岸,也会有淡淡的情怀,只是与晓风残月无关,让最美的牵挂与思念,穿越千里风尘抵达另一颗心,让心情如一株普通的绿色植物,在岁月里单纯的盼望,缓慢的生长。或许在精神的高处,总会有那样一个繁花馥郁的小径,让我们相逢,如果愿意,或许会将散淡的情怀,不眠的心事,说给你,并懂得在一定的距离外驻足,做一个永远记得归程的人,让缘份的天空,没有乱云飞渡,只有清澈和从容~

从来不想要整个春天,只想要一片叶子或一株小草的绿意,虽然春风过处,芳草萋萋,漫坡泛绿。其实人的心很小很小,能承载的不过是些些许许。茫茫人海,缘在回眸的那一刻产生;幽幽网前,缘在牵手的那一刻丰盈。所以我想做的,不过是点击你的名字,发送我的心情~

2004年10月09日

又一个失眠的夜,同一个梦又让自己午夜醒来,头,痛得厉害!发觉再也难以入睡……btkZ
 

于是,起身,喝一杯冰凉的冷水,试图让自己疼痛的大脑变的清晰,再一次习惯性的走到窗前,打开窗,倚靠窗棂,就这样一个人眺望星空,观望这异乡夜幕中……或许只属于自己的那份景色……我知道这已经是我成了自然的习惯,每次失眠都以这样的方式品味沉寂中的那份孤独。g
 

窗外的梧桐依然沙沙作响,只是叶子已经变的枯黄,部分也在风的陪伴下珊然而落,成为秋天到来的一种暗示吧……DOa
 望着远处忽明忽暗的灯光,突然感觉这座城市竟如此的陌生,自己只是暂时在这里停留的“旅人”啊,总有一天会选择离开,到人生的另一个驿站,只是这座城市竟有那么深的自己的足迹和深深的记忆!人啊有时候真的好复杂,在这异乡的城市,现在竟真的好想能够遇到一些人,然后瞬间爱上他们,我知道这根本不是另人流连的爱情,或许只是想感到一些温暖,暂时逃离这份孤
独、无助和深深的落寞,更想很快的学会遗忘一个人吧!Q
 

每天这样机械的重复着昨天的事情,大脑似乎都在这样有规律的重复中变的混钝了,旧这样迷茫的生活,似乎这早已是注定的结果?这样一直走下去……人们都说“平平淡淡才是真”或许吗?当皱纹爬上额前,霜染两鬓时,或许才会感慨岁月的无情,感慨这曾经苍白的青春岁月吧!@Q:L{
 

一阵冷风吹来,不觉的冷的打颤,不自然的抱紧双臂,给自己取暖……墙壁上钟的指针已经指向凌晨3点,新的一天已经到来,而我?却依然沉浸于这夜色中……

2004年10月07日

踏着青青绿草,望着远方的悠悠的云雾,莫明地有一种怅然释怀的感触,忘却了思念的负担,譬如海浪中所唱的:一个人,一只狗,一杯酒,一夜一下子变老……。只不过不能超越一种所谓作者境界的东西吧。我的周围,也颇为浪漫。一蓬蓬不知名的野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山中凉风清透,让人心旷神怡。树阴自上而下地笼罩,苔藓从屁股下的岩石一直蔓延到松树粗大的躯干,鸟儿在树的缝隙中悠长悠长地鸣叫……很喜欢这种境界,从我认真地感知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
  

曾经的我,自上而下散发着苍懒庸颓的气息,想象着从一的爱情,虚度着行尸走肉的秋冬。时间在我的踟躇中徘徊不定,然后在我的思绪深陷其中的时候悄悄流走——从我遍布掌纹的手心中悄悄流走,从此不再回头。任凭我撕心裂肺的呼喊,似乎此刻,也无济于事,于世无补。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虽然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走出了那个束缚多年的阴影,至少此刻,当生命中刹那的芳华向我诉说她完美意向的那一个凝固定格的镜头,我感慨万千,思绪会很不自然地从我纷乱复杂的大脑中逃脱,去追随生命中最完美的镜头,细细咀嚼,品尝人世间最香甜的东西——幸福的滋味~
  

一只轻舞飞扬的蝴蝶悠悠地朝着我的方向飞来,粉红色的回忆,席卷着我空荡荡的思绪,沉湎于世俗惊骇的汹涌浪涛,涛声依旧,人,却已不在是故人了。当蝴蝶纤细的肢与我娇柔的手指紧紧地贴在一起的那一刹那,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对着失落的人儿,轻轻地诉说,仿佛隔了千年的知音,在一次偶然的邂逅中,漫漫相遇。雨丝细如牛毛,轻轻地洒在我的肩膀,阳光依旧,柔柔地抚摩着我嫩嫩的面颊,麻雀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迷失了自己的本质。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感慨太多,即使周围环境再过完美,甚至完美得令人窒息。那股包藏于心底的苦楚,一种笔尖的阴影,却永久,挥撒不去,招之不来~
  

心情是忐忑不安的,玷污了这近似完美的景物,感觉甚是可惜。背对远处的烟雨楼台,时常想着,是否能用一种倾国倾城的嫣然一笑来掩饰我内心的虚伪,只可惜我不是女人,我的笑容只能更加证明我的虚伪。都说这世上,有一种错误叫“美丽的错误”。我心存侥幸地竭力祈祷,希望着那个“美丽的错误”是耶稣上辈子欠我的,或许很多时候,天真真的能使人忘却烦恼,当然这种天真的成分也包括着我的割舍,我在欺骗我自己。安静地坐在一块裸露的岩石上,端详着四周开得烂漫的花花草草,远处寺庙的钟声缭绕,那种浑厚失落的声音,重重地击打着我掩饰虚伪的心,心灵震撼,支离破碎。我的掩饰是如此地弱不禁风,承认失败,或许是一种最好的解脱了罢?毋庸置疑,很多时候,当面对着自己所不能承载的伤痛,如果竭力地想要维护,或去辩解,苦苦地等待着生命的终结,这将是个失败的人生。  

寺庙的香火已经点燃,那股淡淡的烟香,我是久久不能忘怀的。失落的时候,它总能让我找回我自己。置身此地,感慨此地。烟雨佛香,一种完美的境界。脱俗此地,超生此地,一种心无旁骛的境界。烟雨佛香,这种境界,很是完美。将它轻轻收入,定格,细细咀嚼,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还等什么?随着飞扬的思絮,一道寻梦去罢!哦,不,其实本来这就是一个梦~

2004年10月03日

每个时代都有着这样的人们:为完美而生,为理想而死,与现世格格不入。他们总是孤独的一群,生活在梦幻的光里,永远地漂泊,永远地流浪,而一刻也不停止追求,为那永远也不能实现的理想境界。他们的爱,正如那极光,绚丽无比,但遥遥无期~
——题 记

经常在子夜,从梦中醒来,窗外总是月华似水。入夏的风摇曳着树叶,发出沙沙的絮响,斑驳的影落进小窗,泼撒到桌面,你便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寂与宁静。你坐在珊珊的光影里,让月华清洗被梦魇悸动了的愁苦思绪~

正对窗口十余米处,一棵白杨树,一棵北国的白杨树,立在蓝色的天宇下——这是你在很多地方见过的树。在流浪中,当列车穿行在荒原上,车窗外她们总是一掠而过,你无法看清她们的风姿。而现在你可以仔细欣赏了——银灰色的叶片,在半空里翻卷、拍击,闪耀着粼粼的波光,仿佛遥远的水域跌落的满湖星辰。而更远的星光之下,都市、村落、原野和潮湿的森林则沉浸在更久远的岑寂之中。晚风拂动衣襟,撩拨你的思绪,你清醒得再也没法睡去了。于是你把目光投放到遥远的天际,回想飘逝的梦境,思考与此关联的命运~

似乎离了故园,远山远水的所在。月色朗朗,近于白昼。一辆抛锚的车停泊在草地,四周是寂寞的群山和平滑的湖。 你走出这辆车,不远的山坡,一列火车停在林间,冒着袅袅白烟等着你来。你不知此行何趋。也不知前路多远,但你明白你需要急切地赶路,而且你还知道此行终点必是美丽的所在,可以逃脱这种跋涉荒野时饥饿的折磨`寒冷的侵袭和寂寞的恐慌。于是你拖着沉重的双脚穿行林中,忽然耳畔传来汽笛之声,抬眼望去,火车突突地冒着白烟,沿着林间开阔地带渐行渐远。月光下,烟雾的影拖得很长,弥漫在湖面上~

林间弥散着雾气。重积的露水从树叶上落下,感觉敲打着你温润的表皮和皮下敏感的神经末梢,草叶的潮气和地面沁入骨髓的冰凉。然而似有狼的眼,抑或鬼火明灭,在四顾忽进忽退,忽高忽低,或蠕动,或逡巡;或出击,或后退。你不寒而栗。这就是你的梦?为何使你有种莫名的悲怆,无尽的凄凉?你笔下的这幅幅场景是如此富有诗意,而你却体味到那种“众鸟高飞尽”的孤苦意境,那种“天地一沙鸥”的漂泊苦痛?

离开了童年,你还从未有过一次真切而完整的梦境;即使有梦,但当清晨梦醒之后步入白昼纷繁喧嚷而匆忙的人生,昨夜的梦境便荡然无存。或许偶尔也会留下一些梦的碎片令你在匆忙纷繁喧嚷的闲暇去捡拾,去连缀,去重新编织,而这无论如何都是残酷无助的事——不仅回想梦境本身,它还会勾起你许多伤心往事,还有对前路茫茫的焦虑。不去想它罢?可今夜的梦却是如此清晰而深刻地落进记忆的渊了,你无法抹去那圈圈涟漪。记起那些流浪的日子。许多匆忙的旅途。从一片水域漂游到另一片水域。穿过古老的村落,无垠的平畴,绵延的群山,茫茫的海。告别青春,告别故园。从清晨流浪到傍晚。你忽然发现其实童年的你便有某种忧郁的天性在潜伏着~

在南部平原,在那个飘满薄荷与艾蒿清香的夜晚。仰望星空,你如此纳闷:何处是天的尽头?在天外的世界是否有迷途如你的童年发出同样的疑惑?你为你充当的“我”的角色而困惑不解:你为何是你而不是他她它,为何降生于斯而不是另一个星球?一棵流星燃烧着,在中途熄灭。你想若干年后我们的尸骨会不会同样地在荒野燃烧,化为萤火?没有人回答你。你觉着深深的悲哀。你隐约想起遥远的极地,冰雪的世界。当暮霭升腾时,天的边缘会出现一片光,在凛冽的风中沐浴着静静冰原。冰粒敲打着冰壁,发出金属的碎响。除此以外,再听不到任何声音,你沉浸在这梦幻世界渐渐成长~
 

在过去的日子里,你也有过许多接近自然的经历。那是在秋天的原野,青春做伴,胜友如云,而你却避开众人,独自徜徉群山之中,感受那种喧嚣与纷繁不复;或静卧山巅,四周是高过群山的野草。秋风透过云层,穿过林间,从草叶的罅隙里吹开你的衣襟。远处是刈草的农夫向更远的云间走远。你静听流泉与秋虫的共鸣,沉醉于无边遐思。有时望着高而蓝的穹,想别了在远方的星光下劳作的人,让灵魂化作云烟,融进秋空,融入宇宙的生命。一群雁阵朝南飞,在虚无的风中,在淡薄的光里,定格成诗行。抚摸日见枯萎的躯体,凝视日见密布的皱纹,你忽然无力地放下手臂,深深地叹息:美丽的生命就此衰老了~

往昔多么强健!那幼稚的你,蹒跚的你,带着无知的笑,张开无忌的双臂,迎着亲人慈爱的目光,投进温暖的怀。如今是在旅途中,在陌生的都市里,你被抛置在这喧腾的时空。这广袤的人海,这变幻的世界,却不见你所熟识的眸子在春阳的新叶间闪耀着清明的露珠;而穿越瞳孔的却是接踵而至的你所期盼的背影在向晚的风中在晚云底下随了归去的人流。音乐之声嘎然而止,音乐的遗韵宛如海潮之后平静沙滩上搁浅的风软弱无力地游弋在摇曳的烛光里,迤逦着狂欢之后的尘雾,然后随着尘雾和灯光徐徐降落在人们因等待而表情凝固因放纵而神色疲惫的脸上~

在一年里最后的时刻。新年的钟声敲响,回响在城市上空,回荡在空旷的大厅。那么多的人舞蹈起来,欢歌起来,迎接新的一级青春台阶。而此刻的你独坐于一隅昏黄的烛光里,在狂放的青春制造的尘雾中,在年轻的生命释放的热浪里,你体味着一种挥洒不去的孤寂与失落。你意识到生命的穷途日日逼进,青春不复的恐惧蛇一样缠绕你,你感受到欢娱的时光如此短暂而欢娱之后的苦痛又如此深切。在许多年轻的日子里,你曾发誓不再平庸,然而在这凝滞的时空你还能干出多少快意的事情?常常借助数十张纸牌几枚硬币抛掷半空猜度不测的人生。常常以云吞雾吐狼籍酩酊僵尸横陈眼望蛛丝浪费无聊的青春。

有那么多的机会你没有把握住,让幸运之神失之交臂,让青春之泉在命运的江中成为叹息的旋涡。虽然以你的才能,通过你的奋斗,你本可得到那应该得到的一切。难道把这一切都归于你的疏懒么?不,我想还有许多稟赋方面的原因。周围的许多人都有了满意的结果,有的人在学业上功成名就,有的人在政治上前程辉煌,而你仍行囊空空、身影孑然。所有的荣誉与你无缘,显赫的地位你更不沾边。爱你的或你爱的人儿都离你远去,而那些忌恨过你,诽谤过你的人却在黑夜里窃窃私语在大白天里纵酒放歌~

欣赏李白仗剑千里、笑傲孔丘的那种自负和豪迈,欣赏苏轼把酒对月、楫桨中流的那份潇洒与超然,但你不羡慕那风云的叱咤,那归猎的凯旋。常带一丝漠然的笑,独坐酒间,静听众人虚妄的侃谈;给室内散放一股郁郁寡欢的气息,放眼窗外,冷对那功名利禄的争斗场。你追求的正是这种孤独的美,漂泊的乐趣,寂寞的境界,于是诗和音乐就几乎成了你生命的全部。或许是一支《命运》,回响于大厅。当掌声歇息,人流散尽。你独立台下,便觉察到生之壮美。虽然你时时感到做人的失败。或许是一朵《葵花》或《矢车菊》,无声地开在野地。当你走完人生的旅程,你觉得生之无悔。因为你追求过,即使并无所获。音乐、诗,这欲望时代幸存的唯一清纯的东西,在人类苦难历程中,曾经给予人们多少心灵的慰籍和精神寄托!

不要笑我的敏感与怯懦,总是回避那璀璨的夺目,那嫣然的明媚,不敢爱其所爱。只是在漠漠的夜霭里望着那人渐行渐远的背影走向灯火阑珊;不要笑我冷漠与绝情,总是以狐疑的姿态面对迷茫的世界,拒绝一切真的承诺、善的教诲和美的诱惑;也不要笑我的自傲与孤高,总是我行我素、独行特立,不愿介入这真实存在却又相互争斗、尔虞我诈的空间。你对人生有着种种悲观的看法,但你仍一如既往地热爱生命;你对现实深深地失望,但你幻想那遥远的极光,但那极地的光是那么遥远,无法期及!你注定是孤独的,注定要漂泊,注定最后的归宿总是惨淡悲哀。或许在某个秋高之时,阳光淡泊,秋风虚无——你一直认定这是一年里最好的时光~

当你感到心灰意懒的疲惫或心满意足的欣慰了,你会告别爱人,告别远方,在某个远离故园,不知去处的地方,伴着那随你浪迹天涯、濡风沐雨的那种花长眠大地,在百万年之后化作萤火燃烧季节。你要记住那开在往昔,在遥远的星光之下,在故园的角角落落无声绽放的那种普普通通的植物:蓝紫的花朵,形体纤巧,仿佛有满怀的心事,寂寞地开在残破的墙垣下夕照的光里。你不会忘记她们的名字:虞美人。总是在夏日绚丽地开放,怀着对过去时代的回忆。在过去的时代,平常人家的院子,她们开着寂寞的花朵。岁月悠悠,故园在风雨中沉浮。是她们,在年年岁岁风里雨里守护着它,用她们美丽的气质、寂寞的精神,安抚那些在流逝的年月不息劳作的贫苦而自足的心灵。往昔多么遥远!而遥远的往昔又发生过多少平凡的故事。这些平凡的故事却给我们多少眷恋、多少温馨。而这种眷恋与温馨给你在平凡的岁月里,在寂寞的旅程中增添继续漂泊的勇气,也使你在短暂的欢娱中不要过于形骸放荡,要你记住责任~

窗外树叶仍然发着沙沙的絮响。从远处的荒野伤传来呜呜之声,划破夜空的宁静,散落月光的表面,使你感受到一种撕心裂肺的悲怆,这种感觉,从指间流落到心头。或许火车就要在这一站停靠,许多疲惫的身影将踟蹰在清冷的月台上,等待下一个旅程;还有一些身影融进霓虹眩目的市井,找一个冤家骨肉,拼一个梦境的完全,了却前世的恩怨;而更多的身影则消失在变幻闪烁的灯影里,走向各自可爱的家。而你,汪洋中的一条船,何处是你停泊的港湾?

PS:为生活在音乐和诗里习惯于忍受孤独与漂泊的人们而作~

2004年10月02日

生活是什么?假使把这个问题搬出来随便问一个匆匆过客。他或许会告诉你,我这不是在生活吗?因此,便使我自己觉得自己的可笑了,因为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当然我也发现,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不正也生活么?唉,我不禁感叹到。

因为当我明白自己也在生活的时候,隐约的,却有一种刺痛,觉得生活的单调、乏味,拥有的恰恰是低级趣味。为什么会这样?问问自己,得到的恰恰只有一个空洞的回音,回响荡漾在整个空间。然而,却始终找不到问题的重点,究竟问题出在哪里?连最了解自己的思想都不能确切地找到一个完美的答案,因此,觉得自己失败,彷徨在爱与痛的边缘,独自一人暧昧地逗留在生活的一张不知名的明信片中,随风飞扬,将生活的定义发送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当我思考的时候,我是否也在生活,我始终不认为那是我的生活,因此便觉得生活真的很悲观,因为当我把生活中的思考,这个过程排挤出我生活的范畴时,明明发现那是一种自我欺骗,那些从我手中逃脱的流年,在一闪即逝中化为乌有?我所剩下的到底还有什么?除了思想上的麻痹、痛苦,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还得到了什么?并且,发现时间就这么地流逝了,因为当我的思考在2月21日午夜痛苦地纠缠着的时候并且始终找不到答案的时候,突然发现时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到2月22日凌晨,而我的思考还在继续,但我的生命却在燃尽!多么悲观的事情啊!如果当我认为悲剧已经发生之后,我再告诉自己,我这个思考的过程也叫生活,我真恨不得把自己杀了!

因为发现,自己所思考的东西恰恰都是一些空洞乏味的思想斗争!如果说人的一生有1/3的时间是用来睡觉的,那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自己,我大概会再浪费1/3的时间用来思考,用1/5的时间来吃饭,最终,我只剩下了2/15的时间来留给自己享受自己所谓的生活?!那么,我就回宣告,我的一生可就真的完了,因为发现这2/15的时间,所用来生活的,恰恰就是写作?记得杜拉丝说过:“写作,是一种暗无天日的自杀。”

说得我好恐怖,因为我又在用这最后的2/15的时间用来自杀?这,这,那么我这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这简直荒唐透顶!那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便会把这归结为是这个社会的不幸,是的,因为我发现这个社会上,生产了像我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虽然在各自的表现形式上有所不同,但是我却可以一口断定我们是一伙的。

如果说一个人,当他说自己死后已经对这个尘世上所留恋或者所得到的一切感到莫大的满足的话,我便会说这个人嘴硬,掌嘴!或许你会说这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呐喊,会说我这个人无聊低级且不懂得什么才叫生活的定义?看看吧,这也仅仅是一种谎言,因为人在不知不觉中,被一种假象所迷惑了,如果我突然冲出来揭开你心灵所伪饰的一面,便可以发现好大一个伤疤,是的,虽然你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是你的心灵却已久在滴血。谁不留恋这个尘世上那所谓的生活呢?

如果你反驳我,说那些跳楼自杀的人为什么会寻死?那也被我归结为是心灵的蒙蔽,是的,他们其实很想活,只不过是情绪上的一时失手而已。我还是相信那一句“退一步,海阔天空。” 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防护,才不会使那把坚硬的矛刺破心灵软弱无助的盾,生活的价值才得以体现。因为发现,人这种动物,在新生的时候,是纯洁透明,当步入课堂,学会了撒谎,步入社会,学会了暧昧,当死的时候,学会了嘴硬。而留下的恰恰只有那颗愈合了的滴血的心。 

 

总是一次次的陶醉在爱情的故事里,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为什么会让我们回味在三?也许就是因为这是爱情吧,来的太过于容易,太过于轻松,太容易得到,也太容易失去,所以我们不停的旁观着别人的爱情,演绎着自己的爱情,在自己的心海沉浮和别人的喜怒哀乐里,擦拭着爱情划过自己生活时的轨迹~~

这个世界从来也不缺乏爱情的故事和教材,当我们一次次的张望着别人的爱情时,总是能从中感觉到那种惊心动魄,海誓山盟,总能寻找到爱情的美好和灿烂,总是能找到最简单、最纯朴、最直白、最深遂的爱情。只为不关自己,就没有内心的压力,所谓事不关己。于是我们在别人的爱情故事中寻找着自己的情事,寻找着那种心灵的缠绵,一种心旷神怡,一种爱怜无限,一种相思情未了,一种爱恨情难绝~~

可是仔细想一想,我们在爱情里到底得到了什么,明白了什么,我们在爱情里得到的秘密和悟得的真谛到底又带给了我们什么?比起我们在爱情中投入的精力,金钱,时间又算得了什么呢。在爱情的来去得失之间我们把自己的感情一次一次的抛落在得于失,爱于恨,情于欲,真与假之间。不管我们如何的爱情似火,在寒冷的时候,总还不能相偎取暖,不管我们如何的爱情贞节,在物欲来的时候,是不是还能保持着那么一点点?

只不过因为在我们平凡的日子里,爱情总归是划过天际的彩虹,于是一次次惊叹于它的美丽,即使只是一眼,也可以萦绕在心间。所以有的时候,不禁又会想,千万不要等到爱情曲终人散的时候,才碰触到它的模样,到那个时候,爱情带给你的也许只能是碰壁和不知所以。

也许因为我们生在一个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世界,也许我们的生活需要爱情来点缀,于是我们寻找着爱情的芳踪,也许只有爱情可以让我们的心剔透到像水晶般晶莹,也许只有爱情可以让我们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去体会罕见的纯真和洁净,在这个平凡而乏味的世界里,也许只有爱情,才是我们开心或者痛苦的理由,你不用害怕大声的笑,也不用害怕大声的哭,因为爱情永远不会嘲笑你,也许会背弃你,却带不走你的回忆!

对于爱情,我们需要的是认真,不管你会不会得到爱情的幸福,但是你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也许有一天真的会点石成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