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星辰缔造出远古洪荒的时候,不知是谁想到了“月有阴晴圆缺”。人们在百思不得其解之后,就说:此事古难全~

不知不觉,月儿在守侯百日后终于待到了圆满的一天。此刻人们的脸上,也浮起了久违的思念和内疚,冲破了时间与距离的间隔,无论是千里迢迢还是百忙匆匆,人们都把积聚在那一刹的情遥寄清明的月。于是在前天晚上,月圆了~
  

一片银光倾泻而下,庭院里柳垂菊黄。 圆月映着万家灯火,像路灯照在水面上一般浮华。霓虹之下,匆匆的步履停留在这一个月亮圆了的晚上,人们欢声笑语、共邀明月,无论是成功还是失意,天涯共此时,人们无需再拈左顾右了。月圆了。揉碎一江秋水的梦,把它编织成扯不断拉不折的银丝。秋风中华灯依旧,人们在璀璨的光辉下擦肩而过,连打招呼的功夫也被匆忙的脚步带走了。冰冷的光芒落在人们的脸上,却没有发生热传递。空中的月鼓圆起的笑脸似乎都在嘲笑世间的无奈与悲哀~
  

电脑的里头,依稀传来一曲《二泉映月》,哀转、凄清。感觉就像看见毕业合照一样。每当执起照片,总会想起一些从前不在意的内疚,总希望在未来的某个日子能再聚聚。可恰在此时,电话响起,那头就是一位老同学远方的问候。寒暄中月笑脸竟在我脸上绽放—嘲笑世间的无奈与悲哀。风在云旁,月在云中。悠扬的二胡伴着风和云,与明月同行。距离那么近,但为何广寒宫的嫦娥未曾欣赏过曲声呢?仰头直面惨白耀眼的月,丝丝云朵缠绕着,黯然忧伤的曲声还只停留在我的耳边而已~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长叹之余,我知道,月圆只是一瞬,月残却是长久。 我知道,“阴晴圆缺”不是我所能改变的。还是让我且将今夜的月光泡成一杯茶,在日出之前,好好珍惜这尚在耳边的阳春白雪。听曲,不由地,我拿起了电话,拨起旧日的号码~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